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少小离家 ...

  •   手里拿着一个大烧饼,吧唧吧唧的啃着,看着面前的新房子,五岁的小莫悔一点儿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搬到这里来,以前的房子不好吗?以前的小伙伴们都没有了,小小的姑娘,心里难过,却又不敢让母亲知道。因为搬到这里来的前一天夜里,她亲眼看到母亲掉眼泪。母亲本以为哄她睡着了,可是练武的小孩子,又正在长身体是时候,所以莫悔饿得睡不着,起来找东西吃,却意外发现母亲在烛火旁掉眼泪,花姨陪在旁边,不停的说话安慰她,说了一堆话,可是小莫悔听不明白,饿得肚子难受,还是先去找点东西吃比较实际。至于具体是什么事情,明天问花姨或者婆婆就好了。
      第二天天亮没多久,莫悔刚刚在院中扎完马步,吐纳完毕,花悦就招呼她去厨房吃早点。然后就听到母亲小心翼翼的对她说,“默默,你看,咱们搬家去另外一个地方好吗?”被刚下嘴的馒头一下子噎住了,莫悔小脑袋转动起来,虽然舍不得,但是既然母亲和花姨都决定了,那必然是有她们的道理和打算,所以莫悔咬着一口馒头,重重的点了点头。莫语显然是没有料到自己的女儿如此轻易就同意了,准备好的说辞一句也没用上。于是早点过后,莫语和伺候的婆婆就一起收拾家当,花悦去附近的车行买了辆大马车,一路赶到了清风观脚下的这个小村子。花悦出面跟这里的人家买下了这座无人居住,稍显破败的房子。然后三大一小忙活了大半天,到傍晚的时候,这座房子才总算有点可以住人的样子。
      月余之后,一切才渐渐熟悉起来,莫悔跟村里几个年龄相仿的小孩子也成了小伙伴,练功之余,她会挨家挨户的跑去找他们玩。这天刚从小伙伴家蹭完晚饭回来,莫悔看到端坐正堂的母亲,顿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四下张望没有发现花姨,莫悔便开口问道,“娘,花姨呢,又出去办事了吗?”莫悔记得,花姨在家的时间还不到一半,其他时候,母亲都告诉她,花姨出去办事去了。
      莫语招手,莫悔便乖乖的扑倒母亲怀里,“默默,娘想要带你认识一个人,他做了道士,也是娘的故友,你要拜他为师,好好学武功好不好?”这话莫悔不明白了,眨巴着眼睛,母亲和花姨都很厉害,教她武功就好了,为什么要她去拜一个道士为师?似是理解女儿的疑惑,“他是天下第一的高手,世间无人是他的对手,娘的武功,跟他相比,不值一提的。”
      “那我学那么好的武功,有什么用呢?”
      “你会有你的使命,因为你是娘的女儿,”莫语知道女儿还小,没办法明白她说的话,所以又解释道,“娘的心愿,就是默默成为天下第一的高手,打败那个道士,那默默可以帮娘完成这个心愿吗?”
      母亲说的话,莫悔一点儿也不明白,但是既然是母亲的心愿,她是一定要帮她完成的。“嗯,好。”莫悔重重的点头道。
      看到这么乖巧懂事的女儿,莫语心里跟扎了一根刺一样难受,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莫悔乖巧懂事,又是个难得的武学奇才,她是莫悔啊,怎么可能不是练武的奇才呢。。。但是真的因为是她的女儿,便要背负本不该是她的责任吗?
      虽然之前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宁愿躲道观里面做道士,也要离开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些年过去,她也慢慢开始想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才越发觉得可笑,自己飞蛾扑火一般的决绝,结果竟然是这样的一场笑话。哪有一家三口会是她们这样的,女儿都这么大了,他却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况且,花悦那边打探来的消息,皇帝那边的日子,非常艰难,南武国和也真国都不消停,一直滋扰边境,然而朝中除水大将军之外,竟无人再可为帅,然一个水大将军毕竟无法分身兼顾两处边境,所以皇帝不得已,御驾亲征,在边境勉强硬撑。那是她的亲弟弟啊,当年她那么自私的为了自己所谓的爱情,远走天涯,留下他一个人苦苦支撑,内忧外患这么多年了,她不能再逃避了,她的家、国,现在都需要她,她必须要回去肩负自己的责任,战火无情,没办法再带着这个女儿了,且不说她没办法向天下人交代清楚这个孩子的来历而不惹人生疑,就算能瞒天过海,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女儿还这么小,她不能确保她的安全,所以送她去道观里面,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默默,以后你就是男孩子了,好不好,除了那个要做你师父的道士外,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是女孩子,不然你一定会被赶出去的,因为道观里面,不收女孩子。默默告诉娘,你可以做到吗?”
      虽然还是不明白,莫悔仍旧应承道,“好的,娘。”
      “如果他问起你娘,”莫语黯然想,也许也不会问吧,叹息道,“万一他问,就说你娘早已经死了,是婆婆养大你的,记住了吗?”
      莫悔点点头。
      又是一番细细交代,然后再安顿莫悔睡下。这个女儿自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离开她过,想到送走莫悔之后,下一次见面不知道是何时,悲从中来,莫语坐在床上,将自己埋于双掌之中,无声的掉眼泪。
      花悦这时推门进来,走道莫语的床前,叹息一声,“都安排好了,你要是不舍得,就别送走了吧?”
      莫语眼泪汪汪地抬起头望着花悦,无声地表示自己的决心。
      “唉,那既然决定了,就好好面对吧。”花悦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莫语,转身走出了她的房间,顺手带上了门。
      走到屋檐下,斜靠着坐在廊上,花悦望着天上的勾月,回想起当年她和长公主在军里拼杀,边境的月亮,仿佛也是这样,高挂在夜空,美得静谧。当年让敌人闻风丧胆的一双结义姐妹花,巾帼不让须眉,是多少青年才俊梦里的人啊。祁阳的花家,剑术独步天下,她只因仰慕长公主的气度胸襟,便毅然决心以身护卫。花氏最有天分的小女儿,花悦,放弃家族,追随长公主,守护天下,曾让多少人交口称赞过,也惋惜过。可是现在,花悦咬咬牙,“顾清鸣,你到底为什么,你该死啊。”一滴清泪不自觉随着花悦闭起的双目滴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