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隆冬 ...

  •   太阳已经斜挂在西边,摊主小贩都开始收拾东西,一刻也不想停留。
      街上一个疯人嘴里哼唧着:“太阳挂斜边,鬼怪偿命还,谁要跑的晚,黄泉路上见……”一个小贩狠狠踢了他一脚,咒道:“呸,你这疯子!盼不得人好!你自己上路吧!”说着还担心地望了望天。
      疯人并未在意,拍拍屁股又哼起来,看着着急回家的人,发出一阵笑声。
      “子厌!”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何飏循声望去,两个少年站在不远处,其中一个还挥着手。
      “快-点!该走了!”
      何飏轻轻笑了下,将剑收起,对两人挥挥手表示来了,之后快步走去。
      “时间好快啊,离当年,已经五年了…萧叔他…”说话的是秋仲伊,他轻轻摸了下下巴。
      何飏不耐烦地摆摆手:“不愉快的不必多说,你们也快点回去,明天早上谁晚了……”
      许曙有些不自在地咽了口唾沫:“子厌,你要干嘛?”
      何飏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我就把他扒皮吃肉!”
      许曙:“……”为什么自己嘴这么欠?他默默抬手准备给自己一巴掌。
      秋仲伊一把抓住他的手:“我们先走了,你也早休息。”然后拽着人逃似的走了。
      何飏送走两人,又走了一段路,到了自己所谓的家门口。他愣了愣,打开了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房子里安静的可怕。
      何飏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关上前门,将佩剑挂在墙上,轻轻脱去外衣,看了下天色不是很晚,便顺手拿了本书上了床。
      他看着看着,书中的字似乎全都动了起来,它们围着圈转起来,看着何飏眼花缭乱,他不信地揉揉眼睛,可是那诡异的符号还是在跃动,何飏想扔掉那本书,可是书紧紧粘在他手上。
      何飏看的眼睛发黑,感觉血管在疯狂跳动,等他视觉恢复,四周场景已经变了,依旧是自家院子,但天很亮,他自己变得很小,面前还倒着一个人。他也是在一瞬间认出了这里--这是五年前。
      五年前,山贼下山,扫荡了这个村子,萧叔,也就是萧许在五年前被山贼杀了。而此时的何飏面前正是已被杀害的萧许。
      何飏看着萧许,一股心酸涌上,眼泪也瞬间涌上眼眶。“萧叔……萧叔?”他小心地叫着萧许,想伸手扶起萧许,却只摸到一把温热的血。时隔五年,何飏还是崩溃万分,毕竟他没有父母,萧许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这时,一群哭哭啼啼的女人冲进院子,她们抱起小小的何飏,说着一些安慰人的话,何飏却一脸茫然,因为本该去世的萧许又爬了起来,而其他人像没看见一样,该哭哭,该叫叫。
      何飏盯着面前的人,嘴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萧许也就带着一丝微笑看着他,和以前一样,只是嘴上沾了点血。
      何飏沉默了一会,冲着萧许说:“萧叔……您这是,诈尸了?”
      萧许:“……”这小兔崽子!
      萧许张了张嘴,伸出沾着血的手摸了摸何飏的脸,用沙哑的嗓子轻轻地说:“你为什么……还在这里?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什么?”何飏皱了皱眉,刚想问个清楚眼前又是一黑。
      他睁眼一看,自己还在床上,那本书早掉到床下,而天已经微微泛白,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了,树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雪。原来只是做了个梦,但何飏已经睡不着了。
      睡不着,那就不睡了。
      何飏干脆爬起床,束好发,穿好衣服,准备去叫许曙和秋仲伊。
      因为秋仲伊的父母在巴蜀,所以秋仲伊一直住在许曙家里。而两人父母本是朋友,五年前许曙父母也被杀害了。
      这时两个倒霉孩子还没意识到什么,直到被一阵咚咚声吵醒。
      许曙一咕噜爬起来,顺带揪起了秋仲伊:“不好了雅珋!打仗了!你听哪打炮呢!”雅珋是秋仲伊的字,而雅珋兄此时一脸懵逼,有心给这家伙一巴掌。
      “那个,俞嚟,”秋仲伊忍着打人的冲动说,“你可能会被扒皮。”
      许曙:!!!
      “还不起?”
      “起起起!”
      不一会三个人就站在门口了。然后出现了一阵令人尴尬的安静。
      许曙:救命他在看我,我怎么说啊!
      秋仲伊:你看我干嘛,关我什么事啊!
      何飏:这两个人在干嘛,眉目传情?
