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宴会上的不速之客 ...

  •   镜头来到另一边,哈利,罗恩、赫敏与一群新生们跟随着海格,沿着一条陡峭狭窄的小路行走。
      小路两旁一片漆黑,大多数新生都在东张西望地观察小道周围,好奇中带着一丝害怕,只有赫敏心事重重的样子,对周围的环境漠不关心。
      狭窄的小路尽头是一片黑色的湖泊。湖对岸高高的山坡上耸立着一座巍峨的城堡,城堡上塔尖林立,一扇扇窗口在星空下闪烁。
      那就是霍格沃茨吗?那么伊莲娜,你又在哪呢?赫敏心道。
      “每条船上不能超过四个人!”海格指着泊在岸边的一队小船大声说。哈利、罗恩、纳威和赫敏坐上了一条小船。
      “都上船了吗?”海格喊道,他自己一人乘一条船,“那好……前进啰!”
      一队小船即刻划过波平如镜的湖面向前驶去。大家都沉默无语,凝视着高入云天的巨大城堡。
      “低头!”当第一批小船驶近峭壁时,海格大声喊道。大家都低下头去,小船载着他们穿过覆盖着山崖正面的藤蔓,来到隐秘的开阔入口。他们沿着一条漆黑的隧道似乎来到了城堡地下,最后到达了一个类似地下码头的地方,然后又攀上一片碎石和小鹅卵石的地面。
      之后他们在海格提灯的灯光照耀下攀上山岩中的一条隧道,最后终于到达了城堡阴影下的一处平坦潮湿的草地。
      海格带着大家攀上一段石阶,聚在一扇巨大的橡木门前。而后,他举起他硕大的拳头,往城堡大门上敲了三下。大门打开。一个身穿翠绿色长袍的高个儿黑发女巫站在大门前,神情严肃的看着学生们。
      “一年级新生,麦格教授。”海格说。
      “谢谢你,海格。到这里就交给我来接走。”
      她把大门拉开。门厅的石墙上都是熊熊燃烧的火把。天花板高得几乎看不到顶。正面是一段豪华的大理石楼梯,直通楼上。
      新生们跟随麦格教授沿石铺地板走去。麦格教授把一年级新生带到了大厅一头的一间很小的空屋里。大家一拥而入,摩肩擦背地挤在一起,紧张地仔细凝望着周围的一切。
      “欢迎你们来到霍格沃茨,”麦格教授说,“开学宴就要开始了,不过在你们进入礼堂之前,首先要你们大家确定一下你们各自进入哪一所学院。分类是一项很重要的仪式,因为你们在校期间,学院就像你们在霍格沃茨的家。你们要与学院里的其他同学一起上课,一起在学院的宿舍住宿,一起在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里度过课余时间。”
      “ 四所学院的名称分别是: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每所学院都拥有自己的光荣历史,都培育出了杰出的巫师。你们在霍格沃茨就读期间,你们的出色表现会使你们所在的学院赢得加分,而任何违规行为则会使你们所在的学院减分。年终时,获最高分的学院可获得学院杯,这是很高的荣誉。我希望你们不论分到哪所学院都能为学院争光。”
      “分院仪式等会举行,在那之前,请先在这里稍等一会,等准备好了,我就来接你们。”麦格教授说,“等候时,请保持安静。”
      她离开了房间。新生们长出了一口气,很快,他们便开始和车上结识的朋友讨论起了分院仪式。
      当哈利和罗恩讨论的正激动时,突然,他听见周围的人传出尖叫,他回头一看,愣住了:
      从他们背后的墙上突然蹿出二十来个幽灵。这些珍珠白、半透明的幽灵,一边滑过整个房间,一边交头接耳,但对这些一年级新生很少留意。当然,也有部分幽灵与新生交谈了起来。
      很快,麦格教授便回来了,正在与新生交谈的几个幽灵也离开了,“现在,排成单行,”麦格教授对新生说道,“跟我走。”
