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He rebuilds Ⅷ ...

  •   在哥谭的白天,他一般来说都在做什么?
      在睡觉。狄恩想,在他谁也不是的时候,他睡觉。犯罪和讨生活都要等到晚上。在他是酒神的时候,他睡觉。和蝙蝠玩要等到晚上。在那之后,他还是在睡觉。长期的生物钟让他更喜欢在夜里工作,当然,他随时准备被一个电话叫起来:少年泰坦,哥谭警局,或者蝙蝠洞。
      但现在做什么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够去哪儿?
      他的安全屋估计全都不能用;红头罩的地盘通常来说会是一个选择。但是现在他不能冒着撞上杰森的风险,没什么能比正在发疯的两个人碰面更能改善局面的了。如果他的装备更加齐全,他会闯进阿卡姆,选择一个囚室把自己关起来。但他现在应该做不到,除此之外,他也不想过早地把自己暴露在太多罪犯的视线之中。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哥谭的超级反派们遇见类似蝙蝠的家伙会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化学反应。
      那么,似乎就只剩下一个选择了;而他也确实需要寻求一些建议来达到目的,尽管他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设想。
      他暂时把定位器的电池取了下来,设法让自己变得不那么显眼:驼背,捡来的帽子,扒来的醉汉大衣。这点酒气刚刚好掩盖了他。他有几次几乎被蝙蝠们发现了,被夜翼和罗宾在一条巷口前后包抄,被天降蝙蝠侠拦路,被在黑暗里突然冒出来的红罗宾吓了一跳;但他比他自己预料的还要熟悉哥谭。最后他发现自己从下水道里往出爬,出现在一栋古老哥特风格的公寓楼下面。蝙蝠不爱走门的习惯早就感染了他,于是他决定从窗户进去。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楼的这一面背阴,于是他得以短暂地隐藏在强光投下的阴影之中。终于,在被光明洗礼之前,他成功地弄开了目标窗户,跃进了公寓客厅。
      但他没想到自己会看到什么。“我的天。”狄恩不由自主地说。
      他瞠目结舌地发现:猫女、小丑女、毒藤女正睡成一团。猫女公寓里的酒味儿比他身上的还要大。猫女一瞬间锐利地睁开了眼睛,看清来人是谁之后,她打了个哈欠,推了推趴在她腰上的哈莉。
      “醒醒,哈莉。”她懒洋洋地说,“有客人。”
      “蝙蝠?”哈莉·奎茵把脸埋在猫女的肚子上,大声而含糊的抱怨,“他——就不能——他妈/的——挑一个——好日子——再来拜访?”
      毒藤女把脚从沙发上拿了下来:她的上半身在地板上。轻轻缠到狄恩脚上的一株小(这是什么,含羞草?)植物表明了她的态度:“我没见过这个。他是新来的吗?”
      “新来的?”哈莉一下提高了声音,从赛琳娜身上弹起来,猫女不满地喵了一声。小丑女从地上爬起来,努力睁着眼睛辨认了一会儿。
      “呃,晚上好,或者早上好,哥谭魅影们。”狄恩说,“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我这就走。“
      他试图掉头就从窗口跳出去。哈莉·奎茵在他那么做了之前大声控诉:“艾薇!把他捆起来!就是他毁掉了我完美的一天!”
