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婚约 ...

  •   只要是十五想做的,几歌会尽力帮他。
      两人一路轻功不过两刻就到了万灵堂,几歌对着灵牌深鞠三躬,十五也学着她的样子鞠了三躬,灵台背后的空墙上竟随之开启了一道暗门。
      几歌走在暗道前带路,十五问着:“开启暗道还要过问师祖,这是什么道理?”
      她走在前边,每走一步墙壁上的烛火就亮了起来,是白磷。
      “这万灵堂由绝艳长老看管,她说过既是来扰老祖宗清净的自然要把礼数做到位,不然前辈们是要生气的。”
      十五有些不屑,“难道差了那点礼数门还开不了了?”最后一下分明是带了些讽刺的意味。
      几歌习以为常,毕竟以前她也不信这鬼神的怪谈,毕竟三生阁也是以机关术名声在外的,就算没有人在完成一些机关也不是难事。
      可是不久前她也不得不信,有那么几天就算是自己行了礼数那扇门也没有开,或许那时候他们也不想见到她吧。

      过了长长的走道才能看明白这万灵堂的构造,那扇暗门后竟直接与一个山洞衔接,在这空旷巨大的山洞中放着的就是承载历代谷主遗首的石棺。最靠近洞口的两幅就是几歌此生最重要的两人。
      十五颤抖着,神情已经有些恍惚,还未见着姑姑就已经红了眼。他晃悠悠走了几步,最后一下是扑倒在地上,几歌并未封棺,似是早就想带他来看阿古。
      这洞府很清净,没有一丝风声,没有一丝杂乱,这是一个天然的宝地,不会让这里的任何人被吵醒。
      月古一生都爱红衣,哪怕是走了都是这样一身惊艳的她,醒着时那样活泼好动,睡着的时候也很美。过了几个月她的身体也没有任何异样,显然是经过万华谷特殊的手法处理过才没有腐败。
      十五拉起她的手,他能感受到那皮肤的光滑细腻,却再也感受不到同样的温度。他的泪滴在了她的手上,他自己却没有发觉,几歌不敢看着这样的画面背过了身去。
      “姑姑,阿衍来了。”
      这一声,几歌还是不能忍住,她咬紧了牙关却仍是做不到没有触动。
      十五还想说些什么,双唇却已经张不开了,他控制不住自己抽泣着,悲痛欲绝。
      他渐渐平静了下来,乞求着:“师父,我想带她回家。”
      “你该知道,无论哪里都容不下她。”她不想伤着孩子的心,但也不能背弃自己的承诺。

      “几歌,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阿古背对着她,带着笑意却又含着眼泪,“那就把我们葬在一起。”

      是啊,要把姑姑带到哪里去呢?一个不会被世人喊打喊杀,不会被当作祸害、妖孽的地方。
      一个从小没有母亲由姑姑带大的孩子,突然有一天发现了找了很久的人就在身边,而还没有相认就只剩一具冰冷的尸体。如今,这孩子还不能带她回家。
      几歌有些凄凉,自己竟与这孩子有些同病相怜啊!
      原善挖出她全家的尸骨,而她却不能把爹娘安葬回去,不是不敢,而是不能。她不能回去,回去就可能着了老和尚的道了。

      她还要秉承爹爹的遗志,老师的夙愿,还要赎罪,她发誓会以原善的血慰籍爹娘。
      这一夜,两个孤苦的人相互依偎着。

      腊月的寒气在地上、树上,房顶上打着一层薄霜,镇北王府门口守门的两个小厮冻的瑟瑟发抖。
      “哥,啥时候换岗啊?”
      一个小厮打着喷嚏,一股寒意就从脖子后面钻进来,他赶紧缩着头,把手抱在胳肢窝下边。
      “咱俩晚上又要守,说这有什么用。”另一个有些不耐烦,也不停的打冷颤。
      一个华丽的轿子从远处靠近,轿子两边各有一个侍女,一帮人停在了王府门口。
      “没听说今天有客人啊?”
      “你管人家呢!打起精神,都是得罪不起的。”
      晓净靠近着王府大门,先过去通报,锦生绕过来将自家主子扶出轿子。
      北香香身着一袭青衣,外披浅绿色绒袍,更衬得她皮肤如玉般洁白,显得她温柔淑女。剩下一个看门的小厮看傻了眼,慌忙让出了道让贵人入府。
      她抬首有些傲慢的看着王府周围的人,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高贵优雅,但又大方不失礼节,下一秒却破了功。
      “怎么是你?”
      出来迎接的是启昂,她有些失望,“衍哥哥人呢?”
      “王爷有事出门了,至今未归。”启昂不是注重细节的人,并不在意礼数这种问题,毕竟他与这丫头也没有什么尊卑之别,没有必要低声下气。
      北香香对于将士的理解一向停留在只有整天只顾打打杀杀,所以会打仗的人不懂礼数也很正常,她对于启昂的认识就是如同山村莽夫。
      为了见衍哥哥她特意这番梳妆打扮,还专门起了个大早,她有些不满:“那我在这里等他回来。”她自行向屋内走去,略过了启昂。
      启昂攥着手,他终是得不到她的正眼。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已经落下,余晖也不再温暖,残日中印着两个身影向王府归来。
      “衍哥哥!”三年了,三年,整整三年她一直等着的人终于回来了。
      北香香一路小跑冲向了十五,等到他跟前才发现了身后的女子,笑容凝固在脸上,衍哥哥竟然和女子呆了一晚上!
      “你是谁?”
      十五有些漠然,突如其来的问题也让她有些找不着头脑。
      北香香强撑着笑意,说道:“衍哥哥,我是香香啊!”
      “哦。”十五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就转过了头对着身后人“让人给你安排一个房间吧。”
      这小子面对佳人这般冷淡,几歌有些诧异,“不必,我就留伯鸢那里。”
      北香香听了这话有些有些骇然,这伯鸢定然是个男子,居然要与男子同宿,还与衍哥哥纠缠不清,好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随你。”十五转身离去。
      小丫头心中暗喜,看来这女人也不怎么样嘛。
      “衍哥哥,香香一听说你回来的消息就过来看你了。”香香跑过去抱着他的胳膊,用那柔情似水的眼神看着他,再撩起一缕散发,本就俏丽,这样一下更显妩媚。三年不见,她的少年郎愈发俊朗,愈发令人着迷。
      启昂心中有些苦涩,那样的眼神是他奢求不到的。
      十五却没有一丝动容,他抽出胳膊推开了她,“北相千金还请自重,男女授受不亲。”
      他叫她“北相千金”,北香香愣在了原地。

      “等我回来就娶你。”
      三年等回来的竟是这样的结果。
      “等等!”她叫住十五,“衍哥哥,你说过的,你会娶我的,对吧?”
      小丫头泪目了,清洁的眼中含泪的样子楚楚动人,绕是几歌是个女子都有些心软了。
      然而,十五并没有被这眼神魅惑,他无情打碎这小丫头的幻想,“儿时妄言,当不得真。”
      他做不到不把这小姑娘和那老奸臣联系在一起,姑姑的死定然与那老贼也脱不了干系,即便她没有过错,他也不可能不排斥她。
      “王爷,你…”身边两个丫头就要骂了,被自家小姐拦了下来。
      “我们走。”北香香不会任这一群王府的下人嘲笑自己,没有哭出来,选择了离开。

      几歌叹了口气,本以为这孩子会有些长进的,没想到还是将不相干的人拉了进来,也转身离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