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身怀利器 ...

  •   成功实现了自己小算盘的伊莲娜放松的与赫敏闲聊了起来,并在谈话中不断坚定着赫敏去拉文克劳的决心。
      很可惜,这样愉快的闲聊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伊莲娜便感觉到车厢的门后出现了三个人,包厢门又被推开了。
      伊莲娜期盼的加一把火的时间到了。
      三个男孩走进了包厢,中间为首的是一个面色苍白的金发男孩。
      这应该就是傲娇少爷德拉科了。伊莲娜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正准备做一名合格的吃瓜群众。
      “是真的吗?”他问,“整列火车上的人都在纷纷议论,说哈利·波特在这个包厢里。这么说,就是你了,对吧?”
      “是的。”哈利说,他看着另外两个男孩,他们俩都长得粗粗壮壮,而且长相特别难看,站在小白脸两边,一边一个,简直像他的一对保镖。
      “哦,这是克拉布,这是高尔。”面色苍白的男孩发现哈利在看他们,就随随便便地说,“我叫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罗恩轻轻咳了一声,免得笑出声来。马尔福看着他。
      “你觉得我的名字太可笑,是吗?不用问你是谁。我父亲告诉我,韦斯莱家的人都是红头发,满脸雀斑,而且孩子多得养不起。”
      马尔福转身对哈利说:“你很快就会发现,有些巫师家庭要比其他家庭好许多,波特。你不会想跟另类的人交朋友吧。在这一点上我能帮你。”
      他伸出手要跟哈利握手,可哈利没有答理他。
      “我想我自己能分辨出谁才是另类,多谢了。”哈利冷冷地说。
      马尔福那苍白的面颊没有涨红,只是泛出淡淡的红晕。
      “我要是你呀,波特,我会特别小心。”他慢吞吞地说,“你应当放客气点,否则你会同样走上你父母的那条路。他们也不知好歹。你如果跟像韦斯莱家或海格这样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你会受到影响的,哦,还有一个小泥巴种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巫师。”马尔福轻蔑的看了赫敏和伊莲娜一眼。
      哈利和罗恩腾地站了起来。罗恩脸红得跟他的红头发一样。
      但比他们更快的,是伊莲娜的魔法。
      伊莲娜轻挥魔杖,一道魔力光束打到马尔福身上,化作一捆绳子将其捆了起来。伊莲娜以几乎是以瞬移的速度冲到马尔福面前,单手将其提了起来,用及其冰冷的语气对他说:“道歉!”
      她的速度是如此的快,以至于克拉布和高尔根本没反应过来。不过很快,这二位“保镖”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怒吼着冲上来想要解救马尔福。
      伴随着伊莲娜轻飘飘地打了记响指,那克拉布和高尔连个屁都没放出来便被魔力击晕在地。
      接着,伊莲娜将马尔福提到赫敏面前,对着马尔福再一次说道:“道歉,不要让我说第三次。”
      马尔福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和深深的恐惧,“对……对——对不起,我不该说你们……”
      他没能把后面他自己骂人的话复述出来,便被伊莲娜丢出了车厢,“带上你的两个跟班,滚!”
      被放下的马尔福似乎重新恢复了一点勇气,一边试图叫醒他的跟班,一边在那小声嘀咕着,隐约可以听到“我爸爸”之类的词汇。
      “我可不害怕你将今天的事情告诉你父亲,”伊莲娜轻蔑地嘲讽道,“不相信的话你大可以试试,没准下次见面你就是马尔福家族的家主了。”
      马尔福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不敢再多说话,勉强地拖着自己的两个跟班离开了。
      马尔福刚走,赫敏,哈利和罗恩便围了上来。
      “太酷了,没想到你这么强!”一向和马尔福家族不对付的罗恩大声祝贺道。
      赫敏和哈利则显得有些忧心忡忡,赫敏说道:“谢谢你,伊莲娜,可是,那个叫马尔福的男孩好像来自……一个很有势力的巫师家族?不然也不会对哈利说出那样的话,你这样,会给你带来麻烦吧?还有,他说的那个词是什么意思?让你突然就动手了?”
      “泥巴种是一个侮辱性的词汇,”罗恩解释道,“那是纯血巫师们对于麻瓜出身的巫师的蔑称。”
      “就是如此,你也不该如此冲动的,伊莲娜,万一马尔福动用他家族的势力来对付你,怎么办?”
