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山贼 ...

  •   客栈就这样塌了,一切瞬间变成了废墟。
      许曙扒拉着木屑爬出来,还狠狠唾了一口塞满嘴的木头。秋仲伊也略显狼狈,挣扎着从废墟里爬出来。
      就何飏好好地站在慕容泽身后,他突然感觉有点尴尬,于是赶紧过去搀扶一下两人,好在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略微吐槽了一下那只狐狸怎么这么没道德,这却让何飏有些疑惑。
      他们两个对慕容泽没有看法的吗?明明昨天还口口声声地说慕容泽不对劲,怎么睡一晚上什么都忘了?他们三个应该都没有见识过慕容泽的实力,怎么两个人跟见了老朋友一样自如?
      他想着想着就僵在原地,脑子里的问号像炸弹一样轰轰炸开。
      “殷妕纱?”许曙的声音响起。
      “什么?”
      “这上面是那只狐狸的名字吧,她居然有名字。”许曙拿起一片纸,它好像曾经是一封信,到现在已经破的只剩一小片了,好巧不巧,下面的人名是殷妕纱,并且是从狐狸身上掉下来的。
      “走了。”慕容泽轻轻拍了下何飏的肩,何飏僵硬地转过头,慕容泽还是用一副轻松的,甚至还带着笑容的表情看着他,“他们都走好远了。”
      何飏这才回神,嘟囔了一声“走吧”就像前走了。前面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聊的热火朝天,不时还发出一阵笑声,何飏摁了摁头,也许就是自己想太多了。
      “你知道我们生活在怎样的时代吗?”慕容泽突然问到。
      “不太明白,”何飏眯了眯眼,“你的意思是指,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慕容泽哼了一声表示继续。
      “很乱,”何飏不自觉看向了天,“真的很乱,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这么久了,这个世道没有一点改变。”
      慕容泽轻笑一声:“会结束的,总会结束的。总会有人站出来收复国家的,这事也轮不到咱们关心。”
      “不是你问的我吗?”何飏不满地说。
      “明明前几百年还那么繁华,这么快就落寞了。”慕容泽又笑了一下。
      何飏想知道这人为什么这么爱笑,何飏也想知道这么乱的世道有什么好笑的,何飏更想知道几百年前和现在有什么好比的。
      想不明白,算了不想了。何飏加快了脚步,把慕容泽甩在身后。他听见慕容泽叫了一声“子厌”,听着怪不舒服的,但是他还是没有回头纠正此人。
      惨白的阳光洒了下来,照在冰霜未融的大地上,它没办法,也没能力挽救一个冰冷的世界。
      何飏托起自己的玉佩,它正反射出莹莹绿光,何飏感觉一切都有些不对劲,可是哪不对呢?绿色的光在他眼前闪着,何飏脑海里忽然浮现慕容泽那双看着就十分冰冷的绿色眼眸。
      何飏吓了一跳,赶紧摇摇头,想让自己大脑清空,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反而一些奇怪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记忆里。
      他似乎在一个湖旁边,年龄就和现在差不多,但是何飏并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段经历。更奇怪的是这段故事里还出现了慕容泽,他看着慕容泽笑盈盈地冲他挥手,和现在长得一模一样,就是服装不同。
      何飏猛地站住脚不动了,更多东西扑面而来。他看到自己现在梦中的庙前,到底进不进地犹豫好一阵子……他看到许多人举着古老的兵器,高喊着口号冲去……他看到外夷人骑着马,持着弓,抬手就射出一箭……不该属于他的记忆像开了闸门的水。一样争先恐后地往他脑子里钻。
      “干什么呢,怎么老爱发呆?”慕容泽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他面前来了,何飏手一松,玉佩脱手,他看着此人,半天回不了神,他毫无意识地说了一句:“你是谁?”
      慕容泽愣住了,他定定看着何飏,一本正经地说:“姓慕容,名泽,没有字,家在宁州曲靖,陪你到巴蜀。”

      “老大,逮到一个有钱的!”一个人满脸笑容地跑来,冲着一个满脸横肉,长相极丑的刀疤脸说。
      刀疤脸道:“带上来。”
      那人将一个人一把推上前,那是个看着文质彬彬,眼神犀利的男人,他毫不避讳地看着刀疤脸,刀疤脸奇了:“你不怕?”
      男人道:“为何要怕,想你这种人,总会受到报应。”
      刀疤脸笑了,比哭还难看,这青年不过三十二三的样子,却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
      “我看你不错,要不留下来?”刀疤脸狞笑道,“在我们这不愁吃喝不愁生活。”
      “我本来就不愁吃不愁穿,谁稀罕山贼的生活。”男人利声道,“还有一件事,绑人,也要看看自己配不配!”
      刀疤脸被这话惊愕住了,愣了一下,他狠狠道:“不知好歹!拉上街去巡游一圈然后立刻处死!”

