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客栈 ...

  •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客官们,需要什么吗?”
      许曙一下蹦出去好几丈。
      “没有,而且现在不便开门,你先走吧。”何飏大声地说。
      门外的人沉默了一会,然后发出一声闷哼,随后就安静下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许曙快疯了,就差喊救命了。
      “能操纵这么多人,想必修为不低。而且操纵者应该还在客栈里,只要找到操纵者就可以了。”慕容泽说着,突然伸手打翻茶杯,茶杯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你干嘛……”秋仲伊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随着被子被打碎,他们房间形成一个巨大的法阵,并且空中还漂浮着一些古文字。
      慕容泽起身,慢慢走到门口。
      何飏刚听到“操纵者”正头疼,看到慕容泽的举动就急了:“你要干什么!”
      慕容泽打开门,抛下一句:“找人谈谈。”就关门有人了,留下三人在这大眼瞪小眼。
      “我觉得这人怪怪的。”秋仲伊开口。
      “同意,”许曙抹了把额头,“但是又看不出来有妖气啊……可是这个人什么都知道,就像这是他自己布置的一样……”
      “我们……在这里背后说人坏话不太好吧……”何飏有些委婉地说。
      “你怎么还这么护着他啊!”许曙愤愤地说,“你知道他刚才怎么说我的吗?”
      “我们不想知道,”秋仲伊淡淡地说,“我也是没想到你居然怕了。”
      许曙:“……”害怕不行吗?
      还没害怕完,门就吱嘎一声开了,慕容泽轻轻走进去,又关上了门。
      “这么快?问出来了吗?”何飏开口道。
      “唔,问出来了……”慕容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顺便观赏了其他人,还有房间。唉,真是惨不忍睹。”
      “不管什么惨不忍睹,谁是操纵者?”秋仲伊问。
      “说出来你都不信,是二楼十一号的□□。”慕容泽看着有些头疼。
      剩下三个人沉默了。
      先不说你怎么知道的,为什么这个家伙要装成这样一个人啊啊啊!
      “现在怎么办?”
      慕容泽四处打量一番:“这个阵法有一定摧毁作用,长时间在这里呆是不行的,多住几天恐怕就成隔壁的样子了……”
      许曙急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办了她!”
      何飏:“……”你好礼貌哦。
      何飏:“先不说反噬作用大不大,你现在把她赶走你今晚睡哪?明天早上去。”
      许曙被怼的无话可说,只好乖乖认命。

      月光从窗户里透进屋里,照的屋里的古文字发出诡异的银光。何飏偏头看了一下身旁的人,那人还是一副很冷的样子,把自己缩成一团。
      何飏想不通到底有多冷,但也没有多管。因为睡意朦胧,也来不及多管。
      何飏做了个梦,一个很诡异的梦。
      他清醒的感觉自己在梦里。周围的一切像是蒙了一层薄纱,模糊不清。何飏发现自己前面有一个背对自己,跪在地上的女人。
      女人似乎在哭,肩膀一抽一抽的,头发凌乱地散开。
      何飏魔怔地向女人走去,走到离女人不远的地方,他听到女人说话了,声音有些熟悉,却在何飏记忆里根本没有听过。
      女人重复说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听的何飏不寒而栗。
      这时他稍稍抬头一看,才发现女人跪在一个祭坛前,女人忽然抬头大喊:“我要他活着!永远不许死!我拿命换!拿命换!”
      何飏被这疯女人吓到了,连退好几步。女人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猛的转过头。她的眼眶里,没有眼珠,却流下两行黑色的血泪。
      女人看着何飏,诡异地笑了。这时,她背后的祭坛轰然倒塌,废墟里突然钻出许多条蛇,它们吐着红信子四散游走。而女人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庙!
