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然而没想到的是 ...

  •   看着被捆起来的双手,谭玉书陷入沉默,许久才喏喏开口:“虽说之前是在下所行失当,但事出有因,在下并非不法之徒,郎君不必如此……”

      池砾的目光在他的脸上停留片刻,缓缓下移,最后落在腰间,伸出手将他腰间悬挂的长刀抽出鞘。

      修长的刀身在月光下闪着冷岑岑的光晕,屈指一弹,发出一声金属的脆声。

      池砾看了看这柄分量十足,少说一米半的长刀,又看了看谭玉书分外无辜的脸,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谭玉书:……

      “世道艰辛,遂佩刀聊以自保,并无他意……”

      池砾抬起下巴,眼睛缓缓收成一条线:“这种刀叫斩马.刀,刀身长而带弧,刀柄狭长,挥砍时需双手持握,是专门用来对付重装骑兵的刀具。重装骑兵全身覆甲,寻常刀剑难以攻破,唯有马腿处难以完全覆盖,而这种刀势大力沉,可以一刀斩断马腿,你防身带把这样的刀?”

      “郎君真是见识广博。”谭玉书立时双眼含笑,一副万分敬佩的样子。

      贸然前往一个神秘莫测的地方,谭玉书也是心中紧张,所以顺手带上了自己用的最顺手的一柄刀,想不到引起误解。

      不过此时此刻,谭玉书倒是放松下来,这至少说明这个人也是个“凡人”,这里并不真的是什么“仙境”。

      只是看这人颈间的花绣,大概不是好相与之人,所以谭玉书尽量表现的无害,温声细语道:“在下只是一介书生,因缘巧合在军中待过几年,并不是什么恶棍兵痞,郎君不必紧张。”

      “是吗?读书人不用服兵役,你为什么会参军?”

      “此事说来话长,郎君可不可以先把在下放了,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池砾再次将视线定格在这个意想不到的“客人”身上,当然更多的还是停留在脸上。

      那是一张让人无法忽视的脸,浸润在柔软的月光里,更添了一份如梦似幻的神秘感,美的不真实。

      作为美人的特权,他说的每句话都很有信服力,让人不自觉相信。哪怕自己手中一米开外的长刀还闪着寒光,这个人看起来还是那么人畜无害。

      然而池砾的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微不可查的弧度,他一定不知道在现代社会握持这样的冷兵器、“从军”、“书生”意味着什么吧?

      时刻观察池砾反应的谭玉书:……

      他之前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一定有超乎他想象的事发生了吧……

      盛夏天短,早上六点多天就已经亮了,池母推开屋门准备去喂猪,等到了院子,不由惊疑出声,招呼谭父出来。

      “他爸,快出来看!这是一匹马……骡子?”

      池父跟着出去,也是一愣,猪圈旁边正拴着一辆骡车,车上装满了货物。

      他这个年纪的人对这种牲畜拉的车当然不陌生,但现在什么年代了,拉货什么的都用卡车,这充满年代感的东西让他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家里来人了?”

      “不知道啊,我还想问你呢。”

      见得不到答案,池母立刻风风火火地进屋,想把这件新鲜事告诉给池砾。

      “小砾,快起来,你到院里看看,出大……”

      等池母掀开门帘,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池砾正睡在靠墙的位置,头发凌乱,眼睛深深的闭着。而他的手边,跪坐着一个古装打扮的俊美男子,双手被绑在一起,撑着下巴安静的睡着,绳子的另一头正攥在她儿子手里。

      “啊——”

      池母不受控制的尖叫出声,这一下炕上的两个人都被惊醒了。

      池砾茫然地睁开眼,他常年失眠,难得睡得这样沉,被吵醒后反应有些迟钝。

      揉了揉脑袋,看见手里的绳子,记忆瞬间复苏,顺着绳子看向他的“战俘”,顿时满意了,还好,还在。

      又看向池母,淡然地叫了一声“妈”。心下却想着,有时间得给他的屋子装扇门。

      池父被池母的叫声吸引过来,等看清什么情况后,也不禁瞪大了眼睛:“这是咋回事?”

      池砾淡然道:“昨天晚上有人偷瓜,被我抓到了。”

      “在下不是……”

      谭玉书也从昏沉中醒来,听见这话努力争辩道,不过看着池砾投过来的冷冰冰眼神,又把话吞回去,转而可怜巴巴的看向池父池母。

      老天爷,池父和池母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当即动了恻隐之心。

      “应该是误会吧,这小伙子一看就不是那种人啊。”

      “不管怎么说,先把人放了吧……”

      眼看这狡猾的“战俘”轻而易举的取得了他爸妈的信任,池砾眯起眼,拍拍他的脸颊:“不许装可怜。”

      “在下没有……”

      谭玉书欲哭无泪,他明明是真的可怜,比如说,腿好麻,站不起来了……

      池家的早餐桌上,破天荒的多了一副碗筷,不过也破天荒的,没人动筷。

      池父池母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巴,许久池父才语无伦次道:“你是说那个瓜……然后皇帝?然后……”

      谭玉书正襟危坐,对着池父池母揖礼:“是的,事情经过就是这样。谭某当时正愁献给陛下娘娘的贺礼,没想到竟遇到这样一番机遇。不问自取非君子所为,谭某特来还礼,还望见谅。”

      不过很显然,池父池母的反应超出了谭玉书的理解范围。

      池父一脸无法形容的问:“请问……那个……你是从哪朝哪代来的?”