      毒藤女挑起一根眉毛,勾勾手指。他反应比平常迟钝一些,身上也没有能处理植物的除草剂和利器。于是他立刻就发现自己被细小柔韧的藤蔓捆着脚踝倒吊在天花板上。
      “但他很有可能是对的。“猫女指出。
      “没错,哈莉。“艾薇说,”你是该离开那个疯子。“
      狄恩叹了口气。但他起码安全了,身体和心理上。他心底的某个部分说,哈莉、艾薇和赛琳娜通常来说对他比较友好,尤其是赛琳娜。现在他在她的地盘。他会没事的。
      于是他把自己蜷缩起来。这个动作能保证头部不会过度充血,但是很难做到,尤其是在悬空的时候。迪克或许可以。狄恩不去想这个,使劲拉了一下自己的关节,用脚尖够到了吊灯。
      他发出一声叹息,然后把自己像对折,或者团成球,把脸埋在膝盖之间。
      他控制住了。他把他恐慌发作的时间推迟了,这次也许都创下了新纪录。大概有一个小时。狄恩努力呼吸着,把空气吸进肺里。他才不在乎里面有没有什么花粉呢。呼吸。呼——吸。呼: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吸: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现在想一想自己为什么崩溃。承认这个念头存在,然后不去理会它。知道它在那里但是不去管它。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不去触碰它。知道自己是什么——
      你真的知道自己是什么吗?绿眼睛的男孩说,他蹲在吊灯上面,玩着一个猫咪形状的吊饰。它在他的手指下轻轻地来回摇晃。看看你做了什么,在这个世界里。你欺骗蝙蝠,让他们以为你是个迷途知返的小家伙,让他们放下大部分戒心,让他们以为——哦,你还试图把他们重新凝聚在一起来着。
      他把脸凑近狄恩,露出洁白的牙齿森然微笑。
      你到底是为什么做出这种可怜态?你就这么想要蝙蝠的认可——还有别的什么?哦——我知道了,你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因为你不是蝙蝠。你永远不是蝙蝠。换一个宇宙和地球也不可能会是。你想要得到什么?
      他呼出的气体冰冷,吹在狄恩耳畔。
      爱?他轻声耳语,然后发出尖锐的大笑,兀自松手,直直地从吊灯上落了下去。狄恩不再看得见他,他也不在乎是否再能看得见了。他把脸紧紧地贴在布料上,漏出一声类似抽泣的笑声。也许是植物的作用,他全身的神经有一点跳跃性的微弱刺痛,像电弧在身上乱窜,有时候会穿过大脑给他一下。这几乎不会使他受到伤害,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他晕乎乎地开始错乱。他蜷缩着,低声自语,令人发毛地笑和弄出很大声音地吸气。
      “不,你现在很安全。”他听见自己反复地说,“你很安全。你不需要控制语言。这里不会有人听你说话。你——你也不需要控制动作——”
      失控。哪怕只是失控的念头,也让他感到极度恐惧。这种恐惧能够接着引发一阵难言的快乐。瞧瞧他变成了什么样子,真让人发笑——
      他毫无预兆地砸在了地上。不是地板,是一个怀抱。猫女。
      “哎呀。”她说,发出猫咪的呼噜声,“这孩子确实有够疯。”
      “没错,”毒藤女说,植物退回到猫女的花盆里面,“虽然我们一致认为蝙蝠也不正常,但他有点超过蝙蝠了。像是那个疯子。”
      “嘿,宝贝,”小丑女抗议道,“我们说好的,今天之内都别再讲这个了,就乖乖闭嘴和我喝酒——”
      她们满不在乎的交谈使得他奇异地获得了一种缓冲。他是安全的。他是安全的。他在这里不会伤害到别人。
      “那是昨天。”狄恩咳嗽着插话,“别傻了。”
      猫女轻轻打开了他的大衣领子,视线扫过他脸上的疤痕,神色丝毫未变:“不过我们好像还剩下不少威士忌。这儿是不是有某人想要酩酊大醉?”
      “显然是我。”哈莉说。
      “呃。”狄恩说,“猫小姐,我不到法定饮酒年龄。此外,可以放我下来吗?”
      “真看不出来。”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然后把他平稳地放到了地上,“果汁还是牛奶?”
