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儿时盛气高于山 ...

  •   对于在自己十三岁的时候就敢放弃温暖舒适的家离家出走追寻梦想的薛辞雪来说,励志人生一直是他对自己的得意标签。
      他离家数载,十三岁那年独自启程从云中来到中原,一路上饱览中原大辽和吐蕃这三国的风景。今春未过,又从蜀地游到了淮东。初入扬州城,他吃遍街巷,游遍楼阁。登高看燕子归巢,行人匆匆;临街看茶楼酒肆生意热闹,街头巷尾乞丐调戏良家妇女,不知不觉在这扬州城住了月余。
      “人贵在拥有理想,家姊时常教育我,敢想敢做的男儿才最有魄力!这位丐帮大哥,你有没有理想?你的理想是什么?”
      大明桥旁,热闹街巷,一人白衣胜雪,堵住桥边一个坐地行乞的乞丐,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乞丐抬起眼迎着日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对他说:“我理想腰缠十万贯,不知公子能否慷慨解囊鼓励一二?”
      白衣人摇了摇头。
      “唉,丐帮大哥,理想虽然可贵,但我家姊也说了人亦贵在脚踏实地,肯吃苦耐劳。我虽然出生比你好那么一点,但我在十岁那年毅然决然的抛下所有,离家出来风餐露宿的打拼,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如今我虽流浪在外,但我觉得我的精神得到了很大升华。这位大哥,你如今看我怎样?”
      乞丐眯着眼睛挎着嘴盯了他许久,最终咬牙切齿的挤出六个字:“我觉得你有病。”
      薛辞雪原本自在的摇着的扇子突然停住,他正欲与乞丐大哥好好争论一番,但乞丐大哥卷起行乞家当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他立在原地,看着这街头熙攘春红柳绿一派和谐之景,无阿奈何的叹道:“世风日下,人心浮躁。我欲遗世独立,无奈红尘滚滚要拖我下水呐。”
      然而没等他文辞不通的惆怅多久,突然一群乞丐打扮的人从先前那乞丐离去的方向赶来,团团把他围住,为首那人手持一柄湘妃竹杖,气势非凡,而他身边站着的,正是先前离去的乞丐。
      “欸?乞丐大哥,又是你!你是来找我的吗?还带了这么多朋友来,在下姓薛名辞雪,幸会幸会……”薛辞雪开心的准备走上前去,不想却被乞丐大哥怒喝:“站住!师兄,就是这个人,不给钱还羞辱我,您一定要为我出头啊!”
      乞丐大哥对他身前那个手持湘妃竹杖的乞丐头子哭诉道。薛辞雪突然被扣上一个当街羞辱他人的帽子,困惑且无辜的摆手:“不不不,我没有羞辱乞丐大哥的意思,我只是劝诫乞丐大哥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要妄想通过不法手段行不义之财啊……”
      薛辞雪说的眉飞色舞,似乎是意有所指。但这话传到那乞丐耳里,无疑是火上浇油:“就是这样师兄!他说我痴人说梦,还跟我炫耀他从小锦衣玉食都不要非要来流浪,嘲笑我不过渴求温饱,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笑话!大哥,您今天一定要为我作主啊!”
      为首的乞丐听罢面色一沉,上前一步道:“你就是那个无端嘲笑我兄弟混账?”
      薛辞雪但笑不语。
      岂不知这一举动激怒了他们,为首的乞丐接着道:“如今真是世道变了,什么乳臭未干的小娃娃都敢出门来丢人现眼,满嘴胡言。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跟我师弟道歉,要么,就等着被我当街打断你的后腿!”
      那乞丐听罢如同吃了一枚定心丸:“哼哼,无知小儿,现在磕头认错还来得及!我大哥可是淮阳丐帮里数一数二的优秀弟子,更是污衣门下黄龙虬前辈的内门大弟子黄在天,我乃区区你黄小强大爷!像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小身板,只消一招,我师兄就能把你废了!”
      薛辞雪一言不发,面上不但没有他们预想中的恐惧,反而听他们表明身份后更加淡定了,似乎对方的身份对他而言还是惹得起的:“原来前辈就是黄龙虬老前辈的门下弟子,失敬失敬。我来中原也有段时候了,听闻中原武林人才济济,可惜在下一路行来也没遇到什么可圈可点的武林中人。既然今日有缘碰上了,那当然还是烦请前辈不吝,赐教一二!”
      他这话绝对是故意激怒对方,因为看着二人做派话语便知他们多少是有些傲慢自负的。果然,黄小强闻言气得够呛,寻常他师兄黄在天的名号在扬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还没有哪个狂妄的后生敢说出如此猖狂的话语。当即他便大掌一拍大腿,对他师兄着急道:“师兄!”
