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狐狸 ...

  •   说完,秋仲伊眼睛瞬间变红,朝着两人就劈过来。
      “雅珋你头被门夹了吗!看好我是谁!”许曙急得喊起来,却迎来一剑。他赶紧扯出张符纸。
      一声巨响,两人均后退好几步。
      “靠,子厌,雅珋他魔怔了吗!”许曙一边躲着攻击一边对何飏喊话。
      躲秋仲伊可不容易,他们一家全为剑客,秋仲伊更是从小练剑。许曙只好狼狈地跑来跑去。
      何飏皱着眉头,动了动手,一根藤蔓从地里钻出,缠住了秋仲伊的脚踝,秋仲伊差点摔倒,也不过是一愣之后就斩断藤蔓,而这次攻击目标又转向何飏。
      何飏从容地躲着攻击,时不时用藤给秋仲伊一些障碍,目光却快速观察四周,终于,在南边树林里他看到了一个女人。来不及多想他就冲着许曙喊到:“俞嚟!南边树林里的人是操纵者!”许曙也不傻,立刻扯出几张符纸扔了过去,女人为了躲避符纸被迫让了身,紧紧握住的手也在一瞬间松开。
      也在这时,秋仲伊那把马上劈到何飏头上的剑也停了下来。
      何飏悄悄松了口气,看着面前茫然的秋仲伊,挥挥手:“清醒了吗?我是谁?”
      秋仲伊根本不想理他,他只是面色惨白且艰难地说:“我刚才……”
      许曙一听,就笑道:“你刚才什么也没干,就是当了回猫。”
      秋仲伊一脸不可思议:“猫?”
      “是啊,是猫,饿急了的猫,我们是老鼠。”许曙道。
      看秋仲伊一脸一言难尽,何飏赶紧说:“没关系,作俑者我已经找到了。”说着三人都看向树林。
      那个女人似乎也不想遮遮掩掩的了,便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她年龄不大的样子,叫姑娘足矣。隆冬时,她只穿了一层薄衣,披了一件狐裘,姑娘长得很标致,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充满诱惑,像极了祸国殃民的妖妃。三人立马判断:这一定是妖!
      “姑娘为何和我们过不去。”何飏直视着她。
      姑娘张了张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天好冷啊,我也好孤独啊……”她仔细看看三人,说:“三位公子生的俊俏,不如陪小女子,好好玩玩。”
      说完就瞬间朝三人扑去!
      “不成体统。”何飏手一抬,巨大的藤蔓拔地而起,那姑娘也灵活,蹦跳几步绕过障碍,伸手就想抓何飏的脖子。
      秋仲伊这时拔剑,逼的姑娘连连后退,停在离三人不到十米的地方。
      “俞嚟你是在看戏吗!”
      “你看好再说话!”许曙着急地说,他已经画好十张符纸,通通掷出去,爆炸声瞬间响起!天立刻被烟沙笼罩,焦味四溢。
      等烟散开,他们还没来得及说句“好险”,就发现那姑娘竟然完好无损地站在中间!她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雕虫小技!”说着又扑了过来。
      何飏着急地抢过许曙的符:“你这不行!用血!”他又顺势在秋仲伊的剑上抹了下,将血滴在纸上这才扔出。
      符纸不偏不倚地打在姑娘额头,可沾了血的符依旧困不住她,姑娘挣扎不到十秒又脱开了,何飏的大脑一瞬间空了,什么样的妖可以这么快速的挣开带血的符纸?这个女子的修为有多高?!看着姑娘又一次冲了过来,秋仲伊赶紧挥剑,却被姑娘一爪子打的跌出数十米,许曙还没来得及动,也被另一个爪子打出去。
      而何飏,他还没想完姑娘已经扑了过来,他的暂时神游让他被姑娘轻轻松松扑倒了。
      “靠!子厌,你是不是见色忘义了!”许曙大声冲着何飏说。
      姑娘将手架在何飏脖子上,还得意地挑挑眉,这时,何飏腰上一个东西反出了光,是块玉佩,姑娘的目光也被何飏的一块玉佩吸引过去,她仔细端详一番,迟疑的开口:“你这是……”
      “哪来的”还没出口她就被何飏贴上了符,并且被藤蔓打飞了,她在“飞”的时候还在想:为什么不让我说完话?为什么!
      姑娘的心灵和身体双双深受创伤,摔在地上的同时一下子变回原型--一只雪白的狐狸。
      “什么嘛,是只狐狸。”许曙刚想靠近,狐狸却弓起背,露出凶意,吓的许曙又连退几步。
      狐狸又往后退了几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何飏,看的何飏背后发毛,不自觉握住玉佩,脚下慢慢后移。
      狐狸不断后退,一边眯了眯眼,一边用不高但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你会感谢我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感谢谁也不会感谢她的。”许曙抱怨道,“她是不是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啊。”
      秋仲伊打断:“行了啊,都说一路了。”
      许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笑没说话。
      何飏这一路没有说话,他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的玉佩身上。
      这个玉佩是哪来的?不记得了,好像从记事开始自己就带着这块玉佩。自己好像也不止一次问过萧许自己的玉佩是哪来的,他曾怀疑这是萧许给他的,但萧许总是否认,萧许说这是他自己的,他从被捡回来时就带着的……
      何飏不自觉地拿起自己的玉佩,仔细看了看,他感觉历时很久,不说几千年,几十几百年还是有的。
      这个玉佩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一个修为这么高的狐妖都愣住呢?还有就是,自己活了这么大,玉佩像从来没摘过,自己想摘时就会被萧许阻止,说是什么玉有灵,和人久了,就有感情了,随便摘下是不敬的。何飏带着玉佩不是因为什么灵不灵的,他只是不想让萧许难受。这一带,就忘了摘,就晃过了十几年岁月……
      正想着,他狠狠撞到了许曙身上。
      “嘶……怎么还走走停停的啊。”何飏龇牙咧嘴地后退几步,没有听见许曙和秋仲伊说话的他也就把目光抬起。
      他们已经走到村子口了,但问题是村子里安静的可怕,没有打闹的小孩,没有唠嗑的大娘,甚至没有出村出货的小贩。
      何飏绕过两人走到了最前面,一瞬间,他也说不出话了,离他不到十米,一个小贩趴在地上,车已经碎成木渣,小贩背后有一个巨大的洞……再往村子里看,到处躺的是人,而且,到处都是血迹,风轻轻一吹,浓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也就扑面而来,乍一看,村子里已无活物。
      许曙眼睛瞪的溜圆,喃喃低语:“好吧,我现在可能知道为什么要感谢她了。”
      秋仲伊摆摆手:“我也知道这里不能久呆了。”
      许曙双眼无神:“雍州不行,那去哪?”
      何飏终于开口了:“去巴蜀。”
      “巴蜀?”
      何飏没好气的说:“要不然呢?去巴蜀至少还有雅珋的父母,别的地方也没什么去的。”
      许曙:我竟无言以对。

      何飏到了自家门口,门都开了,家里一片狼藉,何飏找了几件衣服和一些能用上的东西,钱财是肯定没有的,这次洗劫八成又是山贼。
      何飏最后走到了后院,后院不知道怎么了,一股血味,墙也破了个大洞,墙角的草感受到了何飏,一起挥动草叶往洞那指。
      “怎么了?”何飏纳闷地趴过去一瞅,结果那些草是被惯的太嚣张,直接把何飏推了下去。
      何飏那一瞬间是不想活的。
      何飏挣扎着爬起,正准备上去把那些草拔了,结果一抬眼就看见面前躺了个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