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江南又逢君 ...

  •   夜深人静,床中静坐的薛辞雪兀的睁开了眼睛。他轻手轻脚地起身查看,发现这里竟是扬州名楼合欢楼的后院。薛辞雪一路小心出去,楼后面的一大片院子布满机关和暗道,但也有许多安全的休息用的厢房楼阁。他心中生疑:这又是为何,难道是为了保护后院的住户吗?还有前面酒楼后面迷院,明显是个掩人耳目的设计,难道合欢楼是为了别的什么目的而建造的?那它背后的主人又是谁呢?
      薛辞雪满腹疑惑,来到一处假山后花藤下隐蔽的院墙前,打算□□出去。待他翻出去落地时,动作不小心牵扯到伤口,疼的他扶着墙龇牙咧嘴。一个清冷的声音从他头上传来:“很疼?”
      薛辞雪抬头一看,阿季抱着剑站在月亮下,银丝暗线、绣着花鸟团纹的衣摆在风中飘动,流光阵阵,一看就不是凡品。看来鸢尾对他是一等一的好,给他的衣物料子都是他能给的最好的。一棵出墙桂树斑驳的影子稀疏地洒了他半身,使得此时的他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山谷幽兰一般遗世出尘的清贵气质。
      “阿季?鸢尾叫你来的?”薛辞雪靠着墙缓缓喘息,阿季看着他难受的样子,默默的跳下来执起他的手,给他塞了一个鹅黄的小瓷瓶。
      “可以止痛,没副作用。”他塞完瓶子就径自走到一边隔着三五步远站着,薛辞雪知道他的秉性,给了东西断不会让自己推辞了去,于是轻声对他道了声谢。
      “你不是在等我吗?”阿季疑惑道歪了歪头,薛辞雪心思被他戳穿,不好意思道:“我知道鸢尾大哥会叫你来找我,我叔叔来了,我怕你不方便找我。”
      “青螺他们三人如今在哪?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了,小羽叔叔什么也不肯跟我说。”
      “……你引开青螺他们之后,沈忆风带人救下了齐白,齐白叫沈忆风快去找你,沈忆风或许是察觉到兹事体大,便听了他的话。但他赶到的时候只看见一滩血迹和你们打斗过的痕迹。后来那个叫肆二的也来了,沈忆风和他追上你们,但那时候你已经被你叔叔救走。戴月三人和他们打了一架,他们三个配合极好,纵使是肆二和沈忆风联手,也一时半会脱不开身。你去的时候小鸢叫我跟着你,但我路上遇到了黄龙虬他们,片刻分神,你便不见。后来我跟着去找你的沈忆风,戴月三人逃走后,他又去找你,直到见你被你叔叔带至此处,就没有再往前了,我便在这里等你到现在。”
      这估计是薛辞雪听到过的阿季说的最长的话了,虽然他不怎么喜欢搭理人,但表达起事情来也不至于言辞不清。薛辞雪笑道:“阿季,难为你了。你方才说沈家那位只到了这里便不追了,你可知是为何?”
      阿季摇了摇头:“不知道,或许是知道你已安全了吧。”
      薛辞雪沉默下来。难道沈家那位也认识小羽叔叔吗?
      阿季好似察觉他的心思:“你不喜欢他?”
      薛辞雪摇摇头:“也不是不喜欢,只是……不说这个了,也许将来也不会有瓜葛。你说,那戴月贼子既已经和小羽叔叔交过手,又能和肆大侠纠缠这许久,你说他们究竟什么来头,竟如此厉害……”
      阿季眨眨眼睛,好似对这种水平并不在意:“巧技而已,就好似鹰视天,象走地,鱼浮水……各司其职罢了。”
      薛辞雪其实没有听懂什么叫“鹰视天、象走地、鱼浮水”,但他大概猜到这可能是一种策略阵法之类的东西,遂没再追问。更令他在意的是沈忆风在听到他有危险的时候竟也会孤身先行去找自己,他不禁有些困惑。这个人,之前在淮阳丐帮刚见到的时候还口口声声说流年不利,但一干系到武林盟,他还是会赶着来撞煞。
      阿季侧目看着他又要笑又被伤口扯的龇牙咧嘴,虽不知道他突然之间何为如此,但还是体贴的移开视线。就在此时,薛辞雪一拍脑袋猛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糟糕!那沈忆风既已见到齐白,那我为救齐白而用了碧海潮生的事情他岂不也一并知晓了?呔,他并不记得我是谁,这下我可怎么解释……”
      阿季不明就里:“发生何事?”
      薛辞雪抓住阿季双臂,急问道:“阿季,沈忆风他回去后可有什么动作?”
