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梦神的请求 ...

  •   
      这......这是在跟谁说话?
      
      “奥列·路却埃,很高兴认识你。”老人微笑着对哈利说。他看上去很友好,也很疲倦,“本来想唤几只蝴蝶去的,如果他们还愿意理我这个老头的话......还要感谢这位朋友。”他看向小鬼。
      哈利手里握着眼镜和魔杖,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这个人让他想起了邓布利多,只不过邓布利多要比他精神太多了。他看着老人从教堂顶楼的角落里拉出两张小木椅,一旁蓝伞内的小鬼闭着嘴巴,灰不溜秋地看着他们。
      
      “真是抱歉,我这里只有一些牛奶,而它不是用来喝的......你叫什么名字?你从哪里来?”路却埃坐在椅子上,示意男孩在他对面落座。哈利站在原地,看着他深蓝色的眼睛,犹豫着。木椅已经有些朽坏,坐上去嘎吱作响。
      “我叫哈利。”他用手袖去擦镜片上的灰,结果越擦越脏。老人看他这么做,好心提示了一句:“用你的魔杖。”
      “啊......对。”哈利举起短棍,回忆着德拉科在农场里至少一天念十次的咒语。“Scourgify.”他试探着,轻声念道。没有任何反应。
      
      “关于使用魔法......虽然我也不是很了解,但是,你得自信。”老人一边说着,一边仔细打量这个头发乱糟糟,眼神却十分清澈的男孩。
      哈利感到有些窘迫。他清清嗓子,坐直腰板,又不容置疑地念了一次:“Scourgify!”
      这次,魔杖终于听到了主人的指令。眨眼的功夫,圆框镜片自动变得干干净净。现在哈利懂得德拉科为什么尤其偏爱这个咒语了。
      
      “魔法在这儿并不少见,但也尽量不要在三角人面前使用魔法,巫师的血很值钱——现在,我们还没有结束。你从哪里来,哈利?”路却埃看着他戴好眼镜。老人的声音低沉,但不算沙哑,仿佛苍老的躯体里有着少年的纯净。但他确实很老了。
      “萨里。”哈利回答。
      他呆住了。
      刚才......刚才是真的说出口了吗?
      “萨里......”路却埃若有所思地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弓着背,手肘放在膝盖上,“我听过这个地方。是的,我听过——怎么了?“老人抬起头,看见哈利困惑不解地摸着自己“亚当的苹果”。
      “抱歉,先生......我只是......”哈利把手放下来,“我......我之前从来没能说出这个......我是说,在这里。”说完他才想到,老人或许根本不知道“这里”指的是哪里。
      “啊,我倒忘了.....你可以与我说,因为我已知道你不是这里的人。”路却埃看上去毫不惊讶,至少比哈利不惊讶多了。他努力直起腰,露出一个尽显沧桑的笑容,“再说,这些规矩也不该限制到我。我或许应该再介绍一遍自己。我叫奥列·路却埃,梦境之神。”
      梦境之神?哈利咀嚼了一下这个字眼,又回想了一下自己现在身处何地。紧接着,他的眼睛微微瞪大,“您是......?您是说,您知道这是......?”
      “是你夜晚的梦?”老人眨眨眼睛,“是的,我当然会知道。我认识这片天幕底下所有的生灵,而你不是其中之一。而当一个人身处梦中来到我面前时,没有人抑或是神,能比我更快发现。于我而言,这就像在盐酿干花里闻到玫瑰花香一般简单。”
      哈利惊讶极了。他看着梦神两鬓的白发,不敢相信他竟然在梦里见到了“神”。
      
      “你做的是件很善良的事。”路却埃轻轻地说。
      “什......什么事?”哈利还没缓过来。
      “你埋葬了那只麻雀妈妈。”路却埃目不转睛盯着他,“不是每个人都会做这件事。”
      哈利回想了两秒,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是什么,“哦那个......那是农场里那个小女孩给我的启发。她是个善良的孩子——”
      “你埋葬了她。”路却埃继续说着,像是完全没听到哈利的话,“不止如此。你埋葬她,不是因为她躺在那,碍了你的眼让你感到不愉快。你还考虑到了她之后的安息。我都看到了。”
      
