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奇兵天降 ...

  •   城楼下也真军士围而不攻,不停叫嚣挑衅。城头上莫氏皇帝却渐渐的生出绝望之感。这场仗,一点胜算都没有,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打下去了。
      迎战或者不迎战都是个局,况且就算迎战,军中并无人可与萨昊天他们相抗衡,去了,不过是受辱甚至送死。莫氏皇帝叹息一声,转身往城楼下走去。李老将军这时却感觉看到了希望,自家皇帝如此英明睿智,只几句话就将敌情剖析得分明,何愁此役不胜,“陛下圣明啊”老将军不由自主的恭维道。
      莫氏皇帝皱眉,“老将军何出此言?”
      “陛下能将也真的情况看得如此清明,萨辟疆大王心思深沉,满氏夫人筹谋打算,只怕也真那边将有一场内乱。”李老将军诚恳道。
      皇帝苦笑了下,“将军想多了,我本意是挑拨他们父子关系,让他们离心离德,所以。。。”
      所以您并没有看清楚形势啊,只是为了挑拨而挑拨,所以他们的皇帝陛下并没有那么英明神武,洞悉世事,甚至是有些无赖的故意去挑拨,李老将军对这个结果一时不能接受,愣在了原地,并没有跟上皇帝的步子。随后意识道自己的行为欠妥,急急跟上来,却突然打了个趔趄,仿佛脑子跟身体并没有同步上。
      皇帝转身看到兵士扶起的李老将军,只道是年事已高,此役过后,便放他归田卸甲吧。廉颇老矣,皇帝在心中叹道。
      城下,辟毋国师正跟大皇子商议是否继续围困这城门还是直接强攻,忽见城西面沙尘滚滚,几十快骑疾驰而来,国师惊叫,“有人偷袭,准备弓箭手,准备。。。”国师话音未落,大皇子抬示意,“慢。。。是自己人”。这时国师也看清楚来人确实是着他们自己的军装军帽,后怕不已,幸好没有放箭啊。
      “来的是谁?”国师扯着嗓子喊道。
      并无回复。
      “是三皇子派人来的吗?”国师继续喊道。
      城下的动静也惊动了城楼上的人,皇帝与李老将军这时也好奇的往城楼下张望。
      “他们又派人增援了,是终于打算要攻城了吗?”皇帝问李老将军。
      老将军摇摇头,回道,“陛下,依老臣看,他们不是来攻城的,萨昊天他们并没有带任何攻城的强械,只是叫嚣制造恐慌而已。即便来人是援军,也不过寥寥几十人而已,于攻城而言,多这几十人,并不会有太大的作用。陛下还是等等看再说吧。”
      说话间,这几十快骑奔到了近前,萨昊天与国师这才看清楚,来人不是人啊,不对,准确的说,是草人,只是穿着他们的衣服而已,被人用绳子紧紧的系在马身上,所以马奔跑起来的时候,这些草人才不至于落下马去。而每匹马身后都拖着长长的树枝,树叶仍旧青绿,想必刚被人砍下来不久。一路扬起来的尘灰让他们没办法从远处就看出这些原是草人,所以才由得这几十骑奔到了近前。“雕虫小技”萨昊天嗤道,挥手指挥,“拦下他们。”
      于是一百多人冲上去,试图将这几十草人带马一起拦截下来。只是这马被人狠抽,吃痛不已才狂奔起来,所以一时也没能拦下来,拦截的这些人反而与这些疯马缠在一起了。
      尘土渐消,自马奔来的方向,这时又出现了十几骑,领头的人身穿金黄铠甲,面罩遮住了口鼻,看不出是男是女来。右手一柄□□,枪头跳跃着阳光,枪穗随微风轻摆,英姿飒爽。与之并骑的是一名女子,清丽的面容,绯红色的衣衫,为这苍凉的战乱之地平添了一份暖意。身后的十人都挽弓在手,每把弓上,都紧绷着三只燃着的火箭。
      穿黄金铠甲的领头人,左手慢慢举了起来。
      而这边的辟毋国师见这么多兵士都制服不了几十匹疯马,催马过来,骂骂咧咧的抽出战刀,一刀砍在马脖子上,“拦不住把马砍杀掉不就好了,一群蠢货,”然后力道不够,并没有将马头砍下,这马吃痛,更加疯狂的乱窜,带动了其他的马一起奔窜,于是国师也被挤在这马群里面了。
      那边穿金黄铠甲的领头人,扬起来的左手,忽然向下一挥,身后的众人得令,于是呼啸着的火箭刷刷的往那些草人身上射去。这些草人一点着火,马上快速燃烧起来,旁边的兵士也挨着了火,咦咦哇哇的惨叫。国师忙催马,企图冲出这堆乱阵,然后已经来不及了。
      着了火的草人们,突然炸开了膛。将附近的兵士炸的七零八落,没被炸死的兵士也有不少人重伤或者被火烧伤。□□来势太快,国师来不及躲避,生生的被炸到趴在地上起不来。
      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大皇子也吃惊了,没想到一下子损失这么惨重。恨恨的瞪了西边的那一群放箭的人,作势便要招呼人杀过去灭了这些奸诈的贼人。
      恰在这时,东边疾驰而来一个兵士模样的也真人,一遍遍大声呼喊,“大皇子,营中遭到偷袭,三皇子请大皇子和国师速回营。”
      萨昊天这时才意识到,西边那个着金黄铠甲的人,思虑远非他刚才以为的雕虫小技那么简单,这还是他率军出征第一次吃这么大的闷亏,都还没有正经交手,自己这边竟然已经惨败了。
      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你是何人?”萨昊天骑在马上大声呼喊道。只是相隔太远,常人都没办法听清他在喊什么,“告诉我你是何人,我们下次再战”,萨昊天闭上眼,恨恨道。
      这时他听到自己背后有人说,“我叫花悦,”顿了顿,“这盔就先由我替你保管吧。”话音一停,萨昊天突然感觉头上一轻,自己的盔就这么轻松的被人取了。然后眼前绯红色的衣裙一闪,来人就这么飞身离去。她为什么不杀了我?这明明是个绝佳的机会。萨昊天不解。仿佛感知到了他的疑惑,着绯红色衣衫的女子声音远远传来,“因为你是萨辟疆的儿子,我饶过你一次。”说完身形不停,于千军丛中,纵跃间,回到了她的队中。
      萨昊天这时冲着部下下令道,“整队,回营。”然后对身边的近侍吩咐道,“去看看国师死了没有?”