      “我说过了,马尔福家族的势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伊莲娜说道,“更何况,你已经准备加入拉文克劳学院了,不是吗?既然如此,作为你未来的同学,我自然要帮助你处理一下不怀好意的家伙。”
      是的,这才是我出手的真正原因。
      看上去,伊莲娜出手得十分冲动,但事实上,她早就考虑好了得失:
      首先,帮助赫敏,可以进一步巩固她去拉文克劳学院的决心,顺便为以后两人关系更进一步做准备;
      二来,马尔福一向对于麻瓜出身巫师(赫敏)和有非人类生物血统的生物(海格,马人)有很强的歧视,干脆借此机会震慑住他,也省的以后他来找自己和赫敏的麻烦,至于他会不会找老马尔福先生来帮忙?不好意思,还记得爱德华对伊莲娜实力的描述吗?老马尔福如果真来了,只怕伊莲娜的私人金库就要多出一大笔金加隆了。
      最后,赫敏可是自己内订的女朋友(有可能是之一(伊莲娜是这样想的)),被人欺负了,自己当然要替她出头(喂喂,这才是你的重点吧!)。
      于是,伊莲娜出手了,毫不犹豫,干脆利落。
      “话说,马尔福是不是太差劲了,居然连一个家传魔法也没有用出来,马尔福家族不是整天以纯血家族自傲吗?居然只有这种水准?”
      听到罗恩的话,伊莲娜突然陷入了沉思。不过很快,她便恢复了正常,开始引导谈话的走向。
      在伊莲娜的刻意引导下,车厢又恢复了马尔福到来之前的和谐氛围,罗恩向哈利介绍魔法界,伊莲娜和赫敏讨论魔法。不过看他们时不时看向自己的眼神,很明显,他们对自己刚才的表现相当佩服。
      又过了一会,哈利朝车窗外瞥了一眼,他发现天已经黑下来了。他看见山峦和深紫色的天空几乎融为一体,没有尽头一般在窗外缓缓划过——火车似乎减慢了速度。
      伊莲娜用屏障魔法在车厢的角落做了个临时的更衣间,哈利和罗恩脱下外衣,换上黑长袍。赫敏回去她的车厢取行李了,她与伊莲娜约好了等会在这会面,一起去霍格沃茨。
      “再过五分钟列车就要到达霍格沃茨了,请将你们的行李留在车上,我们会替你们送到学校去的。”这声音在列车上回荡。
      哈利紧张得胃里的东西直往上翻,他看见罗恩雀斑下的脸也发白了。他们把剩下的零食塞进衣袋,就随着过道上的人流朝前拥去。伊莲娜则推说自己要等待赫敏留在了车厢内。
      列车放慢了速度,最后终于停了下来。旅客们推推搡搡,纷纷拥向车门,下到一个又黑又小的站台上。
      “我们走吧,伊莲娜?”赫敏提着行李从隔壁车厢走了过来。
      “你先过去吧,我还有点事,”伊莲娜对赫敏笑道,“霍格沃茨见,赫敏·格兰杰。”
      接着,在赫敏惊讶的眼神里,伊莲娜的身体逐渐变淡,最后彻底从空气中消失,只留下一张纸条,缓缓地飘到赫敏手里,证明她没有产生幻觉。纸条上是娟秀的字迹:我在拉文克劳等你。
      赫敏惊讶了一会,便恢复了原来的神色。她收起纸条,提着行李,和其他新生们一起沿着一条陡峭狭窄的小路走向霍格沃茨。

      黑湖湖畔。
      伊莲娜坐在一棵树下,低垂着头,若有所思。
      “怎么了?我们的天才伊莲娜怎么在这思考人生?这可不像你的风格。”爱德华出现在她身旁打趣道。
      “我今天,对一个未入学的小巫师出手了,”伊莲娜情绪有些低落,“是的,我一名血族伯爵,霍格沃茨教授级别战力的巫师,对一名还未入学的小巫师出手了。
      “虽然我一直在说服自己,是他先挑衅了我的朋友,对他出手有益无害。可是,一个口无遮拦的小鬼的一句话点醒了我——那个男孩只是一个还未入学的小巫师啊,虽然性格确实是恶劣了一点。”
      “我在想,我这样的行为,和格林沃德、伏地魔还有那些黑巫师有什么区别呢?为了一己私欲而欺凌弱者,我这样做,真的是正确的吗?”
      “伏地魔可不会为这种事情找借口,”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伊莲娜面前响起,“对他而言,作恶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哦,不对,我甚至不确定他有没有作恶这个概念——或许在他眼里,他所做的一切皆是正确的,而在我们看来的作恶,对他来说或许只是扫清他面前的阻碍罢了。”
      话音未落,一位老人走到了伊莲娜面前;他个子瘦高,银发和银须长得都能够塞到腰带里了,穿一件长袍,披一件拖到地的紫色斗篷,蹬一双带金属搭扣的高跟靴子。半月形的眼镜后边一双湛蓝湛蓝的眼睛炯炯有神。他的鼻子很长且歪歪扭扭,看起来至少断过两次。
      “邓布利多教授?”伊莲娜问道。
      “是的,拉文克劳小姐,还有我的老朋友,爱德华。”说完,邓布利多和爱德华用力地拥抱了一下。
      “我不是说过要保密吗?爱德华叔叔。”伊莲娜一脸怨念地斜视爱德华。
      爱德华无奈地摊了摊手,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真的没有告诉过阿不思我们要来的消息,对吧,阿不思?”