      哈利张了张嘴,一时间没找到回话的方式。他瞅了一眼墙上凿出的窗户,果然,从这儿看下去,刚好能看到那片池塘的一侧和金闪闪的油菜花田。窗台上立着一个沙漏,里面的沙子正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流逝。
      “我只是想帮个忙。”哈利被说得有些不自在。
      路却埃眯眯眼,双手并拢在一起,微微前倾,“每天都有生命在夭折,这里也不止你来过。农户、巫师、简单的过路人,那个孩子——如果我没记错蝴蝶的话,她叫玛丽。她找你帮忙,是因为知道你一定会帮。很有趣不是吗?孩子总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智慧得多。”
      “那是......”哈利顿了一下,想起他当时附带的动机,感到很不好意思,“我那是......”
      “我不想让这件事变得理所当然,即使我害怕在心底是这么默许的。”老人的身体又靠前了一些。哈利想往后移,又觉得不妥。“你既然愿意帮助孩子完成心愿......我想,或许,你也愿意为我这个老人做一件事?”
      “什么事?”哈利看着老人脸上沟壑般的皱纹,有些揪心,“我尽量。”
      路却埃笑了。他从椅子上缓慢地站起来,招招手说:“这件事上,尽量是不够的......你先过来吧,哈利,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男孩愣了一会儿,随即离开椅子,跟着老人走向顶楼的另一边。伞里的小鬼闭着眼睛,像是听得无聊了,睡起了大觉。
      
      昏暗的角落里,藏着一个两米高的柜子。柜子上有着葡萄叶和螺旋形的浮雕花纹,原先镀上的金箔都已脱落,漏出下面的暗沉木色。梦神带着哈利走到柜前,轻轻拉开了柜子。
      “咯吱——”
      一个带有边框的大钟镶嵌在柜子里。路却埃将它的指针调到一点五十九,等待着。
      
      “哐——哐——”
      两声洪亮的钟声在教堂里响起。钟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悬空的、半透明的平台,像是一台投影仪将它投在那里一样。眨眼间,平台上散发了出了金色的光芒。一片草地出现了,随后是一棵结满果实的树、追逐嬉戏的动物和四道清澈见底的河流。树下,一男一女赤身裸体地站在一起。
      老人看着这幅景象,开口道:“这是——”
      “伊甸园。”
      
      哈利惊讶得快要合不拢嘴。他看着眼前缩小版创世图景,揉了揉眼睛。
      路却埃微笑着偏过脸看他,“看来萨里的人,也是有福音恩惠的。”
      要不是我在教会学校。哈利默默想着。
      “你来到这个梦境,也有一些时间了吧?”梦神说着,眼睛依旧凝视着柜子。伊甸园里金色的光芒像明灯一样,照亮老人眼底幽蓝的海。“说说看,你认为它是什么?”
      哈利也看着园里的苹果树。半晌,他回复说:“童话。”
      “童话?”对于这个答案,梦神看上去有些意外。他把目光移向哈利,露出一个好奇的神情,“你是这么想的?”
      “这里的一切......都是童话故事里的东西,是书里的东西。”哈利犹豫着说。他莫名有种罪恶感,像是在打破梦神的美好幻境——这里不是他掌控的地方,他不过也是书中的一个角色。说实话,哈利肯定如果认真去找的话,他能在书里找到“奥列·路却埃”这个名字。
      
      然而,梦神并没有因此而生气。甚至,他的笑意还更加和善了,“你是这么理解的,对么?故事……这多好啊......哈利说是童话,我说这是个梦。还有她......对她来说,却是一首月下的诗。她总是能把所有的一切,看得比原有的样子美丽。”
      老人他轻轻说着,仿佛在回忆什么,“当然......我们之后再提到她吧。抱歉,我得坐下来,老了,不太站得动。”
      
      两个人回到木椅上。
      “我们这个世界不如伊甸园美好。是的,你见得到像麻雀妈妈那样的悲剧每天发生,也看得到贫穷富贵。这并不是梦境能有的最好的样子,但是,它本来如此。”路却埃说这话时,语气比刚才都轻柔得多,”但是在曾经,至少有一点,这里和伊甸园是相像的……那就是我们永远存在,不会被洪水淹没,也不存在永刑。”
      “曾经?”哈利注意到了这个用词。
      老人又笑笑。这次的笑容,看上去很无奈,“是的,曾经......生命的蜡正在融化,而我作为联系最紧密的神,身体也在被病痛和无力啃食......这便是我需要你的地方,哈利。”
      
      他说着,靠在了椅背上,仰起头,闭上了眼睛。哈利以为梦神累了要休息,却没料到,他轻轻开口,用低沉的声音,念出了一首诗:
      
