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He rebuilds Ⅸ ...

  •   “你好。”狄恩说。他改变了姿势,不再倚在窗台上。将落的夕阳给他拉出一层不真实的金边。
      杰森在进入房间的一瞬间就把枪对准了他的头。书架和办公桌已经恢复了原状,狄恩大概用了自己一大半薄弱的意志力才没去坐那张一看就非常舒适的转椅。他非常高兴地看见那本《自控力》倒扣在椅子上。
      “你未经允许。”杰森低吼着说,“别指望我轻易放过你。”
      “很抱歉,”狄恩迅速道歉,“但——有人告诉过我在酒吧不点东西喝实在很不礼貌。但我实在喝不下了。”
      杰森对这个和蝙蝠侠共用一张脸的男孩产生了一种微妙的错位感——不是别的,和某些他遇见过的罪犯一样。那种精神状态和行为的错位感。尤其考虑到他昨天做了什么之后。“你喝酒了?”他嘲讽道,“你昨天可是在酒吧里点了气泡水。说实在的,你认真的?”
      “呃。”狄恩又换了个姿势,这次他站直了,“事实上,是牛奶。”
      杰森的怒火被牛奶这个词浇了个半灭,那种违和感更强烈了。
      “我假设,”他把枪的角度微调了一下,确保他如果扣动扳机,第一颗子弹不会打到要害,“你不是带着什么交朋友的友好意图来的。夜翼向我打听了你的去向,我可以马上把你供出去。”
      “我可能需要给你解释一下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事。”狄恩说,“罗宾向我提出要我交代我以前的罪行记录,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会再度借用真言套索。”
      “所以你感到被冒犯,就哭着跑出去找妈妈了?”杰森恶意地说,“真像乖宝宝会做的事情。然后呢?你现在意识到他们根本不可信,想要来找我寻求帮助——不,做交易?”
      某种意义上他说的非常对。不过狄恩设法隐藏了他自己的动摇。“呃……不。我是打算回去然后把我干过的事情全都供出来。”
      杰森看着他,好像在看斯芬克斯的终极谜题。“你当真的?”他怀疑地说,把枪放下,“你是不是有点问题?”
      “答案显然都是‘是‘。”狄恩不太自然笑了,“我希望在听过这一切后他们能够意识到多一些事情,然后干脆地把我扔进阿卡姆。”
      他这句话显然又触碰了一个禁忌话题。“你想进阿卡姆。”杰森慢慢地说,任何一个认识他的人都能从中读出比他暴躁的时候更加危险的愤怒,他的手指抚摸着枪托,“如果你是在开玩笑,我会确切无疑地杀了你。”
      “这不是个玩笑。”狄恩说,“我在里面总计……我想,总计待过六年。理论值,因为里面包括了越狱的时候。”
      一阵沉默。“你在说谎。”杰森说,“你最多二十岁。”
      “十八岁。”狄恩看着他咧嘴一笑,“我的生长速度大概是正常出生人类的三分之一,看来你还没来得及黑到这部分资料。”
      “你的一面之词。”杰森盯着他的脸,J形疤痕和蝙蝠烙印,“谁知道有多少真实成分。”
      “因为我已经讲述了太多的谎言,”狄恩说,眼神有一点飘忽,“很久以前我就尽量保持诚实了。只要是对我认为应当坦诚的人。”
      杰森直直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一言不发地越过他走向办公桌。他把椅子上的书拿起来,意识到了什么,然后低骂了一声。他粗暴地把那本书塞进架子上的其他书之间,坐下,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问:“那么,你到底有何贵干?”
      这时候他像极了蝙蝠侠。“所以,”狄恩说,“如果非要把我做过什么完完整整地讲一遍的话,相比让你从蝙蝠侠那里弄到资料,我觉得还是我先把和你有关的事情告诉你比较好。我说的比较好就是……一种个人直觉,如果你不愿意听,我现在就走。”
      伴随着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空气再次陷入沉默。红头罩办公室里的窗户被落日照进来,影子像是教堂的玻璃彩窗留下的那种,斜角越来越大,即将消失不见。
      “你惹人讨厌的部分真的很像红罗宾。”杰森嘟囔道。
      “什么?”
