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把酒祝东风 ...

  •   十一天前,平阳城。
      平阳客栈前的木榜上贴着一张醒目的告示,引了不少行人驻足围观。
      “
      近月,南北数十门派先后丢失门派至宝,门派弟子遭遇暗袭,手法残忍,事态恶劣。武林盟会自收到求助以来,片刻不停追查此事,今日得知,系戴月余孽所为。武林盟对此事绝不姑息,各位江湖儿女、广大百姓如有线索者,可告知武林盟地方分会,武林盟定当引为座上宾,酬以重谢!

      汴京武林盟总局尚事处 权金金 ”
      路人们耳语纷纷。
      “哟,这梁子结大了,武林盟这样不依不挠的做派,可是头一回呐!”路人甲说。
      “可不是嘛,这戴月余孽这回是自寻死路喽,武林盟可是代表着我朝整个江湖啊!”另一路人观察良久,也忍不住接话附和。
      “欸这位大哥,俺是河南新来的,恁说的这个戴月是啥子东西嘞?”一位皮肤黝黑、身着葛布、背着包袱的小生从后面挤了进来,客气的询问左右热烈讨论着的两位男子。
      左边那位穿蓝衣的河南老乡热心回他:“欸河南老兄,恁不知道啊?这戴月是武林盟的老对头嘞,当初武林盟建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对付戴月。话说那一年,太宗皇帝还在世,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北刀陈清河被密诏召见,后来江湖上就出现了武林盟……”
      “戴月恁个厉害?!”
      “可不是嘛,这戴月有多少年没出现过了,如今死灰复燃,一出来就引起武林盟这样重视。武林盟可是俺们中原最厉害的门派了。”
      “可武林盟如今的首领避世不出,戴月鼎盛时即使是天子扶持的武林盟也要敬他三尺。如今我听说在巴蜀一带,戴月余党聚居其中,当地百姓并无不满。我看武林盟在中原的安稳日子没几年了。”
      “呸!恁别乱说!有沈轻裘沈统领在,哪个邪魔歪道敢作乱?沈统领动动手指就能灭了这整个戴月,何况是这零零散散一群余孽?”蓝衣大哥脾气火爆,不容许别人质疑自己的偶像。
      “放屁!沈轻裘这几年出现过几次?人家攀附上了皇帝的大腿,荣华富贵享不完呢,怎么还舍得管江湖这些破事?好些年前手上就得这么一个独子,不也狠心将他送去宫里任人差遣?人家邪魔歪道真起来了,我看他乐得缩在皇宫不出来。”
      “恁才放屁!恁知道个啥!沈统领一剑够抵千军万马的人物,日理万机,也是你这一个无名小卒说见就能见到的?轮得到你在这里说道!吃爷爷的一口老痰!嗬忒!”
      红衣大哥一摸脸上竟然被吐了口痰,一双小眼绝眦欲裂,登时揪起蓝衣汉子的衣领就扭打了起来。周围众人纷纷默契后退,一时间江湖榜前空荡荡,只剩下他二人在打架,大家都躲得远远的旁观。
      河南小生见事情因自己而起,心有愧疚,赶忙劝架,谁知那二人是越打越欢。一时街坊酒肆都来看个热闹,有和河南小生一样劝架的,也有煽风点火盼望事情闹大的。
      混乱间,一队清一色白衣蓝袍打扮的江湖人士从远处行来,为首的是个面若冠玉的白净少年,在他身旁是一个气质清冷的黑衣男子。
      齐白姓齐名白,这个名字是他师父给他起的。但因为身形气质文静瘦弱,一张白净小脸那是长得一年比一年精致温润,故在壮汉如云的武林盟显得格格不入。权金金说照他这么个长法迟早会被长安富贵圈子里寡居的女权贵包养了去。齐白今年才刚当上武林盟外管主使,主要负责武林盟对外宣传和形象维护,听他师父武林盟外务总领齐颜的安排。
      本来他准备去扬州调查淮阳丐帮不折棍盗失一事与戴月余孽的关联,不料前几日师父突然来信说叫他路上转道去平阳城内等一个人,没成想让他在路上遇到了最近许久未见得肆二。肆二是他十岁那年来到武林盟的,但实际上早在五岁的时候齐白就认识这个人了,齐白视之如亲兄长。
      肆二不怎么喜欢在江湖上露脸,但他的名声一直在江湖留有一席之地。其中缘由便是他十六岁的时候不知何故突然打进了武林盟,三堂六门几百号习武之人,硬是没打过这个从未在江湖上崭露过的少年。就当他闯进武林盟腹地之时,他却突然折了露水堂前一枝新开的杏花就离开了。于是江湖上便留下了他“露水探花”的佳话。
      后来少年变成了青年,他也从那时便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可是在齐白这,正是那“露水探花”的一段佳话,才让自己和他重逢团聚。
      不习武只长了一张漂亮脸蛋的齐白与曾留佳话在江湖的肆二格外交好一事,对于武林盟外务会的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稀罕事了。
      原本齐颜是叫了疾风门的门主许奉意跟着他的,但许奉意嗜酒如命,懒散成性,总是隔三岔五就玩个失踪跑去寻酒喝,这让齐白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以毒舌辣嘴闻名江湖的齐白没少为颈上人头的安危苦恼。当此困难之际,肆二悠哉游哉的出现在他去平阳的必经之路上。
      “肆二!你怎么在这里?”齐白隔老远看见他就追了上去,像一只离家在外的小狗突然遇到了家中大狗,一路兴奋的蹦跶。肆二听见他的声音回过头来,一见是他,便停下了脚步。齐白跑过去扑了个满怀。
      “肆二,我给你写的信你收到了没有?师父原本叫我去扬州办事,可前几日又来信叫我拐道去平阳!许奉意那家伙没个正形你也知道,总是现身一小会消失一大会,我都担惊受怕死了!你不知道,我们刚出门就遇上山匪劫车,虽然那时候许奉意把他们打跑了……”
      齐白说着仍心有余悸的四下勘察,一脸神秘的凑到肆二耳边悄声说:“我出门的时候老头说给我算了一卦,叫我此行最好找个强壮厉害的人在身边陪着,没事不要单独行动……”
      “我陪你。”
      还未等齐白说完,肆二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齐白一听他答应,开心的抱了上去,就像他小时候一直以来的那样:“好耶!我对习武一窍不通,但是你不一样啊!你只消往那一站,什么效果都到位了!要是有人要同我动手,你可千万要站在我前面啊!”
