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白娇梳洗打扮,刘妈这一等就等了足足两个小时!

      期间不是没有催过,催就是还没好呢,再催就是再等等,再再催就是“刘妈你还想不想干了”……

      刘妈腹诽她想不想干还不是一个后老婆能做主的,可也真怕她小性子上来直接甩手不干了。

      白娇直到把晾干的头发扎起来才走出房门。

      刘妈充分感受到她的娇气和麻烦,不仅不敢拉下脸,还很有自知之明地换上了一副笑脸。

      说话也很小心翼翼:“现在可以走了吧?”

      白娇轻哼一声代表可以了。

      她走在前面,踩着一双露着粉嫩脚趾的塑料凉鞋,身上也不知抹了什么香喷喷的,步态轻盈,腰胯轻摆——真真一个狐狸精!

      刘妈心里唾弃,还是忍不住朝她头发多看了两眼,她头发蓬松顺滑,之前梳着土里土气的□□花辫,今天束成一把,高高地扎在了脑后。

      发尾随着走动一晃一晃,更显得身段窈窕婀娜。

      倒比海报里女演员的发型还要洋气好看。

      刘妈忍不住又看两眼。

      白娇却突然回头:“自行车钥匙拿上,伞带上。”

      派出所离得不远,骑自行车过去比坐公共汽车方便很多,这个刘妈可以理解,但为啥还要带伞?

      白娇显然没有那么多耐心。

      “你管那么多,让你带就带!”

      刘妈怀疑她有透视眼,嘴唇才动了下就赶紧闭嘴了,直到骑上自行车,白娇打着伞坐在了后面。

      她才反应过来为啥打伞,人家要防晒——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资本家太太小姐的臭毛病!

      可刚腹诽几句,就听白娇又娇里娇气地说:“刘妈,你骑稳些,可别把我摔着了。”

      刘妈:“……”

      这后老婆不仅娇气又麻烦,还格外会挑错儿。

      刘妈就算心里再不满意,这一路都像骡子马一样,被驱使的分外小心又卖力,才终于载着白娇顺顺当当来到了派出所。

      要不说美貌是硬通货呢。

      值班室里几个公安,就算再板着一张严肃的脸,见到这么年轻貌美,婷婷袅袅的一位女同志走了进来,也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不等白娇说话,就主动又客气地询问:“同志你好,你来报案还是?”

      白娇笑眯眯的:“我找人。”

      “找谁?”

      “季裴。”

      有人提醒:“好像中午带回来的那三个小同志……”

      “你是他什么人?”

      “他姐。”

      刘妈愣了下,不过现在不是考虑她为啥不如实说自己是季裴继母,而是姐姐的时候,她心思都在季裴到底犯了什么了事上。

      好在公安这边都问清楚后,很快告诉了家属情况。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季裴请同学去高级餐厅吃饭,三个人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消费了六十块被人举报了,这才被抓到派出所里来。

      白娇一听就明白了,书里这个时候是1981年,设定的大背景跟现实世界差不多,国家虽然已经进入改革开放,但人们生活水平相对还是比较低的,烟酒没调价之前,三块七一瓶五粮液,八块钱能买茅台酒,普通职工工资也就三四十块。

      像刘妈在季家做保姆,白娇没有原主记忆,书里也没提到这茬,不清楚季裴他爸给多少,但记得这个年代的话,一般家庭请保姆,也就给十块钱,每个月再包一张电影票,要么一斤白糖红糖,半斤肉什么的。

      这么算下来,季裴他们一顿饭消费六十块钱的概念可想而知。

      铺张浪费之外,他们几个模样看着就像还没步入社会,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的学生,那消费的这笔“巨款”究竟偷来的还是抢来的?可不就被热心群众怀疑,举报给派出所了嘛。

      人民群众报案,派出所自然得受理,把事情给搞明白了。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讲清楚就好了。

      刘妈却一下慌了神。

      别看她在季家做事,按道理讲也算见过大世面,可一到派出所这种管抓人的衙门,就跟她平时总踩高捧低,一朝踢到铁板一样,立马就怂了。

      起先看白娇谈笑自若,落落大方,还感觉找到了主心骨。

      一听公安说季裴花六十块钱请同学到高级餐厅吃饭,就感觉天塌下来。

      她倒不是觉得季裴不能花六十块请客,毕竟季家不是普通人家,那消费能力就不是普通人家能比的,而是清楚首长虽然只有季裴这一个儿子,管教却非常严格,平时给吃给穿,绝不可能给零花钱,别说六十块,十块都没有!

      那小裴请客的钱从哪儿来的?

      六十块呐,该不会真在外面偷偷干了啥违法犯罪的事吧!

      刘妈被这个念头吓得脸上血色瞬间褪去,张了张嘴巴就想向公安求情。

      这不添乱吗。

      白娇可不想事情越弄越复杂。

      她清了清嗓音就提前开口道:“我弟弟最近表现好,家里奖励他几十块钱请同学到高级餐厅吃饭的……他年纪小不懂事,真是给公安同志们添麻烦了,回头等我爸忙完工作回来,我让他该批评批评,该教育教育,该惩罚惩罚,一定让我弟弟深刻认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改过自新,回头是岸。”

      她气质不凡,说话条理清晰,家里又是安装了电话的人家,说奖励小孩几十块请同学到高级餐厅吃饭,谁能不信呢?

