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5、085 ...

  •   狼封的这一天,从腰酸背痛开始。
      早上十时,一阵鸭叫声将狼封从睡梦中唤醒。他一如既往地试图蠕动身体扭过去关闹钟,怎料他的四肢才刚准备伸展,酸痛的感觉便从四周开始往另一个四周蔓延。大脑侦测到异常,连忙让狼封僵在当下,就这么保持着一个怪异的半伸展姿势。
      张厌对此毫不知情,还满足地在梦中吧唧嘴。因为察觉到枕边的动静,他翻过身来抱住了狼封。
      这下可好了,张厌的拥抱为狼封好不容易刹住的酸痛提供了动能,被驱动的酸痛乘“抱”出击,把他浑身上下的肌肉和筋骨都攻击了一遍。
      “嗷呜呜!”可怜的狼封还是没承受不住,发出了一声悲鸣,然后没有了动静。
      听到鸣叫声,张厌终于从梦中醒来,只是仍然困得张不开眼睛。“……狼封?”他疑惑地呼唤着,在狼封的后颈处捏了捏,然后抱紧了怀中人。
      艹。
      狼封眼睛一翻,差点儿就要晕过去。不知道是被疼晕的,还是气晕的。
      长痛不如短痛,狼封牙根一咬,抬脚就把张厌蹬了下床:“我去你的哦——”他骂到一半,狼嚎又想冲口而出,他只能用力抿紧嘴巴一抿制止。
      虽说一动就痛,可也一痛就本能地想动。狼封已经痛得控制不了自己,闭嘴后便像陆地上的鱼儿那样弹跳着。
      张厌这会儿才迷迷糊糊地爬起,盘膝坐在地上看着弹跳的鱼封。他呆呆地眨了眨眼睛,顿时清醒了过来,连忙——
      后退了一步。
      “……你是中邪了?”他小心翼翼地问。
      “我去你的!我要是中邪了,那也是你招的嗷——”狼封想把床上的枕头甩到张厌身上泄忿,怎料又牵扯到筋骨。他猛地暂停动作,把甩到一半的枕头抓在了手里。
      但是,他人停了,枕头没有。它乘着惯性继续往外飞,把脆弱不堪的狼封拖到床边,整个上半身都离开了床的范围。
      因为浑身没劲,没法儿绷紧腰背,于是他的上身便被地心引力吸到地上去了。“我的……背。”狼封抽泣着说,听着有点真。
      “啊。”这时,张厌可算把狼封的比喻破释成功了:可怜的狼封昨天晚上可是被自己这邪恶的魔头折腾了大半夜啊。
      反应过来后,张厌连忙端正了自己的态度,顶着客服脸问:“客官您有需要推拿服务吗?”
      狼封仰起头,狠瞪了他一眼,把刚没甩出的枕头砸在张厌脸上,警告说:“少嘚瑟!老子早晚干回来。”
      “行。”张厌毫无负担地应了下来。
      狼封在张厌生日这天没有安排什么活动,应该说他本来想着要安排的,但被劝阻了。
      用资深司机当时的原话:“你能活就很好了,别想着动。”
      事实证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国师大人说的话是有道理的。幸好狼封一件都没安排,不然可就白费心思了。
      看,他们现在一件都用不上。
      在张厌的搀扶下,狼封勉强完成了盥洗。从卫生间出来后,张厌想着先把狼封放到桌边,自己再去做早饭,谁知道才刚把狼封放下,他就哀号一声,手脚并用地缠上张厌,把屁股从椅子上挪开。
      “是想谋杀亲夫吧你!”狼封都快被气哭了。
      “啊。”张厌马上意会,抱着狼封回到床边,拿了个枕头又回来了,“这样可以了吧?”他把枕头放到椅子上当坐垫。
      狼封感受了一下,只能说是一言难尽,但起码比刚才好多了。“一会儿吃完我要回去躺着。”他悲催道。
      “行。”张厌轻声说着,低头轻吻在狼封的眉心,“狼封哥哥辛苦了。”
      唔……怎么说呢?要是每次这样难受完都能换来张厌的一次主动,他还挺愿意的。
      为了能让狼封能一吃完早餐就去躺床,张厌刚把狼封的早饭做好就去换床单被套了,等把狼封抱回床上才去吃他的早饭。
      接下来的时间,狼封享受着皇帝级的待遇,想要什么只要开口说一句便有专人送上,吃喝拉撒都有人侍候,不知道的还以为今日寿星是狼封呢。
      不过本日寿星表示“寿星要负责侍候人”是他们家的“传统”,外加他是狼封的男朋友,照顾他是非常应该的,他也相信当自己不舒服的时候,狼封愿意毫无怨言地照料他。
      夫夫本该如此,不是吗?
