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天意难违,齐如兰腹中的胎儿终归没能保住。这个承载了满怀希冀却连出生都未能的婴孩带去了她所有生的希望,独得帝王恩宠的贵妃娘娘病逝于一个风雨殷勤的夜里,那晚雨幕连天落下滂沱声响,却依旧掩不住帝王永失所爱的恸哭。
      齐璟一连辍朝十日,命举宫上下皆服缌麻,九尺宫墙内灵幡高举,整座四方城都被笼在一片缟素之中。帝王逾倨且失当的诏令在初时惹得阖宫上下议论纷纷,却在皇后因着“不恭不顺”被禁足后而销声匿迹,那一日停放贵妃灵柩的殿前,谢皇后转身而去的素白身影在众人眼中拖成一道长长的瘀痕,一时间九重宫阙之中人人自危。
      前朝臣工似是一夜之间转了性子,任由帝王肆意宣泄着悲痛与哀伤而三缄其口。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于事无补的困兽之斗,直到十日后齐璟临朝宣旨要将齐如兰葬入帝王陵寝。
      君臣间的交锋再一次拉开帷幕,可这次帝王眉宇间日复一日的阴沉阐明了他的一意孤行,祖宗规训、圣人教诲拦得住一位贤明勤政的君王,却拦不住一个失却挚爱的男人,而这一次满朝文武终于成为了妥协的那方。
      贵妃灵柩葬入陵寝后的几日,齐璟下旨除了朝阳殿的禁令,可是皇后依旧深居简出,便是连御花苑都鲜少踏足。宫人们对此只道纵使明了君王一腔深情他付,可无端被罚总归难免要心生怨气的。琢明每每听及于,耳边总是回响着那日那句“本宫实则不在意的”,他隐隐觉得皇后心意究竟如何或许尚有待商榷,。
      再见已是一月后,齐璟召琢明入宫,二人于观文阁焚香讲经,却不想刚开了个头就有內侍神色匆匆而来,道是左相入宫面圣,此刻正在宣政殿候着。
      齐璟只得暂且先去,临行前随手自架上抽了两本经书放在他面前,只道待自己归来再行讲论经义。琢明在阁中候了小半个时辰也未见他归来,心中明了今日这经怕是讲不成了,便熄了香准备出宫去。
      行至玲珑阁处,远远便望见有九凤曲柄黄盖开于浓翠浅碧之上,他迟疑了一瞬却还是走了过去。
      “琢明见过皇后娘娘。”
      谢琳琅徐徐转身,裙角上金线所绣的宝相花泛起粼粼之光,她的声音一如往昔的清浅,像是晕开在山水间的一点墨痕。
      “仙长。”
      琢明抬头看去,这才发现她整个人都消瘦许多,那件鸦青色的大袖翟衣将她衬得如一枝羸弱至极的芍药花,好似一瞬的风都可以摧折她。
      她垂眸往琢明落去一瞥,难得莞尔一笑。“仙长今日入宫可是与陛下讲经的?”
      她言语间坦荡无有外物,琢明的神色却有几分局促,他默了会儿,方道:“娘娘慧眼如炬,今日确是陛下邀我入宫讲经,只是方才急事陛下先去了,这经并未讲成。”
      “仙长谬赞,本宫并无慧眼,不过是闻着仙长身上的檀香浓了些,随口一猜罢了。”
      她的声音轻柔盈满了笑,琢明听了,只觉眼前的山水都跟着活了起来。心间一物悄悄地嘭了一下,接着有嫩芽破土而出。他说话时下意识地回避着谢皇后的眼神,“人间夏至,万象更新,琢明以为皇后若能多见鲜活美景,想必定能开怀畅意。”
      他的眉峰似小川,鼻尖有微光闪闪,谢琳琅忍着笑,问道:“不知仙长以为宫中何处景色为妙?”
