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嫖狼人的第八步 ...

  •   又是一个周五。今天的葛瑞斯和詹姆都异常的兴奋,就连莉莉也被感染地抛下了烦心事,一起期待着下午的飞行课。
      “如果不是学校不让一年级新生带扫帚,你们俩就可以带着彗星来了!彗星诶!”詹姆切着面包沮丧地说,“那不比学校那些可以放在博物馆里陈列的老东西们飞的好?”
      西里斯用形状优美的手撑着下巴笑起来,这又引来了一阵骚动。“等到二年级你们就可以报名选拔院队了。”
      “你们?”詹姆扭头看他,“你不去吗?”
      “我为什么要去?”他伸了个懒腰,抻了抻脖子。“我又不喜欢魁地奇。”
      “但是你飞的那么好!”詹姆蹭地站起来,“而且你小时候还陪葛瑞斯飞呢!你不能陪陪我吗!”他凑过去,靠近西里斯的俊脸。
      西里斯一手撑住詹姆的额头,把他推远了些:“别那么肉麻……以前那是因为没什么可玩的。况且葛瑞斯是个女孩,出汗了也香喷喷的。哦,说到这里。我得提醒你,你进了院队之后得天天洗澡——不然别想进寝室,要么我在你臭气熏天的时候把你绑到女生宿舍门口也可以。”
      詹姆哀嚎了两声,被葛瑞斯瞪了一眼之后就闭了嘴,安静地吃自己的培根面包去了。
      
      可能是梅林知道自己的小巫师们今天要上飞行课,罕见的把天气调整成了一个晴天。金色阳光照在球场上,不时地有微风吹过来,正是一个适合飞翔的好时候。
      葛瑞斯扛着扫帚,把金色长发绑成一束,露出光洁的额头。拉着莉莉走在前面。
      她疑惑地扫视了一遍聚集过来上课的一年级格兰芬多们,问同样站在那里的詹姆:“今天我怎么一直没看见莱姆斯?早饭也没来吃,飞行课也不上,他没事吧?”
      “他这两天好像不舒服,脸色不好,身体虚弱。我们早上给他带了两个面包,飞行课我们替他和麦格教授请了假。”詹姆有些艰难地回答葛瑞斯。
      “这样啊……好吧。”她有点担心,但是想来毕竟没有去医务室,应该只是有一点不舒服吧。
      “但是你又怎么了?”葛瑞斯看着表情狰狞的詹姆疑惑地问。
      “我,我今天有点难受……不能飞了。”詹姆好像有些羞惭,转过目光看着远处正在和一个学生说着什么的霍琦教授。
      西里斯抵着嘴窃笑了两声:“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在寝室里把我的药当糖豆吃了,胃里估计翻江倒海呢。”
      葛瑞斯一下着急起来,她担忧地看着詹姆,问他。
      “你……你没把西里斯的药吃完吧?!”
      詹姆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又黑了一个色号。
      葛瑞斯又转过去看西里斯,“你那还有吗?不够我这儿还有……”
      西里斯扶额,“你快别说了。”
      詹姆咬牙切齿:“喂!”
      