      不争气的狼封在休息了一整天后,第二天早上还是处于一个不能动弹的状态。他向吴清打了个报告,让她帮自己请病假,原因是晚上睡觉时被张厌抢了被子,着凉了,一直在拉肚子。
      “我一直跑厕所不要紧,可是我拉到屁股疼,坐不住啊!”狼封情真意切地说着,毕竟这里有半句是实话,“要是让我的同学看到我一边上课一边扭屁股,那我还要不要脸了妈——”
      “行了行了行了,你别喊了真是。”吴清头痛地说,“你自己一个行不行啊?要不我让狼月去接你回来?”
      “我……行!你让哥下班了再来接我吧,别瞎折腾。”狼封本想说“不行”,但他看了看旁边那个同样没去上学的人,顿时又行了。
      “好吧,那有事打给我啊。”吴清不放心地说。
      “好的!”狼封给了个肯定的回答。
      电话挂断后,狼封将看起来比自己更可怜兮兮的张厌拽过来抱在怀中。张厌委屈地噘着唇,用指头捏着狼封的衣角,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那样,难受地想寻求安慰,却又不敢做出太大的动静,免得触动大人的神经。
      “狼封哥哥对不起。”他小声道。
      啊,这谁受得了。
      “你傻呀?我就是一下子运动量太大了,歇会儿就好。”狼封用力抱紧了他,“再说,那个……感觉是挺不错的。”他含糊地说。
      这个感觉是什么时候的感觉,张厌还真是毫无头绪呢。他往狼封怀里缩去,想藏住他的害羞,但明显是藏不住的。
      狼封笑着往他的红耳朵弹了一下,但为了男朋友的颜面,他并没有明言。“在这节骨眼上,你没有旷课吧?”他询问。
      为了应对四中的威胁,一中对内实施“全天候门禁式管理”,三中也推行了“违规学生强制留校学习计划”,类似于张厌所在的学习小组,但对象是违规的学生,性质是强制性加高强度,也没有“回家休息”这一个选项,只有“回宿舍接着学”。
      虽然张厌本就在学习了,现在也不能跟狼封天天相处,留不留校差别不大,但要是住进宿舍的话,他俩晚上就不方便视频了。
      “我请了假假。”张厌回答。
      闻之,狼封愣了一秒随即大笑起来,“你、你请假就请假,叠什么字字呀?”他笑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有病。”张厌极度厌恶地看着狼封,“谁叠字了,我说的是‘假的病假’啊艹。”他澄清说。
      这个解释很合理,但狼封没打算信:“小厌厌请假假了哈哈哈哈!”他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随他吧。
      张厌宠溺地苦笑一声。
      九月底,四中的规模式袭击终于完全失去了踪影,这绝对有赖于警方的帮助。他们连月来赶的赶、抓的抓,该罚的也罚一罚,偶尔的漏网之鱼也是校方单独能解决的程度。
      换成另一个说法便是:一直都存在着的恶劣事件。
      跟前阵子相比,这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情况终于回归日常,但单把这件事情拿出来看,这是一场正在上映的悲剧。
      恐怕学校还是要再努力一些。
      外部威胁的消失,不管对谁而言都是一件好消息。在评估风险后,一中决定在十一连假时终止全天候门禁式管理。
      于是,连假一开始,一中的人就像从来没离开过学校一样,一窝蜂地冲出校门,涌进了外面的世界。
      当然这并非是那些真的完全没离开过学校的学生才会有的举止,狼封这前不久才出去过的,也在校门开放的那一刻冲了出去。
      宿舍里其余三个在全天候门禁式管理下真的没出过门的人一致捂起了眼睛,表示没眼看……不对,他们压根就不认识这货!
