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8、残念 ...

  •   一刹那,她睁开眼,同时化出尖锐的匕首,直接插向面前那人的心口……
      噗呲一声——血肉撕裂,鲜红漫开。
      
      苏望星看着幽,她冰蓝的眼珠犹如浸润在澄澈的水中,剔透的眼泪溢出眼眶、滑过长睫,蜿蜒而下坠入浮尘,凝作细微的霜雪飘散而去。
      
      苏望星闭上眼睛,声音颤抖:“对不起……”
      
      周围的一切瞬间变成了薄脆的寒冰,裂痕一路蔓延,最终哗啦啦破碎开来——
      尖锐刺耳的声音刺挠她的耳膜,她刚要捂住耳朵,可是渐渐她突然发现不对,那阵棱角分明的声音不知道被谁慢慢打磨得圆润,犹如气泡一样在她耳边滑过。
      
      她睁开眼,看见了被碧波揉碎的天光,温煦而柔美。
      如此美景,下一秒就被人扰乱。苏望星不停地挣扎,口鼻瞬间被潭水侵入,在她即将挣脱桎梏的时候,突然被人往后一拉,她回到熟悉的小黑屋里剧烈咳嗽。
      
      云中月垂眸去看深不见底的潭水深处,最后还是往上面游去。
      
      等到苏望星缓过来,她才终于明白了目前的状况。
      他们回到了魔尊的身体里!
      
      「魔尊魔尊!咱们离开幻境了吗?」
      她的声音欢欣雀跃,好像还蹦了起来。
      
      “别高兴得太早。”他浮出水面、攀上岸边,环顾四周的芳草野树,拧眉说,“我们还在岛上。”
      
      「岛上?」苏望星安静下来,她回忆了一会儿,问,「你知不知道落水之前发生的事?」
      
      “不知。”他那时耗损太大,无暇顾及外界,待清醒过来时,便已经成了一只普通的九节狼。
      
      「一个花精灵把我带到这里,我以为她要送我离开,结果她突然把我推进了水里,后来就莫名其妙进入了幻境。」
      
      “……”云中月无语。
      这样明显的陷阱她都看不出来,这女人怎么这么笨?
      
      「但最重要的是,落水之前我发现水里没有她的倒影。」她语气深沉,像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线索。
      云中月戒备地看了看周围,等着苏望星的下文。
      
      「好恐怖有没有?就像惊悚片一样!吓死人了,我觉得我都有阴影了!」她搓了搓自己的手臂,「我现在想起来都头皮发麻,你还在水边站着吗?赶紧离远点,万一又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蹿出来把你推进水里,咱们说不定还得去幻境周游一圈。」
      
      无奈,他象征性挪了一步。转念琢磨她刚才说的话,心中突然有些明了,“你说她没有倒影?”
      「对啊,怎么了?」
      
      云中月不答,径直走过去折了一根树枝,然后返回水边。
      果不其然,水面倒映出的他,手里什么都没有,他松手将树枝扔下,树枝在触碰水面的一刹那就消失不见了,无波无痕。
      
      他绕着水边走了一圈,证实了心中所想。
      
      明明岸上百草丰茂,但水池里映照出来却是一片荒芜,若非这池潭水不大,否则很容易被识破。最后,他将目光停驻在潭水中那朵亭亭净植的白莲上。
      幽美的倩影在水中晃漾,微风拂过,吹来莲香。
      
      “这个世界都是假的,但唯独我是真的。”
      
      幽最后的自白,就是谜底。
      
      “哗啦”一声,吓得苏望星浑身一震,她赶紧问:「你你你……你又被推下水了吗?!」
      
      云中月游过去,在他折下莲花的刹那,周围的景象就像是褪色了一样,花草树木渐渐枯萎、消散,直到这片广阔崎岖的土地上变得寸草不生。
      唯独只剩这池潭水。
      
      “破境了。”
      听到他如是说,苏望星甚至没反应过来。
      
      云中月转身往回游,他将将上岸,突然有什么东西缠绕住他的脚踝,将他狠狠拽进了潭水深处。
      耳边突然传来凌冽的水声,苏望星担心地问:「你怎么了?」
      
      他没说话,阴鸷地看着脚踝上的水草,他的法力被神印压制,只能与之肉搏。
      那水草就像有生命一般,灵活躲避他的攻击,又不懈地和他纠缠,待耗尽他的体力之后,直接将整个人捆住,继续往深处带去。
      