      新生们跟着麦格教授走出房间,穿过门厅,再经过一道双扇门进入豪华的礼堂。
      学院其他年级的同学都已围坐在四张长桌旁,桌子上方成千上万只飘荡在半空的蜡烛把礼堂照得透亮。礼堂上首的台子上另摆着一张长桌,那是教师们的席位。
      麦格教授把一年级新生带到那边,让他们面对全体高年级学生排成一排,教师们在他们背后。烛光摇曳,几百张注视着他们的面孔像一盏盏苍白的灯笼。
      麦格教授往一年级新生面前轻轻放了一个凳子,而后又往凳子上放了一顶尖顶巫师帽。帽子打着补丁,磨得很旧,而且脏极了。
      礼堂里鸦雀无声。接着,帽子扭动了,裂开了一道宽宽的缝,像一张嘴——帽子开始唱了起来:
      (以下省略400字,熟读HP和同人的各位想必都看过十几遍了)
      帽子唱完歌后,全场掌声雷动。帽子向四张餐桌一一鞠躬行礼,随后就静止不动了。
      “看来,我们只要戴上这顶帽子就可以了。”罗恩悄悄对哈利说,“我要把弗雷德杀掉,听他说得像是要跟巨怪搏斗似的。”
      哈利淡淡地一笑。当然,戴帽子要比来一段咒语好多了,但他还是不希望在众目睽睽之下去戴。
      而赫敏则在喃喃自语,“原来如此,一顶有意识的帽子吗?难怪。”
      这时麦格教授朝前走了几步,手里拿着一卷羊皮纸。
      “我现在叫到谁的名字,谁就戴上帽子,坐到凳子上,听候分院。”她说,“(铁打的)汉娜·艾博!”
      “赫奇帕奇!”帽子喊道。
      右边一桌的人向汉娜鼓掌欢呼,欢迎她在他们那一桌就座。
      “苏珊·博恩斯!”
      “赫奇帕奇!”帽子又喊道。苏珊飞快地跑到汉娜身边坐下。
      “泰瑞·布特!”
      “拉文克劳!”
      ……
      “赫敏·格兰杰!”
      赫敏小跑着来到凳子跟前,急急忙忙把帽子扣到头上。
      “哦,一个聪明而又勇敢的孩子,我觉得格兰芬多会很适合你,即使一群勇敢的人也需要有人来出谋划策。那么……”
      “我想去拉文克劳!”赫敏在心中默念。
      “拉文克劳?孩子,我觉得格兰芬多会更适合你。”
      “我想去拉文克劳!”赫敏丝毫不理会,继续在心中默念。
      “你真的不考虑格兰芬多吗?或许你可以在那里……”
      “我想去拉文克劳!”不听不听,赫敏念经。
      “好吧好吧,看来你更想追求智慧,既然如此——”
      “拉文克劳!”帽子喊道。
      赫敏迫不及待的摘下帽子跑向了拉文克劳的长桌。
      接着,纳威被分到了格兰芬多,马尔福前去斯莱特林和他的朋友克拉布与高尔会合,而救世主哈利和原先的剧情一样,在格兰芬多长桌上的欢呼中被分到了格兰芬多。
      很快,随着最后三人分院结束——莉莎·杜平成了拉文克劳的新生,罗恩去往格兰芬多,布雷司·沙比尼被分到了斯莱特林——麦格教授卷起羊皮纸,拿起分院帽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麦格教授手中的羊皮纸突然散发出了一束蓝光,羊皮纸自行从麦格教授的手中飞出,悬浮在半空中。羊皮纸在空中自行展开,一个蓝色的名字出现在了羊皮纸上的新生名单中。
      麦格教授看上去十分的惊讶,不由自主的念出了那个新出现的名字:“伊莲娜·拉文克劳!”
      随着麦格教授话音落下,羊皮纸上的蓝光散去,羊皮纸重新回到了麦格教授手中,但新出现的那个名字,却留着了羊皮纸上。
      四张长桌上,学生们的讨论声响起。
      “这是什么情况?”“拉文克劳?”“是那位创始人的后人吗?”“刚才的蓝光怎么回事?”“今年的新生不是都分院完了吗?看样子那位伊莲娜·拉文克劳也是新生?她在哪儿?”