      “瞬息月光,笼罩三十三个冬夏,
      直至永恒的禁果,沐浴海上的阳光。
      黄金何处去寻?
      商船开进港口,回忆藏在安全的地方。”
      
      老人的声音像是从心底传出的悠悠吟唱,又像是一声承载岁月的叹息。他念完这首诗,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又废力地坐直起来。哈利看着他,眼神有些疑惑。
      “二十六年前,我第一次遇见这个秘密,在星星上。”他低着眼,像个凡人一样,陷入了久远的回忆,“那个美丽的哑巴姑娘......她总是不说话,只是借着灿烂的永夜之光,将看到、听到的一切,描绘成诗的语言,寄予繁星。那时候啊,我还年轻,夜晚爬到天上去,把每颗星星擦亮。她隐晦的话语,就显现在那里,比什么都闪亮。”
      路却埃眼睛里的沧桑在提到这位女子时,一下子就消失了。哈利难以想象他年轻时候的样子,却不难在那片海一样的深蓝色中,看清那属于年轻岁月的情思。
      “我过去记得她写过的每一首诗,是,我当然记得......只不过后来都忘了,除了这一首。”他又把这首诗念了一遍,接着说:“这一首,我每天都念它,每一天都是。我等了太多年,都在寻找能替我踏上这段旅途的人。没想到,竟等到了最后的时刻。”
      
      哈利听着他的话,先是满头雾水。他的诗歌解析成绩并不好,顶多能得个“B”。不过,在听到第二遍时,他也琢磨出了老人话中一些模糊的意思。
      “这首诗里......有什么重要的信息吗?”他问。否则,也不会叫梦神特别惦记。
      “是的,孩子。”路却埃转眼看着他,”你很聪明。这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很好。是的,这首诗是个诅咒,也是个预言——我更倾向于称它为诅咒,否则你我都无用武之地。”
      “我?”哈利迷茫地看着他。
      “是的,你瞧......”路却埃把手伸进灰褐色袍子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样叠纸。他把纸张展开来,哈利讶异地发现,这便是他在那本黑皮书里看到的地图。“我花了一些时间,琢磨出了这首诗的大概意思。她将它放在了北极星上,不能不重要。当然,这也得感谢我的老朋友斯娣妮——她也是个女巫来着。要不是斯娣妮事先给了我水晶球预言的警告,我也不会这么快理解到这首诗的含义。可惜,她早已被我弟弟带走了......”
      
      梦神叹了一口气,在哈利愈加不解的注视下,继续述说:“三十三个冬夏,三十三个年岁。这场梦,或者如你所说,这些故事,是从三十二年前开始的。梦境的运作,需要月光的照耀。而这首诗前半部分的意思就是——”他停顿了一下,似乎不忍心说出,“意思就是,这个故事,会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完结。而这,和斯娣妮告诉我的结局,无不相同。”
      哈利坐在凳子上,微微皱眉,看着老人,“您的意思是......这个梦,这一切,要持续一年?”一年!他要重复做这样的梦整整一年吗?天。
      “不,孩子。这一切当然不止一年。它已经存在了很久,本该一直存在下去。可这就是问题所在。”路却埃伸出手指,指向窗台上的沙漏,“无论原因是什么,总之,我们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除非——除非有人能找到那颗黄金般的禁果,将它放在原本该在的地方。打破这个诅咒。”他又指向角落里装着“伊甸园”的柜子。
      
      哈利的脑袋瓜飞快地转动着。片刻后,他理清了这段话语,露出怀疑的神情,“您的意思是......需要有人去找一颗苹果,把它放进那个柜子里?这样就可以阻止你们消失?”
      “不是这个柜子。”路却埃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平静下来,“我很高兴你说到了苹果。但不是所有的苹果都可以。你需要找到的,是一颗金色的苹果。这是人们口中一直流传的传说,而诗里面说的就是这个。我不确定她是如何听到的这个秘密,她总是出现在诗人身边,但我确认,这是让一切得以延续下去的办法。”
      梦神将那张地图递到哈利手上,眼里像是有团跳跃的火花,“至于伊甸园,是这个地方。”他的食指按在地图最右边的圆形小岛上,“这是太阳岛。很少有人知道怎么上去,我自己也从来没去过,除了听说需要风的帮助。而就在这,有着一个天国花园。那儿是这里所有生命的起源地,金苹果需要去的,就是这个地方。只要把它种在那里的土壤上,永恒便会到来。”
      