      他当是乱了这才没听出她话里的揶揄来,反倒垂下头认真地盘算起来,清晏楼、缕月阁、方壶胜境还是蓬岛瑶台?他在心中一个一个的数过,思量半天却定不出个满意的回答,满腔心绪中断在一声轻笑中。
      澄澈双眸中泛起旖旎水波,像是蒙蒙雨雾中的那轮月,踩着流风落到了面前来。玉白颊侧重新染上了潋滟颜色,他看进谢皇后的眼中,听她道了句:“仙长,本宫知晓了。”
      有些心意勿需言明,也不能言明,也许从生出那天起便注定无法沐于天光之下,所能得的不过是凭借着一线罅隙苟延残喘。

      江东世家在一夜之间齐齐发难,齐璟对谢氏女的漠视冷待,更像是君权对士族的试探打压,而这累世清贵之家不过是稍有动作,便已令帝王处处掣肘,隐隐似是已能窥出那欲来的飘摇风雨。
      琢明来寻齐璟时天仍大亮,庭前榴花似火欲燃,蜻蜓蛱蝶绕飞其中。他一踏进门,便瞧出了些许怪异,殿门紧闭,宫人皆垂首顺耳立在廊下。
      见着他来,有內侍迎上前压低了声音道:“仙长来得不巧,皇后娘娘此刻正在里头。”
      他说着回头看过一眼,脸上表情几分促狭暧昧,琢明的心一跳,似是隐隐明白了什么。一只粉蝶翩翩而来,在他眼前招摇一圈,却转而飞远。他追着它往殿门处看过,双目涩极,转动间几乎要生出火来。
      他明白这并无不对,情之所至,敦夫妇之伦,合乎天理人情。
      可是本应离去的脚步依旧无法坚定地迈出,他似乎是被无形的藤缠缚在了原地,有雀鸟自屋脊飞至檐角,挥翅间有阴影自他面上翩跹而过。
      房内传来一声重器倒地的闷响,隐隐似是有布帛撕裂的声音,內侍转头向殿内看去一眼,明明紧闭的门扉阻挡了窥探的视线,他却依旧笃定地叹道:“皇后娘娘只怕要受些苦楚。”
      这一句像是古钟长鸣的一声,将琢明自茫然无措中惊醒,时到今时今日他方才真正觉出那个自小唤他“阿兄”,待他亲厚无间的齐璟乃是手掌杀伐的一朝君王。而当年那个他沐着蒙脉细雨一路迎入宫城的是君王的妻子,这国朝的皇后。
      他踉跄着向后退开半步,转身疾步而去,迎面扑涌而来的是熏暖热意,有雨滴自云中坠下落在额上,那一点冰凉沁入皮肉血脉让他觉出透骨的冷。
      那晚夜雨无情,吹打蕉叶,琢明双手结印趺坐榻上,听阶前风雨声声,点点滴滴直到天明。至雄鸡唱晓,东方既白,博山炉中香灭成灰,有霞光透过窗扉照入室内,方徐徐起身。
      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所以不能者,为心未澄,欲未遣也。
      无量天尊,或许我自伊始便无有慧根。

      朝霞炽烈照亮宫室楼阁,重檐万瓦之上映开万丈辉煌,朝阳殿院中有一株木棉,树形高大茂盛,此时花期已过,铿锵花朵尽数落去,此时惟余粗壮树干和苍翠枝叶,在满苑的姹紫嫣红中瞧上去很是突兀。
      酸苦的药汁在舌尖蔓延开来,入喉带着一股难言的辛辣,谢琳琅不由得皱了眉头。一旁的侍女适时的奉上蜜饯,她摇了摇头,只端起桌上的清茶缓缓呷了一口。
      大概是为了平衡与世家的关系,亦为了堵住前朝臣工的悠悠众口,如今齐璟偶尔也会在朝阳殿中留宿,只可惜两人明明应是世间最为亲密的关系,却能在斗室之内泾渭分明,大多时候都不不过是无言到天明。
      今日齐璟卯时上朝后,谢琳琅便不再成眠,端坐于窗前望着院中那株木棉花,她总觉得那树莫名地像自己,明明与这四方城格格不入,却硬生长在此处。早在未入宫前,她便已知晓天子心有所属,却因为前朝的反对,只能让心上人无名无分地幽居于深宫一隅。
