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霍格沃茨日常(1) ...

  •   午夜,霍格沃茨校长办公室。
      一只蝙蝠从窗户飞入,落在了邓布利多办公桌前的地面上。
      “虽然我说过可以随时来访,但现在未免也太晚了一些,”邓布利多正坐在他的办公桌前,挑逗着福克斯。“我知道宵禁对你来说没什么意义,但既然你选择来到霍格沃茨学习,还是希望你能尽量遵守校规,伊莲娜小姐。”
      “您这话就有点虚伪了,邓布利多教授,”伊莲娜变回人形,“我倒是挺好奇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为什么在午夜的时候还坐着办公桌前逗弄凤凰。”
      “你在等我,你知道我会来。”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不愧是拉文克劳的后人,你完美继承了你先祖的过人智慧,”邓布利多鼓了鼓掌,“那么,你是为何而来?我可没猜出你前来的目的。”
      伊莲娜变出一把椅子坐下,翘起了她经典的二郎腿,“我们来做个交易吧,邓布利多校长。”
      ……
      “哈欠——”当第二天清早打着哈欠被赫敏从床上拖起来时,伊莲娜十分后悔自己没有给赫敏来个能让她睡到饭点再醒来的魔咒,“所以,这么早叫我起来干什么,离早饭还有一段时间呢。”
      “当然是提前熟悉一下城堡了,”赫敏以她一贯的、连珠炮似的语气说道,“城堡的楼梯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我想你也不想因为不熟悉道路导致上课迟到吧?我很期待我们的课表会是什么样的,我想你也一样吧。”
      不,我一点也不期待。我们的课表还是我昨天晚上和邓布利多一起安排的。伊莲娜在内心吐槽。
      “你是不是忘了,”伊莲娜的声音充满了怨念,“霍格沃茨所有的楼梯和画像都会为我指路,只要跟着我,就不用担心迷路的问题。”
      “但是,我不可能一直跟着你,不是吗?而且多熟悉熟悉城堡肯定没有坏处。”
      所幸,在伊莲娜的暗中操作下,赫敏很快熟悉完了城堡,两人向着礼堂走去,准备享用早餐并领取她们的课表。
      当伊莲娜还在对着她的早餐大快朵颐的时候,拿到弗立维教授所发的课表细细查看了起来。
      “魔咒,魔法史,草药课,魔药课,变形术,黑魔法防御,天文学,还有飞行课?”赫敏看上去充满了好奇,“我们的大多数课程旁边都有一个红蓝色的标志,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们的课程是和格兰芬多学院一起上的,”伊莲娜出言解释道,“毕竟我们学校有四个学院七个年级,如果每个学院分开上课的话,课表恐怕根本排不完。”
      “我们今天早上有一节变形术课程!”赫敏的语气中充满了期待,“快快快,伊莲娜,解决你的早餐,然后我们回宿舍拿上课表去教室,天呐我居然没把课表带全,我们会迟到的!”
      “小问题,”伊莲娜勾了勾手指,今天所有课程的课本便慢悠悠的从拉文克劳塔楼的方向飞了过来。
      很快,伊莲娜在赫敏的催促下吃完了早餐,和赫敏一起向变形术教室走去。
      “看起来我们是最先到的,麦格教授好像也还没来,”赫敏推开变形术教室的大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只花斑猫卧在讲台桌上。
      “不不不,她已经到了,”伊莲娜打趣的看了眼讲台桌上麦格教授变成的猫,“如果你了解什么是阿尼马格斯的话,对吧,麦格教授?”
      接着,赫敏惊讶的看到讲台桌上的花斑猫跳到地上,变成了麦格教授。
      “你说的没错,拉文克劳小姐,但是我觉得让格兰杰小姐这么早接触到这种知识并不合适,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天赋。”麦格教授严肃的说道。
      “麦——麦格教授!”赫敏看上去相当惊讶,“这是——你昨天晚上用的魔法吗?伊莲娜。”
      “不,我昨天晚上用的是只有血族才能掌握的天赋魔法,”伊莲娜回答道,“麦格教授所用的则是所以巫师理论上都能学会的魔法,阿尼马格斯。”
      “阿尼马格斯是一种相当复杂且困难的魔法,需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学习和准备,并且要有足够的意志力和知识积累,不是你现在可以学习的,格兰杰小姐。”麦格教授阻止了正想说话询问的赫敏,“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好学的孩子,但目前阿尼马格斯对你来说太遥远了,如果你确实有兴趣,就先好好学习变形术的基础,好吗,格兰杰小姐?”
