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白同志,白同志!”

      “快开门呀,小裴出事了!”

      ……

      隔着一道房门的卧室里,绘着绿竹的的确良窗帘半拉着,摆放在桌子上的电扇吱悠悠地转动着。

      床上躺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柳叶弯眉樱桃口,下巴尖尖的,皮肤白皙细腻如凝脂一般。

      窗帘两片薄薄的布料挡不住光,外面阳光照射进来,被削弱成深深浅浅的光影,洒落在她身上,更衬托得她容貌昳丽惊人。

      她借着电扇吹出来的一丝凉风小憩,睡梦间敲门声和喊叫声此起彼伏,到底被吵醒了。

      小裴出事了?

      哪个小裴?

      她皱了皱细细的眉,睁开了一双迷蒙的狐狸眼,触及到室内八十年代的摆设风格,才恍然想起来,不就是她那个便宜继子。

      谁能想到她一个千娇百媚,妖艳动人的狐狸精,几天之前渡劫失败,再睁眼就给人当后妈了。

      没错,白娇穿书了,而且穿到了一本年代文里。

      她的丈夫季砺寒今年三十六岁,大院身居要职,前途不可估量,有一个十六岁的儿子,刚刚初中毕业,书里介绍不多,只知道是男主的死对头。

      而白娇不仅穿成男主死对头的后妈,还和男主后妈成了对照组。

      同样来自农村嫁进大院,男主后妈贤惠勤快,对继子视如己出,甚至主动放弃生孩子,最终被男主接纳,被男主他爸敬重和爱护,也得到了大院里所有人交口称赞。

      男主死对头的后妈仗着有点姿色,每天万事不管,只知道好吃懒做无所事事,后面还为了不让继子挡自己未来孩子的路,想方设法对继子使坏。

      最终被继子和继子他爸联合制裁,下场凄惨,也成为大院里所有人唾骂的对象。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衬托主角光辉的反面人物。

      白娇对此没什么感受。

      原主不是世俗眼里的好女人,她这个狐狸精本精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跟好女人更不沾边。

      只不过没有利益冲突,不会像原主那样对便宜继子使坏罢了。

      在她眼里,那种人嫌狗厌,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哪边凉快哪边待着去。

      至于便宜继子他爸……

      保姆猛地又在外面一阵拍打叫嚷:“白同志——”

      有完没完啊。

      白娇哗啦一声拉开房门,眯起一双狐狸眼,好以整暇地看过去:“刘妈,吵什么呢,外面天塌了?”

      她天生嗓音甜腻含媚,微微拖长的尾音似娇似嗔。

      刘妈听得头皮一阵酥麻。

      刘妈自从白娇进门就打心底瞧不上,农村户口,没工作没背景,长着一张老话里说的狐媚子脸,看着就上不了台面,他们首长虽然性子冷淡,还带着一个儿子,但本人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段有身段,前途肉眼可见一片光明……当初不知道多少人上赶着给他介绍对象呢,领导家的漂亮女儿,揣着铁饭碗的女教师,温柔美丽的女医生,甚至飒爽的军中之花,反正数不胜数。

      总而言之在刘妈心里,白娇是脚底的泥,他们首长就是天上的云,说破天,那脚底的泥也不可能配得上天上的云。

      偏偏这乡下来的狐媚子,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就嫁给了他们首长。

      刘妈看着就眼气,更生气的还在后面。

      这乡下狐媚子没工作没本事也就算了,自从嫁过来就每天跟个地主婆一样好吃懒做,无所事事,最近更过分,房门都懒得出了,一日三餐要她送到房门口!

      刘妈平时对她爱答不理,今天要不是小裴出事,家里又没个主事的人,才不会上赶着找过来。

      眼见白娇终于开门,她怒气冲冲就要一阵冷嘲热讽,质问质问白娇故意拿乔是不是好日子过够了,连首长儿子出事都不想管了!

      结果一抬眼她自己先愣住了。

      白娇站在那里,身上穿着仅仅一条普通裙子,露在外面的颈臂和双腿却白花花的晃眼,一身软骨懒洋洋地倚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胸,睡眼惺忪,举手投足都有股形容不上来的风流韵味。

      皮肤晶莹剔透,泛着淡淡的粉嫩,一头乌黑蓬松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一双狐狸眼眼尾上翘,勾人魂魄……

      也不知道是不是窝在房里几天不出门,皮肤更白了,模样……也更加娇艳狐媚了,活脱脱像个魅惑勾人的狐狸精!