      近侍领命去查看国师的情况,“回大皇子,国师尚有一口气在。”
      “带他回营。”萨昊天说完便弃了战车,策马先行。大部对迅速跟上,抬着国师和伤兵们的担架落在了最后。
      等也真人都撤走之后,看到地上一片狼藉,城头上李老将军和众军士们,仍旧目瞪口呆。但是所有人都是清醒的,看到那金甲银枪和那身绯红色的衣衫的时候,就什么都明白了。
      莫为眼中一片雾气,若不是当着这么多臣下的面,他说不定就哭出来了。张了张嘴,冲着那群人大声呼喊,“姐。。。花悦姐姐。。。”热泪盈眶。这呼喊声中包含了太多的情绪,惊喜,委屈,如释重负。。。
      花悦听到了莫氏皇帝的呼喊,对金甲的领头人说,“走吧。”
      听到花悦的话,金甲的人点点头,于是一行十几人便缓缓前行。
      仿佛知道她心中的顾虑,花悦安慰道,“公主,没事的,他都能理解的。”
      于是一群人策马到了城楼下,皇帝冲守城的将士喊道,“开城门,快开城门”,仿佛怕晚一刻开城门,城下的人便改变心意走掉了。沉重的城门随着吱吱呀呀的摩擦声,渐渐开启,这十几骑缓缓步入城中。
      莫氏皇帝已经一路小跑下城楼,冲到了这些人前面等待。见到了等在前面的皇帝,这些人纷纷勒马,翻身下地,一齐单膝跪地,给皇帝行礼,皇帝急急将前面的这金甲人和绯色衣衫的女子扶了起来,语气有些嗔怪,“姐姐快起。”又冲这二人身后的人道,“各位辛苦,快快请起吧。”守城门的将士们齐齐躬身道,“见过长公主殿下”。金甲的人便抬手道,“都免礼吧。”
      花悦冲皇帝笑了笑,喊了一声,“陛下”,皇帝也回笑道,“花悦姐姐。”
      金甲的人这时除了面罩,望着皇帝苦涩的一笑,也不说话,伸手拍了拍皇帝的肩膀,随即就往城楼上走去。
      “姐,花悦姐姐,你们这是。。。”没等皇帝问完,花悦便答道,“陛下,我们要去城楼上等一个人。”于是一行人又匆匆上了城头。
      城头上的李老将军看到了来人,躬身行礼,“老臣见过长公主殿下。”军士们一听,也纷纷给来人行礼,“见过长公主殿下。”莫语微微点头,“诸位不必多礼。”
      李老将军直起身后,看向了绯色衣衫的女子,微微躬身,“花悦姑娘有礼了。”
      “老将军折煞我了,花悦不敢当。”花悦扶了老将军一把。
      “花悦姑娘武艺无双,本可潇洒于江湖,却甘愿追随长公主保境安民,老夫佩服。”李老将军由衷的赞道,长公主身边花悦的大名,他还是知道的。花悦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老将军多年来守卫边疆,衷心不二,这等风骨,花悦万万及不上的。”说话间,城下快马驰骋的脚步声传了过来,花悦听到之后,喜色涌上眉间,“公主,他们到了”。于是众人都巴巴的望着城下,不多时,约五十快骑一路朝着城门奔了过来。莫语把手上的银枪紧握了下,冲守门的军士喊道,“开城门,迎慕容将军入城。”
      李老将军敬佩的望着前面这个金甲银枪的背影,拥有莫氏王朝的战神之名,只一个回合,甚至都不曾正面出手,战局立马扭转,这让同为从军之人的老将军分外惭愧。若不是长公主赶来,这形势还不知道会恶化成什么样呢。阳光洒在金黄的战甲上,让长公主整个人变得柔和了起来,仿佛有点不真实,似乎真的有点仿若神明。莫语,李老将军在心中叹道,这么温婉的一个名字,先皇当年给长公主起名的时候,只怕也是盼着她温温柔柔,安稳无忧的过一辈子吧,可是世事弄人啊,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长成了一个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战神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