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假少爷能怎么办 ...

  •   “我不是!”

      谭玉书一惊,看看自己的动作,真的很引人误会,匆忙起身想要解释。

      可等他站起身来,环顾四周,哪里还有瓜田的影子。

      谭玉书愣在原地,幻觉?

      然而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在他手中,赫然躺着一颗圆溜溜的绿皮西瓜。

      谭玉书:……

      完了,这次是真解释不清了,糊里糊涂的做了一个偷瓜贼。

      第二天,小厮们在院中套着骡车,大雍文气鼎盛,素来宽仁,不忍践踏人力,所以不时兴人力抬轿,多以牲畜代之。

      谭玉书家还养着一匹马,但此马曾随他征战多年,他不忍心让它去做一些苦力粗使,便又养了一匹骡子。

      将精料撒进槽里,谭玉书拍了拍黑马硕大的马头:“现在天冷,你先忍耐一下,等回暖便带你兜风。”

      毛皮黝黑乌亮的骏马“咴咴”有声,温驯的蹭了蹭他的掌心。

      谭母一到院里,就看见他还在摆弄这些没用的玩意,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你现在还管那畜生干什么,一天的花费比三个人都多,左右你也不会再去边关了,留着也是浪费粮食,拉出去还能卖个好价钱。”

      闻听此言,谭玉书立时把马抱在怀里,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谭母一噎,说实话就凭她儿子这相貌,不气人的时候,也是真让人生不起气来。罢了罢了,怎么说他也是个大人了,总要有个喜欢的玩意儿,于是便不再追究,把他叫进屋里。

      案几上摆着备好的礼物,谭母紧张的问:“怎么样?”

      谭玉书摸了摸摞着的五匹绸缎,触手柔滑,花纹精细,想必是顶级的好料子;另一个大盒子里则是陈了一整套沉甸甸的金饰;而旁边小盒子里的东西则更让谭玉书吃惊,是一对通体赤红、浑无杂质的血玉镯。

      “娘,这对玉镯是你的嫁妆吧?”谭玉书惊呼出声。

      “喊什么喊。”谭母斥道,有些留恋的用手帕托起玉镯,轻轻擦拭,叹了口气:“东西摆在那里,再珍贵也只是个物件,若是能给你博来一个前程,也是值得。”

      逼得母亲动用嫁妆,谭玉书很是羞惭,跪下叩首:“孩儿不孝,有负母望。”

      “你知道就好,以后努力上进就是了。”

      “可是娘,不用这些,有这个就足够了。”谭玉书独独将那金器盒子捞在怀中。

      谭母:……

      “当初不是你说什么金银俗器恐不入眼吗!”

      谭玉书眨眨眼睛神神秘秘道:“娘先莫急,我现在有一份不俗的礼物。”

      “什么东西?”

      “此乃不传之秘,等孩儿回来再细细说明。”

      “哎?到底是什么啊!”

      因着不是正式宫宴,倒不必穿官服,谭玉书身披银色狐裘,整个身子都陷在柔软的毛皮堆里,闭目养神。

      突然间,赶骡子的小厮猛然顿住,将他从自己的思绪里打断,拉开轿帘探头:“怎么了?”

      “冻死个乞丐,巡城司收尸呢。”

      谭玉书的视线探过去,巡城司大概常做这事,套好麻袋直接扔车上,旁边的几个乞丐趁机将死者身上的衣物扒下来,一阵争抢,最后赢得开怀大笑。

      收回视线,谭玉书不解的问:“昔年高祖曾令各州府县设善济堂,于寒冬收养无衣者,为何在天子脚下,还有冻骨弃于市呢?”