      “把你们认为对的东西一股脑塞过来,还为此事先道歉。”杰森说,“妈/的,知道会惹我不高兴就乖乖闭嘴!”
      狄恩戏剧性十足地耸耸肩,不再说话。杰森烦躁地用手把前额的头发捋到后边:“不,我不是说……算了。你待在这里。”
      狄恩瞪大了眼睛。
      “别那么看我。”杰森说,开始收拾他的装备,“我会告诉夜翼你的位置,然后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如果你想在阿卡姆越狱的晚上把我绊在这里,我就打断你的腿。”
      狄恩花了一会儿来理解他的话。“你让我留在这里?”他难以置信地问。
      “如果你的理解能力没有和你的脑子一样出岔子,你就会明白我在说什么。”杰森讽刺地说,掏出两副手铐,“过来。”
      狄恩走过去,大脑仍然处于震惊状态,允许红头罩把他铐在他的办公桌上。手铐上有蝙蝠标志,一般来说,带有蝙蝠标志的东西都不好对付。“我能坐你的椅子吗?”他满腹狐疑地问,对现在的状况仍然保有疑虑。
      杰森脸上的表情像是吃了苍蝇一样,但他说:“可以。”
      “我能看你的书吗?”
      “停止问愚蠢的问题。”
      “你听起来像达米安。”狄恩说,“你的手下问起来怎么办?我是说,你看看这个。”他同时举起两只手,上面都挂着哗啦作响的、亮闪闪的金属链和圆环,语气说不上是在调侃还是嘲讽:“你想想你的办公室,这看起来简直像是某些十八岁以下禁止观看的影片的拍摄现场。我不是说暴力的那种。你最好还是把我捆结实点,至少要像个犯人。”
      杰森顿了一下,把他的头罩戴在了头上。
      “你自己解决。”他说,“除了椅子和书不准碰任何其他东西。摄像头正在盯着你。”
      “哦。”狄恩瞪着他的背影,“好的。”
      红头罩没有再理他。他全副武装,极其难得地从门口走了出去。
      狄恩把自己摔在椅子上,开始认真地思考为什么这个宇宙的蝙蝠家族对可能存在的敌人如此缺乏警惕的原因。他大概超过了二十四小时没睡觉,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不过这把转椅很大,和他的身形差不多适合,皮垫柔软光滑,完美地符合人体工学,让人非常想睡觉。为了维持他标准的(也即:一般发疯的)精神状态,他决定睡一小会儿。
      尽管有两只手铐,他还是成功地把自己窝进了椅背里,却闻到了什么。狄恩转过头,把鼻子贴在靠背上面,嗅到了一股浓郁的烟草气息。烟草本身是合法的,这一点狄恩毫不怀疑。但抽烟的人到没到合法的抽烟年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计划:戒烟。狄恩想。然后他立刻就睡着了。
      红头罩当天晚上没有回来。第二天白天,大概中午,他短暂地在这里待了大概半小时。短短三十分钟,他的愤怒把办公室里的一切都差点夷为平地。狄恩设法用手铐的链子铰住了两下可能致命的攻击,并打算如果他再来第三下就想办法把它挣开。好在杰森开始深呼吸,在两次不那么剧烈的击打后,他停了下来。
      “哦,该死。“他瞪着狄恩,”我忘了你在这里了。“
      “非常荣幸。”狄恩拿腔作调地说,“希望惹你生气的人不是我。我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能完成我预想的计划?”
      “是迪克。”杰森恶狠狠地说,“不是今天。”
      他把铐住狄恩的金属链加长了两米,然后一刻也没多停地离开了。狄恩凝视着它,心情复杂,他只在芭芭拉的绝密收藏夹里见过这阵势。计划:把它翻出来让杰森看看。好吧,至少红头罩送餐的手下对此什么也没有说……他苦中作乐地想,虽然他们的眼神可不是那么无动于衷。
      另一边。
      这是漫长的一场谈判。是啊,他们会愿意把这叫成一场谈判。红头罩待在仓库构架上方的横梁上,想,关于多少钱、多少弹药和多少无辜的性命。他没有看上去那么不在乎这个,不然他就不会在这里了。
      他听着双方剑拔弩张的争吵,一边更新自己的黑帮势力信息库一边盘算着如何能将两伙人一网打尽。于是在这场谈判的结尾,夜幕掩护他悄然退场,留下了粘在承重梁上的一排凝胶炸/弹。他不喜欢爆炸,这非常合理。但只要能达成目的,何乐而不为呢?
