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路上 ...

  •   何飏:“……”为什么自己家里会有个人啊!
      惊讶归惊讶,人是不可能不救的。何飏凑近此人,试了试他的鼻息,确认活着后仔细端详一下此人,发现这个人衣冠楚楚,像是谁家公子。只是左手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还有一道在脖子上。
      何飏一见就惊了,也不管什么斯文不斯文,从自己袖子上撕下一截,一圈一圈地缠住这人的脖子,先把血止住。
      干完后,何飏揪起这个人晃了两晃,有些担心地说:“哎,你没事吧。”
      被晃这两下此人才动了动了,慢慢睁开眼睛,何飏打眼一看,居然是绿瞳。一看到何飏那人差点蹦起来,可惜被何飏死死摁着。
      “你……你你你……”
      何飏不耐烦了:“你什么你啊,别乱动,小心伤口裂开了。”
      那人这才感到脖子上的不对,伸手一摸,又看看何飏破掉的袖子,立刻明白了一切。在何飏还没回过神时,他已经一口一个“感谢”砸的何飏头昏。
      “先走吧,你……可以吗?”
      那人像是不想再麻烦,赶紧说:“可以可以!”
      何飏却将此人打量一番:“哎,逞什么强。”还没等这人说话,他就将人背起,一步一步往外走。边走边问:“这位……怎么称呼?”
      “我姓慕容,名单一个泽。那你呢?”
      “何飏,字子厌。”
      说完,何飏感觉背上的人似乎俯下了身,像是想说什么。
      而慕容泽就是想说话,要不是两个门神铁着脸站在门口他就说了。
      许曙和秋仲伊看着何飏单人进双人出都愣了。
      许曙盯着慕容泽看了半天,没看出异样,这才艰难开口:“子厌,这是谁啊。”
      何飏把背上人往地上一放:“我也不知道,他就倒我家草里,我也不能见死不救。”
      听见何飏这么光明正大的议论他慕容泽也没生气,就是稍稍看了下其他两人,然后十分从容地说:“我姓慕容,名单一个泽。”
      这就是要做自我介绍了。
      “许曙,字俞嚟。”
      “秋仲伊,字雅珋。”
      慕容泽淡淡笑了笑:“可否一问,你们是准备去哪?”
      秋仲伊皱了皱眉:“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走?”
      “雍州已经成这个样子,没人想呆。并且看各位的样子,像是要出远门。”慕容泽从容不迫。
      许曙倒没什么顾忌,他刚才看了慕容泽,没有明显的妖气,应该只是一个普通公子罢了。于是他说:“我们去巴蜀。”
      “巴蜀?”
      “我们有人老家在巴蜀。”何飏说,想了想又道,“渡口。”
      慕容泽笑了笑:“那不正好,我的老家在曲靖,那不顺路了,三位可否捎我一路?”
      这话一出,也不好意思拒绝了,除了秋仲伊瞪了许曙几眼以外没什么问题。
      就这样,三人变成了四人。
      何飏作为“捡回”慕容泽的人,和他一起走在最后,何飏走了一会发现慕容泽似乎很冷,于是问了句:“你很冷吗?”
      慕容泽沉默了一会说:“不是,我从小体寒,一到冬天也就比较严重。”
      何飏听着,一股“我捡来我负责”的感觉油然而生,默默将自己外套脱下来给了慕容泽。
      慕容泽愣了愣,然后开玩笑似的:“子厌兄是在关心我?”
      刚认识不久,何飏又被一句“子厌兄”砸得眼冒金星,半天说不上话,也就干脆不理他了。
      三人回村子时都已正午,这走了几个时辰,天也有些晚了。
      看到前面有家客栈,走在最前面的秋仲伊就停了下来:“要不就在这里过夜。”许曙刚转头准备问问后面两人的意见,就被两张板着的脸吓的欲言又止。
      何飏看到他那副表情,觉得不解:“怎么,有问题?”
      许曙心想:我看客栈没问题但你们为什么要板着脸啊!真的很可怕!还有为什么子厌的外套跑到慕容泽身上去了啊啊啊啊!
      “思想正常一点,他只是单纯体寒,我,只是单纯怕他生病。”何飏想给许曙一耳光让他从懵逼状态调整回来。
      而慕容泽却将客栈打量一番:“那个,我有个问题。”
      秋仲伊转头问道:“有什么问题。”
      “不知道对你们来说算不算问题,”慕容泽耸耸肩,“就是里面有不是人的东西。”
      这还不算问题?为什么他这么淡定地说出来了啊!
      趁三人呆在原地,慕容泽就推门进去了。
      “这人真怪,自己说了有危险还第一个进去。”许曙嘟囔着,也只好跟着进去。
      一进去,一股阴冷的气息就扑来,丝毫感觉不到温暖。三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慕容泽正站在一张桌子前面,这时,一个看着老老实实的男人走来。
      “客官来住房啊,您……”
      他话还未说完,就被慕容泽打断了:“稍等,我想问下,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哪些客人?”