      黄在天没说什么,只是把手里的湘妃竹杖用力的跺了地一下,以示不满。一锤定音,今日一战势不可免。
      薛辞雪见挑事目的达到,便准备再加一把火:“好!看来黄前辈果真爽快。那么晚辈当着大家的面也有个不情之请。若是晚辈赢了前辈,还望前辈千万督促你那位师弟别再去纠缠人家员外家的小娘子,别学那三教九流的下作手段,毁了人家一生。”
      黄在天心中疑惑,他一旁的黄小强却面色一惊:“原来是你坏我好事!”
      黄在天见自己师弟与薛辞雪似有牵扯,面露不悦,挑眉向他师弟问道:“怎么回事?”
      薛辞雪洞穿一切的笑着看向黄小强,知道他不会如实说来,果然他当即支支吾吾,含糊其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当即一展扇子:“还是我来向黄大哥说明吧,你师弟带着一众走狗蹲守城东隍城庙外,企图劫持一家境富裕的良家女子向她父母索要财物,不然就污人清白,可不巧他们商量细情的时候,被偶然路过的在下听去一耳。今日又在街上遇见,实在是想劝诫令师弟悬崖勒马,及时收手。”
      此话一出,在场的围观者无不私语纷纷,对着黄小强的位置指指点点。
      “你,你胡说!”黄小强恼羞成怒,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黄在天听罢,沉声低问是否确有此事,言语中已经隐含怒意。黄小强哪里敢认,当即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呼冤枉。
      黄在天虽气他畏畏缩缩不成气候,但心里也恼怒薛辞雪今凭一面之词就来挑事,且以一副必赢之态对他们帮评头论足,索性不去细究黄小强之事的细情:“在下不知在下师弟所犯何事,但你口出狂言轻视我师门我是断不能忍。我许久没有出来走动了,此次也是正巧来扬州办事。看来如今的后辈当真是需要敲打敲打,不然,随意什么名不见经传的狂生都敢妄言‘中原无能打之辈’。我答应你,如果我输了,我亲自将这不成器的师弟送到你手上,听凭你发落。如果我赢了,你便要脱去外袍,赤着上身去城门口人最多的地方大喊三声‘淮阳丐帮我师承不能敌’——你是哪个师门的?”
      薛辞雪面不改色:“无师无门,薛辞雪。”
      此话一出,原本哭天喊地的黄小强顿时止住,转而来嘲笑他:“我当是哪个门派放任这样目中无人的弟子出来放屁,原来只是一介无门无派的某某某啊!”
      见他言语粗俗,黄在天不悦的睨了一眼,黄小强只好收声。黄在天稍加思索,说:“无师无门也敢如此大放阙词,真不知是该佩服你的勇气还是该嘲笑你的无知。不过,你如今这一闹,我多多少少也算记住你了。”
      薛辞雪礼貌点头,没再说话,黄门污衣弟子自发四散开来驱离人群。扬州人好瞧热闹,知道他们二人要就地比武,十分配合。随即,人群中有赌坊小厮的声音响亮高呼:“下注啦下注啦,至道元年淮扬新秀榜首黄在天对阵不知名的江湖侠士!十文起押,买定离手不得悔押!!”
      一时茶楼酒肆,画舫津渡的往来之客纷纷来瞧热闹,人群议论纷纷,声音嘈杂。
      薛辞雪示意自己准备好了,黄在天口中一句:“看棍!”人便飞闪出去,前排围观的众人都只觉得一阵劲风扑面拍来,纷纷吓得退后几步。
      黄在天棍棍凌厉,似含盛怒,薛辞雪负手身后,避让自如。黄在天棍下所落之处,俱是裂坑。
      黄在天见他如此躲避,又气又嘲:“步法勉强可以,武功却拿不出手!”说完棍法更加毒辣,招招打向要害,明显不想让薛辞雪全手全脚的离开这里。薛辞雪也不恼,继续与他周旋,黄在天纵有滔天怒意,却始终伤不到他。
      黄在天的棍子如毒蛇一般,哪里有空隙便往哪里钻去,众人见那无名小生一直没有正面出招,而黄在天一直在逼得他躲避,都以为黄在天必赢无疑。
      赌坊小厮喊破了音:“还有十息便不许押了啊!要买黄大侠的快点!!!”
      画舫上,一名华服半解,左拥右抱的男子对身后一名带着银面具的侍从说:“阿季,你带着这张百两纹银的交子去押那位少年。”
      在他身后的名叫“阿季”的银面男子听了拿起交子便悄无声息的走了,一眨眼,银面男子的身影出现在了赌坊小厮的身边。
      “我家公子押那个少年。”银面男子无声无息的出现,把赌坊小厮吓了一跳。待那小厮定睛一看,竟是张百两纹银的交子,一时大惊失色而后喜上眉梢而后忽然入定。
      他啪的一声把押注的箱子合上,登记的名册全部收起来,狂奔向坊里,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生怕阿季反悔——
      “掌柜的,有疯子撒钱啊啊啊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