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师徒初遇 ...

  •   一切都已安排妥当,花悦两天前已悄悄在道长的住处留下字条,告知长公主抑郁成疾,不久于世,想见他最后一面,就当告别,约了见面的地点就在李家村村头的小桥边。
      这张来路不明的字条,将道长引出观中,于是莫悔一个人乖乖地等在这桥上,母亲和花姨已经跟她告别过,并且告知她好好练武,将来学成的时候,母女就会再见面的。心里自然是不舍与难过,但是莫悔告诉自己母亲和花姨的安排都是最好的,要勇敢坚强,只是看到母亲和花姨飞身离去的背影时,五岁的莫悔还是嚎啕大哭,她不理解为什么为了做一个道士的弟子,她的母亲和花姨就要离开她。不可以她又给道士做弟子,又有母亲和花姨吗?自此,就真的被抛下了吗?
      哭完之后,想着以后都是一个人了,母亲和花姨,不知何时能再见,悲伤仍旧不止,莫悔一个人坐在桥上,吸吸溜溜的抽泣着。
      这时顾清鸣身形极快的赶到了,飞身落在了哭泣的小孩面前。与他相约的人竟不见,是他来迟了,抑或来早了?
      低头看着哭泣的小孩,“孩子,你有没有看见一个漂亮的姑娘,”顾清鸣有些不确定,“嗯,也可能是两个,有来过这里吗?”
      莫悔知道她要等的人来了,但是离开母亲和花姨的悲伤,让她觉得这个道士就是罪魁,所以仍旧自顾自抽泣,并不搭话。
      “你。。。算了,”本想安慰下这个孩子,可是道长开口后才发现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你带我走吧,我给你做徒弟。”莫悔眼泪汪汪地瞪眼看着道长。
      “我不收徒弟的,”道长答道,“你自己回家吧,我走了”。只觉是个玩笑,道长知道自己等的人不会出现了,便决定回去。
      “你这个臭道士,”莫悔发狠道,双手撑地迅速起身,同时双腿直直的踢向面前的道长。没料到会有这变故,道长一愣神,但仍是立时身形往后仰,滑出一段,躲过这一击。莫悔一击不中,翻身稳住身形,双手翻飞着击向道长胸口。跟莫悔生生对接了一掌之后,道长迷惑了,“你这是想要杀我?”
      “哼哼。”
      “可是你现在的本事根本伤都伤不了我,更何况杀我?”
      莫悔身形不停,一个斜飞身,双□□替着攻击道长的下盘。
      “你为什么想要杀我?我甚至都不认识你。”道长不想伤人。况且这小孩身法气劲都不错,这个年岁能有这般修为,甚至比那当年的自己也不遑多让,道长有了惜才之心。
      两人来来回回拆了约五十招之后,道长住手了,“祁阳花家,你是花家的什么人?”虽然手中无剑,但是花悦的身法,他是熟悉的。莫悔并不回答,斜着眼有些嘲讽的看着道长,不知道花姨跟他能过多少招,还是说看出是花家的身法,道长怕了她花姨了吗?
      道长这时思绪飞转,约他在这里相见却并没有出现的长公主,一个使花家功夫的小孩却等在这里,还说要给他做徒弟。如果这个孩子是花悦孩子或者亲人,那她们完全可以送回去祁阳让花家代为照看,没必要巴巴的弄这么大一个玄虚送到他面前。难道是长公主的孩子?只是自己那时候离开的时候,并不知道长公主是否有孕,如果。。。道长仔细看了这小孩的眉眼,是跟长公主有几分相似,甚至还有些自己的影子。
      “天啊,她竟然有孕了,怪不得突然销声匿迹了,这么多年了。。。”道长心里憋闷自责,我真是个禽兽,可能连禽兽都不如。。。
      看到道长眉头紧皱,莫悔开口道,“你觉得我的本事够格做你的徒弟了吗?”
      “所以你刚才只是在显示你的本事?”
      “那当然,花姨说你是天下第一的高手,一点本事没有,怎么做你的徒弟呢?”
      “你说花姨。。。花姨叫什么名字?”道长还想再确认下。
      “就是花姨啊。”莫语可没忘花悦的嘱咐。
      “那你娘呢?”