      派出所这边把季裴几个带回来,除了因为有人举报,无非怕几个孩子背着家人干坏事。

      现在事情讲明白了,自然要放人。

      刘妈没想到就这么简单个事,早知道她自己就来办了,白让这后老婆长脸了!

      季裴还在墙角里蹲着,想到没人指望得上,他表面上满不在乎,心里却越发烦躁。

      一个公安过来忽然说:“你们几个都出来吧。”

      还特意跟季裴说了一声:“你姐姐专门过来接你的。”

      姐姐?

      他有个毛的姐姐!

      季裴要知道他后妈在公安面前自称他姐姐,一准吐槽这个女人信口开河,满口胡言乱语。

      他这会儿总以为刘妈处理不了这事,专门找了个帮手,还暗想这保姆总算有了脑子。

      直到出了派出所,一眼看到刘妈身边多了个年轻女人。

      刘妈帮女人撑着一把伞,女人婀娜多姿地在伞底下站着。

      ——光看身影就很漂亮,皮肤还很白。

      刘妈从哪儿找来的,也是他们院里的?他怎么好像没见过?

      季裴正打算过去道谢,不经意间看清楚了对方的脸,猛地站住脚,当场愣住了。

      什么漂亮姐姐。

      这分明是他那个……后妈!

      季裴本来看人家漂亮,还情不自禁流露出点小男生的不好意思,往过走的时候还貌似不经意地抓了两把头发,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帅气一些。

      这下脸色当场变了又变,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刘宏星和马帅军都没见过他后妈。

      一出来看到刘妈身边站着个年龄看着比他们大不了多少,长得比画报上女演员还漂亮的姐姐。

      两人顿时眼前一亮,跟野猫闻到腥味一样跑着就过去了。

      刘宏星还比较腼腆,叫了声姐姐就不好意思说其他了。

      马帅军是个小滑头,张嘴就很自来熟,吹捧的话更是跟不要钱似的张口就来。

      “姐姐,你长得可真好看,比海报上的女演员还好看,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你这么好看的姐姐,你不仅长得好看心地还善良,今天太谢谢你出手相助把我们老大救出来,顺便还把我两捎出来,所以我能不能顺便问问你芳名,以后……”

      刘妈就没见过这么招蜂引蝶的女人!

      她语气很不好的打断:“啥姐姐,这我们家小裴他后妈!”

      “……”

      两毛头小子都愣了愣,后妈?

      这么漂亮的后妈?!

      这下连刘宏星都不由感叹:“阿姨,您可真年轻,真……好看!”

      马帅军失望了一瞬,也不甘示弱:“阿……姨,您这大热天的,大老远的,专门跑过来处理我们这破事,心肠可真好,您就是救我们于水火的大救星,不,啥大救星,明明女菩萨!”

      两小孩争相吹捧她,白娇被逗笑了。

      她没猜错的话,这两人就是便宜继子未来成功背后的两个合伙人,也是得力干将。

      两人未来一个销售天才,一个研发大佬,加上便宜继子这个运筹帷幄的“总指挥”,组成强悍的铁三角,才使得未来便宜继子驰骋商场,不仅能够和书里男主平分秋色,甚至更甚一筹。

      啧啧。

      她那便宜继子何德何能呢。

      白娇不是不惋惜的。

      跟两小孩说笑几句,这破天气即使快到傍晚也暑热难消,她挥挥手就打算走了。

      她由刘妈载着过来,自然还由刘妈载着回去,至于这几个小鬼,包括她那便宜继子,管他们呢,反正腿长自己身上,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呗。

      她从刘妈手里接过伞,坐上自行车后座,冲两人挥了挥手:“行了,我先回去了,你们就玩儿去吧。”

      谁都没注意到季裴此时尴尬别扭的心情。

      那两人热情的跟见了亲妈似的,他站得远远的,神色颇有些微恼。

      直到刘宏星过来推他:“季裴,阿姨都要走了,你咋连句谢谢都没说呢,这也太没礼貌了。我看阿姨人真的蛮好,你就不要那么小家子气了……”

      马帅军则目不转睛盯着白娇的身影,一脸兴奋又惋惜:“那真是你后妈啊……要真是个姐姐该多好,真想跟她处朋友……”

      这个年代处朋友意味着什么,季裴又不是不知道。

      他脸瞬间黑了。

      但让他更脸黑的还在后面,有位年轻帅气的公安同志跑出来:“等下——”

      其他人一头雾水。

      那年轻公安走到白娇面前,把一张纸递给了她。

      “白同志,你看我们能不能处个朋友?这纸条上写着我家的住址,以后你若有事,尽管来找我帮忙!”

      他脸色因为这大胆的举动而红红的,一双眼睛却特别亮,包含着这个年代的青年特有的纯朴和诚挚。

      其他人都傻眼了。

      白娇倒是不新鲜,想当年第一次见面就想追求她的人可不计其数。

      她也不拂人面子,笑了笑,就要接纸条——朋友多好办事,权当积累人脉了。

      季裴黑着一张脸,过来就抢下刘妈握着的车把手,白娇接纸条的动作,自然也被他不客气的挡下了。

      “我跟她一块儿回去,刘妈你慢慢往回走吧!”

      说着跨上大梁,踩下脚蹬,骑着二八大杠快速冲了出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01 22:31:10~2022-09-06 22:38: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树苗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