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战局纷乱 ...

  •   莫氏皇帝这边,着水龙吟大将军为帅,与南武国的大军在南部边境抗衡,堪堪相持。而北边,则由皇帝御驾亲征,与也真大皇子萨昊天三皇子萨昊然和国师辟毋率领的十万大军正面对抗,战事胶着,已僵持数月之久。朝堂由丞相苏幕主持大局,虽偶有有人之心作乱,总体还在掌控之中,这让皇帝心安不少。
      免战牌已挂出三日,城中人心浮动,虽有皇帝亲自坐镇,但败多胜少,很难让百姓和军士们看到胜利的曙光。这场仗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皇帝坐在守将陈将军的正厅中,与众将军议事,眉头紧锁。正是少年人恣意张扬的年纪,莫氏皇帝的脸上却染上了岁月的痕迹,这个帝位于他而言,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如果他没有生在帝王家,或者没有坐上这把龙椅,是否他也可以像仗剑天下的江湖客一样,行侠仗义,快意平生?然而命运就是命运,也没有那么多倘若,谁也改变不了,望着面前的沙盘,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启禀圣上,蛮子又在城下叫嚣”有士兵来报。
      皇帝搓了搓眉心,有点烦躁,“知道了,下去吧。”
      兵士,“是。”
      左边第一位坐着的冯将军起身奏请,“陛下,是否开城迎战?再这样免战下去,臣怕军心不稳。”
      “陛下,开城迎战,胜了,固然是好,但若是万一再败了,到时候不稳的只怕不单单是军心,而是人心了”,冯将军下座的杜将军言道。
      “你这是怕死吧?”
      “难不成要众人都出城送死吗?”
      “就知道龟缩着,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的将军。。。”
      “你英勇,你就自己去,别拖着别人一起去死。。。”
      “将军不打仗,活着作甚?”
      “你就想着自己的功名,不顾别人的死活吗?”
      。。。。。。
      于是一方主开城迎敌,另一方力主先据守这座边城,争论到后来变成争吵。莫为皇帝心中烦闷,任由他们争吵,自己带了几个侍卫,心事重重踱步到了主街上。原本应该熙熙攘攘,热闹不已的主街,由于战事不断,几乎不见人,偶尔一两个人形色匆匆,只怕也是有不得已的事情非要出门不可的。这种时候,连躲在自己家都不见得安全了,更何况出门。
      皇帝神思恍惚的走了一段,突然见到前方有一个小男孩,正费力的扶一个老人家起来。皇帝下意识的往前一招手,一个侍卫忙就走上去前,吓得正要起身的老人家一哆嗦,又瘫回到地上了。
      皇帝这时也走到了这两人身边,“老人家,何故不在家中躲避?”
      老头儿抬头看见一身铠甲的皇帝,并不认识,只得说道,“将军,如今战事吃紧,胜负难料啊。”
      皇帝点点头,表示同意。
      “小老儿膝下就这么一根独苗啊,不能让他有什么万一。所以我打算带着他去东阳城躲躲,他父母在那边开铺子做生意的。”
      “你就不肯留在这里,看我军大破也真,扬我国威吗?”皇帝有些生气。自己劳心劳力甚至御驾亲征抵抗外敌,不就是为了胜利的那一天吗?结果百姓根本都不愿意赔他坚持到那一刻,年少的皇帝忽然开始为自己不值了。
      “将军啊,什么大破也真啊,小老儿只想平平稳稳的过日子,扬不扬国威的,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又有何意义?”老人家叹道,“打仗死的都是我们的亲人啊,我们宁愿没有战乱,一家人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皇帝摇头,“没有人想打仗的,只是他们欺人太甚,如若任由他们作乱,国将不国,到时候国破家亡,覆巢之下安能有完卵?”