      “是你吗?伊莲娜。”赫敏小声嘀咕。
      “安静!”麦格教授说道,紧接着,她转头眼神请示了一下邓布利多,邓布利多示意继续分院仪式。
      “既然名单上出现了新人,那么,请伊莲娜·拉文克劳上来分院——”
      “砰——”礼堂的大门被打开了,但门后却空无一人。
      在学生们的惊呼和教授们惊讶的眼神中,一只浑身围绕着大片黑雾的蝙蝠飞进了礼堂,随后,这只蝙蝠缓缓落在了地上,在黑雾的缠绕下化成一个人形轮廓。
      黑雾缓缓散去,众人逐渐看清了站在礼堂中心的少女——银白色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因为强大魔力的波动而轻轻飘舞着。长发底下是墨蓝色的巫师袍,交织着银线,在礼堂的烛光下熠熠生辉,袍子上隐约可见古老而神秘的星空图案,仿佛在诉说来自时间源头的的传说。
      她就像一尊魔法雕像一样挺拔地站在礼堂中间,烛火摇晃,照亮她白皙的脸庞,那猩红色的瞳孔仿佛能勾人心魄一般。
      “是她!”赫敏看上去很兴奋。
      “是她!”马尔福咬牙切齿。
      “伊莲娜·拉文克劳?”麦格教授带着几分疑惑问道。
      “是我。”伊莲娜回答道。
      “嘶——”学生们坐着的四张长桌发出了一片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化身蝙蝠的出场方式,说话间无意露出的獠牙(伊莲娜故意控制的,实际上她的獠牙正常状态下是消退的),猩红色的瞳孔,还有那看上去有几分苍白的肤色,无不揭示着眼前这名女子的身份——血族。
      “你来霍格沃茨所谓何事?”麦格教授的语气变得有一些凝重,眼前这名少女,身上的魔力波动十分强烈,自己的魔力也仅仅比她强上几分,她缓缓的将手伸向了魔杖。
      “别这么紧张,麦格教授,”伊莲娜的语气带着几分慵懒,“你不是刚刚从新生名单上念了我的名字吗?我是来霍格沃茨上学的。”
      遗憾的是,她的话似乎没有起到什么缓和气氛的效果,反而让学生们更害怕了。
      “血族吗?”“她会不会吸我们的血?”“她看上去,很强。”学生们窃窃私语道。
      “霍格沃茨是供我们巫师学习的地方,你这个肮脏的血族,滚出去!”斯莱特林的长桌上,一名学生站了出来,没错,正是德拉科·头铁·马尔福,“她刚才在列车上还袭击了我!”
      听见马尔福的话,学生们更加惊恐了不由自主的向教授和远离伊莲娜的一边挪动,麦格教授刚刚有所缓和的神情也再度变得紧张。
      “哦?”伊莲娜冷笑道,“那你怎么不说说我为什么要袭击你呢?”
      “啊——你不敢,是吗?”伊莲娜开始阴阳怪气了起来,“还叫我滚出霍格沃茨?谁给你的自信?你父亲,还是所谓‘纯血家族’的骄傲?”
      伊莲娜一挥手指,马尔福随即被一股魔力击倒在了地上。麦格教授正想动手,却被邓布利多用眼神制止了。
      “希望你明白,马尔福‘少爷’,”伊莲娜缓缓走到倒下的马尔福面前,说道,“我的祖先,罗伊娜·拉文克劳,正是霍格沃茨的四位创始人之一,根据四位创始人留下的魔法契约,任何霍格沃茨创始人的后人只要拥有学习魔法的天赋,并且愿意进入霍格沃茨学习,那么他们可以随时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霍格沃茨的新生名单上,无论他们是人类、狼人还是血族。”
      “还有,我之所以在列车上攻击你,是因为你用‘泥巴种’这个词来侮辱我的朋友,否则,我对你们这些小孩之间的矛盾可没有兴趣,”伊莲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相信我,如果你敢在霍格沃茨任何一名教授面前提到了‘泥巴种’这个词,你一样会受到严重的惩罚的。”
      说完,伊莲娜缓缓走到原先新生分时排队的位置,问道,“那么,我的分院仪式可以开始了吗,麦格教授?”
