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故事的开始 ...

  •   
      午饭结束后的时间里,哈利总算避开小玛丽的“追捕”,在房间里向德拉科解释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当然,只是大概的。因为一离开路却埃,他就发现,自己能说的话又非常有限了。于是,他七绕八绕改来改去的,终于将“世界末日”的预言和梦神的请求讲了个大概。
      理论上,对于德拉科的质问,他大可以随便编个类似于“我掉进了池塘”之类的理由,省去这又长又玄乎的故事。但哈利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他需要把事情讲出来,才能理清思路。而这个平淡相处了几天的优化版德拉科,无疑是最好的树洞人选。
      
      “总之就是,我们这个世界要灭亡了,需要有人去阻止这一切。”哈利粗略地措辞着。
      “我们这个世界……”德拉科靠在床梯边,抱着手臂看他,带着一种琢磨不清的眼神,“所以,拯救世界的方法就是去找颗苹果?”
      “不是一颗苹果,是金的,金苹果,像是......雅典娜的那种,知道吗?”令哈利感到庆幸的是,雅典娜貌似也是梦中人们知晓的存在,所以不会堵住他的喉咙。
      德拉科拧着眉头,一幅严重怀疑的样子。
      “你说那个人是——?”
      “他是一个神,叫路却埃......奥列·路却埃。”哈利又重复一遍。他没法说出“梦神”一词,就像他没法叫出“丑小鸭”。这个限制难道是梦神自己定的吗?这多麻烦啊。
      “他是一个神。”德拉科复读一遍他的话,盯着那双绿色的眼睛,手指了指天,“那个么?”
      “不是那个神,是那个——”喉咙再次卡住。无奈,哈利只好妥协地说:“也行,你可以理解成是那个神。”反正在这里差不太大。
      “那个神,要你去拯救世界?”德拉科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你是犹太人?”
      好吧......哈利轻叹一口气,决定放弃这个对话。
      
      他靠在房间里的柜子上,小鬼已经躲到别的地方去。德拉科从咒语书里找出一种修复咒,很快修好了壁毯。窗户开着一条不大不小的缝,春风徐徐吹进来,微微掀起他长袍的一角。
      “你要去吗?”德拉科的声音忽然轻了一些。
      哈利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是说,这事听起来很玄乎。”
      “是挺玄乎。”德拉科赞成,“而且他什么好处都不给你,不是么?”
      “这不是重点。”哈利瞥了一眼德拉科,想起老人最后的话,“......他看上去很可怜,有心无力。我觉得我不能坐视不管。可是......”他停了一下,“可是这听起来又确实不容易。我是说,我需要穿过三个岛......还不提他能给的线索这么少。在一整个镇里找一颗金苹果?万一有人把它藏起来了呢?”而且说到底,万一梦神根本理解错了”哑巴姑娘“的意思。
      诗的语言既然暧昧隐晦,解读的时候便难免有些偏差。虽然路却埃也提到了那个女巫相同的预言,但万一预言出错了呢?梦神不该指望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相信这种东西。
      
      但是,万一它是真的呢?一个声音从哈利的脑子里冒出来,认真地问他。
      万一是真的,那眼前的一切,在一年之后都会消散,包括这个符号性质的德拉科,以及只有六岁的、善良可爱的小玛丽。他已经经历了“穿越”,所以预言和命运的存在,也有理由相信。
      一切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场梦。“我需要你的承诺。”梦神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如果是这样,他又不能只是把它当作一场梦。
      哈利感到十分头疼。
      
      “我感觉没法拒绝……”他喃喃着说,“可是……真的答应的话……”白天忙忙碌碌,夜晚也不得安心了。他真的想要这样吗?
      “像他说的……如果没有人去做这件事,我在的这个世界,就会消失。”哈利已然忽略了房间里另外一个人的存在,只是自言自语着,试图做出决定。“我不想这件事发生。”如果他有什么能够肯定的话,应该就是这一点。
      梦神说,梦里的所有人都是活生生的存在。作为现实里已经有个完整人生的男孩,他当然无法完全明白这种危机感。但是,想到见过的风景和那些人在一年之后或许就会消失,而他或许能够阻止这件事情发生……他不知道。
      “你在畏惧什么呢?”哈利问自己。
      