      红头罩在轰然倒塌的仓库外面做了最后的收割工作;子弹是冲着膝盖去的。
      “嘿,头罩。”在他打扫战场的时候,夜翼轻盈地在他对面落下。大概十米远。聪明的选择,这是一个对于子弹来说相对比较安全的距离。“如果你允许的话,我可以通知警察了。”
      “我不知道你抽了什么风,但我必须提醒你,”红头罩说,“前天之前,我们长达半年没说过超过两个词的句子。而你今天上午刚因为喋喋不休和我打完一一架。”
      “那算得上是打架的话,”夜翼说,耸耸肩,“我觉得那简直是兄弟间爱的切磋。”他看向燃烧着的仓库。“里面没人。”红头罩说,惊人地发现自己并不生气,“只要哥谭的救护车不总是姗姗来迟,剩下的混蛋们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夜翼转过头来,看着他。红头罩从那张多米诺面具下感受到了一种令他不适的目光——温暖的,非义警式的,能搞定老蝙蝠和恶魔崽子的,迪克·格雷森的。他立刻预感到接下来不会听到什么他想听的话。果不其然,他开口了,并且伴随着微笑:“嗯,头罩——我昨天调查了一下,你有两个月没杀人了。”
      他确实没有意识到他有这么久没有给某人干脆利落地一梭子。“是吗?”红头罩说,端起枪给某个爬起来的人补了一下,“我没注意到。” 他的确没注意到,也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何在,只是在他发现时就已经下意识的这样做了。
      “这是一种积极的改变。”夜翼说,声音里满怀期待,“你有觉得——”
      “不,”杰森说,“我尝试过很多次所谓‘积极的改变’,但它在我身上行不通。就像戒烟。我承认,不抽烟对身体有好处,但偶尔你就是控制不住想要来一根。所以你就别跟我假惺惺地客套了——说话快说,我时间紧张。”
      “噢。”夜翼简直可以说是有点沮丧,这让杰森的良心微弱地收缩了一下,“好的。不过我还是要问一句:狄恩怎么样?”
      “狄恩?”杰森重复了一遍,反应过来,“哦。你居然还给他起了昵称。”
      “——我非常愿意叫你杰——”
      “闭嘴。”在他讲出更可怕的话之前,杰森打断了他,“那个男孩有问题。”
      “什么?不,杰,他不是——”
      “我不是说别的,甚至不是说他的精神状态。我是说他的行为模式。”杰森说,他作这个描述的时候感到一阵奇怪的犹疑,“他的行事原则好像是谁强加给他的一样:不到法定年龄禁止喝酒,在消费场所不花钱不礼貌,不要说谎——他似乎根本不会变通。不,我不是说涉及到正事的时候他的行为或者能力弱,虽然我还不知道这个,他是在私人化的社交层面有问题——你要是胆敢对我的社交状态指指点点我会送你漂亮的屁股一颗子弹,也许两颗打个对称。”
      迪克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他说,“我会和B一起讨论一下。那么,他有没有告诉你他找你是去——?”
      “让他回去自己告诉你们。”杰森说,准备起身离开,然后他又停下了。他背对着夜翼问:“只是顺便问一下。替代品怎么样了?前天见到他的时候病恹恹的。”
      在他背后,看不到的地方,夜翼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哦,他很好——他和罗宾都很好。要是你不这么叫他就更好了。如果他不好,我会解决这个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啊,我恨期末周!
    改了被屏蔽的内容提要。我服了,晋江。你能不能买个好点的ai。
    感谢在2021-05-29 02:09:08~2021-05-31 01:36: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nihility 10瓶;潜川 5瓶;不谢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