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既然已经加入这个家 ...

  •   理论上来说,家里突然多了一个来自古代的人,是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大事。然而只用一顿饭的功夫,池家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个设定。

      池砾家的房子是普通的农村用房,没有浴室,便在屋旁建了一圈矮墙,修个排水沟,在里面放了一个自加热的洗澡神器,充当浴室,夏季天热的时候可以用来洗澡。

      池砾将谭玉书领过来,拿起花洒,面色冷淡道:“开关在这,可以调节温度。”

      谭玉书接过去,学着池砾的样子扭动阀门,看着自动喷出来的水流新奇极了,伸出手碰了碰,烫烫的,顿时想再摸摸。

      池砾一把将他的爪子拍下来:“不要开那么大,想烫死吗?”

      “哦,多谢池兄提醒。”谭玉书乖乖的缩回手。

      池砾偏过头不去看他,继续道:“这个是洗头膏,头发沾湿后抹在头发上,搓完用水冲掉。”

      谭玉书看向池砾掌心的一小团乳白脂膏,鼻尖飘过一团无法形容的缠绵香气,不由凑过去嗅嗅。

      看着凑过来的雪白鼻尖,池砾一僵,将掌心的液体恶狠狠的冲掉,别过身去皱眉道:“离我远点。”

      谭玉书眨了眨眼睛,明显感觉到池砾对他的防备与抗拒,便知趣的退后一步,微笑道:“抱歉,谭某失礼了。”

      然而池砾看着他脸上无可挑剔的笑容,心底却更加焦躁,强按着暴躁的性子将各种东西的用途讲一遍,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院里池父池母把谭玉书带来的骡车卸掉,放在一边,然后稀罕的喂着那匹骡子。

      他们家没养过这种东西,没有草料。但是自从“池家故意换孩子”的谣言愈演愈烈,他们家的瓜就越来越难卖了,烂掉的瓜便被拿来喂猪,现在正好一起喂骡子。

      池父在旁边看着骡子咔嚓咔嚓的啃着瓜,又勾动了心事,唉声叹气道:“这么好的瓜,真是可惜了了。”

      叹气容易传染,池母也跟着叹起气:“今天少装点进城吧,反正多了也卖不掉。”随后又忍不住咒骂道:“那些缺德的周家人!”

      池父也很气闷,然而却毫无办法,周家是他们这种普通老百姓几辈子也够不到的存在,打落牙也只能往肚里吞,只能嘟囔道:“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怎么咱们这样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事的人家却要遭这个罪,而周家那么缺德,却能大富大贵呢?老天爷什么时候能开开眼,让他们遭报应!”

      池砾听到这番话内心没有丝毫波澜,与其指着老天爷报应他们,倒不如自己来。

      他走过去对池父池母道:“卖不出去就别卖了,明年不要种瓜了,我养你们。”

      池父池母一愣,很快心底涌起巨大的暖流。

      他们前半辈子都在为那个生病的孩子奔波,只求孩子平安长大就好,从不敢奢望其他。现在终于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我来养你们”,怎么能让他们不感动。

      池母当即就抹起了眼泪,池父眼眶也红了:“你有这份心就好,爸身体还好着呢,还能干好些年,到时候给你攒钱娶个媳妇儿。”

      池砾:……

      他只是画了个饼,还什么都没干呢,至于这样吗?这么好骗,难怪会被周家人耍的团团转。

      另一边,谭玉书将头发拆开,缓缓的浸润在水流中。

      在家里沐浴时,要劈柴烧水,三四个小厮忙活半天。而在这里,水加进那个奇怪的小桶里,不一会自己就热了,并从这个莲蓬一样的东西里流出来,还可以调节温度,真是简便了不知多少。

      好奇的将洗头膏挤在手上,凑到鼻尖,不由露出一丝笑容,真的好香,比之皂角水好闻多了!

      按着池砾教的揉在头发上,洗发膏出泡很快,那种感觉前所未有。谭玉书伸出手看着满手的泡泡,轻轻的合掌又分开,感受着掌心柔滑又带着些许斥力的触感,眉眼弯弯,似乎挺有趣的。

      谭玉书专心的玩着泡泡,然而池家的院子不算大,池家人交谈的声音轻而易举的飘进了他的耳朵。天地良心,这可真不是他有意窃听!

      不过听起来,池家好像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恶霸,遇到了一些麻烦?

      谭玉书眨眨眼睛,若是如此,他承蒙池家人热情款待,自然不应袖手旁观。

      谭玉书的意外到来着实耽误了一些时间,不过就算家里来了个古代人,日子还是要过的,池父喂完骡子,就准备拉着西瓜继续试试散卖。

      若是还不行,就只能降价处理了,那些拒买他瓜的批发商,说白了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只不过他们家种的是“沙瓤瓜”,比之市面上常见的瓜个头小、产量低,靠的就是高价赚钱,降价和赔了也没什么两样。算了,池父心下叹气,要不就向李老板低头,能少赔一点是一点吧。

      见他要走,池砾熟练的跳上车,池父见状劝道:“天太热了,你就不要去了。”

      池砾只是冷淡道:“我想去看看。”

      相处一段时间,池父也知道这孩子性子倔,只能妥协,但还是劝道:“你还年轻,可以找个技术含量高的好工作,不要学我做这些没出息的营生。”

      池砾淡然听着,不置可否。

      突然间,一道声音插进来:“等一下!”