      这放假第一天的中午,宿舍三人组吃的是送上门来的外卖。不过,垃圾没有上门收件服务,只能自己出门扔去。
      因为太久没有离开过了,懒癌末期的郑庆华今天倒是兴致勃勃的,主动揽下了这项任务,吃完就换衣服去了。
      “嘭——”
      “这里有人吗?”
      宿舍的门突然被打开,郑庆华的裤子才刚套进脚,还没来得及穿上,正朝着门口撅屁股呢。被这巨响和大嗓门一吓,他猛地提上裤子。
      “谁他妈、啊。”因为这动作真的太猛了,他没有留意要提到多高,于是就卡档了。为了面子,他强忍着痛苦把裤链拉上,才慢慢蹲到地上去。
      剧痛让他反而出不了声,他在闭嘴时含进了一大团空气,把脸撑着鼓鼓的,好像很有福气,但看到他青白的脸就知道他大概没命享福了。
      注意到地上这可怜虫,李墨懊恼地一拍脑袋:“完了,又废一个。”
      这个“又”字用得很是巧妙,江流台看了看地上的患者,又看了看门口的人,“你到底还残害了多少人啊校医先生?”他问。
      “什么残害?是他们自己不小心的!”这话李墨可不乐意听了,掰着指头就开始数,“又顺拐,又平地摔,又滚下床,又——”
      “你肯定是都没敲门就冲进去吧?没全员吓死你都该偷笑了好吗?你们校医室是有KPI吗?”江流台没等他说完就来了个夺命连环问。
      “你们一个两个来校医室的时候不都这样!”李墨恼羞回应,“你们吓我就行,我吓吓你们就不行……”他委屈嘟囔着走了进来,替他今天误伤的第十个同学查看伤势。
      郑庆华的十十们并没什么大碍,但一时半刻起不来也是事实。李墨气馁地叹了口气,蹲到角落自闭了。
      见状,岑国师也蹲了过去。“李校医,你是需要人手吗?我刚听你问有没有人。”他主动提起李墨的目的。
      “啊啊,差点儿忘了正事。”李墨连忙弹了起来,“我这里缺人搬东西呢。”
      话说学校订了批教材,今天送货,但因为十一的原故,一中外面那条马路被堵到前一个路口都不能通车,送货的车子没办法进来。
      这批教材不急着用,急也急不了这一时半刻,一中原本是打算加钱让司机大哥磨进来的。
      只是,这路这么堵,恐怕挤进来就挤不出去了。司机大哥除了这一单还有下一单要送,而对方真的急要,要是迟到了他会被扣钱,就不愿意开过来。
      大家都是打工人,李墨自然明白对方的难处。想着学校今天有身体力壮的老师值班,没那么壮的值班老师也可以借货车司机的手推车,加上学生现在都能自由出入了,大家都来帮忙的话,从路口把教材搬回来应该不难,便让司机大哥在路口等他们了。
      但没想到李墨还是天真了。他已经跑了满宿舍楼,加上江流台他们活人二十个不到,现在还被自己搞废了十个。
      “你们也来帮忙吧?义工服务能抵一次违规。”李墨说,“虽然你可能用不着。”他笑着向岑国师补充了一句。
      “万一用得着,我可得感谢你这次的盛情邀请。”岑国师打趣说,“我……换套衣服吧。”
      “啊?你要去啊?”江流台看起来不是很愿意,“我懒,留下来照顾警花行不行?”
      “唉,那好吧……”李墨失落地噘了噘唇,然后顶着亮晶晶的大眼看着岑国师,“宝,你还是会去的吧?”