      正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德拉科突然说了句话:“你打算怎么去?”
      “我还没说我要——什么叫怎么去?”哈利从恍惚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疑惑地看向他。
      “你要走路去吗?还是骑马?”德拉科问他。这里显然还没有车这种东西。否则,安徒生就应该是《汽车总动员》的作者了。
      “啊……?骑马……”哈利懵了一下。他倒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马……我不觉得农场里的人能够允许我把马骑那么远,我是说,他们只有一匹。”
      “所以你要走路。”德拉科翻了个白眼,随后坐到自己的床上去,闭起了眼睛,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哈利站在那里,看着他,心里不知怎么有些难受。他突然想开口邀请他一起去,但是……这个德拉科或许是友善很多,但也绝对没有心大到这个程度。也就是在这时,哈利意识到,他怕的,或许还是一个人上路这件事。
      “我走路。”他轻轻地说,做了一个决定。
      德拉科睁开眼睛,偏头看向他,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你想好了?”
      “是,我想好了。”哈利深吸一口气,又呼出来。如果害怕一个人行走是阻止他踏上这段旅程的理由的话,那自己未免也太过窝囊。他想着梦神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和里面的忧愁,打开身后的衣柜,“我明天就启程。”
      他说得很快,也很简短,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拼,生怕自己反悔。房间陷入安静,唯一留下的是衣服的摩擦声和衣架撞到柜墙的闷响。
      
      就是这样。他要去。
      梦神选中他,是有缘由的。哈利没办法否认,梦神猜对了这一点:他没有办法拒绝一个请求,特别是来自一个爱着他所见一切、正在走向生命尽头的老人的请求。内心的不安、忐忑和与生俱来的善良和冒险精神激烈碰撞,在一番扭打纠结后,前者终是溃败。
      他尽量不去思考这意味这什么。除了……他会在明天离开农场。
      
      应该说句什么告别的话吗?他把自己的黑袍塞进伸缩袋里,又去拿农场女主人给的衣服。指尖碰到德拉科的布衣时,短短停顿了一下。
      如果告别的话......说什么好呢?梦里的这个人只是短暂地和他相识。离开农场之后,德拉科在这里住多久、去哪里,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哈利心里闷闷的,想偏头再看看那个一眼就让他心跳加快的“符号”,又不敢……
      
      “你是不是傻?”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哈利转过身,只见德拉科从床上翻了起来,那张异常俊秀的脸上布满无奈。
      “什么?”
      “你真的觉得自己一个人能完成这件破事?真的?”德拉科没好气地说着,走近两步。
      哈利再次垂下头,“我想帮帮他……”
      “说了你是个圣人。”德拉科讽刺地说着,走到衣柜边。他伸手去拿里面的衣服,胳膊肘差点撞到哈利的鼻子。哈利退后两步,不解地看着他,“你做什么?”
      一直板着脸的德拉科没看他,只是抱了两三件衣服走,拎过自己的布袋,“我和你一起。”
      
      哈利整个人都怔住了。
      
      “别感动。”德拉科晃晃自己的咒语书,“只是单纯觉得我比你有用,即使我怀疑那人是个骗子。不过......你今天也帮了我,虽然没有你我也能搞定。”他把它扔进袋子里,又走回来找衣服。
      “我......我为什么会感动。”哈利嘟囔道。他没一点表情地转身面对柜子,却在德拉科把剩下的衣服抱走时,不禁弯起了嘴角。心底的某处松了一口气,而这或许连他自己都没留意到。
      “但你要知道,这或许并不容易。”这会儿,倒换作哈利来担心他答应得太草率了。
      “我说我并不在乎,你信吗?”德拉科随意地讲。在他的角度,这句话的本意自然是“反正死了也不是真死”,然而它借着这个情景传到哈利耳朵里,难免就变了味。哈利呆呆地看着他,一时也停止了收东西。
      “你确定?”哈利再次确认。
      “晨星啊!”德拉科装模作样地学着这里的人讲话,“你能不能闭嘴?我不确定。”他系紧了布袋的口,拍拍手,又不厌其烦地往自己身上甩清洁咒。想了想,又给哈利甩了一个。
      “......谢谢。”
      “我不和一个太脏的人一起走路,这是前提。”
      哈利忍不住笑起来。他背过身去,合上了衣橱。全身忽然轻松了不少。
      
      傍晚来临前,哈利一个人走向小教堂。夕阳如同融化紫红色的冰山,淋湿了天空。他的步伐本该沉重,却因为德拉科的一句“告诉那个老头,我至少要一个金牌”,而被逗得有些开心。走过油菜花田,他看见池塘边的母鸭带着一群小鸭子学游泳,低头轻声念了句“Ipromise”。
      路却埃微笑着迎接了哈利,在听说他找到了同伴后,轻声说:“你是个幸运的人。”
      哈利挠挠头,脸颊莫名有点泛红。
      