      赶车的小厮顿时笑了:“老爷,你这话也太痴了,这天下的善济堂再多,又哪里有乞丐多。”

      “这倒也是。”

      谭玉书也被自己逗笑了,退回车内冥想,不再理会。

      嘉明帝今年五十五岁,却还是精神矍铄,旁边倚着一美貌女子,端的是倾国倾城、风华绝代,便是最近最受宠的陆美人。

      长春园中,地方进献上来的绿梅开花了,红梅、绿梅、白梅交相辉映、相映成趣,嘉明帝早就起了邀群臣赏梅作赋的兴致,正好趁着美人芳诞,一半赏梅,一半庆贺。

      嘉明帝一手牵着美人,一边与爱重的宰相论诗,众大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好不快乐,兴味正浓时,目光突然一凝。

      一株红梅下,立着一个粉面玉琢的郎君,独立树下,低眉浅笑。周围喧闹,唯他自成一界,仿佛梅精花魂幻形而来。一时间嘉明帝竟是有几分恍惚,分不清究竟花美,还是人更美。

      嘉明帝有些惊疑的小声问身边侍奉的太监:“独自站于梅树下的人是谁,为何如此眼熟?”

      大太监禄安一看,就知道嘉明帝要问的是谁了,笑着回道:“陛下,是建和二十年您亲点的探花啊,现任镇北军都指挥使,因现下边关太平,特召回师。”

      嘉明帝恍然大悟,抚掌大笑:“原来是他啊,寡人当年便担心他长大了不复少年玉貌,如今倒是可以放心了~”

      禄安附和着嘉明帝笑着,眸光微动。

      殿中序坐,谭玉书正找自己位置时,禄安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微笑着施礼,将他牵到一个位置。

      禄安可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能被他引路,谭玉书自然受宠若惊,匆忙还礼:“谢掌监。”

      禄安但笑不语,躬身退下。

      谭玉书跪坐在毡上,总觉得这个位置风水十分好,以至于四面八方的视线都明明暗暗的汇聚而来。

      谭玉书便垂下眼帘,端正自视,将一干打量隔绝在外。

      酒宴正酣,群臣开始纷纷上前贺陆美人芳诞,文气斐然的贺诗,财大气粗的贺礼,惹得陆美人娇笑连连,皇帝也分外开怀。

      不过开心之余,嘉明帝的目光总是忍不住向谭玉书身上飘去,最后终于忍不住了:“满座皆乐,谭卿何故一言不发,满腹心事尔?”

      这突兀的一问,满座皆静,看着全场目光的聚集,谭玉书终于意识到这句话是对他说的,有些惊慌的直身揖手:“陛下恕罪,微臣失礼。”

      嘉明帝素喜美色,谭玉书生的倜傥风流,便忍不住多瞧他几眼。却见他一直眉尖若蹙,神思不属,不禁有些好奇,遂有此问,没想到反而吓到了他。不由的想起昔年他在身边时,便有些胆小怯懦,这么多年倒没什么变化,便笑着宽慰道:“哪有什么罪不罪的,谭卿若有烦恼,大可直说。”

      此等宠爱之情溢于言表,众大臣神色各异,而与谭玉书有些龃龉的邓文远脸色更是难看。

      谭玉书神色挣扎,终于嗫喏开口:“非是微臣不愿说,只是此事大异,微臣至今亦是魂惊神曳。”

      他这么说,嘉明帝更是好奇了:“不管何事,直言无妨。”

      谭玉书起身再拜,眉心微蹙,娓娓道来。

      “某时,微臣行于路间,路遇一乞丐,对微臣喊着号子:‘君着绮罗暖,我着破衣寒,君登膏梁地,我埋白骨边’。”

      “微臣听他此言,不像乞丐,倒像是落魄的读书人,又见他衣衫单薄,于凛风中瑟瑟发抖,便起了怜悯之心,解下狐裘披在他身上。”

      “谁料那乞人又伸出双脚,哀求道:‘既已赠衣,何不赠靴?”

      “微臣失去衣物,正觉寒冷,听那乞人又索要靴子,便有些不悦,不过见他双足开裂,血肉淋漓,又生出些不忍,便脱下靴子一并赠予他。”

      “微臣失了靴子后,更觉刺骨难熬,便匆匆向家里赶去,谁知那乞人却是紧缀于微臣身后,叫到:‘大人既已赠靴,何不再赐小人一餐?”