      就见谭玉书捉着头发跑过来:“二位是要出去做事吗?让在下跟着去帮忙吧。”

      池父怎么好意思让刚来的客人干活呢,就从车窗探出头来,高声道:“不用了,你在家歇着就行。”

      池砾趴在车窗上注视着谭玉书,他厚重的长发散开来,尾端绕在手中,带着清凉的湿气。来时穿的那套厚重冬装自然是不能再穿了,所以就换了一身池砾的衣服。短T恤遮不住颈间深深的骨窝,湿漉漉的黑发侧搭在颈侧,仿佛一只被雨打湿的蝴蝶。

      池砾趴在车窗上看了一会,回头对池父说:“让他去吧。”

      池父一个头两个大,他又不是去干架,去那么多人干什么,只能推脱道:“车上坐不下那么多人了。”

      池砾看了他爸一眼,淡淡道:“那爸你下去吧。”

      池父:……?

      A大是A市最好的大学,在全国也排得上号。

      恰逢没课,宿舍里的老三、老四、老五都嫌天热懒得出去,窝在宿舍里玩。突然间手机响了,老三懒洋洋的按下接听。

      “老六啊,怎么了?”

      “什么?你买了六个西瓜?你买那么多干什么?”

      “行吧,行吧,我们这就去。”

      电话挂断,老四老五凑过来问:“怎么了?”

      “老六在校门口买了6个西瓜,让在宿舍的人帮她搬一下。”

      “啊?她买那么多西瓜干什么?”

      “我也这么问她的,她就说让咱们先过去,算了算了,去看看再说。”

      三个人不情不愿的顶着大太阳出门,结果就发现校门口的西瓜车上竟围了一圈人,顿时三脸懵逼,怎么滴,西瓜搞促销了?

      然而很快她们就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西瓜车的边缘,正坐着一个一袭轻薄绿衫的古装公子,发间用绿色丝带松松挽个发髻,万千青丝如瀑布般倾泻下来。

      抬起手腕,袖子顺着手臂滑落一段,露出一截白皙骨感的手腕,双手捧着竹笛放于唇边,一串清脆明快的音符便流淌开来。

      此时此刻,三人不约而同的想起古人那句形容美男的经典名诗:“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原来世上竟然真的有好看成这样的人啊!

      明明盛夏骄阳当空,蒸腾的空气宛若静止,站在一旁看的人却觉得有清风从那人的衣衫袖间拂过,吹的一颗心醉醺醺的。

      三人顿时忘了来干什么的了,晕乎乎的凑过去,捂着乱颤的心问道:“这瓜卖吗?”

      谭玉书放下笛子,垂眸道:“卖的,四块钱一斤。”清冽的声音宛如流淌的水波

      居然连声音也这么好听!几个花痴当即不行了,激动道:“给我来6个!”

      谭玉书:……

      “瓜果乃易腐之物,这么多,几位姑娘能吃的完吗?”

      天啊啊啊!他还叫我姑娘!几个花痴瞬间被这道酥酥麻麻的声线撩的耳根子都软了,哪还有什么理智可言。

      一脸姨母笑道:“没关系,我们宿舍有六个人,她们都能吃!”

      谭玉书:……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道:“姑娘这话,听着倒真是耳熟……”

      一旁的老六终于窜出来:“没错帅哥,她们就是我那几个特别能吃的舍友!”然后挽住她们其中一个的胳膊,难抑兴奋道:“不用了,今天份的我先买了,你们挑瓜吧~”

      当然话中真实的意思是:姐妹们,我够意思吧,特意叫你们来看帅哥!

      噫~

      其她几人瞬间秒懂,你可真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姐妹啊!手挽手“矜持”道:“原来我舍友已经先买了呀,那帅哥你帮我们挑挑,好不好嘛~”

      “呃……姑娘恕罪,在下第一次卖瓜,不太会挑~”

      “没事~没事~一回生二回熟嘛~”

      谭玉书:……

      其实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很局促了。现在正是最热的时候,满大街都是穿着半袖短裙的女孩,对于现代人来说是很常见的景象,对于来自古代的谭玉书来说却是大为震撼。

      所以谭玉书只能放空眼神,垂眸自视,以免唐突失礼,却不想这里的姑娘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谁能想到他这样五大三粗的大男人,有朝一日也能体会到被“浪荡子”调戏的滋味……

      看着谭玉书被“调戏”的双颊泛红,几个女孩顿时更来劲了:你害羞啊,你越害羞我越兴奋嘿嘿。

      而这时一道低沉的声线插进来:“付钱。”

      几个女孩一抬头,就见另一个带着妖异纹身的大帅哥,正神色阴郁的看着她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卧槽!左一个古代温润佳公子,右一个现代冰山酷哥,什么时候卖瓜的内卷成这样了!

      于是不仅没被池砾冷酷的态度吓退,反而更激动起来。

      只不过有内卷的地方总有人受到伤害,A大校门口卖瓜的小贩很多,现在顾客都被那个“卖艺”的抢走了,不由气的肝疼:你卷nm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摊贩:做个人吧,卖个瓜而已,至于吗!
    感谢在2022-02-16 10:31:21~2022-02-17 19:24: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牵花怜共蒂 8瓶;灵犀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