      她那时在想天子专情如斯,那姑娘便是无名无分,得如此郎君又有何求?只是当时想的太过简单与理所当然,以至于这如意郎君兜兜转转落到自己面前时,竟只觉得荒唐可笑。
      世家大族的女子于婚事上向来由不得己,可面对明知天子心意却依旧欢欣不已的族人,她油然生出一股悲戚。她知晓自己入宫不过是君臣拉锯之后妥协的结果,天子需要予自己心上人光明正大身份,满朝臣工需要合乎他们心意出身高贵的皇后,天家需要世家支持稳固江山社稷,而谢家正等着往累世清名上再添一抹锦绣。
      她是知道的,一开始便知道,他们需要的是一位皇后,一位史书工笔里万载称颂的皇后。
      临行前夜,母亲来到谢琳琅房中,轻轻地抚着她的发顶软语道:“我儿勿需多念,有江东士族为依仗,你只管于凤位之上高枕无忧。”
      谢琳琅伏在母亲膝上默然无语,众人好似都陷入了光芒万丈的魔障中,他们只看到了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上荣光,却忘了要撑起这光芒万丈的背后应是何等的如履薄冰。
      他们要她统御六宫,泽被黎庶;他们要她流芳百世,做天下女子的表率;他们恨不得将她塑进菩萨的金身里,慈眉笑目,无欲无求,只依仗着世人的敬仰活着才好。
      她在这里的时间越长,便与那壳子长得越深,手麻脚木浑然失去自我。这九重宫阙恍若会吸人精气一般,将她所有的一切都熬成了一片灰白。
      有宫人自殿外来,立在重帘之外,低声一句:“娘娘,琢明仙长求见。”
      谢琳琅怔了一下,“请仙长进殿。”
      一会儿,重帘之后出现一道颀长身影,缕缕金光映在他青色的道袍之上,晨光之中有尘雾忽隐忽灭。他在蒙蒙烟岚之中拱手行礼,“琢明见过皇后娘娘。”
      谢琳琅看向他,“仙长可是有事?”
      “京中有一客商自江东来,在蓥华街开了间果子铺引得京中百姓趋之若鹜。琢明有幸得了些,想着或许会和娘娘口味。”
      重帘摇曳,他的身影在那之后影影绰绰,有宫人捧着点心匣子快步走了进来,放在桌上。谢琳琅抬手轻轻掀开匣盖,一腔打趣的话刚想开口,却又梗住了。
      匣中,有一方纸笺,上头的字迹苍劲有力隐隐透出几分谪仙的脱俗。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劳尘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药汁的辛辣似乎又升腾起来,在喉间弥漫开,是一阵火辣辣的痛痒。谢琳琅滚了滚喉咙,问:“我竟不知仙长亦长于佛家经典。”
      琢明的手指在袖中默默环绕,他抬头去看,水晶珠帘后,谢皇后的身影像是朦朦胧胧如一场水月镜花。“是佛是道,皆为修心。”
      这世间宽慰人心的法子千千万万,他能做的最为无计可施,天真的妄想用只言片语,隐晦地道出劳尘暂锁明珠,却总有烟云散尽的一天,终会有人看过眼前障目烟岚,看见那其后的真的你。
      他一直相信,那个如丝雨幕落在宫门前的女子,她的身上,有光。
      初夏的熏风吹入殿中,拂过谢琳琅鬓间的金丝凤钗,长长流苏轻轻碰上颊边。她的眼睛泛起雾气充盈成一抹潮红挂在眼尾,垂缦水袖缓缓落下,袖中的手却紧紧握在一起。
      静悄悄,未曾有言。
      许久,帘内传来轻轻一声,清风般擦过耳际,恍若入睡前的一声嘤咛。
      “仙长,本宫知晓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