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夜蝶 ...

  •   既然如此……
      昏暗的密林中“砰”地一声炸开一团白色烟雾,几歌身后数人应声纷纷向后仰去,如同脱线人偶般坠落,等到白烟缓缓散开几歌两人早已遁形,消失的无影无踪。
      空中云雾撤开一轮圆月随之展现光芒,黑暗之处一只黑色靴子踏破暗夜宁静,不同于黑夜之中的蒙面人,这人身着鲜艳的红装在光亮之下更加猩红,一双血色的双眼冷冷扫视周围后这个领头的“血影”抬起左手示意停下,自此“血影”的任务已经圆满达成了。
      “走!”
      领头人发出了指令,一众人瞬间卸去谨慎的面孔竟像作无事发生般若无其事地略过同伴的“尸体”,他们似乎并没有要带走倒下的人。
      几歌隐匿于一棵粗壮的树后不敢有一丝乱息,这群人的存在可谓是臭名远扬、恶名昭著,即便是刚才没有明显的杀意也未必能让她全身而退,这一发绝息弹是一步险棋,一旦这群人稍作停顿就可能被发现再次陷入僵局,拖着十五她是万万没有把握再冒险了!
      她着实没有想到一向狠绝的“血影”居然这么轻易放过“猎物”心中未免有些警惕,但是看着即将离开的人群在心口又提起一节弦来。
      眼看着一行人就要消失在她的视线里,队伍居然猛地一顿,几歌暗暗咽了一下,“果然还是……”
      领头人忽的眼神狰狞着看向身后,掩面的黑色面罩都难以掩饰那扭曲的笑容,近乎变态般令人寒颤,他死死盯着不远处似乎想要将一样东西刺穿。
      几歌袖中已然泛着几簇银光,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然而再次回头时人影已然蒸发。
      明亮的月光之下悠悠转转飞来一丛丛暗色银纹的幽蝶,一只飘飘然然落在她眼前,不及几歌做出反应手中的银针瞬间飞出将它钉死在对面的树干上,那迷人美丽的小东西无力扑棱着翅膀却也无济于事……
      这个东西给几歌的感觉异常危险,但又是说不清地熟悉,等到自己回头时她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地不能发出声响——那些被弹药迷晕的“血影”身上布满密密麻麻的黑色蝴蝶,这一幕就如同饥饿已久的蜜蜂贪婪的吮吸着花蜜一般,他们没有裸露在外的部分也挤满了这不祥的东西……
      不出所料,黑蝶吸食过后□□的血色被剥去露出森森骸骨,若非刚才击杀那只诡异的蝴蝶此刻只怕他们二人也要埋骨在此,此地不宜久留!
      几歌眼中惊骇也硬生生将腹中强烈的不适咽了回去,她不再细思过多果断扛着十五逃离……

      王府之中已然乱做一锅粥,启昂焦急难耐写于面上双腿不受控制地在园中走来走去。
      自王爷被带走已经过了一夜,皇宫之中仍旧没有任何动作,启昂甚是不解,他按照伯鸢的要求没有透漏王爷的风声,可是如今让他只在府里干等无动于衷要他如何心安?
      伯鸢此刻也是十分烦闷,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十五为什么替自己挡那一箭,身为医者凭他多年的判断那一箭就算没有一击毙命也会伤及要害。
      “先生!如今我们该如何是好?”启昂算是受够了这种无能为力的局面了!
      伯鸢也很懊恼,但是还是假装平静地安慰道:“十五受伤的消息决不能泄露,一旦让人知晓镇北王府就将不复存在!还请将军相信老师”
      启昂一拳砸在墙壁上懊悔道:“若是我守在王爷身前就不会如此了!”
      “这些事终是难以预测的,事到如今我们只有等。”
      伯鸢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以“王爷正在追查刺客”为缘由掩盖十五受伤的事情了。
      “或许还要蒋统领去做一件事。”
      启昂立刻收起丧气,细细听从着伯鸢的说道。

      花府
      “不是吧?你当真想好了?”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双手叉腰不可置信地大声说道。
      花锦言淡定放下手中茶品,轻声笑道:“夫人不是早就看不惯北鹤方了吗?”
      “我是看不惯他!”女子抱手一脸厌恶,扯着嗓子说道:“可是那老家伙老奸巨猾的就凭还未及弱冠的镇北王能斗得过他吗?你若是跟错了人落了个人头落地的下场我可不会给你守寡!”
      这个容貌平平,身形窈窕的女子就是花锦言的夫人——李乔姌,也是一个极具名声的奇女子。
      花锦言莞尔一笑,良人一笑如面春风李乔姌看着他竟还有些娇羞,听着自家夫人的话不由得只觉得无奈,他这夫人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
      他站起身来走到夫人身前轻抚她的头,温柔道:“夫人这一番话再是让有心人听到怕是明早就要守寡了!”
      李乔姌使了些份量的拳头砸在他胸口上,笑骂道:“胡言乱语!”花锦言吃痛却还是宠溺地笑着,李乔姌啊偏偏就是败在了他这张有恃无恐的笑脸上。
      “笑个屁!”李乔姌撅着脾气又骂一遍。
      这对夫妻可是皇城之内的一段佳话:听闻这李家娘子嫁于这花锦言时可谓是极其高调张扬,花家祖上三代为官,却都是不成文的小官,当时花家公子还未功成名就更是难入李家法眼。全因乞巧外出游玩只是多看了那一眼,李家这泼辣刁蛮的二姑娘就钟情上了这满腹书生才子气的花锦言。而后李乔姌更是毫不顾忌父母之命携着价值千金的嫁妆亲自上门提亲。