      何飏远远看到有人围在前面,他觉得情况不对,还没来得及仔细看,走在最前面的秋仲伊忽然停下对后面几人说:“山贼!”
      何飏对山贼一类恨之入骨,但他现在不想去跟山贼闹,他只想很快离开。然而山贼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前方何人!”一个山贼跳起来问,当他看到只是四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只有其中一个带了剑,一下子放松不少,他换了一种阴阳怪气的声音,“留下买路财!饶你们不死!”
      何飏盯着面前的人,怒火中烧,不堪回首的往事在他脑海里浮现,他恨他们。他不想自找麻烦,可是麻烦总来找他。
      何飏的手指逐渐缩紧,旁边路旁的小草开始抖动。
      慕容泽立刻观察到这一点,一把握住何飏的手,强行使他松开手。他这一抓让何飏惊呆了,何飏愣愣地望着自己被握住的手,不知道就这样被抓着还是把手抽回来。
      “别动!”慕容泽小声说到,“冷静一点!他们带了别人!”说着慢慢松开手。
      何飏这才定睛一看,看到一个山贼后面带了个五花大绑的男人。何飏自觉向后望望,给许曙和秋仲伊使了个眼色。
      “喂!听到没有!要钱还是要命!”
      秋仲伊看了一下三人,慢慢上前。那个山贼露出满意的表情,秋仲伊手向腰间滑去,对山贼说:“不好意思,我全都要!”
      说着剑已出鞘,瞬间鲜血四溅!一颗人头应声落地。
      剩下的山贼又气又慌,立刻拔刀冲了上去。许曙一张符纸一甩,一群人就倒在地上。
      刀疤脸对男人说:“这就是你的配不配?告诉你,我们的人是打不完的。不过我现在就让你死!”说着他拔出别在腰间的刀朝着男人就刺了下去!
      忽然,刀疤脸的手停下了,男人微微睁开眼,发现刀疤脸的手被一根藤蔓紧紧缠住,刀已经被打飞出去。
      “是不是该结束了?”慕容泽笑盈盈地问刀疤脸,刀疤脸满脸惊恐,但却还说着狠话:“装模作样!你算什么东西!”
      慕容泽敛起笑,死死盯住刀疤脸,用一种接近温柔的语气说:“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你又算什么东西!”说着又露出笑容,连着向后推了好几步。
      何飏知道他要干嘛,觉得有些过于残忍,小声说:“别杀完了。”
      慕容泽说:“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何飏:“……”要不是不好开口我想说你可能不是个人。
      “看不下去就把眼睛闭上,”慕容泽轻轻地说,看了一下那个男人,“顺便把他眼睛也捂上。”
      这事何飏没意见,可是许曙和秋仲伊呢?他转头一看,两人齐齐捂上眼睛。
      何飏:“……”太欣慰了,这么有眼色。
      他便伸手捂住男人的眼睛,看着又一群山贼冲了上来他也闭上了眼睛。
      四周突然安静了,何飏犹豫了一会,慢慢睁开眼睛,四周果然一片狼藉,血流成河。所有的山贼都不见了,只有弥漫在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
      何飏松开手,让男人睁开了眼。
      男人明显愣了一下,但是他心理素质明显很强大很快冷静下来。他看了看四人,膝盖一软就差点跪下。
      何飏一下子搀扶住他:“您这是做什么!”
      男人看着四人:“你们救了我,我不知道怎样报答……后有机会我定涌泉相报!”
      “实在不用,”许曙赶紧说,“我们也没什么好报的,您以后小心点,这里山贼很多。”
      男人淡淡笑了笑:“这次是个意外。”
      “哪有那么多运气使啊……”许曙说,还没说完就被秋仲伊打断了。
      “您怎么称呼?”
      男人愣了一下,说:“拓拔齐康。”
      何飏一愣,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一旁的慕容泽给出答案,他将拓拔齐康扶起,然后说到:“大帅啊,幸会幸会。”
      统帅?!剩下三人呆在了原地,瞬间石化。
      “哎,你认得我?”拓拔齐康很是惊讶。
      “大帅这么有名声,谁不知道。”慕容泽的客套话倒说的好。可不是,山西晋军的统帅在全国大有名声,这位侯爷也不一般,作为皇上的手足。可是近些年,皇上不理朝政,国家大乱,皇上不仅不管,还给侯爷降了职……
      “那,这四位怎么称呼?”拓拔齐康搓了搓手。
      四人依次做了介绍,听到何飏的时候拓拔齐康明显愣了一下。
      何飏在他脸上看到一种明显的表情-犹豫。
      何飏:???不就是个介绍嘛,犹豫什么啊?
      拓拔齐康终于开口了,他对着何飏说:“这位公子,你认不认得萧许这个人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