      “我娘死了”,莫悔牢牢记得母亲教她的,如果这人问起,就说她已经死了。
      “是你娘教你这么说的吧?这么多年了,她一定恨死了我。。。”
      “顾清鸣,你可以收我做徒弟了吗?”
      “你知道我的名字?”顾清鸣讶然,随即又摇摇头,“也是你娘教你的吧?”
      “是我花姨教的。”莫悔现在还没有到可以随口撒谎的年纪。
      “花悦,她也是恨我的。”
      道长站起身,跟莫悔说道,“走吧,你的包袱呢?”既然忍心将这个孩子送走,到他身边,她们两个必然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虽是如此,顾清鸣心里是感恩的,本以为要负疚这样孤独一辈子,没想到上天眷顾,竟然给他送了一个孩子。
      “我没有包袱,”小孩子解释道,“花姨说跟了你走,就要做小道士了,不用带自己的衣物。而且虽然娘和花姨都走了,婆婆还在家里,我想她了,随时会回来看她的。”莫悔说完,随即发现自己说漏嘴了,想要掩盖过去,“是我娘死了,然后花姨走了。”
      顾清鸣失声道,“你们就住在这附近?”原来,她们曾离他这么近,只要从那长长的千阶梯上下来,就可相见。只是就算见面了又能怎样?也许现在这样反而对彼此最好。
      顾清鸣注意到这个小孩腰间系着的小包,上面绣着的小老虎花样,针线有点粗糙,但是看得出绣的人很用心,针脚很细密。一个一生只懂带兵厮杀保家卫国的公主,确实也难为她了。
      “里面是什么?”道长指着小包问。
      “吃食,我现在长身体,又练武,容易饿。”
      “你叫什么名字?”
      “莫悔。”
      “多大了?”
      “再有三个月,就六岁了。”莫悔老老实实的回答。她知道以后她必须要依靠这个人了。
      算着莫悔的年纪,顾清鸣才知道,当年他离开的时候,她已经有孕两个多月了。可是为什么没有告诉他呢?是本来想给他个惊喜,还是公主另有打算?可是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就能不走,留下来心安理得的做驸马爷了吗?他做不到的,所以还不如不知道的好,至少走的时候没有那么愧疚。
      这孩子叫莫悔,那她到底是有悔还是无悔呢?
      “莫悔这名字不好,你以后跟着我了,就要跟我姓了,你以后就叫顾辞。”是要时时提醒自己,当年自己的不辞而别,是多么的自私懦弱吗?
      “不要,我不要跟你姓,你个臭道士。”莫悔生气了,名字是娘给她起的,她不要随便就跟别人姓了。
      被骂臭道士,顾清鸣也不生气,“想想你娘和你花姨是怎么嘱咐你的,你要我把你扔在这儿吗?”
      “师父,弟子。。。顾辞。。。拜见师父”眼神倔强,泪珠盈眶,却咬着唇,跪拜了下去。
      看着跪拜在他面前的孩子,顾清鸣莫名的就是心里一疼,心中叹息,公主,花悦,你们竟把这孩子教得这么好,他还不到六岁啊。
      “走吧,”顾清鸣伸手想要牵这个被他改名叫顾辞的孩子。顾辞躲过了他伸来的手,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路小跑跟随顾清鸣到了清风观脚下,抬头便见千阶梯,小小的孩子被震撼到了,竟然有这么长这么高的阶梯。
      “你自己上去吧”顾清鸣对顾辞说道。
      “这么高,我会不会气劲不足?”毕竟还小,看着这么多的台阶,直觉自己会累惨的样子。
      “不试试怎么知道,你刚才跟我动手的豪情去哪儿了?”