      “没错,我确实没有收到爱德华的消息,”邓布利多笑道,“但是,作为霍格沃茨的校长,霍格沃茨之中出现了两道强大的魔力波动,我肯定需要来查探一下,不是吗?”
      “那倒也是,”伊莲娜恍然大悟,低落的情绪影响了她的思维,差点把剧情最重要的设定给忘了,那就是邓布利多的强度,“那么请问邓布利多教授现在看到我们了,打算怎么办呢?”说完她默默把大脑封闭术调动到了最高强度。
      “没有打算,”邓布利多慈祥地回答:“不过拉文克劳小姐好像已经有打算了……哦,不错的大脑封闭术,那就让我猜猜吧……”
      “让我想想……嗯……拉文克劳的后裔,成为了血族,在入学晚宴开始前来到了霍格沃茨,”邓布利多简单的思考了一下:“你是来霍格沃茨读书的,对吗?”
      人老成精!在自己动用了大脑封闭术的情况下,仅仅依靠思维便迅速发现了自己的目的,而且还看出了自己动用了大脑封闭术的事实,不愧是原作战力天花板,看来自己在霍格沃茨行事还得小心一点啊(明明是你的表面目的太明显了)。
      “是的,没错,根据我的先祖,霍格沃茨的创始人之一留下的魔法……”
      “任何霍格沃茨创始人的后人只要拥有学习魔法的天赋,并且愿意进入霍格沃茨学习,那么他们可以随时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霍格沃茨的新生名单上,”伊莲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邓布利多打断并接了下去。
      “没错,我想这对于血族也适用,对吗?”
      “是的,当然没有问题,魔法契约的力量可比你想象的要强的多,就算我是霍格沃茨的校长,也没有阻止你进入霍格沃茨学习的权利,”邓布利多回答到,“不过,在我看来,以你的魔法水准,霍格沃茨其实已经教不了你什么东西了,是什么驱使着你来到了霍格沃茨呢?”
      “当然是为泡——不,是为了探索霍格沃茨,”伊莲娜连忙改口,“作为我先祖创建的学校,里面一定蕴藏着许多的秘密和高超的魔法知识,我就是为了探索秘密和追寻更深奥的魔法知识而来的,毕竟,过人的聪明才智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
      “真不愧是拉文克劳的后裔——既然如此,霍格沃茨欢迎你的到来;开学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爱德华,开导完你的养女后赶快带她进来吧,”邓布利多转身离去,“拉文克劳小姐,关于你刚才的疑问,我想说,力量本身并不可怕,关键在于你如何运用,为了朋友挺身而出是很正确的做法,只不过,你似乎还没学会控制好使用的力量,所以,希望你要学会约束自己过于强大的力量。我很庆幸,你这么早就意识到了这点——这可以避免你沉醉于力量之中。”
      “呼——”等到邓布利多彻底离开后,伊莲娜长出了一口气,差点就说漏嘴了,自己来霍格沃茨的目的。
      “别听那糟老头子放屁!”伊莲娜好奇的看向出口成脏的爱德华,“束缚自己的力量,是懦夫的行为,真正的强者应该敢于面对自己的力量并正确地使用;空有一身本事而自缚手脚又有什么意义!”
      “那爱德华叔叔你是真正的强者吗?”
      “当然,在必要的情况下我从不惧怕展现我的实力。”爱德华非常少见地严肃了起来,“伊莲娜,你要明白,魔法界的本质。”
      “正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魔法界本质上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的实力和能力更强,谁就能取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权利——虽然现在你还没见过多少魔法界的黑暗面,但这些你迟早需要面对。”
      “如今你18岁了,你需要明白:拥有魔法的我们,没必要像麻瓜一样光靠讲道理来解决问题,只要你能确定你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那就可以用你的实力去解决——毕竟有些人根本不会和你讲道理。”
      “不过,这并不代表我鼓励你滥用魔力来解决问题,而是希望你学会,在合适的场合,采用合适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明白了吗?”
      “或许吧?”伊莲娜有些困惑地歪了歪头,这莫非就是心灵鸡汤·霍格沃茨异界限定版?
      “没关系,你有充足的时间慢慢想明白,不过在那之前,”爱德华笑道,“你不是准备要在开学晚宴上盛大登场吗?再不出发的话你可要错过分院仪式了哦!”
      “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