      谭玉书心头一跳,还是按捺住异样回答道:“现下是建和二十五年,在下为大雍人士……”

      池父看了一眼池母,开始掰着手指头算:“夏商与西周,一统秦两汉……”

      越算越迷惑,还好池砾打断了他:“历史上没有这个朝代,他应该来自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一时间在座的四个人,除了池砾都很懵。

      池砾却不想解释这个概念,只是难得的勾起一抹微笑。

      “或许你很难理解,但就历史发展程度来说,我们之间应该隔着几百年的时间。这个世界与你所认知的世界完全不同,最根本的区别就是,我们这里根本没有皇帝。”

      “没有皇帝?”

      在来之前谭玉书其实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异事的心理准备,可这一刻他还是发自内心的震惊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谭玉书稍微问了几句,池父便兴高采烈滔滔不绝的给谭玉书讲起了“无产阶级革命”、当今的各种政策。

      他讲的很杂,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但足够谭玉书明白当世的基本国情了。

      “人民当家作主,权力归于人民……”

      谭玉书心神巨震,这样不可思议的事,在未来居然真的可以实现?

      池母在一边看着自家男人红光满面,显然聊嗨了的样子,就知道凭他这个调性,来个人一捧就找不到北,这是卖弄上了。

      有些丢脸的踢了踢他的脚:“快吃饭,别说这么多没用的话了。”说罢笑呵呵的将一碗白粥放到谭玉书面前。

      谭玉书立时受宠若惊的接过:“多谢老夫人。”随后又温声细语的认真道:“池老爷心系天下,见多识广,每一言都让在下受益匪浅,在晚辈看来,并不是没用的话。”

      池父正说一件事到兴头上,被打断难受极了,听到谭玉书的话立刻喜笑颜开:“对对对,我说的都是国家大事,你个女人家家的听不懂。”开心的夹起一筷子拌黄瓜放到谭玉书碗里:“小谭啊,一会有时间我给你好好说说啊。”

      “那晚辈就有劳池老爷了。”

      “哈哈,好说好说~你也别叫我池老爷,那是封建糟粕,就叫我一声大伯吧~”

      池母呕了一口气,翻个白眼不去看那个死鬼。

      谭玉书举筷挑起一口白粥,米粒颗颗饱满圆滑,粘稠的连在一起,具是精米,没有一个壳子。试探着入口,香甜滑糯,就连宫中的贡米都稍逊一筹,谭玉书不禁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池母:“不知夫人买的是哪里的米,怎么会如此香甜可口呢?”

      池母一听顿时眼前一亮:“是不是特别好吃,这是我试了好几个品种才挑出来的,市面上好多比它贵的米,都没它好吃。”

      池父大口往嘴里扒饭:“有区别吗?我咋吃不出来,反正最后都进了肚子,讲究那么多干什么?”

      谭玉书温声笑道:“日常饮食,自然马虎不得,夫人为一家人操劳之心,真是令人感佩。”

      池母白了一眼池父,又开心的看向谭玉书。

      打第一眼看见谭玉书的那张脸,池母就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人,结果人家不仅模样生的漂漂亮亮、乖乖巧巧,一张小嘴也和抹了蜜一样,立时更加喜欢到心里去。

      抬手剥好一个鸡蛋放到他碗里,喜上眉梢道:“好吃你就多吃点~也别叫我老夫人了,怪不得劲的。”

      “那晚辈能否冒昧称您一声婶娘?”

      “好好好!”

      一旁的池砾默默地看着饭桌上这一副和和气气的景象,在今天之前,这待遇还是他的。

      池父池母刚找回亲儿子,对于这个陌生的儿子一直是小心翼翼各种讨好,餐桌上更是围着他来转。而今天很难得的把他忘在一边,而是围着一个刚见过的人开怀大笑。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一个从古代穿越来的不明人士,三两下就把他爸妈都攻陷了。

      不过这样也好,池砾默默扒饭。他不擅长应付别人的热情,与其天天面对着小心翼翼的笑容,他倒宁愿别人把他放在一边。

      然而突然间,一只白皙瘦削的手闯入视线,抬眼,谭玉书正将一个未剥壳的鸡蛋放到他的面前。

      “池兄喜欢吃鸡蛋吗?”

      “不喜欢。”

      “哦。”

      谭玉书便不再多说,将鸡蛋收回去,从始至终未多说什么,既不热情也不冷淡,只是彬彬有礼的保持在界限外。

      池砾目光沉沉的打量了一下身边之人,这个家伙果然是一个很擅长让人产生好感的人,熟练的掌握和任何人的相处尺度,不会轻易让人感到不适。

      察觉到探究的目光,谭玉书便转头盈盈一笑,那目光中似乎盛着一汪澄澈的湖泊,轻轻一点,便漾起层层涟漪。

      池砾别过眼,在心里冷哼一声:很显然,他还很会利用自己的美貌。

  • 作者有话要说:  池崽看第一眼:哼,这么快就攻略了我爸妈,还挺厉害。
    第二眼:哼,这么快就攻略了我,还挺厉害。
    小谭大人:……
    那个……他做什么来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