      在赫敏答应,又告诫伊莲娜不要跟新生拆穿自己身份后,麦格教授重新变回了花斑猫,跳回了讲台桌上。
      很快,学生们陆陆续续来到了教室之中,直到上课时间的前一刻,所有的学生都到达了教授之中,除了——
      “对——对不起,麦格教授,我们迟到了!”直到上课时间过了几分钟,我们的救世主哈利和他的跟班罗恩才姗姗来迟。
      “麦格教授好像还没来?”罗恩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庆幸。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只花斑猫在他们面前变成了麦格教授。
      “新生迷路也是正常现象,不过下不为例,韦斯莱先生,波特先生,”麦格教授看着自己面前颤抖的两人,“现在,赶快到位置上去。”
      “变形术,是你们在霍格沃茨所学的课程中最复杂也是最危险的魔法……”麦格教授开始了她的授课。
      很快,麦格教授便讲完了,她给每一桌发了两根火柴,让学生们试着将其变成针,
      伊莲娜随意的挥舞了一下手指,火柴便变成了一根精致的银针,针身上还用精致的雕纹刻着她的名字。而后,赫敏在她的指导下,也迅速的将火柴变形成了银针。
      一向严肃的麦格教授向她们露出了微笑(主要是赫敏),为拉文克劳加上了二十分,而后开始巡视其他学生的进度。
      伊莲娜给赫敏讲解了几个变形术的施法原理和施法技巧,让她自己练习,随后她的视线便跟着麦格教授的走动开始观察起其他学生的平均水平。
      一切正如伊莲娜所预料的那样,这届新生中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天才,一直到下课,大多数学生面前的针都毫无变化,只有赫敏和自己完成了,而哈利在她有意的提点下成功让他的火柴变尖了一点。哦,对了,还有西莫,在大家普遍都放不出几个魔法的情况下,他居然能在尝试变形时把火柴给炸了,只能说,真不愧是爆破鬼才。
      魔咒课的教授是拉文克劳学院的院长弗立维。他因为妖精血脉的缘故身材出奇矮小,上课时只得站在一摞书上,这才够得着讲桌。但妖精血脉同样赋予了他强大过人的施法能力,他年轻时获得的巫师决斗大赛的冠军就是最好的证明。
      同时,弗立维也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院长,在课堂上的自由练习时间,他毫不吝啬的给向他请教的伊莲娜和赫敏讲解了许多他个人所创的施法技巧,他也是学校中为数不多的、伊莲娜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实用知识的教授。
      草药课的教授是赫奇帕奇的院长斯普劳特女士。每周三次,她都会带着一年级新生们到城堡后边的温室去上草药课,学习如何培育这些奇异的植物和菌类并了解它们的用途。
      令赫敏惊奇的是,一向对于课程兴致一般的伊莲娜(因为大多数课程的内容她都学会了,上课主要是为了跟赫敏培养感情),对于草药课却有着很高的积极性,不仅在课堂上十分活跃,还时常在课后主动帮助斯普劳特教授收拾药草。因此,草药课成为了伊莲娜为拉文克劳加分最多的课程之一。
      “为什么你对于草药课会有这么高的热情,伊莲娜,哦,我没有说这不好,只是好奇……”一天课后,看着又捧了一盆草药回到宿舍的伊莲娜,赫敏忍不住提出了疑问。
      “你以为你平时喝的特调魔饮、用的秘制调料和那些与众不同的东方美食是怎么来的?”伊莲娜笑道。
      每星期三晚上,她们都要来到塔楼顶端上天文课,主要的学习任务便是用望远镜观测星空,学习不同星星的名称和行星运行的轨迹。在各种魔法科目上都被伊莲娜压了一头的赫敏本想在这门无需魔法的科目上超越伊莲娜,却被遭到了21世纪完善的天文学理论的当头一棒。
      至于前世小说中令人厌烦的魔法史课,伊莲娜倒是觉得不错。虽然宾斯教授的讲课方式确实枯燥乏味,但相比前世的背诵式教育来说根本不是什么,何况,这可是魔法史!没有人知道这其中藏有多少秘密,这可比前世的玄幻小说更有真实感。
      黑魔法防御术不出所料成了一场笑话。奇洛让上课的教室里充满了一股大蒜味,尽管人人包括奇洛教授本人都说这是为了驱走他在罗马尼亚遇到的一个吸血鬼,但伊莲娜很清楚这是奇洛为了掩盖伏地魔附身在他身上的一个低劣的障眼法。
      他的课程也讲的一塌糊涂,说实在话,奇洛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演员,伊莲娜觉得他一定不知道什么叫过犹不及。
      出于自己和邓布利多的交易和自己的小算盘,伊莲娜在大多数课程上都会在我们的救世主哈利陷入困境时帮他一把,这让哈利很高兴,他自认为自己交到了一个友好且强大的“朋友”。
      当然了,伊莲娜也不是什么课都会捞哈利一把,比如,当第一节魔药课到来时,伊莲娜就优哉游哉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准备欣赏哈利与斯内普在魔药课上的首次针锋相对。
      果然,斯内普被哈利父亲压制了多年的怨念准时发作,开始了对哈利的问题轰炸,只不过这次,想举手为自己在车上结识的同学解围的赫敏被伊莲娜拦住了,没有人为他出头的哈利也无法顶撞斯内普,针锋相对变成了哈利被单方面训斥。
      “坐下,”斯内普对哈利怒喝道,“让我来告诉你吧,波特,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就是一服生死水。粪石是从山羊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至于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则是同一种植物,也统称乌头。明白了吗?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都记下来?!”