      这后老婆以前虽美却始终小家子气,今天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光芒,让人移不开眼,又不敢直视。

      刘妈张了张嘴,硬是忘了要说什么,别说发脾气,人都变得手足无措起来:“那个,我……”

      也就这点本事。

      白娇看透这是个本性捧高踩低的小人物,当即翻了个漂亮的白眼,才娇声说道:“说吧,出什么事了。”

      刘妈的大嗓门都不由自主低了很多:“小裴不知道犯了啥事,被抓进派出所去了,人家通知到家里……首长外出工作又还没回来……”

      所以就找上她了。

      白娇伸手拢了拢长发,漫不经心道:“多大点事,过会儿吧。”

      刘妈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闻言愣住:“过会儿?”

      “不然呢,我出门前不要洗澡,收拾收拾打扮打扮的啊?”

      白娇一眼看过去,就像保姆说了什么蠢话,她粉面含嗔,眼神和语气都带着淡淡的嫌弃。

      说完还把门“砰”一声关上了。

      “……”

      刘妈尴尬的脸都黑了。

      首长这后老婆进门没多久,满打满算也不到半个月。

      她开始见乡下来的,还有心拿捏几下,结果这后老婆不接招。

      现在看来脾气不好,也没啥耐心!

      不过,不过总算没不管小裴,还算识时务,哼……

      刘妈那么自我安慰着。

      然而事实上白娇这个狐狸精本精才不管便宜继子是死是活。

      她只是忽然想起来,自从她穿过来,还没见过继子他爸本尊呢。

      根据书里的情节,他这个时候应该在外忙工作,最近都不回家。

      她倒不是多稀罕那男人。

      而是他三十六岁的年龄虽然称不上老男人,甚至比起白娇这只千年狐狸更是小巫见大巫,但书里的她现在可是貌美如花,芳龄二十!

      白娇没有待在这个家里一直生活下去的打算,一来她感情生活一向丰富,不可能被婚姻绑死了,只跟一个男人天长地久,二来身处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当然要干一番事业吃尽时代带来的红利,再次过上之前住着大别墅,开着豪车,挥金如土壕无人性的奢靡生活!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

      她身体出问题了,暂时不仅什么都做不了,还可能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以原主身份继续生活在季家。

      如果便宜继子他爸又老又丑又秃顶,她还得共处一室,甚至睡在一张床上。

      光想想那场面……白娇这个颜狗都会崩溃的!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子女的相貌和遗传基因有关。

      既然便宜继子他爸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她就打算通过便宜继子的相貌,对他爸相貌有个心理准备。

      便宜继子还在派出所呢?

      那就过去看看呗,这几天一直闭门不出休养身体,正好也出去透透气。

      派出所里,和季裴一起被抓进来的还有他两个高中同学,也是好哥们儿,一个叫刘宏星,一个叫马帅军。

      刘宏星是教师子弟,马帅军家里最穷,父母早些年没了,跟着他二叔和爷爷奶奶一家生活。

      季裴家庭条件最好,父母虽然离异,但家里装着电话,出入有小汽车。

      所以三个人虽说是好哥们儿,但由于家庭巨大落差,刘宏星和马帅军平时唯季裴马首是瞻,都视他为老大。

      三个人中午吃完饭被抓进来的,因为不肯老实交代,就被安顿在墙角里蹲着。

      公安去联系他们家人了。

      刘宏星不敢暴露家庭住址,怕回去接受父母混合双打,马帅军家庭情况复杂,更没法说。

      季裴虽然混蛋,但为人仗义,而且主要他爸只要一外出工作,他就是家里说一不二的太子。

      他无所谓地告诉了公安家里的电话号码。

      公安联系的正是他家里。

      刘宏星和马帅军腿都蹲麻了,见他家里迟迟不来人,就忍不住问:“裴哥,你家到底啥时候来人啊?”

      “对啊老大,你不大院子弟嘛,待会儿你家至少得开辆吉普过来吧?”

      季裴正烦着呢。

      他眉眼桀骜,看起来十分不好惹,闻言眉头一皱,斥道:“着什么急,皇帝不急太监急!”

      马帅军最滑头,忙附和道:“对对,有啥好急的,老大你可是你爸唯一的儿子,就你这家庭地位,但凡有点事,可不急坏你爸身边那帮子人嘛,我瞅着肯定是话务员那边还没接通电话呢,他们一时没接到消息,才没赶过来!”