      阿季摇头:“没,沈忆风回去后就没出扬州武林盟分局的地,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薛辞雪:“那我栖身此处可有被戴月知晓?我不想给小羽叔叔带来麻烦。”
      阿季摇头:“合欢楼是南诏势力,南诏高手很多,武林盟为了大理和大宋也会保护这里。”
      “原来合欢楼是南诏的啊,难怪。那就好。不过要是沈忆风知道我会他们沈家的秘术,说不定会以为我是从哪偷学来的,要来找麻烦呢。”薛辞雪有些担心。
      “可是以他的秉性,为了大宋和大理的关系也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你出了合欢楼周围,必然会被他的人跟上。”
      阿季轻描淡写的说着,薛辞雪听得眉头紧锁。
      这下是真的流年不利了!其实说起来他和沈忆风之间的关系原本没有那么拧巴,甚至可以说是渊源颇深。他与沈忆风少年相识,他师父重楼与沈忆风他师父满江红交情深厚,他父亲楚徵河少年时来中原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就是沈忆风的父亲沈轻裘。照这个关系看,二人说是交情匪浅的世交也并不过分。
      然而事实也确实没有太大偏差,沈忆风十岁的时候就随他师父来过紫微堡,那时候薛辞雪还是个轻微自闭的小屁孩。为了解决他这个毛病,楚灵枫将他和沈忆风安排在一起同吃同睡。而薛辞雪小时候也确实很喜欢这个小哥哥,对他一见如故,几乎天天都要黏着他。
      但是三年后沈忆风就随他师父回中原了,薛辞雪又哭又闹,甚至做出了藏别人东西这样幼稚的事。无奈沈忆风为了安慰他,就与他交换了贴身的物件,说是作为他们以后相认的凭证。然而世事难料,薛辞雪十岁的时候离家历练,被姐姐安排在云中一处属于紫微堡的宅子里安置,期间不无苦闷的时候。他给沈忆风写信,说一年也见不到姐姐一次,说管家的彤叔不近人情,说重楼授课严格他每日伤痕累累。然而沈忆风那边是石沉大海音讯全无。
      事实上,他从沈忆风离开云中那一年开始就一直在给他写信,他从来没回过。
      他就交过沈忆风这么一个朋友,他不知道中原有什么说法,但在他这里,这份幼时情谊的分量仅次于姐姐重楼之下。愤怒的他在十三岁那年终于得到重楼准可,他二话不说就从云中找了过去。他靠找到沈忆风后痛击他一顿这个想法苦苦支撑,终于,在他风尘仆仆的来到沈家在汴京的宅院时,沈府总管将摩拳擦掌咬牙切齿的他引见到沈忆风书房门前,那个在两案堆积如山的书文中挂着一对乌青眼袋披头散发的少年浑浑噩噩的开口了:“呃?你谁啊。”
      “靠,你再说一句?!”
      那时的薛辞雪气的跳脚,他给他写了那么多封信:见到了一树好看的野花要写一封,新尝了一个没听过的美食要写一封,就连练剑手指磕破了一块皮这样习武之人的小事也要郑重其事的写一封寄出去,他的字迹也由歪歪扭扭到逐渐端正清晰。他希望他能托人捎来回信,希望他能安慰自己……七年来寄出去的信垒起来比城墙都还高,但它们都石沉大海。后来他一个人来中原历练,一路上看的都是他看过的人间风物、天下山河。走过雁门关,他觉得长城豪情荡气回肠;走过巴蜀,他觉得竹寨山城钟灵毓秀;走过江南,他觉得小桥流水意韵悠长;走过汴京,他觉得繁华盛景迷如烟云。他觉得新奇,又觉得满足,因为那些都是对方也一一观赏过的景色。
      可谁又能想到,再相见时,那个自己念了这么久的人竟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用你那榆木脑袋好好回想回想,小爷我的名字!”薛辞雪气喘吁吁的叉腰。对面的少年虽然形容疲倦,但清俊不凡的眉眼已经长开,身量也高出寻常男子许多,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贵气。
      此刻他好看的眉宇微微皱了起来:“吴叔叔,怎么把这种市井莽夫放进家里来了?”
      薛辞雪一听此句哪里能忍,当即就要冲上去把他的书桌掀了,但正当他准备下手时,沈忆风的手不知何事已经抓在了他手腕上。
      “放肆!”他语带薄怒,不及他开口,薛辞雪的拳头就已经挥了上去:“吃我一拳混蛋!!”
      薛辞雪这一拳用了十足的力,把这些年的不满都发泄在拳头里,但这一拳却被对方轻易接下。
      “你就这点能耐?”沈忆风质问的语气无疑火上浇油,薛辞雪原本还想留他几分薄面,但如今更是半点薄面都不想留了,他拔出他的小青霜剑,就要与沈忆风一教高下。
      吴过看的云里雾里,他看这个少年有少主的信物,这才放这个少年进来,但少主却好似一点都不记得人家的样子。他正欲出手将少年请出去,却被自家少主拦下:“正好,看师父强塞给我的那堆公文看的心烦气躁。”
      一盏茶过后,毫无疑问的,薛辞雪败下阵来。
      被打趴在地上的薛辞雪强忍着不哭鼻子,沈忆风的脸色阴晴不定。
      薛辞雪借力滚了一圈后“噔”的一下站起来,指着沈忆风不服气的大吼:“你、你给我等着,终有一天我会把你打的满地找牙!!你给小爷我记住!!!”说完飞身跃出墙外,墙外的沈府侍卫发现了他,牵着一群油光水滑牛高马大的大黄狗就追了上去,薛辞雪吓得又爬上墙遁走。
      后来的事,薛辞雪就不愿意去回忆了。当时放下豪言说要回来将他打的满地找牙,但其实这几年薛辞雪都没再见过他,也没再去过京城。但沈忆风的大名却总是不断地传到他耳朵里来:什么他名剑大会他年纪轻轻拨得头筹,成为新一代难以望其项背的武林新秀;什么他受授业儒师所托代替师门应试,一不小心就中了举人,汴京街头走马观花何等风流,琼林宴上流觞曲水倜傥无双;什么汴京女子多么为之倾倒,就连当今官家最宠爱的小女儿明华公主也绝食明志非他不嫁……而他,这些年来庸庸碌碌。名剑大会他无门无派,不得参加;走商盈利姐姐说地位低下,说什么也不准;武学经营至今连重楼二十招都接不下,不提也罢……原本以为只要他不主动去找他,彼此相安无事假装不认识倒也还好,但他也没想到,一场被有心人挑起的阴谋会将他也卷入其中,而偏偏在他最狼狈的时候,那个人带着一身灼目光环出现在他面前。
      唉,真是流年不利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唉,小雪傻儿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