      淡水逐渐变得咸苦,他被迫下潜到了孤岛之下的海底。
      束缚的水草已经松开,他谨慎地看着四周。有鲸鱼悠然游过身边,他听到了空灵的鲸吟。
      
      “你们来了……”
      此声可谓天籁,却蕴含了亘古的沧桑。
      
      云中月往声源看去,晦暗之中有一个形如枯槁的身影。一群明灯鱼游来,在光芒的照耀下,面前的景象清晰起来。
      
      他看到了世间最后的神祇——云海神灵,绡。
      
      绡的容颜与幻境之中无异,时间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依旧精致优美,若不仔细观察,当真无法分辨他究竟是男是女。但时间并未对他多有偏爱,它将对他面容的仁慈化作腐木刺藤,缠绕禁锢住他修长的身躯,就连他曾经皓白的银发也被巨大的枯藤缠裹,不断往上漫溢延伸……
      包裹住了整个岛屿。
      
      “你们见到她了?”绡露出一个僵硬又怪异的笑容。他就像块烂旧的木头,浸泡在这苦涩的海水之中,早就被侵蚀得麻木,这个笑脸恐怕是千百万年来少有的面部活动。
      
      云中月将他打量一番,懒得跟他废话,面无表情地说:“把元魂给我。”
      
      绡看着他,眼中浮上一丝不屑。
      
      倏地,云中月仅有的元魂像是被什么给狠狠扼住,他被人强制禁锢在了自己的身体里,怎么都挣不开。
      而苏望星则莫名其妙被人拉了出来,她茫然地看着周遭,明灯鱼从她眼前游过,给她吐了好几个气泡,发现在水底,她惊惧地滞住了呼吸。
      
      她会溺水的!
      
      “无碍,”绡对她说,“没事的。”
      
      苏望星这才发现面前有个人,仔细一看,竟是云海神灵。
      “你是绡?你才是造境的人?”她疑惑极了,“那幽呢?”
      
      “你还没明白吗……”绡叹息,引来群鲸长鸣,交织成一曲孤独的悲歌,“那是她的一生。”
      她好像明白了,“你用幻境,演绎了幽的一生?”
      
      绡沉默。
      
      “所以那些都是真的?幽真的被逼死了?你也因为保护她而被封印在了这里?”
      “是。”
      
      这次换苏望星沉默。
      
      “幽的神魂被邪域的恶灵野兽啃噬,燚自天方归来,在野兽的牙齿里找到了她最后一丝残念。”绡无甚表情,冷漠地说着这残酷又悲伤的结局,“众神不懂情爱,根本不知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他们或许到死都不明白,燚为何宁愿自我毁灭也要为幽报仇。”
      
      “焚神业焱……是燚创造出来的?”
      
      “除了他,又有何人能分化万灵古燚呢。”绡冷笑道,“他为幽创造的莲火,最后竟成为他毁天灭地的工具,真是讽刺。”
      
      “你不是说他救回了幽的最后一丝残念吗?”苏望星怀揣希望,问,“那他有把幽救回来吗?”
      
      “一丝残念……”绡垂眸,笑得苦涩,“即便他以万灵古燚将她滋养重生,又谈何容易?”他深深看了她一眼,继续说:“但过了这么久,她或许已然重生。”
      
      “如果她重生,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苏望星看着他身上危险的海荆棘,有些心疼。
      绡愣怔地看着她,喃喃道:“你……不是她……”
      却似乎又是她……
      
      “什么?”苏望星听得一头雾水,但下一瞬看到他的心口泛起了光亮,她连忙问,“你怎么了?”
      
      绡垂头看去,微笑着说:“她来救我了。”
      苏望星讶异地看了看四周,“她人呢?”
      
      绡看着她,没有回答,只说:“你们……可以离开了。”他的声音好像越来越虚弱,“至于那个人要的东西……”绡顿了顿,继续道:“他该庆幸此行有你相伴。”
      
      海底震荡起来,鱼群四下逃散,苏望星的视野忽明忽暗,周围的情景变得隐隐绰绰,唯一清晰的是绡心口的光芒越来越刺眼,就像是有什么在一寸寸被撕裂。
      她惊诧地抬眼看去,绡正对着自己微笑。
      
      “你……”她还未说完,只见束缚着他的枯藤腐木快速地崩裂,连带着其中的人也崩裂开来,转眼间破碎为浮光点点,最终消逝在广阔的大海之中。
      
      她霎时被淹没在了黑暗的海水里。
      

  • 作者有话要说:  要不要写绡的个人番外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