      季裴不置可否。

      然而事实上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爸一外出,勤务员和司机都跟着走了,他们家就只剩下个保姆,那保姆干得了家务,出门办事可差远了。

      也就是说,他根本没人指望。

      总不能指望那个后妈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预收啦,《娇气小花精在八零》专栏可以看到。
    文案:
    又纯又欲漂亮小花精&又冷又傲冷面阎王(双c)
    白珠是个小花精,花姿妖娆,漂亮的不像话,可也娇气难养,不能暴晒,一晒就蔫,不能淋雨,一淋就病。
    化形为人之后出门要打伞,雨天都不愿下地走路,睡觉要睡最柔软的床垫,吃饭不仅要吃最精细的粮食,水果也要榨成汁饮用。
    一朝穿到了物资匮乏的八十年代,还成为狗血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
    作为首长已故战友的女儿,被陆家好心接到家里抚养,却仗着恩情作天作地,把陆家搅的不得安宁,还千方百计想嫁给首长的儿子,书里女主的那个冷面阎王哥哥。
    最终被陆家赶出家门,被冷面阎王虐的死去活来。
    对此白珠哭兮兮,怕了怕了,攒够钱她就走!
    陆家已故战友的女儿从乡下接回来了,家属院的人们都来围观,小姑娘皮肤雪白,粉面桃腮,美得不像话。
    没多久才发现比豌豆公主还要娇气麻烦。
    所有人都摇头,陆家恐怕摊上了一个大麻烦。
    结果小姑娘被陆家宠上了天,更让他们惊讶的是,陆家那个一向高冷矜傲,不近女色,出了名的冷面阎王,在小姑娘面前好像变了个人。
    白珠吃饭噎着,冷面阎王满脸嫌弃,隔天就换掉保姆。
    雨天白珠不肯下车,冷面阎王生气到青筋直跳,还是俯下身把人抱起,一路踩着雨水将人抱回家。
    白珠身子太过娇嫩,要睡最柔软的床,冷面阎王刚把人凶完,转头托人从国外购置了最昂贵的床垫。
    白珠有特殊技能,不管多娇气难养的花,到了她手里都变得好养易活,种出来的几盆名贵品种更是被人抢破头,还受邀参加首届园艺博览会,获得了全国金奖!
    终于攒够资本可以离开陆家~
    那个冷面阎王却把她困在强健有力的臂弯,滚烫的唇在她耳边凶道,“听话,不许走!”
    这男人宽肩窄背大长腿,一张俊脸帅的不要不要,那充盈的阳气早把白珠馋得不要不要。
    但是靠近这个男人会变得不幸!
    白珠拧眉想了又想,粉唇微张,诱哄道,“不然你亲亲我,亲亲我,说不准我就……”
    淦,坏男人弄疼我了!
    ——————————
    基友预收文《穿成八零随军家属》
    文案:
    农业科学研究者宋明月从小就是个智商超群的学霸。
    因为一次意外,她穿到一本八零年代文中,成为一名随军家属。
    家属院里,人人羡慕又瞧不起宋明月,羡慕她能嫁给陈澈这般优秀的男人,又瞧不上她目不识丁。
    她们预测不出一年,陈团长肯定受不了要离婚。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东家麦苗枯萎,宋明月顺手给救活了。
    西家树田蛀虫,宋明月兑药水打完后虫子就没了。
    外国夫人团来考察,笑话她们英语蹩脚,宋明月用一口流利的俄罗斯语礼貌地问候了对方一番。
    家属院众人:说好的文盲什么都不懂咧?
    宋明月:知识改变命运!大家快来读书
    陈澈:我媳妇儿最棒~
    ***
    陈澈从小优秀到大,年纪轻轻就成了部队的骨干。
    部队里不少姑娘想嫁他,都被陈澈以“男儿未立业怎成家”给打断。
    1983年5月,父亲来信,说给他说了一门亲事,女方是他的青梅竹马宋明月,已经启程去找他。
    陈澈记得她,长得圆润可爱,有一双水灵会说话的大眼睛。
    直到两人婚后,他的好友仍是不理解,“你不是说先要立业嘛?怎么这么快就结婚?”
    陈澈看着地里女人忙碌模样,嘴角微微一笑,因为总有一个人是意外。
    #你一身戎装保家护国,我来治愈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