      “苏打气泡水?”狄恩说,稍微动了动僵硬的身体,“碳酸饮料也可以。”
      “我还没原谅你,小子。”哈莉嘟囔着说,“过来挨我一锤。”
      “我新换的瓷砖。”猫女在厨房警告道,“哈莉。想都别想。还有你,艾薇。别试图亲他。哥谭承受不起一群狂暴的蝙蝠。”
      毒藤女露出了一个“我知道但我就是想”的表情:“好吧,真遗憾。”
      狄恩看着哈莉,走到她面前。小丑女防御性地抱起手臂。
      “我很抱歉。”狄恩说,“不过我说的话都是真心的。我明白陷入那种狂热的感觉。”
      “看你的脸就知道了。”哈莉摆出一个厌恶的表情,用右手食指指着狄恩的鼻子,“我会喝倒你小子。”
      “她是真的醉了。”艾薇看着她说。
      “没关系,”狄恩说,“这友好的超过了我的想象。”
      悄无声息地,猫女回到了客厅,单手拎着四个长颈酒瓶,另一只手上捧着一个足有两升的牛奶盒。未启封的。
      “来吧,孩子,”她说,“痛痛快快地喝。”
      狄恩瞪着牛奶,嘀咕道:“你肯定是故意的。”
      “这就是哥谭反派的生存之道。”毒藤女用植物卷过来一瓶酒,“没人会纠缠你的任何事情。”
      “除非你想说。”哈莉打了个酒嗝,迫不急待地伸手去拿。
      不到一个小时,哈莉迅速地再次醉倒了——狄恩确定了这一点后,看向毒藤女和猫女。“两位女士,”他谨慎地措辞,“请问你们知道小丑在哪里吗?”
      毒藤女正在给哈莉扎辫子,摇了摇头。猫女慵懒地伸长胳膊去开下一瓶酒:“没人知道,我想。”
      “但我必须找到他。”狄恩喃喃道,“也许我能做些什么来找到他。”
      “我一般不和蝙蝠合作,”艾薇说,“不过如果对象是小丑,我可以帮你拦住哈莉。”
      “不是——蝙蝠。”
      “真的吗?”猫女说,舔掉了洒到手背上的酒,“如果是蝙蝠,我也许能传递点消息;但如果不是,我只能看在你的漂亮脸蛋上帮你偷一样东西了。”
      “足够了。”狄恩真心实意地说,“谢谢。”
      “现在!嗝!”哈莉突然醒了过来,大声嚷嚷:“喝酒!”
      十二个小时后,狄恩捧着杯子,无意识地和哈莉碰杯,她似乎完全没注意到他喝掉的不是满满一杯酒而是一杯牛奶。场面比他刚到来的时候更加混乱得多,三位女性对于体操显然都有一定研究,她们乱七八糟的喝酒造型足以在社交平台上引起一阵模仿风潮,随之风靡的可能还有喝到睡着起来继续喝的度过一整个白昼的新型酒量表。狄恩被迫和三个醉醺醺的家伙轮流对话,回答“他到底爱不爱我”之类的致命问题。太阳的影子被窗户拉着转了一圈,此刻即将消失在哥谭的黄昏里。
      此时,难得四人同时醒着。狄恩在三位女性互相指责彼此关于男性的眼光如此之差的战场中心出神地思考一个问题。
      “我决定了。”他在“离开他你会更好!”“不知道你的审美出了什么问题!”的交锋中大声宣布,“我要回去,然后告诉他们——让他们彻底明白我是个混蛋!”
      “听起来很不错。”赛琳娜漫不经心地说,“不过你居然没有像蝙蝠一样突然消失。”
      狄恩仰头把牛奶一饮而尽。“不过也许我应该先去个别的地方。”他说。
      小丑女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用力一掀,打开了公寓的窗户。裹挟着夕阳的晚风从窗口吹进来。“慢走不送!”她夸张地大叫道,滑稽地行了个礼。
      狄恩爬上窗台,向她和毒藤女点点头。目光转向猫女,赛琳娜正倚着窗框看着他,眼神清醒,没有半点醉意。
      “你知道,孩子,”她说,“无论你什么时候想来找我聊聊,等到这两个家伙走了之后,你都还可以回来,对吧?”
      狄恩咧嘴笑了。“是的,女士。”他说,“谢谢你。”
      他拿着猫女友情赞助的钩爪枪(可以确定是偷来的,不过不算成是一次帮助),跃进哥谭的日暮时分。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也不知道说啥。那就谢谢大家!感谢在2021-05-27 01:44:30~2021-05-29 02:09: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谢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