      岑国师打了个大冷颤:“你把我呕心吐了就不去。”
      “唔!”李墨果断把嘴巴拉上。
      十月的午后阳光依旧很毒,李墨跟岑国师都是属于体虚的人,在炎阳下没走几步已经气喘吁吁了。
      这时,两个已经回去一趟、推着手推车过来打算再拉一箱的女教师刚好路过,看着两位男士没忍住笑了出声,“这个还是留给你吧李校医。”其中一位取笑着,把手推车让给了李墨,拉着另一个老师超越了他们。
      “……哎呀,这你能忍?她瞧不起咱们!”李墨的气势一下子就上来了,“咻”的站直身打算追上。
      “不能,但我的身体也不能。”岑国师趁着这功夫,坐到手推车上休息了。
      李墨抿着嘴看了他一眼,“岑同学你别太过分了,起开。”他冷淡地说。
      岑国师抬头看了他一眼,往旁边让让,腾出了一个屁股的位置。
      “嘿嘿,这才对嘛!”李墨笑着,也坐下来休息了。
      然后没过多久,摸鱼的两人就看到刚才把手推车留下的两位老师,一人捧着一大箱教材,笑着从他们面前经过了。
      “……”
      两个摸鱼的废材对看了一眼,羞愧地推着手推车继续他们的第一趟运货之旅。
      十来个师生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终于把所有教材都运完。作为唯一一队使用了手推车的组合,李墨跟岑国师在运完最后一箱教材后,又屁颠屁颠地去归还车子。
      回程时,平时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李墨已经失去所有力气,他不客气地趴在岑国师背上,决定先不当校医,专心当一个背部挂件。
      “哥啊,你放过我吧?”岑国师有气无力地喊着,却还是扛着李墨,没把他甩开,“把我压残了,一会儿你得背我上楼……”
      他的声音突然弱了下去,拍了拍李墨的手臂示意。
      “嗯?”李墨不明所以,只是默默地把手松开,走回他旁边正正常常地走着,“怎么了?”他小声地问。
      “四中。”岑国师说完这两个字便没有再开口了。他微微低头,垂眸看着前方半米处的地面,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得很低。
      这也是李墨擅长的事。知道危机正在靠近,他也收回了存在感,像过去许多次那样,想让路过的人忽略他。
      然而,他们没算到四中的人一早就注意到他们了,就在他们还在卸货的时候。
      哪怕他俩的存在感能降到无限接近零,在一众人群中推着手推车还是很亮眼。现在四中的人一直在注意着他俩,是不会盯着盯着就忽略他们的,存在感再低也没用。
      当前方半米处出现了几双陌生的鞋子,他们就知道完蛋了。两人同时警惕地往后一步,远离了马路以及垃圾桶。
      “一中的?”四中的人问。
      嗯……看来不止是完蛋了,而且还死定了呢!
      两个一中的人在慌忙中交换了一个眼神,但只换了个寂寞,因为他们都在问“该怎么办”。
      “那就是了。”带头的人肯定地说着,上前一步凑近了他们,“带句话狼封,‘这局面都是因为他窝囊’。”说着,那人一个上勾拳,打向岑国师的腹部。
      ……这都是啥啊?
      被击中的那一刻,岑国师眼前就像受了重击的显示屏,突然闪起了雪花,景象还往上跑了。
      当然这可能是他跪地上去的原故。
      此时,他的脑袋里闪过了两个想法:还好校医就在旁边,真怎么了也不至于没人急救;在旁边的怎么是李墨啊,他抬得动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歇斯式的错字就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例:“本来”一>“不能”。
    咳,我要来搞事情了。
    ——补一件没用的资讯:
    警花的是十十,是上下倒过来看的;
    流台兄是儿,“亠”是顶、“厶”和下面一竖是身、“流”下面的撇和捺就是……嘿;
    岑国师是山,同警花,但备注一下留白才是。
    狼封是土土,这需要重新组合,寸是身。
    张厌的话……
    他:我不用代称。
    P.S.引号中间的字要是显示不出来跟我说,我看是可以的。
    P.S.S.希望你们看不懂w。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