      “微臣因他贪得无厌有些恼怒,便回身怒道:阁下看吾身,何处可食耶?”

      “那乞人遂拍手笑道:‘哈哈哈,大人这一腔赤血,倒可食也!’说罢竟对着微臣伸出手来。”

      “微臣当时内心惊动,拔刀欲斩——”

      嘉明帝听的惊心动魄,忙问:“如何?”

      谭玉书重重的喘口气:“却见那乞人竟冲微臣眉心一点,长笑道:‘赤血凝碧玉,长遣赠君王。’”

      “微臣猛然起身,冷汗涔涔,等清醒了才发现,哪里有什么行路,哪里又有什么乞人,微臣方才正躺在榻上酣睡也。”

      嘉明帝:……

      “所以是个梦?”哭笑不得道:“只是一个梦而已,谭卿何必耿耿于怀?”

      谭玉书愁容不展,俯身再拜:“若只是个梦,微臣自是不敢拿来惊扰陛下,只是除了梦外,微臣的枕边竟还多了一样东西,陛下请看。”

      说罢捧出一个匣子,伏于地上不敢再言。

      嘉明帝见此好奇,使了一个眼色,禄安便将匣子呈上,当着所有人面打开,等看清里面的内容,满殿哗然——

      里面居然是一颗圆滚滚的西瓜!

      嘉明帝瞪大了眼睛:“这寒冬腊月,怎么会有西瓜?”

      谭玉书垂首:“微臣也觉此事甚异,踌躇不能决,遂呈送御前。”

      嘉明帝震惊,遂问宰相:“宋卿怎么看?”

      宰相宋茗当即跪拜:“臣素闻天下平,则圣人出,想是陛下勤政爱民,百姓安居乐业,遂引仙人垂赐,此乃祥瑞之兆。”

      众大臣立刻跟着高颂圣德。

      听到这番解释,嘉明帝顿时龙颜大悦:“说的好!”

      服侍的太监将西瓜切成块,小心点掉籽,盛放在莹润玉盘中,小心的托上来。

      嘉明帝举起银筷夹进嘴里,顿时瞪大了眼睛。

      殿中炉火燥热,正觉胸闷,吃下这口瞬间清凉舒爽,细密的糖砂缠绵在齿间,口齿生香。

      嘉明帝十分高兴,将筷子递到陆美人手里:“爱妃你也尝尝。”陆美人轻启红唇,亦觉甜蜜,娇笑连连。

      心情大好的嘉明帝笑道:“想不到天下竟有此等异事,不若以此事为题,众卿各赋诗一首如何?”

      底下的官员顿时连连称是,嘉明帝大笑着对谭玉书挥手:“谭卿,便由你来执掌笔墨。”

      谭玉书唯唯应诺,众人吟诗,谭玉书便在一旁提笔记录,呈于皇帝面前。

      嘉明帝看着呈上来的诗文高兴赞道:“好笔锋!谭卿的笔力比之从前可是大有进益。”

      谭玉书温声轻笑:“谢陛下夸赞,微臣虽在边关,亦不敢一日废文。”

      嘉明帝大为赞许:“以谭卿之才,留在边关倒是屈才了,左右无战事,不若留在朕身边吧。”

      谭玉书提笔作书,微微一笑:“谢陛下器重。”

      ……

      宴会结束的第二天,就有人登门拜访,谭玉书之前见过的门吏已没了当日的跋扈,结结巴巴的对着谭玉书施大礼:“谭大人见谅,前几日衙中事务堆积,事物繁忙,致大人的文书压后,今日一批下来,小人便马不停蹄的送来府上。”

      谭玉书笑容满面的接过文书,看完后从荷包中捏出一块碎银塞到门吏袖中:“有劳相送,请郎君吃酒。”