      莫为被这老头儿的话说得有些心乱,“你自己保重吧。”然后自顾自走开了。
      不多时,皇帝带着几个侍卫出现在了城头上,守城的将士一一给皇帝行过礼,指挥战斗的李老将军才开始跟皇帝禀报情况,分析目前的局势,“陛下,这些蛮子,围而不攻,只怕是另有图谋啊。”李老将军不愧是边城守将,跟蛮子打交道这么多年,对他们的伎俩很清楚。
      “老将军有何想法?”皇帝问道。
      “陛下,老臣怕军中生变啊。”
      “此话何意?”皇帝不解。
      “臣等武将,都是血性汉子,最受不得这种激将法,所以必然有将军想要开城迎战。一旦出城,定然会被围攻,无法再退回城内。这样出城迎战其实就是送死,而这一部分人战死之后,会对剩下的活着的人造成更大的恐慌。”李老将军分析道。
      “老将军此话有理。”皇帝自然也知道是这个道理。
      “但是如果陛下坚持闭城不迎敌,军中之人,只怕多有分歧,这样也可引起我军内乱。”李老将军继续说道。
      “是啊,依老将军之意,此局当如何破?”即便已知敌人图谋,皇帝自己也无破解之法。
      “陛下,恕臣无能,臣尚无破解良方。”李老将军躬身道。
      皇帝伸手将李老将军扶正,摇摇头,“不怪你,我自己都没有办法,又如何强求你们。”
      皇帝复又站在墙看着城下叫嚣谩骂的蛮子,也真大皇子萨昊天和国师辟毋正分别端坐在两架高椅上,一副以逸待劳的架势。
      看到莫氏皇帝登上了城墙头,萨昊天出言叫道,“皇帝陛下,您对如今这局面有何见教啊?”
      皇帝仔细看看萨昊天,不过才十五六岁的少年,眉宇间的轻狂张扬,配上这张略黑的俊脸,真是翩翩少年郎,可惜就这几个月与他交手的情况来看,这个人有勇有谋,也沉得住气,也真大王将来如果不打算传位于这个大皇子,只怕也是有得他受的了。莫为使劲摇了摇头,现在双方敌对,随时生死相拼,可笑他竟然生出了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真是想死了。
      “大皇子确是少年英豪,只是毕竟年岁尚小,大王竟舍得让你带三皇子和国师大人出征,而自己却在宫中安享清福,真是个慈父啊。”莫氏皇帝说道。
      “皇帝陛下说笑了,是我自己想要建立功绩,与我父王无关,你不用挑拨我们父子之情。”萨昊天心里明镜似的。
      “大皇子胸怀大才,日后又有战功在身,追随者众。难道就不怕大王忌惮吗?”莫氏皇帝继续苦口婆心的劝道。
      “正如皇帝陛下所言,我如今年岁尚小,父王又正值壮年,我当不足以引起他的忌惮。”萨昊天答道。
      “听闻大王后宫中大小事务俱交由满氏夫人打理,大皇子生母并无多少势力。而这满氏夫人所生四皇子,与大皇子年岁相差无多,大皇子就不怕自己辛苦征战在外,到最后却在为他人做嫁衣?”莫氏皇帝仍旧不死心的挑拨。
      “自古长幼有序,而且王位传承,自有我父王运筹帷幄,其他人不用操心,也操不上心。”萨昊天并不上当。
      “如今战况,大皇子也清楚,也真大军明显占据上风,只是为何此战大王除了派出大皇子外,连三皇子也派出来了呢?难道是不信大皇子的本事?”莫氏皇帝并不气馁。
      “那依皇帝陛下的意思呢?”萨昊天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随即散开,仿佛什么事都没有过。
      “难道三皇子不是来监视大皇子,甚至抢夺战功的?”莫为皇帝尽心尽力的为萨昊天分析道,“那如果大皇子不幸殁于此呢?”皇帝再接再厉。
      “皇帝陛下自信可以让我命丧于此吗?”萨昊天有些讥笑的回道。
      “哦,这个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尤其放冷箭的是身边的人,大皇子不可能忘记国师大人是满氏、的亲兄长吧?难道国师大人不应该坐镇宫中,却要随军征战的?”莫氏皇帝感觉萨昊天有点疑心了,继续添油加醋的挑拨。
      “皇帝陛下,你我话不投机。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你是要出城还是不出城迎战呢?”萨昊天心中有了疑虑,但是却决不能让旁人看出来。
      莫氏皇帝感觉心累,说了这么一大堆,这个却是个油盐不进的榆木脑袋。如果连挑拨离间也不行,他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打赢这场仗。
      一旁的辟毋国师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喊话,不说话。
      萨昊天也是不动声色,仿佛莫氏皇帝的话,对他全无影响,没有一个字入得了心的样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