      顾辞受了这一激,脚尖点地,飞身上了阶梯,然后不停的腾挪,眼看着要到顶了,于是得意得往后一看,发现顾清鸣还在原地不动,看到她得意的样子,瞬间提气飞跃,在顾辞到达的前一刻停在了最高的一级台阶上。顾辞落在顾清鸣旁边的时候,脑子里面就在想,所谓天下第一的高手,果然不是虚的,他们之间的差距,比她预想的要大了很多啊。花姨应该也达不到这个速度的。开始明白为什么母亲和花姨要送她来跟他学武。
      “你现在自己下到山脚,再上来。”顾清鸣吩咐道。不可否认,这个小孩天分极高,但是气性短,有些孤傲,性子需要再打磨打磨。公主和花悦应该是太宠爱她,有些话不舍得训斥。不然以后难免怕被有心人引导走入歧途。
      顾辞恨恨的瞪了顾清鸣一样,“臭道士”,叽咕了一句,便真的飞身往下跃去,到山脚之后,看到顾清鸣还在台阶上等她,便自顾自的坐下歇息。
      “我数到十,你再没有上来,那就不用上来了。”顾清鸣的声音隔了这么远,传到顾辞耳里,仍旧声若洪钟,这般内家修为,顾辞知道自己远远比不上,于是迅速起身朝着顾清鸣跃去,在顾清鸣数到九的时候,落在他面前。小脸上汗珠晶莹,双颊红彤彤的,看来这一趟来回,顾辞也是不容易的。
      “走吧,跟我进去。”顾清鸣道。
      顾辞乖乖跟在他身后。
      观中的道士们见顾清鸣回来了,都一一打招呼,“师叔好”,“师叔回来了”,“师叔您今天去哪儿了”。。。很热络,但是顾清鸣只是微微朝他们点头,以示礼节。然后人群中突然有注意到顾辞,惊问道,“这个小孩是谁?”“他怎么会来这里?”
      顾清鸣只得开口解释,“他叫顾辞,是我从路上捡来的野孩子。以后他就是我的弟子了。”顾清鸣语调不惊,可是这话却让一群人炸开了锅。
      因为顾清鸣来这观中这么多年了,从不出门也从不收弟子。没想到今天这两个禁忌都打破了。众人都在怀疑这个叫顾辞的野孩子,到底是什么来路?
      “顾辞,你自己去跟管事的师兄领衣袍,沐浴过后,再过来找我。”顾清鸣说完就自顾自走了。剩下顾辞一个人傻眼,管事的师兄是谁?在哪里沐浴?应该去哪里找顾清鸣?这些问题一下子涌进顾辞的小脑袋,知道这又是一个考验自己的时刻。
      于是前一刻还木愣愣的脸,一眨眼的功夫,堆满了笑,显得可爱而又无害,又带点可怜巴巴的样子,“各位师兄,请问领衣袍要找哪位管事的师兄啊?沐浴的地方又在哪里呢?各位师兄,我师父不喜欢我,你们就可怜可怜我吧。。。我娘死了,花姨不要我了。。。我。。。我。。。哇。。。”
      顾辞突然哭的凄凄惨惨的样子,脸上的表情,让人真的相信他是死了娘,又被家人抛弃的小可怜。这让本来心存疑虑又有点不待见他的道士们瞬间就觉得自己恶毒了,这只是个可怜的小孩子啊。
      于是大家七嘴八舌的哄着,把自己知道的信息都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甚至连这个清风观的背景都交代干净了。于是领衣袍的管事师兄和澡堂,以及顾清鸣的住处,顾辞这一哭,便都搞清楚了。然后顾辞在转身去领衣袍的时候,斜眼望向飞檐上的顾清鸣,四目相对的时候,顾清鸣看到顾辞脸上笑容明亮,眼里带着得意。顾清鸣却没有料到顾辞能够在这么吵闹的环境中,听出他的气息,准确判断他的位置。不到六岁,能有这种境界实属罕见。花悦教得好自不必说,顾辞本身的天分应该也是功不可没的。把一个不到六岁的小孩教成这样,花悦一定是很骄傲的吧。想到那个整日跟在长公主身边,武功奇高,却又有点娇憨执着的女子,顾清鸣不自觉的嘴角上扬了一下。
      顾辞领了衣袍进到澡堂,刚要脱衣的时候,被赶来的顾清鸣叫住了。“你还是到我房间洗吧,”顾辞也想不明白顾清鸣怎么突然改变了想法,但还是乖乖的拿着新衣袍跟着他走了。其实顾清鸣只是想到了教授顾辞武艺的那个人,然后心突然柔软了。
      唤门外的道士打了水来,关好门之后,顾清鸣蹲下来说,“脱衣服吧,我帮你洗。”顾辞不觉有什么不妥,反正在家的时候也是母亲或者花姨帮他洗的,所以很自觉地就开始脱衣服。等顾清鸣看清楚顾辞赤条条的小身板,瞬间如遭雷击,脑子里嗡的一声,然后一个伸手抓住顾辞的小胳膊,扔进了浴桶里。“你自己洗吧。。。我去外面守门,你洗好了叫我进来。”顾清鸣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顺手把门也带上了。然后就真的站在门外做起了门神。心里一阵的后怕,如果顾辞真的在洗澡间洗澡,万一被人撞破,他要如何留她在他身边?道观里面从来也不曾有过女弟子啊。这小身板完全没有长开,加上头上的那个小发髻,顾清鸣不自觉得将顾辞当成了一个男孩子,还是他下意识的希望这就是个男孩子,所以根本都没有想到问问他到底是男是女。顾清鸣摇了摇头,一向沉静如水的人难得脑子有些乱了。
      “臭道士,我洗好了。”顾辞在里间叫道。
      “你叫我什么?”顾清鸣开门走进来便问道。
      “嘿,师父啊,我当然叫你师父啊。”这时已穿好衣衫的顾辞,发髻有些散乱的样子,顾清鸣仔细看看了,仍旧是雌雄难辨的模样。想着这是个女孩儿,顾清鸣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
      “我刚才怎么听到有人叫臭道士?”