      两人又赶了数日路,这日终于进了平阳城。
      平阳是座小城,但平阳附近名刹古观甚多,又靠近金陵扬州,许多金陵扬州的官宦世家、富商信徒都会特意来平阳寻佛问道。是以平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城内酒肆客栈行业兴盛,人们多以旅宿商贩为生。
      老头说他最近不宜出门,除非有高人相护,这高人正是肆二,所以依照齐白的理解,此时他已经可以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了。正走着,前方一阵喧哗,齐白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蓝一红两个男子在打架。
      齐白不知道他们为何而打,但在他前方不远处有个扎着羊角辫舔糖葫芦的小女孩,两男子扭打着渐渐往女孩那边靠近,齐白看着女孩和那扭打的两人皱起了眉。
      这时,蓝衣汉子随手抄起旁边猪肉摊子上称肉的铁称就要往那红衣汉子头上砸去,红衣汉子会些功夫,一个踢腿将他手中之物踢了出去,东西堪堪砸向了那个小女孩。
      铁称上明晃晃的三个大钩子对准了小女孩的脑袋,齐白大吼一声“当心!”便要去接那铁称,千钧一发之际,他才想起自己不会武功,于是他只好一把抓过小女孩,背过身去面对那铁称,同时口中大喊:“肆二!!!”
      周围的声音突然都安静了下来,齐白顺着众人的目光回头,只见那柄铁称掉在地上断成数截,铁称的断口平整,似乎在告示众人斩断它的那一剑力道是多么可怕。
      众人欢呼起来,都在为肆二齐白救下了这个女孩而感到高兴,一名女子面色惨白的跌了出来,抱住女孩一阵后怕。说什么也要按着女孩给齐白肆二磕个头。
      齐白抬头,看见挡在他身前不发一言的肆二有些生气的看着他,不知为何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手忙脚乱的将地上的一对母女扶起,结结巴巴的跟肆二解释起来:“我、我其实可以挡下的……”
      谁知肆二最终没说什么指责的话,只是从怀中掏出手帕沾了水替他擦了擦衣袖上的糖渍。
      齐白乖乖伸手,歪着头看肆二面上表情,小心的试探:“肆二,你不责怪我?”
      肆二将手帕叠好收回怀中,语气不咸不淡:“救助弱小,是好事。”
      齐白松了口气,转头就对那边早已停手不知所措的两位汉子威风起来:“二位当街斗殴伤及无辜,惊乱群众,自己去衙门一趟吧。”
      他二人早有愧意,当下对肆二齐白一抱拳:“刚才多谢二位侠士出手,才不至于酿成大错。不知两位侠士有何吩咐,我张三定当竭尽所能。”红衣大汉说。
      “对对对,俺李四也是一样。平阳地上一砖一缝俺都清清楚楚,大侠如果有啥需要,俺一定用最快速度办妥。”蓝衣大汉说。
      齐白本欲推辞,但突然转念一想,心中有了个主意:“我看你二人能说会道,想来传达招拢方面的活计比能得心应手。你二人就把这江湖榜的告示告知平阳所有有心为天下的习武之人,让他们今明后三日来这里考核,参加群英会。”
      那二人得到任务,立马陪笑着后退,红衣的大汉说:“好嘞,小的张三,这就为大侠奔走转告!”
      蓝衣的大汉说:“小的李四,也立马去办了!”
      眨眼间,二人都跑没了踪影。
      齐白将扇子“啪”的一合,做出决定:“收工!我们去玩一日,明日午时那个人还没到,我们就自己去扬州!”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