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季裴载着白娇冲了出去。

      刘妈早攒了一肚子气,看着更眼气了,在她眼里,小裴是首长唯一的金贵儿子,家里的宝贝疙瘩,他载谁不行,偏偏载他爸那个后老婆!

      看看那个后老婆刚才招花惹草的劲儿,勾引他同学不说,还勾引公安同志,回头再勾引他咋办!

      眼看追不上,她急着在后面大喊:“小裴,你慢点,慢点,再慢点,你白姨人家身子可娇贵了,可怕疼了,你小心别把人家摔了!”

      她故意大惊小怪,本意渲染白娇有多娇气,有多麻烦,结果刚说完,耳边就响起几个异口同声的声音。

      “对对,小心点啊!可千万千万别把白姨/白同志给摔了!”

      刘宏星、马帅军以及那位十分遗憾没能送出纸条的年轻公安同志,眼巴巴看着白娇身影越来越远,一个个都对刘妈的话十分认同。

      就是,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女同志,可不怕摔吗。

      头破血流的谁看见谁心疼!

      刘妈失算了:“……”

      季裴对白娇其实没有恶意。

      事实上无论这个后妈是白娇还是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女人,只要心眼不坏,能跟他爸好好过日子,他甚至是乐见其成的。

      毕竟他爸寡了十几年,他再没良心,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老爹继续寡下去吧,反正身边迟早要有一个女人的。

      对于这点季裴异常想得开。

      至于别人说什么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再有了弟弟或者妹妹,他爸眼里就没他了。

      他觉得,要真那样的话,错也全在他爸头上,一个大男人要连这点家庭关系都处理不好,那还算什么真男人!

      至于人家后妈,天然利益关系,哪个不向着自己将来孩子?

      只要不对他使坏心,他还真管不着!

      但他不管,不代表能看的下去刚才那一幕。

      当着他的面跟别的男同志处朋友?

      不把他放在眼里,还能无视他老爸的存在?

      这算什么跟什么嘛!

      他气呼呼地把车骑得飞快。

      白娇最开始就伸出两只纤细葱白的手指,扯住了这便宜继子的衣服。

      她无所谓谁载着回去,也浑然不管这便宜继子有什么情绪变化,只在心里默默计较着他相貌。

      作为书里男主的死对头,便宜继子和男主的设定类似于校园文里的扛把子和学霸,同样十六岁,同样刚刚初中毕业,还同样有个位高权重的父亲,住在一个大院里的高干子弟,但一个桀骜叛逆,一个孤傲清冷,自从认识就互相不对付,在校时课上课下明争暗斗,出了社会再次成为竞争对手,更是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当然了这些都不是白娇关心的重点,她关心的重点在于男主自带主角光环,颜值不用看也应该和书里描述的一样出彩。

      那她这个便宜继子呢?

      现在看来毫不逊色嘛。

      她先前就打量过他长相,眉眼桀骜,鼻梁高挺,皮肤显白,还是十分帅气的,帅气里又带着点痞,标准的“坏小子”长相,也是后世很多小姑娘喜欢的那种类型。

      个头也十分喜人。

      再看看这后脑勺,发量惊人啊,据说如果爸爸是秃头,那儿子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是个秃头,这么看来,他爸很大概率有一头浓密的秀发。

      白娇根据这些发现一一对照,总结如下。

      他爸单眼皮,高个子,高鼻梁,不秃,肤色白的可能性较大。

      对,应该还有长睫毛!

      酒窝和长睫毛都属于显性遗传,便宜继子没酒窝,但是睫毛好长的,他爸长睫毛的概率就比较大。

      这么算下来,便宜继子他爸不丑也不秃。

      白娇正美滋滋地想,这趟出门总算有所收获,忽然想起什么。

      他爸不会显老吧?

      她可不要跟个老头子!

      两人就这样一路各怀心思地回到大院里。

      季裴心情还没平复,先前一时冲动载上后妈,到了独处的时候才发觉尴尬,但他骨子里骄傲惯了,轻易哪肯低头。

      于是在小二楼前停下自行车后,他以一种非常冷硬又别扭的语气说道:“到了,下来。”

      白娇哪能不知道这小屁孩在想什么,但尴尬的是他又不是她。

      她不仅不尴尬,还收起伞,笑眯眯地保持着基本的礼貌:“多谢了。”

      于是肉眼可见季裴表情更别扭了。

      白娇顿时心情愉悦,迈着轻快的步伐打算上楼再冲个澡。

      季裴突然叫住她:“等下!”

      白娇做戏做全套,笑眯眯地回头,一脸无害:“怎么了?”

      她那便宜继子粗嘎嘎地发出警告:“今天的事,你回头就不要告诉我爸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白娇记得书里描写便宜继子他爸是个不苟言笑,十分威严的人,即便对待这个从小几乎没怎么享受过母爱的唯一的儿子,原则性也非常强,便宜继子又是个桀骜不驯的叛逆少年,这就导致父子两之间有了难以跨越的鸿沟。

      便宜继子硬着头皮把她叫住,心里想得是什么,白娇心知肚明。

      她无所谓继子对她尊敬与否,也没指望对方因为一点小忙就会感恩戴德,但不代表她就是一个大公无私,勇于奉献自己的人。

      “哦,叫我保密啊。”

      她一双狐狸眼微微眯起来,有几分不易显露的坏,伸出一只白嫩的手掌摊到了继子面前,嗓音娇媚,好像含着几分笑意和调侃。

      “多大点事,给封口费不就好啦。”

      封口费?