      何飏的身体都僵硬了,看着女人拖着身子向他走来,他却一动不动。何飏感觉自己满头大汗,却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女人用眼眶对着何飏,幽幽道:“怎么这么大了,这都多少年了……”
      何飏猛一睁眼醒了过来,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自己身边的人不在床上了,何飏眯着眼看了看房间,才发现慕容泽坐在桌子旁边,仔细看着茶壶。
      何飏正看着,慕容泽突然一转头,对上了何飏的目光。
      他也不尴尬,笑着说:“醒啦。”
      “你怎么起这么早……”何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发现自己满头是汗。
      “喏,做了个噩梦。”慕容泽拿起茶壶仔细打量,“然后就睡不着了。”
      他又指指旁边的两个人:“要把他们叫醒吗?”
      于是不一会四个人都整整齐齐的了。除了许曙脸色发黑。
      “走?”秋仲伊做了个“请”的手势。
      “走,”何飏应道,“俞嚟你不是要办人家吗,给你个特权,走第一个吧。”
      许曙差点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他们刚到门口,就看见一个侍女从屋子里出来。
      何飏抓住她问:“你这是做什么?”
      侍女一脸茫然:“给殷姑娘送茶,殷姑娘每天都要喝茶的。公子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何飏面无表情地说,然后一脚送倒了侍女。
      侍女蒙了,有些委屈:“公子这是作甚?小女子不曾招惹公……”
      “子”还未开口她就被何飏捂住了嘴。何飏用手在茶杯底滑了一下,然后在秋仲伊的剑上划破了手。接着他的手轻轻在侍女头上点了一下。
      侍女飞速跳开,像是被火烧了一样在地上打滚。不一会侍女就伸长脖子,全身痉挛。
      除了慕容泽,剩下两人都看傻了。
      而这还没完,侍女的脸上长出棕红色的细毛,头上也支棱出两只棕色的耳朵,而身后一条长尾巴也在现形。是只狐狸!
      秋仲伊一刻不停,立马踹开了门。
      门里,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站在桌子旁边,有些惊愕地看着四人。
      这张脸何飏他们是认识的,前不久就是这个人故意延长时间招惹他们的。
      “狐狸!”
      姑娘有些不满:“啧,还追到这来了。”说着她手一伸,一股强劲的风席卷而来。风中,那姑娘狠狠说:“这次不会饶了你们!”
      说着地板迅速裂开,许曙飞速扔出的符纸被姑娘轻松躲掉。接着她往许曙脚下一指,那里的木板迅速裂开。
      要不是何飏一把抓住了许曙他就掉下去了。
      “靠靠靠!子厌你别松手!”
      何飏被无语到了:“我为什么要松手!”
      慕容泽在旁边漫不经心地说:“松手也没事,摔不死他。”
      许曙:“……”你是不是来挑拨离间的?
      许曙死死顿住何飏的手,差点带着何飏一起掉下去。何飏也不敢听慕容泽的话松手,就拉着许曙往上。
      姑娘又轻轻挥下手,其他房间的门忽然打开,里面跑出来那些已经死去的人。
      他们跌跌撞撞地朝四人跑去。那场面真是惊悚,大型诈尸现场啊!
      何飏勾了勾手指,迅速缠住几个人然后扔了出去。“啪!”“啪!”几声,几个人立刻成了渣渣。
      但是人太多了,根本打不完,何飏正担心着,忽然面前的尸体停了下来,接着所有的都停了下来。那姑娘站在那儿眼里充满了疑惑,她又动动手指,但依旧没有人听她操纵。
      她的目光锁定几人,这才发现多了个人。
      这时,那些诈尸的人开始膨胀,不一会就肿成一个个大气球。
      紧接着,“砰砰砰”几声巨响过后那些人全部炸开了,一瞬间,腐烂的臭味弥漫整个客栈。
      那姑娘忍着眼泪呕了几下,就听见一个堪称冷静的声音:“闹够了吗?”
      何飏转身不可思议地看着慕容泽,指尖微微颤抖。慕容泽刚刚放下手,轻轻对着何飏笑了一下。
      姑娘一刻也呆不了了,立刻化作狐狸跑路了。
      慕容泽淡定地走进姑娘的房间,拿起茶杯狠狠摔下,随着茶杯碎裂,客栈也瞬间瓦解。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