      “哦,那什么,刚才窗外有个道士偷看我,我骂他来着。”顾辞张嘴就说谎道。
      “你怎么没跟我说你是个女孩儿?”顾清鸣想到这个就生气,声音突然就抬高了,“你差点就坏事了”
      “哦,你也没问我啊”,顾辞讪讪道,“再说了,是男是女有没有什么差别”转头看见了睡榻,顾辞走向榻边,屁股一抬,坐了上去,腿太短,所以双腿前后交叉踢踏着,够不着地。
      “你见过哪个道观收女弟子的?”顾清鸣道。
      “那我也不知道道观不收女弟子啊。”顾辞狡辩。其实她是知道的,母亲临别前明明细细交代过,除了要做他师父的这个人以外,不可以让其他任何人知道她是女的,不然一定会被赶出道观去的。只是她不觉得会被人发现她是女孩子。
      “那你现在知道了,以后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是女孩子了。”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
      “哼,我当然应该要知道。”
      “凭什么?”顾辞叫了起来。
      “凭什么,凭我是你。。。”顾清鸣被自己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被个小女孩子激成这样,“凭我是你师父。”
      次日清晨,顾辞一觉醒来的时候,起身走到用屏风隔出的外间,卧榻已收拾整齐,顾清鸣已经出门了。想到自己在这里,一切都不熟悉,顾辞下意识的就要找顾清鸣,仿佛只有找到他才能找到依靠。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顾辞凝神静气,想要凭顾清鸣的气息听出他现在在哪里,然后一口气呼出来,睁开的眼睛里带着失望,没有听到,应该不在附近。
      关了门之后,顾辞正打算像昨天一样,找个人问问她师父去哪里了,突然听到了一阵悦耳的长箫声,循着箫声一路追过去,出了观门,看到坐在千阶梯下面打坐的顾清鸣,旁边还站一个人。顾辞也不喊叫,一个飞身,脚尖点了几下地面,就落到了这两人前面。看到一个须发皆白的长胡子老道,手里拿着长箫在吹,声音有点呜咽,听起来又带点悲伤的感觉,莫名的,顾辞觉得自己喜欢这个东西吹出来的声音。
      “这个,怎么吹的,道。。。爷爷?”顾辞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个老道士年纪这么大了,直觉应该叫道士,可又觉得不礼貌。
      “道爷爷。。。哈哈哈”老道长心情很好的笑了起来,“你这小子,如此小的年纪,身法已是了得。将来更是不可限量。怎么,连老道的这点本事也不放过?”
      顾辞讨好的冲着道长笑。
      顾清鸣道,“不得无礼,这是掌观的长风道长。”
      “长风道爷爷好,”顾辞笑得见眉不见眼的,一脸的谄媚相。
      顾清鸣皱了皱眉头,这怎么是个这样的货?还以为有多少年老成呢,看来第一印象不一定都是准的。
      “好,你过来,我教你”,把长箫递给顾辞,然后手把手的教顾辞指法,“嗯,对,这样就对了。。。”长风道长说着话,右手悄悄的抬到了顾辞后颈处,趁顾辞专心学习指法的时候,一使劲,抬手劈向顾辞的后脑勺。顾辞只来得及双目一瞪,随即昏了过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