      “就算如此……”麦格教授看上去还是很不放心。
      “米勒娃,”邓布利多打断了她的担心,“她说的没错,确实是马尔福先生先挑衅了她的朋友,而且,她是拉文克劳的后人,只要她想来霍格沃茨,我们便无法阻止她,整个霍格沃茨城堡都会为她开放。”
      “我明白了,”麦格伸手,示意伊莲娜上来,“既然如此,请上来分院吧,伊莲娜·拉文克劳。”
      伊莲娜一步一步走到麦格教授身边,在凳子上坐下,戴上了分院帽。
      “哦,拉文克劳的气息,又是一个创始人的后人!”分院帽的声音在伊莲娜耳边响起。
      “又?也就是说这届新生还有其他的创始人后人?”
      “不不不,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一个带有微薄的斯莱特林血脉的小家伙,虽然他的血脉微薄而混乱,连霍格沃茨城堡的认可都没得到,但他依旧做成了了不得的大事——虽然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霍格沃茨城堡的认可?”
      “是的,只要拥有他们四个老家伙中任意一个的血脉,并拥有符合其先祖所要求的特质——拉文克劳是智慧,赫奇帕奇是忠诚,格兰芬多是勇敢,而斯莱特林的条件最坑,除了精明之外,还要求有纯正的血统——便能得到霍格沃茨的认可,只要还活着,便是霍格沃茨的主人之一,这是你们的先祖留下的魔法契约。”
      “主人?”
      “你不会真的以为他们四个是什么大公无私的人吧?我承认,他们确实是伟大的巫师,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为后人留下点什么,比如霍格沃茨。”
      “所以,我现在是霍格沃茨的主人之一了,其他人都是谁?”
      “额,事实上,只有你一个,这么多年我只见过两名霍格沃茨创始人的后人,那个斯莱特林后人我说过了,血脉微薄而混乱,而且还不符合他先祖留下的条件,所以说,理论上你现在就是霍格沃茨唯一的主人,只要你找到并完成你先祖留下的考验,霍格沃茨的最高级别的魔法权限就会对你开放。而在有人完成考验之前,霍格沃茨的魔法权限归于校长,而且是不完整的。”
      “好了,今天就说到这里吧,还有什么想问的你可以以后来校长办公室找我。”
      “拉文克劳!”分院帽大声喊道。
      伊莲娜摘下分院帽,走向拉文克劳的长桌。礼堂里寂静无声,没有人鼓掌,大家似乎还沉浸在对血族的恐惧之中。
      就在这时,一双手举了起来,用力的鼓起了掌。紧接着,拉文克劳长桌上,也逐渐响起了掌声,随后,整个礼堂响起了巨大的掌声。
      伊莲娜朝掌声最初响起的地方看去,看见赫敏·格兰杰正在朝自己微笑,如果要说有什么能给这个特别的分院仪式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的话,那就是这个了。她快步跑向长桌,在赫敏身边坐下。
      阿不思·邓布利多站了起来。他笑容满面地看着学生们,向他们伸开双臂,似乎没有什么比看到学生们济济一堂使他更高兴的了。
      “欢迎啊!”他说,“欢迎大家来霍格沃茨开始新的学年!在宴会开始前,我想讲几句话。那就是:笨蛋!哭鼻子!残渣!拧!
      “谢谢大家!大家开始痛痛快快的吃吧!”
      他重新坐下来。大家鼓掌欢呼。
      随着邓布利多的话音落下,学生、教授们面前的桌子上出现了大量的食物:烤牛肉、烤子鸡、猪排、羊羔排、腊肠、牛排、煮马铃薯、烤马铃薯、炸薯片、约克夏布丁、豌豆苗、胡萝卜、肉汁、番茄酱……而且不知出于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还有薄荷硬糖。大多数学生们欢呼一声,便投入到消灭食物的战斗之中。
      “伊莲娜!你是血族?你之前在我面前消失的时候使用的魔法是什么?”赫敏迫不及待逮到伊莲娜就开始连珠炮似的发问:“魔法契约是什么?分院帽跟你说了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
      “晚上回宿舍我再一一解答——在那之前,先享受晚餐,”伊莲娜取来一份牛排和一些沙拉,打了个响指,桌子上出现两杯猩红色的饮料,“我自己调制的饮料,要试试吗?”
      赫敏狐疑的看着眼前猩红色的‘饮料’,“这真的是饮料,不是别的什么?”