      “哈哈哈!”路边面摊的无名大汉听闻捧腹大笑。
      身旁人在一旁附和道:“倒是第一次听说女子上门提亲的怪事。”
      小二一边放置茶水一边小声说道:“据说当时那阵仗…啧啧,硬是吓得花府的下人紧闭门户,结果被那李乔姌一脚踹坏了大门!哈哈!”
      那件事后皇城之内全当这事当作笑话讲,谁人都不知李乔姌踢开大门后等到的是那一位翩翩公子毫不在意的微笑,这一笑从那时就长长久久刻在了她心尖。

      大漠的草原总是孤寂冷清,即便是再过上几十年都很难有人生于这里,再怎么迷人的圆月夜色也只有野狼狐鼠因饥饿暗自神伤,孤悠悠的夜风扫过无人的大地带走的也只有沙砾。

      北蛮的金殿里应故希无所事事地在软榻上撩拨着身下穿着暴露的女奴,一个声音打破了他最后一丝兴致。
      “王你又背着奴和别的女人乱搞!”那充斥着娃娃音极其骄横的声音引得座上两人一同起身观望,眼前的男子总是衣衫不整的模样。
      应故希随意拉扯了一下上身薄纱般清透的衣物然而胸前白花花的□□,半遮半掩厚实的后背依然让身后的女奴心花荡漾也不敢再多看一眼连忙退到一边,应故希不屑地问道:“让你办的事做的如何了?”
      “王真是无情!哼,都不关心奴有没有受伤!”本欢抱手撇嘴道。
      应故希反问道:“大御的那帮废物还能伤你的话你还有脸能回来?”
      “怎么可能!”本欢大叫道,看到王的白眼才悻悻说道:“好了!奴已经按照王的吩咐做了,可是王又怎么能够肯定她一定回来呢?说不定就任那家伙中毒身亡呢!”
      应故希懒懒散散又坐了回去,倚着头由着黑瀑般润滑的散发自由垂下,双目定定看着本欢嘴角微微勾起,以右手中指抵在自己薄薄唇上用极其神秘语气说了一声:“秘密。”
      本欢本来满心的好奇被这一语惹得生气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娇滴滴撒气道:“王真是讨厌,再也不要理你了!”
      座上人刚才那摄人心魄的样子又让一边的女奴看花了眼,应故希可已经等不及要见到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了,心中的喜悦止不住涌上眉梢,满腔期待化作难以自胜地癫狂大笑。
      女奴见状恐惧油然而生一头跪在地上,她颤颤巍巍道:“奴…奴告…告退!”
      应故希收起笑脸取而代之的是凶兽般恐怖的面容,他及其不悦道:“怎么,怕了?”
      “奴不敢…奴不敢…”
      女奴不由自主地猛磕几个响头,然而他的语气又忽的婉转:“怕什么?过来。”
      女人手脚并用慌乱爬到跟前求饶,一道惊雷过后昏暗华贵的殿堂之上多了几道血痕。

      春日的月光虽不比秋月明亮也很清爽,从山洞顶部的空缺照下的那一股亮光中弥悬着春天特有的富含青草般淡淡清香的尘灰,即便柔弱但也清明的余光环绕着山洞内黯淡的余角,几歌在这微弱的余光下查看着十五的伤势。
      坚实的胸膛强烈地起伏着,右肩的伤口最外层的血渍早已成了干壳,断箭箭头没入的边沿还随着十五沉重的呼吸又涌出一层扎眼的血色……
      几歌眉头紧锁,箭伤虽重但并未伤及筋骨,她的目光紧紧定在伤口周围形成的一块图形,光线极暗若是没有细看估计只会当是血污,但是当她看清楚伤处周围的污痕时几歌放下的心此刻又悬在了咽喉处……
      “怎么…会是?”
      几歌赶紧用针封住十五穴道减缓血液流动,等到她拔出箭头的那一刻才是哀莫大于心死,一只黑暗中泛着丝丝银点的暗夜蝴蝶映入眼眶,手中带血的箭头掉落在地。
      她无声的颤抖着,痛苦地捂住自己的嘴,她不能相信但是也不得不信……
      “是蝶印…阿古,我该…怎么办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