      哈利听着老人说完这段话。他看向地图上的圆圈,和圆圈里的“太阳”一词。再一看,他现在在的岛,名字叫做“晨星”——这也解释了那些奇怪的话。而两个小岛中间的长岛,没有标名字,只是有密密麻麻的地形图案,以及不同城镇、国度的名字。
      “那是伊万度阿低地。”梦神注意到了哈利目光停留的地方。他略微的急切让他看上去不再像是一个曾经掌控三片大地的神,而是一个普通的、会因为丢了假牙而着急的年迈者。
      
      哈利沉默着。许久,他终于以一个“可是”,开了口。
      “可是,先生。”他还是习惯叫人先生,“我即不了解这个地方,也没有任何经验。您甚至没有告诉我那颗金苹果在哪里,也不能够确定怎么去到那个岛上。恕我直言,您为什么不自己去呢?您是神不是么?或者找到更有能力的人。”
      
      路却埃干巴巴的嘴唇有些颤抖。他低下了头,握住自己粗糙的双手,“如果我还有神的能力,我自然会去。但是现在......”他垂首苦笑着,“我只是一个没用的、被困在这个塔顶的废人,如果不是有神力的残余,早该饥渴而亡。我没有能力走出这里,也没等到过其他来到这里的、还愿意听我说完这些话的人。事实上,连擦钟的小精灵都不来了……”
      “为什么?”哈利问。
      带着悲伤和疲倦,路却埃抬头对上哈利的眼睛,“你可以说,这是命运的一部分。虽然,有更多的事情......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时间已经不够了。但我不会强求你。”
      这也和强求没差了。哈利想。
      
      “至于其他的问题,很抱歉,孩子,我已经把我知道的、能推算出来的,都告诉给了你。”奥列又叹了一口气,“这首诗的后半部分,指的多半是我们所在的晨星岛到伊万度阿低地的港口——海边的圣沙镇。金苹果或许就藏在那个地方,但至于在哪里,怎么找到,或者说之后你一路上会遇到些什么,我不能肯定。”
      
      沙漏里的沙子缓慢流逝着。哈利坐在那里,没有回话。
      他是助人为乐,没错。无论是帮四角镇的汉娜取蛇蛋,还是帮小玛丽埋小鸟,抑或是白天生活中需要他出力的事,只要在他能力范围内,他都愿意帮忙。但是这个请求,未免也太大了,且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解决的。何况,他和奥列·路却埃才见面不过几十分钟。是,他是梦神,可是谁说神的请求就一定要做呢?
      
      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像是能看穿一切一样。梦神观察着哈利的反应,等待片刻后,说道:“对于你来说,这只是一场梦,我不确定你是怎么进来的,或许你更知道,但它确实有可能发生。作为做梦的人,若是你有任何危险,最多是再也回不到这里来。可是......”他转过头,望向窗外,“......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是唯一烙印生命的地方。我并非以神的身份在命令你做什么,这也不是我该做的,我也不再具有神的资格。”
      他转回来,认真注视着男孩,“这只不过是来自一个老人的请求。仅此而已。”
      
      来自一个老人的请求。哈利琢磨着这句话,思考里面有多少期待的成分。
      他站了起来,走到窗洞面前。教堂并不高,从这里望下去,满眼都是花田,还有边角的池塘。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群鸭悠闲地划着水,用扁平的嘴梳理羽毛。这个角度他看不到农场,但他能想象到,小玛丽现在说不定在鸡棚玩耍。她总喜欢去那里,还总在惊扰到母鸡一家后愧疚地跑去道歉,造成新一轮的鸡飞狗跳。农场女主人应该在专心致志地缝针,再往远走的麦田里,男主人会在艳阳下流出辛劳的汗水。
      除此之外,还有德拉科——“这个”德拉科。
      
      哈利转过身,“我想先问您一个问题。”
      “问吧,孩子。”
      “我有可能在这里遇到梦境之外的人吗?”
      “梦境之外的人?”梦神听闻,摸着下巴思索片刻,然后摇摇头,“不会。你是我唯一见过的这个世界以外的人,当然,我指的是最近......不过,若是你在梦境之外有重复激起你特定情感的人,那他们可能会作为一个符号出现在这里。这是梦的秘密。”
      “符号?”哈利重复一遍。
      “对,象征符号。他们和你认识的人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个在梦境中产生的东西。只不过,但凡来到这里,他们都会变成独立的个体,生命也好,符号也好。”
      