      季裴一下没反应过来。

      他跟这后妈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互不相干,当然她进门没多久,他又天天往外跑,他们压根没怎么接触过,更没爆发过什么冲突和矛盾。

      但他们不是住在一个屋檐下吗……不对,不对!

      他先前想让这后妈保密是为啥,不就是刘妈之前偷偷跟他说的,“后妈不到你爸跟前告状就不错了,还保密,能指望她这个,不如指望母猪能上树”。

      对啊,人家凭啥帮他保密。

      所以他才说了一声,但是想过被拒绝,想过被无视,没想到后妈居然不按常理出牌,跟他要封口费。

      他怀疑自己听错,但看白娇表情根本不像在开玩笑。

      他无了个语,这还真是后妈。

      不过亲兄弟明算账,一码归一码,能互不相欠再好不过!

      季裴想了想掏出五张大团结递过去。

      大团结是现在发行的拾元纸币,也是目前人民币里最大的面值。

      但放在在后世见过“大世面”的白娇眼里,这点钱,打发叫花子呢?

      她不接,也丝毫不脸红:“我看不到你的诚意。”

      季裴这个年龄段虽然叛逆又冲动,但性子还很单纯。

      他没看清白娇的本性,再加上之前白娇把他从派出所里救出来,他碍于面子,低不下那个头道谢,多少有点拿钱补偿的心理。

      见她这么说,非但没察觉到后妈的贪婪,反倒自己有点脸红。

      于是狠狠心,又掏出五张大团结,凑够了一百块。

      一百块在百货商店买条从沪市进的高级裙子可绰绰有余了。

      他觉得自己足够有诚意了。

      却不知道掏钱掏得这么痛快,白娇这个狐狸精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傻小子。

      白娇手指搓了搓:“还是差那么一点点呢。”

      一百块都不够?

      胃口要不要这么大,真当他冤大头?

      雁过拔毛也没这么狠的!

      季裴这时才察觉到后妈的恶劣,他这暴脾气想翻脸,但碍于面子和某些不可说的原因,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出奇的忍下了。

      但也很不耐烦了。

      他唬着一张脸,故意凶巴巴道:“差一点点究竟是差多少,到底多少你才肯满意!”

      一个毛头小子还想吓唬到白娇啊。

      白娇依旧笑眯眯的,还伸出了三根手指。

      季裴差点又绷不住。

      三百块,这叫差一点点?

      够买台电视机了,要这么多,咋不干脆去抢银行!

      这踏马哪是后妈啊,分明拦路抢劫的女土匪!

      季裴气得脸都黑了,掏出三百块拍在她掌心:“拿好了,千万别丢了,丢了也别来找我了!”

      白娇笑吟吟地收钱,顺便送他一句忠告:“小弟弟,就算求人办事也不要过早亮出自己底牌呢,否则呵呵。”

      好家伙,这意思他一开始给多了,才惹来她狮子大张口?

      说来说去拿了他的钱,反过来倒说他蠢了?

      季裴脸色彻底绷不住了。

      那边刘妈坐公共汽车回来的,虽然在车上被挤成罐头里的沙丁鱼,但也比硬让她两条腿走回去轻松多了。

      不过她又攒了一肚子气。

      明明季裴把车骑走的,却怪白娇没有开口体谅她怎么回去。

      她骂骂咧咧往回走,刚巧几个也在别人家里做保姆的老姐妹正在树荫底下唠嗑。

      “你们听说没,贺首长娶的那个后老婆,长得不咋样,人倒是可贤惠勤快了,不仅对贺首长和他儿子好,还刚进门就把家务活全包揽了,每天洗衣服拆被褥打扫卫生,就没个闲下来的时候……连他家保姆都说啊,自打那位进门,她连笤帚把子都没怎么碰过了!”

      “看看人家那保姆当得真轻省,这人跟人差距咋那么大……”

      刘妈竖起耳朵听了个清楚,原来当初院里除了季砺寒,还有个姓贺的首长也带着一个儿子娶了后老婆,说起来跟白娇还是前后脚进的门……

      看看人家那后老婆咋当的!

      白娇那后老婆又咋当的!

      刘妈本来就有一肚子气不吐不快,这么一对比更加来气了,当即加入几人,把白娇自从进门怎么好吃懒做,怎么无所事事,以及今天出门前又怎么娇气麻烦,全部添油加醋数落了一遍。

      “……每天洗澡最少三回,身上不知道抹了啥,香喷喷的差点没把我熏晕……出门还要打伞防晒!坐个自行车还矫情的让我别摔着她……那阵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家千金出门……”

      几个保姆听得直咋舌。

      季首长娶回家的活脱脱一个祖宗吧?

      刘妈就又扔了一个重磅消息:“你们猜她为啥那么风骚,为了勾引男人啊,我们首长多忙啊,天天不着的,她耐不住寂寞,今天我都亲眼看见她勾引好几个男的了,还包括小裴两个初中同学!”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