      最后是何飏打破尴尬:“干什么呢,走了走了,天还下雪,早去早回。”
      许曙正求之不得,赶紧走在第一位,头都不想回一下。
      三个人就沉默着走了很久。终于,三人走到了一片寂静的,无人打扰的草地。
      草地上零零散散卧着很多“小土包”。许曙和何飏慢慢走了过去,秋仲伊依然站在路边。
      “萧叔,我不知道您为什么给我托梦……”何飏轻声道,“您一定……”他已经红了眼眶,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
      另一边的许曙已经抽动着肩膀,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嘴里似乎还在念叨什么。
      雪花轻轻落下,讲述着一个悲凉的世界。落下的也不仅仅是晶花,是少年无处安放的思念。
      曾经,萧许牵着何飏的手,笑着对他说:“要不要尝尝这个?”却收获一个摇的像拨浪鼓的小脑袋。萧许握着何飏的手一笔一笔地画符,看着何飏画了几个后说:“画的不错,可我觉得你不适合这个。”然后何飏就自闭了,直到后来何飏发现自己对植物很敏感,甚至可以轻松操控时才明白萧许的“不适合”是什么意思。萧许说:“子厌,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各人擅长各人的东西。你适合自然,自然会接纳你的,而有人会画符,有人会御剑,有人会阵法…我不会要求你什么都会,你擅长什么,就去做什么吧。”何飏当时听的一脸懵,萧许只是笑着摸摸他的头……当何飏问起自己哪来的时,萧许总是说自己不知道,何飏只是自己捡来的,当何飏说要叫他“父亲”时萧许一脸“受不起”并只允许何飏叫他萧叔。
      到山贼一刀捅入萧许胸口时,萧许还对被他施了咒动弹不得并且藏在角落的何飏淡淡笑了笑,似乎说了句:“你活下来了。”
      何飏知道,萧许一直把自己当亲儿子对待,他也没有把萧许当叔叔。何飏也问过为什么萧许不娶妻生子,当时萧许明显有些尴尬,最终说:“我还要照顾你。”
      何飏和许曙秋仲伊从小认识,三人经常在一起打闹,尤其是秋仲伊父母回来时,屋顶都能给三人掀翻。萧许也很喜欢这两个小朋友,还经常让何飏带他们来家里玩。但之后,许曙的父母也去世了,而许曙和秋仲伊因为上街买菜逃过一劫。
      那天回来看到这幅画面许曙差点眼一翻脚一蹬走人了,秋仲伊倒比许曙冷静,表示先去看看何飏家里怎么样,有没有…活人。两人颤颤巍巍走到何飏家门口,刚进去就看到萧许,有差点给两人吓背过去。两人又不敢大声说话,用发颤的声音“子厌”“子厌”的叫。最后在角落里发现动弹不得的何飏,许曙废好大功夫才解开萧许的咒,主要原因还是手因为害怕而不停发抖。解开咒后,何飏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自己面部表情都快失控了。
      “子…子厌。”许曙几乎要哭出声来。
      秋仲伊刚刚扶起因为身体僵硬而摔倒的何飏。何飏红着眼睛,不知道是哭的还是气的。
      “叫什么,雍州四面围山,山贼肯定多!”何飏没好气地说,“我,要么铲平这山,要么杀了这人!”他情绪已经跌入低谷了。
      “子厌,冷静!”秋仲伊皱了皱眉,轻轻晃了下他,想让他静下来。
      秋仲伊本来就是波澜不惊的人,也总给人一种冷静的感觉,他一说话,何飏也神奇的安静下来。他用发红的眼睛瞪了瞪秋仲伊,秋仲伊用平静的目光对峙,何飏很快败下阵来,索性不看秋仲伊了。他伸手触摸了一下墙根底下的小草,草像有意识了一样用叶子安慰似的碰了碰他的手……”
      从回忆中醒来,何飏自嘲地笑了笑,他们已经十六了,没必要一直活在过去……吧。
      这时站在路边的秋仲伊忽然一警觉,他感觉到了异样,这不是人人常说的什么“杀气”,而是一种很冷,很诡异的感觉,像是有人在远处窥视你的感觉,并且窥视者不怀好意!秋仲伊有心叫起沉浸在悲伤的二人赶紧走,但冷气忽然从背后升起。
      来不及叫了,秋仲伊顺势拔剑转身劈去。但他身后只有一团黑雾,一劈就散了。
      “雅珋!你在干嘛!”许曙刚转头就看到这个画面,当即喊住他,喊完他也自觉不对。
      “那有东西!”秋仲伊解释,也就转头看了一眼二人,“你们没……”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黑雾从许曙和何飏身上升起,二人也在黑雾中变形,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怪物!
      “看…到…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