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暗流 ...

  •   几歌实在懒得在晚上不停地往返在万华谷与王府之间了,干脆直接住在了伯鸢的别院,入夜后再回到谷中修养。本来传信这种小事是用不着她亲自来的,只是醉心苑太安静了,安静的她自己不想一个人待在那里。
      她坐在石桌旁静静看着伯鸢练剑,只是觉得这孩子怎么总是向她这边偷看,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她先没忍住问他:
      “你可是有那一式不明白的?”
      几歌这一声吓得伯鸢手中的剑都没拿稳,让她有些无奈,自己也没有责备他的意思,这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老师,您的身体…可是抱恙?”
      “受了点风寒,不碍事。”几歌漫不经心的回他。

      伯鸢回忆起昨日与老师的接触,只是碰到老师的手的那一刻,伯鸢就感受到了一股冰冷,为什么老师的体温会如此低,仿佛摸到的是一块寒冰!
      他又回想到那日老师泡在临池中失去意识时,他为老师把脉时她的脉搏也很虚弱,缓慢的像是一个垂死病中的人。
      即便是他入谷这么多年来,他也从没见过如此奇怪的脉象。
      而此刻她只告诉他是“风寒”?
      伯鸢低着头,握紧了剑柄,这一个小动作却被几歌尽收眼底…

      校场

      启昂手持□□,与其父蒋海全不同他更喜□□而非长刀。
      十五握着剑,两人额间汗珠紧密显然是经过了一场较量。
      十五顾不得抹去汗水,大声对启昂喊到:“再来!”分明是两人还未分出上下。
      启昂却先收了枪,想着他不能在打下去了,“王爷,该歇歇了。”王爷已经练了一上午了,这样是不会有什么长进的。
      启昂身为将后也是从小就习武,那一夜的争斗自然也没有逃过他的眼睛,看来那位银衣姑娘就是霍家姐姐了。只是看着王爷败战后的样子有些狼狈,等过几日再说父亲交代的事吧。

      没人知道十五那夜又哭了一场。
      虽然不是什么要命的毒,此刻却要他生不如死,他不能动弹,不能说话,甚至哭不出声来,这只不过是几歌炼出麻痹散,只是会让他清醒着在脑中一遍一遍回放着几歌说的话“若是你不懂收敛怒火,本座也不介意换一个天之子。”
      真是过分啊,明明是她杀了我的姑姑,却还要装作心中有愧的说着要帮我,又一遍一遍告诉我她会把命还给姑姑。凭什么她就可以那么心安理得?为什么杀了人还可以这样理直气壮的教训我,凭什么?我只想要我的姑姑回来,我只要她回来…
      他奋力地挣着却于事无补,药性将他死死钉在床上,哪怕他心中怒吼、撕扯,甚至已经崩溃这根本没有人看他一眼。
      没有人知道他这些年有多难!

      那时候的几歌同样不能心安。
      她又没有泡够时间,一刻不敢停歇地奔向了万灵堂。
      这是万华谷历代谷主的长眠地,最顶上摆着老祖宗化骨的灵位,最下层放着她的老师和师妹,月古的位置是她以杀死一位长老的代价夺来的。
      “无论如何,这妖女不顾同门安危,还妄图弑君损害大御的利益,如此造孽留她全尸已是念记她对三生阁几年来的贡献。竟还妄想入我万灵堂玷污祖师爷的安宁!”
      这是那长老的临终遗言。

      几歌是以一身红衣来见旧人,今日是她为月古祭典的第十五日,这十五日是替十五带孝,今日往后她便不会再着红衣了。
      她倒满一盅酒,撒在月古灵前,说着:“阿古,那孩子很像你,像你一样喜欢把感情放在脸上,和你一样喜欢对着别人撒气,他和你真的很像…”
      她又拿起酒壶,将剩下的酒灌给自己…

      时间回到这一日,北相府。

      丫鬟锦生兴冲冲的跑进自家小姐的房中准备将自己听到的好事告诉小姐,慌慌忙忙差点摔着,还是另一个丫头晓净拉住了她。
      一面黄镜前坐着一位灵气精巧的少女,看模样还未及笄。
      小姑娘笑骂道:“你这笨丫头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身后有妖怪?”
      锦生却还只顾着傻笑,才想起重要的事:“小姐,王爷回来了!”
      “当真?”北香香猛地站起拉着她问,“是什时候?”
      “已经有两日了!”
      得到了准确的答案,小姑娘兴奋不已,又一遍怪着“爹爹怎么也不记得告诉我,真是的。”
      若说到这北香香,那可是美誉传遍整个京城,要是随便拉上大街上的一个老叟孩童,那谁不会夸上一句“才貌双全”?也正因为如此,北鹤方更是心疼这独女,哪怕给她养出了这样一个刁蛮任性的样子他也得惯着。
      而更让人津津乐道的自然是她与镇北王的婚约,这可是先皇定下的婚事!

      “怎么办,怎么办?”香香拽着晓净的衣袖,“我要不要现在就去衍哥哥府上拜访,或者梳妆一番?”
      晓净还没说些什么,她又自顾自的说道:“不行不行,今日太晚了,如果突然拜访会不会很失礼?”
      她已经三年没有见到那个让她朝思暮想的男子了,等到他弱冠之年自己就能嫁给他了,小姑娘羞红了脸。
      两个丫头跟了小姐这么多年自然明白她的心意,退出房留下她一人沉醉。

      相府前堂。

      北鹤方正与那日晏上的林大人对峙。
      “林大人那日当真在场?”
      座下那林大人暗擦虚汗,仍是坚持着:“是,下官当日的确在场。”
      想来有些心惊,这林大人正往宫中赶呢竟在半路上晕在了轿子上,等到天上一轮残日他才梦中惊醒,他有些不明所以的撩开帘子,还莫名其妙的收到了正乘轿出宫的花大人一句“林大人好功法!”
      后来才知晓了百年松的事。
      林大人此刻已经分清了局势,如果坦然说出真相,以北鹤方多疑的性子必将有所怀疑,毕竟能将百年松一掌劈倒的高手寥寥无几,北鹤方定会将自己与万华谷关联在一起,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他一口咬死。
      北鹤方面善的笑着,“那林大人可有看到刺客?”
      “北相说笑了,若是下官真的看到了刺客,只怕此刻就没有命来你府上喝茶了。”他回应着,内心却对着这张脸臭骂“奸贼”。
      “那好吧,林大人若是突然想到了宴会上的什么细节,那可一定要再来我府上一聚。”
      “一定,一定。”他连忙点头,转身退去。
      北鹤方笑着看着他出了房门,随后对着一暗处道:“看着他。”

      王府

      几歌爬上房顶准备一路轻功回谷,不出意料的,十五又在房屋上等着她,两人相视久久无言。
      几歌没了耐性,从他身边经过,十五却又叫住了她,“师父。”
      她定在了那里,没有回头,“何事?”
      “我想见见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