      哈利再次沉默。
      
      这也就是说,如同他想的一样,这个德拉科和现实里那个没有什么联系。也难怪,不然他怎么看上去都不同?还时不时做出一些让他惊讶的举动。重复激起的情感......这个用词让哈利很不舒服,但他大概也能想到。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愤怒和厌恶。他或许太想马尔福变得没那么烦人,这个“符号”就随之出现了。他倒也模糊记得赫敏说过,有些人是这么理解梦境的。
      所以,这个德拉科,和玛丽、汉娜一样,也是产生于这场童话里的角色。
      
      梦神久久地望着男孩,一动不动,耐心等待着他说话。
      “我想想。”最终,哈利轻声道。
      “Take your time, boy.” 路却埃柔和地说,“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我需要你的一个承诺。你可以去寻找同伴,但不能指望他们会帮你。因为这世上,少有人单纯只为帮助他人,而去做一件事情。”
      哈利点点头。他知道这个道理,这也是为什么他在犹豫。现实当中,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有好朋友的帮助,而赫敏和罗恩总是无条件支持他。他并非习惯性地依赖——从小的孤独,已经不允许他自然而然这么做。但他绝没有那般不管不顾,在未知的挑战和陌生的天地面前没有丝毫的畏惧。甚至说,他是害怕的。
      “我会仔细想想。”他看着梦神,认真地说。
      
      老人点点头,疲倦的脸上仍有笑意。他在哈利的搀扶下站起来,把捆成一团的小鬼交给哈利,收起了雨伞。小鬼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被黑发男孩拎着,惊恐地挣扎了两下。
      “不管发生什么事,闹一闹就好了,别太惹麻烦。”老人对着小鬼说,声音温和又严厉。小鬼随即停止了挣扎,耷拉着眼皮,没了声。在这时,哈利还能看到老人曾经作为神的威严。
      “他们一般都是惹人欢乐的家伙,虽然有时候也会善意地捣蛋。”梦神微微一笑,又看向哈利,“我在这里等你。慢慢来,但也不要太久,沙漏里的沙子还在流逝。”
      
      走出教堂时,天上飞过一只杜鹃鸟,高高地啼叫了一声。
      哈利把魔法牛奶装进了口袋里,一手拎着布袋,一手拎着捆绑住的小鬼。缓缓走到油菜花间时,他回头看了一眼教堂顶部的窗洞,只见白发老人站在那里,目送着他。哈利吸一口气,继续往回走,等走到草坪旁的玫瑰丛,再回头,老人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黑发男孩看着惨兮兮的小鬼,脑子空白了半天,才又想起来他是为什么跑到教堂去的。
      他抬起头,看向农舍,只见门口的树下站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德拉科穿着那件长袍,远远望见还穿着睡衣的哈利走过来。他随即迈开脚步,快速走到栅栏边。
      “把舌头还给他吧,听见梦神怎么说的了。”哈利低头看着小鬼,把他轻轻放在了地上,解开绳子。德拉科看看他,又看看小鬼,要不是此时此刻的疑惑,说不定已经一拳揍了上去。
      重获自由的小鬼恹恹低着头,举起手里的黑布袋,“啪”地弹了下手指。
      
      “你——!”德拉科恢复了声音,刚要冲着偷他舌头的罪魁祸首发怒,就见小鬼做了个鬼脸,快速地、飞一样地跑向屋子里,边跑还边尖声大喊:“坏孩子!说坏话就该被惩罚!Lulululu!”
      农舍的门被小鬼摔在了身后,紧紧闭严。德拉科满肚子气,没处可撒,扭头看见站在旁边眼神飘散的哈利,张口就来:“你又去哪了?”
      ”什么我又去——我去给你找舌头啊。“哈利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谢谢“都不说就把气转移到他身上的人。
      “你知道你去了多久吗?”德拉科盯着他。
      这个人为什么老是关心他去了多久的问题?
      “我......”哈利看着他的灰眼睛,心里突然闷闷的,“进屋跟你说。”
      说着,他扔下德拉科,低着头走进农舍。德拉科看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头。
      
      

  • 作者有话要说:  *盐酿干花:自己译的中文,法文是“Potpourri”,我手上两个《安》的译本里都没有合适的翻译。这指的是一种放在瓶子里、用盐保存起来的花瓣,大概起到室内熏香的效果。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