      “所有我知道的信息,我都已经给了你,更多的还需要你们自己去探索。这是我能给予的一些小帮助。”梦神从之前放柜子的角落里拿来一个小小的喷壶和一个亚麻布袋。
      “这个喷壶里是我的魔法牛奶。它不会用完,但需要谨慎使用。”梦神说着,把它举在了男孩面前。那是个很漂亮的小瓶子,半透明的瓶身上像是映了辽阔星空,里面晃动着一些白色的液体,“我想你也发现了,在这里,你这个年龄的孩子还是能听懂动物说话的。只不过太小的动物,声音也太小,有时候得凑近了听。而魔法牛奶,则作用在物体和植物身上。”他说着,示范地打开壶盖,往空气中喷了喷。灰尘颗粒随即和白色烟雾混合在一起。
      “当你需要向植物或物体寻求帮助时,就往它们身上喷一下,能短暂地让他们得以发声。当然,这不是对所有东西都适用,只是有灵气的那些。所有的大地都被天鹅光辉覆盖过,因此你们就像巴别人一样,不会遇到语言的障碍。还有这个——”梦神将布袋放在哈利手上,里面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这些钱,够你们走完所有的旅程,还有多余。”
      老人又将那张地图交给了他。哈利本想说他有这个东西,脑筋一转,又意识到书里的地图带不进来,于是欣然收下。到了现在,之前的紧张和犹豫逐渐被一种莫名的兴奋所替代。
      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渡海的船每半个月开一次。你来到这里,一定有一个特殊的契机,确保它跟随着你。”梦神看着哈利,眼角的皱纹像是舒展不少。“谢谢你,孩子。”老人向哈利伸出右手,“谢谢你。晨星一定能够保佑你。”
      握上去的时候,男孩被那枯树干一样的触感刺得又坚定了些许。老人的眼睛如黎明前的星空一般,在夜的边缘依旧明亮。
      “明天就启程吧。愿杜尔祝福你们!”
      
      他并不确定这是否是个正确的决定。
      哈利走在油菜花田中,手里拿着梦神给他的东西。他在草坪上坐下来,把地图展开在自己面前,用手指比划着距离。“走路......这要走多久啊......”他的地理并不是很好,但也大致能够依据四角镇和农场之间的距离推算出,他们走到晨星岛的海边,都能要上一个月左右。
      他一边想念着汽车和飞机,一边又对这样的旅途感到怀有着一丝丝的期待。
      太阳逐渐落下,金色的圆盘像是要藏到高大的树木后去。母鸭带着小鸭从水中跳出来,“呱呱呱”地一步步走向农舍。“我也算故事里的主角了吧?”哈利想。虽然只是童话故事。
      
      晚餐前,哈利把魔法牛奶的瓶子递给德拉科。后者将它拿在手里转了转,差点一摁喷到了哈利脸上。小玛丽听到他们要走,哭得脸都花了。哈利愧疚地蹲下来,努力安抚着她。“他可以走,你不可以走!”小女孩嚷嚷着大哭,指着一旁脸色阴沉的金发男孩说。被冒犯到的德拉科看着小女孩鼻子上冒出的鼻涕泡,嫌弃地离开。
      “等我要做的事情办完了,我会再回来看你的,好吗?”哈利柔声说。是的,答应梦神之后,他意识到,如果他真的把金苹果带到了天国花园,那么这个梦就不是持续一年那么简单了。除非,他扔掉那本书——他猜想这便是那个“特殊的契机”。
      而德拉科在应下这件事之后,一直坐在床上,大概在无数遍后悔自己的决定。哈利向农场主夫人买来了两个很旧很旧的帐篷,他看着上面的破洞,无比感谢这里有魔法这种东西。
      
      夜幕渐渐降临,哈利修完帐篷、又清点了一些必需品和食物后,走出门外。树上,那只雪白的小猫头鹰伸出头来,向他张张嘴巴。
      “没关系,等你长大,我们就可以说话了。”哈利微笑着和她琥珀色的眼睛对视。他望着天上的星星,想起梦神说的”哑巴姑娘“,把那首诗在心里又默念了一遍:
      
      “瞬息月光,笼罩三十三个冬夏,
      直至永恒的禁果,沐浴海上的阳光。
      黄金何处去寻?
      商船开进港口,回忆藏在安全的地方。”
      
      晚风吹过,森林的气息被带到人的脚下。猫头鹰爸妈在树上咕咕叫着,农舍里的一切都静悄悄。月亮守候在一旁,观望着这场梦中的一切——真正的旅途,从此开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