      伊莲娜只是看着她,笑笑不语。
      赫敏考虑了一会,鼓起勇气,端起一杯饮料,呡了一口。
      这看上去宛如血液一般的‘饮料’,入口淸甜,并没有想象中恶心的血腥味;在咽下饮料一会后,赫敏的体内缓缓升起一种以往从未有过的感受——全身的魔力都活跃了起来,她感觉自己对于魔力的掌控似乎增长了些许。她迫不及待地将杯中的饮料一饮而尽,而后向伊莲娜问道,“这是什么饮料,竟然能增强我对于魔力的掌控力?!”
      “我用一些魔植和一些魔药调配出来的饮料,可以活跃身体内的魔力,长期饮用可以提高对魔法的掌控能力——你的实力还比较弱,所以提升的效果会比较明显。”伊莲娜为她续上一杯,“你很幸运,你是除了我和我叔叔以外第一个喝到这种魔饮的人。”
      伊莲娜转头正准备对付牛排,看见几名坐着她们附近的拉文克劳的学生充满期盼的看着她的魔饮。
      “这真的能提高对魔力的掌控吗?”一个亚裔女孩好奇的问道,“对了,我叫秋,秋·张。”
      果然是她。伊莲娜笑道:“当然,你们想的话,也可以试试。”说完便又打了个响指,又是几杯魔饮便出现在了餐桌上。
      这几杯魔饮迅速拉近了同学们之间的关系,伊莲娜、赫敏很快便与其他拉文克劳的学生聊了起来。尽管起初对于伊莲娜的血族身份依旧怀有恐惧,但当伊莲娜主动表达出自己的善意之后,这些涉世未深的小巫师也逐渐消弭了敌意。
      很快,当所有人都填饱了肚子以后,余下的残羹冷炙就一股脑儿地从餐盘里消失了,餐盘又都变得光洁如初。过了一会儿,餐后甜点上来了——各种口味的冰淇淋应有尽有,各国风味的甜点琳琅满目——经典的英式苹果饼,泛着甜蜜光芒的糖浆水果馅饼、香气醉人的酒浸果酱布丁、米布丁、一系列“邓布利多风味甜食”……
      伊莲娜又拉着赫敏在甜品堆里奋斗了起来。
      当大家都瘫在椅子上打起饱嗝儿,甜品也消失了;邓布利多教授也从椅子上起身,礼堂里也恢复了肃静。
      “哦,现在大家都吃饱了,喝足了,我要再对大家说几句话。在学期开始的时候,我要向大家提出几点注意事项。
      “一年级新生请注意,学校场地上的那片林区禁止任何学生进入——我们某些老同学也要好好记住这一点。”
      邓布利多那双闪亮的眼睛朝韦斯莱孪生兄弟那边扫了一下。
      “再有,管理员费尔奇先生也要我提醒大家,课间不要在走廊里施魔法。”
      “魁地奇球员的审核工作将在本学期的第二周举行。凡有志参加学院代表队的同学请与霍琦女士联系。”
      “最后,我必须告诉大家,凡不愿遭遇意外、痛苦惨死的人,请不要进入四楼靠右边的走廊。”
      “现在,在大家就寝之前,让我们一起来唱校歌!”邓布利多大声说。
      (跳过理由同分院帽歌)
      学生们七零八落的唱完了校歌,排队依次离开了礼堂。
      拉文克劳的小巫师们则在级长佩内洛·克里瓦特的带领下鱼贯而出。
      “小心那些旋转的楼梯,不要走错了方向,那样你会迟到的。”佩内洛友善的提示道。
      “我们的公共休息室和宿舍在城堡的西边,还有一段路要走,小心脚下!”的确要非常小心才行,城堡里的楼梯有的又大又宽,有的又窄又小,还时不时有台阶突然消失,令不熟悉道路的新生们心惊胆战。
      “啊!”