      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摸索羽毛笔和羊皮纸的沙沙声——除了伊莲娜。在一片嘈杂声中,斯内普突然转头看向伊莲娜:“看来和哈利·波特一样自大的,并不只有他一个人,不是吗?”
      “伊莲娜·拉文克劳,如果我用喷嚏草,坏血草和独活草……”
      “可以制作成迷乱药,能够使人混乱,”伊莲娜看上去很淡定,甚至出言调侃斯内普,“需要我帮您调制一份解药吗?”
      “月长石粉和嚏根草的精华糖浆是什么的材料?”
      “是缓和剂,多用于平缓烦躁的情绪。”
      “复方汤剂?”
      “熬了二十一天的十二只草蛉虫、一盎司粗锑、四只去口器的蚂蟥、三分之二盎司满月时采摘的流液草、三德拉克马粉状氯化铵、两耳草叶粉、一掐双角兽角粉、硝石、汞、铁的锉末,哦,对了,还有干非洲树蛇皮条以及你想变成的人身上的东西。”
      斯内普又问了几个高年级才会掌握的魔药学知识,也被伊莲娜一一答了出来。
      “好吧,看来拉文克劳小姐并不是自大,而是自信,她确实继承了来自她先祖的过人智慧,”紧接着他话锋一转,“——所以你们怎么又在发呆,为什么不记下来?”
      在魔药课接下来的时间里,伊莲娜亲眼见证了斯内普对于格兰芬多的厌恶,尽管这次由于伊莲娜的蝴蝶效应,哈利没有顶撞他,但他依旧痛斥了许多格兰芬多的学生,并借着纳威药水出现问题扣了格兰芬多的分数。
      “你刚才为什么阻止我帮哈利解围?”下课后,赫敏一脸气愤,“斯内普教授完全就是不讲道理,他完全没有讲任何内容就直接提问!除了你和我我觉得没人能答得出来他的问题,他是在针对哈利。”
      “呵呵,”伊莲娜冷笑了一声,“没错,他就是在针对哈利和格兰芬多。从刚才他的表现看,你觉得你举手能做什么?被他无视?还是被一块针对?”
      “可是……”赫敏似乎冷静了一点,“我们就不能做点什么吗?毕竟……”
      “做点什么?”伊莲娜笑了笑,她慢慢抬起右手,用食指和拇指扶住了赫敏的下巴,把她的脸微微抬起,吐气如兰道,“那么,你能做什么呢?亲爱的赫敏。论身份,斯内普是教授,而你是学生;论实力,你只是一名刚入学的小巫师,而能当上斯莱特林的院长,你觉得斯内普的实力任何呢?”
      “赫敏,虽然你很勤奋,也有一定的天赋,但很明显,刚刚来到魔法界的你还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就让我来教教你吧。”
      “今天的事情就是我教给你的第一课:在魔法界,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所谓的公平,从来都是建立在实力的对等之上的。”
      “还有,就算你有足够的实力,你又为什么要帮哈利,事实上,我们和他仅仅只是认识而已,不是吗?帮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忙自然无所谓,但像今天这样明眼人都肯定出来斯内普教授在针对哈利的情况,你确定你要帮忙?你觉得你的行为能帮上什么忙?”
      “这就是第二课,睿智的拉文克劳,只为值得的人出手;出手前再三思考,你的方式真的有用么?”
      “好好思考一下吧,我相信你会想明白的,赫敏。”
      说完,伊莲娜松开了托着赫敏脸庞的手指,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快走吧,午餐时间要到了,下午还有飞行课,我想你应该不想饿着肚子去学习飞行吧?”
      赫敏默默的站在原地,似乎在思考伊莲娜刚刚所说的那番话,只是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色有一丝泛红,就在刚刚伊莲娜托着她的脸开始说教的时候。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1不代表上下章节,单纯是因为作者想不出章名,以后想不出章节名就都是这个格式(滑稽)
    马上期末了,作者君要去写期末论文了,停更一段时间,估计6月末或者7月初恢复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