      门吏来之前就知道自己是被长官派来“谢罪”的,早就做好了被羞辱的准备,没想到谭玉书依然是宽雅谦和,顿时受宠若惊,不由暗忖:这位谭大人的心胸,可比他们家大人宽厚百倍。

      他却哪知,谭玉书是发自肺腑的高兴。

      两年前,雍国和北戎议和,北戎向雍国称臣,雍国给北戎岁赐。近两年北戎果然守约,再不曾衅边,镇北军便显得可有可无了。

      朝廷上一直被冗军问题困扰,财政吃紧,便有意削夺军费。谭玉书身为一方统帅,却根基浅薄,在朝中全无依仗,说不上话,别人并不把他放在眼里,所以每次削,都可着他统领的青州军来。再加上每年给北戎的岁赐数量巨大,朝堂上多的是人提议用镇北军的军费来填补。

      凡此种种,申请军费越来越难,上报的数额到军中时能有三成便谢天谢地,而这次批复下来的足有九成,虽然下放下去还会有“耗损”,但比之往年,已好过太多。

      谭玉书微微一笑,他自幼“学文武艺,读圣贤书”,直到今天才明白,这世间道理,既不在刀间,亦不在书中。

      雍京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很快“仙人梦献瓜”的传闻就传遍大街小巷。

      当事人谭玉书倒是难得清闲,指挥小厮把他带回来的一车羊皮拉回来。

      小厮一边干活一边对着他抱怨:“老爷,我今天想施舍乞丐,走遍了大街小巷都没找到一个,这世间也太不公平了,怎么连乞丐都抢不过有钱人。”

      谭玉书失笑:“为何要抢乞丐?”

      “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个仙人呢,被我找到,岂不就发达了?”

      “哈~那你可好好找吧。”

      小厮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说起来,老爷您是亲眼见过仙人的,仙人长什么样?我对您忠心耿耿,您下次见的时候能带上我吗?”

      “仙人神力,我一介凡人怎么可能记住他老人家的法相,不过你要想见,晚上回去睡着后记得醒着,去我梦里一转,不就见到了。”

      “有道理哎,可是老爷,睡着了要怎么醒着?”

      “不可多言,要自己悟。”

      “哦……”

      话虽这么说,等到夜深人静,谭玉书自己却牵着骡车“夜会仙人”。

      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了月余,谭玉书每夜都盯着后院,终于在月圆之夜做最后的试探,那扇“仙门”还会打开吗?

      当月亮爬到正中,一束熟悉的月辉撒下来,不多时,周围又出现了那片瓜田。

      这一次谭玉书没有犹豫,坚定的迈入了这个陌生的地界。

      月亮渐移,身后的通道缓缓关闭,谭玉书按住腰间长刀,镇定心神。

      突然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次你还拉着车来偷瓜?”

      谭玉书:……

      月光下,一个头发细碎蜷曲,面色阴沉的青年正幽幽的看着他,颈间的赤红蔷薇异常打眼。

      谭玉书一愣,自觉理亏,上前拱手赔罪:“前次不问自取是在下有失礼数,所以特备一车羊皮作抵。”

      池砾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淡淡道:“把左手伸出来。”

      谭玉书不知何意,听话的伸出左手。

      “右手也伸出来。”

      谭玉书便乖乖伸出右手。

      “合起来。”

      谭玉书虽然不解,还是照做了。

      池砾看着他合在一起的手掌,缓缓掏出绳子,绕了一圈又一圈,然后打了个死结。

      自从一个月前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高科技偷瓜”又消失了后,池砾便耿耿于怀,每天晚上蹲在这里守株待兔。

      现在好了,当场抓获。

  • 作者有话要说:  池崽:呦,你还敢回来?
    谭崽:我真的不是小偷QAQ。
    小谭将军早年被捕珍稀影像,奇妙的姻缘正式开始~
    感谢在2022-02-14 15:40:21~2022-02-15 16:41: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鱼晒太阳 1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