      一声尖叫响起,只见赫敏脚下的台阶消失地毫无征兆,一脚踩空的她手忙脚乱地去抓旁边的扶手。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伊莲娜快速地念动魔咒,赫敏被魔力托住了,而后她伸手将赫敏拉了回来。
      赫敏正想说话,伊莲娜打断了她未出口的答谢。
      “记住了,这是漂浮咒的咒语——记住我刚才的施法手势,这可以帮助你更快地掌握它。”
      看到看向自己的拉文克劳的学生,伊莲娜微微一笑,“哦,对了,我想你们大概需要这个——”
      她轻挥魔杖,楼梯停止了原先难以捉摸的变化,缓缓在他们面前停下,楼梯上时不时消失的台阶也仿佛恒定在了那里,“我想这对于新生来说友好一点,不是吗?”
      “控制霍格沃茨的楼梯?你是怎么做到的?”佩内洛看上去十分惊讶,“之前也有实力强劲的学生试图控制,但他们都失败了——这不是魔力强大可以解决的问题。”
      “足够的魔力和我的先祖留下的一些小魔法。”伊莲娜摊了摊手。
      队伍继续前进,赫敏很快缓了过来,就伊莲娜刚刚的魔法与她讨论起来。
      谈话间,到了公共休息室的入口前。入口在拉文克劳塔最顶端,一眼就可以看见一块古老的、光滑的木板,上面有一个巨大的鹰状青铜门环。
      “其他学院都有固定的口令,我们没有,只要你能回答对施了魔法的门环的问题,你就可以进来。”佩内洛轻轻敲击了三下门环,门环发出了富有磁性的神秘声音:“在梦境与现实中游离的旅客,他们是谁?”
      “人。”伊莲娜秒答道。
      “不愧是拉文克劳的后人”还在检索自己脑中题库的佩内洛看上去并不是很惊讶。她招呼新生们依次走进了公共休息室中。
      走进去,这是一间很大的圆形屋子,墙上开着雅致的拱形窗户,挂着蓝色和青铜色丝绸,透过窗,可以看到外面美丽的风景。天花板为一穹顶,上面缀有星星,下面的深蓝色地毯上也缀有星星,显得深邃奥妙、神秘莫测。房间里有宽大的桌椅、成排的书架。门对面的壁龛中放有一位美丽与智慧并存的女性——罗伊纳·拉文克劳的半身白色大理石像。塑像旁边的一扇门通往上面的宿舍。
      来到公共休息室后,佩内洛按例讲述了拉文克劳的欢饮辞。
      “祝贺你们!我是级长佩内洛·克里瓦特,我很高兴欢迎你加入拉文克劳学院。我们的院徽是一只鹰,高高翱翔在无人可及的巅峰;我们的颜色是天蓝和青铜;我们的公共休息室位于拉文克劳塔的顶端,藏在一扇拥有魔法门环的门背后。
      ……
      我将再说一次:恭喜你成为最聪明的,最敏捷的和最有趣的霍格沃茨学院的一员。”
      “你们的行李都已经放置在床头了,请自行寻找,诸位晚安,祝好梦。”佩内洛说完,率先钻进了女生宿舍。
      伊莲娜很快便找到了属于她的房间,不出所料,她与赫敏在同一间宿舍。伊莲娜走进房间,对准自己的床和行李挥动魔杖,她的行李箱打开,里面的物品自行飞舞了起来,去到它们该在的位置。做完这一切,伊莲娜转过身,开始打量房间。
      房间的四脚床上铺着天蓝色的丝质软被,看上去就很舒适。房间里有四张床,还有两张空着,估计要等到明年才会有新生住进来了。房间里有一个陈旧的储物柜和一张应该是用来炼制魔药的木桌,上面还摆放着一些用过的炼药器材,应该是上届学生留下的。
      伊莲娜打开储物柜,发现里面有大量陈旧但写满笔记的书本,稍微翻阅一下,每一本的扉页都写着:请收下这份来自拉文克劳的礼物,愿智慧永远流传!后面则是原主的署名。伊莲娜甚至发现了一本弗立维教授留下来的、写满了施咒技巧的笔记本。
      “这可真是,无价之宝。”伊莲娜挑选了几本自己感兴趣的书,准备以后慢慢阅读。
      挑选完书籍,伊莲娜转身准备去洗漱休息。但当她转过身,却发现收拾好行李的赫敏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现在,可以给我解答一下我的疑问了吗?伊莲娜。”
      好吧,看来这会是个不眠之夜。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