      呼哨声忽然响起来,霍琦夫人在召集大家了。詹姆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葛瑞斯,磨了磨牙,转身慢慢地捂着胃磨蹭过去。
      在扭了扭腰,活动活动因为睡觉而酸痛的肩颈之后,他们在霍琦夫人的指令下一个个地骑上扫帚飞了起来,在空中盘旋着,做一些对应的活动来练习。
      葛瑞斯在空气中上上下下地穿梭,早在七八岁的时候她就熟悉了如何自如地掌控飞天扫帚。虽然没有詹姆那么有精彩艳绝的天分,但身姿也可以算得上轻盈俊俏。
      她时不时从坐在那里看他们飞的詹姆头顶掠过,有时又短暂地停留,像一只展开双翅的金红色大鸟一样投下影子,把他笼罩在里面。
      詹姆看着无虑地笑着的葛瑞斯,兴奋的冲她挥了挥拳头,大喊着更高点,好像胃里的风浪一下子平息了。
      虽然来到了格兰芬多之后,失去了那么多她伴着一起长大的朋友、亲人的热情,甚至让从小一直宠爱她的格林格拉斯夫妇有些冷淡地疏远了。
      但能够庆幸的是,她还有那么多的朋友——一直陪伴她的西里斯。还有莉莉,詹姆,玛丽……和莱姆斯。
      葛瑞斯在天空中看着追逐嬉戏的同学们发着愣,渐渐偏离了球场中心。
      她没有注意到变得詹姆诧异害怕的脸色,他也不管胃疼了,一下掏出了魔杖,但是并没能快到把她解救下来。
      然后葛瑞斯失去了平衡,一头从十几米高的扫帚上栽下来,重重地摔在草地上,直接陷入了昏迷。擦破的额头和嘴角流着血,手腕以一个怪异的角度折在空中——应该是断了。
      罪魁祸首降落了下来,在葛瑞斯身后尖叫着,精致的长袍服服帖帖的穿在身上。她张开了五根涂了透明指甲油的手虚捂着嘴,一副害怕的样子。
      发现了不对劲冲过来的西里斯认出了她,这是曾经在他生日舞会上和雷尔跳过舞的凯瑟琳·帕金森。
      几乎是一瞬间,西里斯就清晰地意识到,这是和穆尔塞伯有关——因为帕金森和穆尔塞伯各自的祖母同时怀孕时,她们因为一个机缘巧合定下了婚约。只是各自生下来的都是儿子,而其他的子女们年纪又过于不合适,于是只能把婚约继承到下一辈。
      穆尔塞伯和帕金森有婚约——帕金森帮助自己板上钉钉的未婚夫是完全符合逻辑的。但问题是穆尔塞伯怎么敢直接针对瑞西呢?
      西里斯竭力压抑着冰冷的怒气,让詹姆赶紧去请庞弗雷女士。他自己面对着帕金森和赶过来站在她前面的穆尔塞伯,攥紧魔杖的手微微颤抖着。灰色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庞弗雷夫人很快就来了,她从同样一脸怒火但还是小心翼翼漂浮着葛瑞斯的霍琦夫人手里接过她,做了一个快速的检查。旁边围着急切的詹姆,西里斯和一直抽泣着停不下来的莉莉。
      “肋骨断了三根,左手腕断了……还有还有头上和身上的各处擦伤和淤血……为什么这么严重?”
      她很严肃的问:“请你告诉我,霍琦教授。她自己摔下来的吗?……什么?从扫帚上被撞下来了?!”
      旁边的帕金森抹着眼泪结结巴巴地低着头解释:“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她会飞到那里去。我,我也不会掌控扫帚,一下子就飞高了……”
      庞弗雷夫人没有理会帕金森的解释,带着葛瑞斯急匆匆的回了医疗翼,还让一个格兰芬多学生叫来了麦格教授和斯拉格霍恩教授。
      斯拉格霍恩几乎是一看见躺在病床上浑身伤痕的葛瑞斯就开始慌张的左顾右盼。
      那当然了,毕竟格林格拉斯家和帕金森家里的人都在魔法部占有一席之地啊。
      “怎么会这样呢……”斯拉格霍恩不安地看着麦格,“我相信帕金森小姐应当不是故意的,她没有理由伤害格林格拉斯小姐的啊。”
      “不管怎么样,”麦格带着些心疼地看着在昏迷中依旧皱着眉的葛瑞斯,“格林格拉斯是我的学院的学生。她受伤了,而原因在于斯莱特林。我必须得扣除斯莱特林一百分,并且罚帕金森小姐关一个月的禁闭。”
      斯拉格霍恩抹了把汗,看了一眼麦格冷冰冰的表情,只得点头同意了。
      
      莱姆斯正在寝室里辗转反侧,忍受着变形快要来临之前身体的高热和不适。汗珠从额头上一颗一颗滑下来,滴在床单上,留下一个个深红色的凹印。
      他的嘴唇已经干的爆皮,却还在不断流汗丧失水分。在半梦半醒之间,他看见了爸爸妈妈,邓布利多教授都聚集在旁边,还有彼得……
      彼得拿着一团湿毛巾盖他的额头:“莱米,你发烧了……”又给他喂了些水。
      他看着詹姆:“葛瑞斯怎么样了?”
      詹姆一脸惴惴不安:“庞弗雷女士不让我们继续待在那里……但是过去的时候很不好。”
      阴险无耻的穆尔塞伯……詹姆暗下决心,虽然没有切实的证据,不能让教授惩罚他。但是可以靠自己来给葛瑞斯雪恨。
      西里斯看着他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缓缓地问:“是不是和穆尔塞伯有关系。”詹姆注意到他用的是陈述语序。
      詹姆点了点头,把那天偶然碰到穆尔塞伯的事和西里斯全部倾出。
      西里斯听到那句“泥巴种”之的时候,脸上的震惊之色溢于言表,他和詹姆一拍即合,要一起惩处穆尔塞伯。旁边的彼得看着他们,几次张口却最终也没有说什么。
      西里斯戳戳自己的袍子兜,里面探出一个流着泪的小脑袋。
      “我本来是想赶紧带走纱拉,但是它说什么也不肯走。后来我告诉它需要你来帮忙给瑞西报仇,它才爬到我身上。”
      小纱拉听到瑞西这个词,又开始用叶子捂住眼睛哭个不停,詹姆伸出一根手指抚了抚它耸动的头顶。
      “我有个好主意。”西里斯说。
      
      葛瑞斯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见到了梅林。
      她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被额头上流下来的血液粘住了。但紧接着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她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这是医疗翼吗,她睡了几天了呢,又是谁把她撞飞的?其实最后一个问题葛瑞斯心里早就有了一个答案,只是不愿意想以前和和气气一起开宴会的小姐们会忍心伤害自己。
      只是没办法去看生病的莱姆斯了,也没法和莉莉复习变形了。她有些可惜的想。
      正在葛瑞斯又要陷入昏睡的时候,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一只微凉的手搭在她的额头上,小心翼翼地摩挲了两下,又抽了回去。
      是谁呢?
      
      ——————————
      嗷!其实我发现这篇文已经严重脱离了大纲(汗)
      猜猜最后摸摸头的人是谁!!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