      男人似乎不太理解慕容泽的行为,但还是老实说了:“一个书生,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一个类似小贩的男人,有个姑娘,有位公子,还有个……”男人沉默一会,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
      慕容泽:“……”懂了。
      “还有哪房空着?”何飏问了一句。
      男人掰起手指:“二楼第一间是个单人间,二楼第六间双人……”
      秋仲伊忽然将手往桌子上一拍:“开第六间。”
      男人:“……”你给我整不会了。
      秋仲伊咬紧牙:“今晚最好谁也别离开谁,”说着看了眼慕容泽,“虽然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但是……你说的没错。”
      慕容泽摆摆手:“知道就行,哪来这么多事。”
      给秋仲伊整不会了,这人怎么不要脸的。
      只有许曙一个人在懵逼:“干什么啊,为什么我听不懂?为什么要住一间房啊?”
      何飏凑近他的耳朵:“你也不用懂多少,就记住除了咱们,或者妖,就没有别的活物了。”
      许曙想哭。
      于是他摆着一副要死的表情被秋仲伊拖上了楼,然后扔进房间。
      房间里面很冷,还散发着一股凝香的味道,窗户正对着西面,还挂着一层轻纱。何飏看了半天,确认房间没有异常,这才关上了门,顺手锁了起来。
      “然后呢,怎么办?”许曙小心地问。
      “确定一下这两个判断对不对。”何飏淡淡地说,拿起随身带着的小刀准备在墙上开洞。
      许曙脸绿了,赶紧喊到:“子厌!子厌子厌!万万不可啊,万一是位姑娘……这也太……”
      慕容泽正坐在桌前看着摆放整齐的茶具,听到许曙这么窘迫的话,轻轻笑了笑,当然只是勾了勾嘴角,笑出声是不可能的。
      何飏根本没听许曙的话,飞速钻了一个小洞,刚刚适合……偷窥……
      然后他转头看着嘴里神神叨叨的许曙,面无表情地说道:“俞嚟,你过来。”
      许曙觉得自己该死了,他颤抖着说着“非礼勿视”却还在三个人的注视下挪动到那个小洞前,十分强迫地蹲下,慢慢看过去。
      刚看没两秒,他叨着“非礼勿视”的嘴突然停下了,身体也迅速僵硬。
      过了一会,他缓缓起身,面色苍白地看向三人,然后先对着何飏说:“子厌,下次想杀我没必要这么费事,直接砍就行了。”
      何飏:“……”
      “怎么,那里有有什么?”秋仲伊眯了眯眼,起身准备去看看,“有什么你接受不了的东西。”
      许曙欲哭无泪:“是个人都接受不了……子厌!”
      何飏已经凑上去了,刚一看就知道什么叫“是个人都接受不了”了。
      里面确实是个姑娘,只是这个姑娘抱着自己的头梳着头发,没有头的脖子上全是血,连穿的衣服也染成红色。再往下看看,姑娘腹部有一个血窟窿,肠子半掉不掉地挂在身上。
      何飏默默收回目光,刚转头就看见慕容泽正笑着看他。何飏想起那个没头的姑娘,盯了盯慕容泽的脖子。
      “怎么,担心我啊,”慕容泽笑道,扯了扯领子,“伤口早就好了。”
      何飏撇了撇嘴,不再去看他,冲着像是打起来的剩下两人说:“南面那个墙……也开一个。”
      “还来?!”许曙快哭出来了。
      “又不让你看你怕什么。”慕容泽玩着茶杯,头也不抬。
      “又不是你看你当然不害怕!”
      秋仲伊不耐烦地打断两人的话:“行了!我来!”说着就在墙上开洞了。
      许曙已经缩到慕容泽旁边了,还小声抱怨:“一个个怎么这么无礼。”
      慕容泽:“……”
      慕容泽:“你是真的怕还是装的?”
      许曙瞪了他一眼,又望了一眼何飏,小声说:“我为什么要装?你又没看,当然不知道。”
      “对了,早就想问你,你的眼睛怎么回事?”
      慕容泽摸了下脸:“天生的,我也不知道。”
      另一边,秋仲伊已经看到了东西。
      不知道怎么称呼,但是说是人也不太准确。通过服饰看,应该是男人口中的小贩。小贩跪坐在地上,像是在收拾东西,除了眼珠子一个挂在脸上一个不见了之外这一切还算和谐。当然房子里其他的都不太和谐,好吧,很不和谐:桌子像被烧过一样成黑色,地上倒满了类似药油的东西,小贩露出的手只剩下白骨,而小贩要背的东西打成一个大包裹被人一剑刺穿……
      秋仲伊不禁感叹:太美好了……个屁!
      他站起身冲着何飏使了使眼色,表示确实不是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