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9、变天 ...

  •   咕噜噜……

      苏望星被海水裹挟进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之中,急速的翻滚和口鼻里的海水让她痛苦不已,她以为这就是极限了,谁知下一秒有什么东西像炽热的钢针,狠狠地刺穿了身体。

      汹涌湍急的海水吞噬了她痛彻心扉的尖叫。

      她好像陷入了一个滚烫的黑洞里,周围没有火焰却胜有火焰,慢慢炙烤着将她烧灼成灰烬。
      水火交融,痛苦不堪。

      随着时间的推移,炽热的温度逐渐冷却,她也并没有真的灰飞烟灭。但她却浑浑噩噩地觉得自己被什么压制着,越来越重、越来越重……要逼得她跳下悬崖。
      她陡然回神,发现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小黑屋,同时她也发现,自己的空间变得狭窄了很多。

      发生了什么事?

      门外隐隐传来男人痛苦的喘息声,她下意识去推开门,看到了外面的沉沉雾霭。想起上次的经历,她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踏进了属于魔尊的领域。
      她看着脚下踩出的涟漪,怔了怔,然后循着那个声音慢慢找过去。

      “魔尊?”苏望星拨开层层迷雾,渐渐,迷雾之中出现了一条台阶,她朝上面问:“你在上面吗?”

      没有回答……就当默认了。

      她一步一步走上去,谨慎又小心。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才终于隐约瞥见一个人影。
      苏望星用手撇开浓密的白雾,往那边定睛一看,只见魔尊单膝跪在地上,浑身颤抖、冷汗遍布,喘息声粗重又急促,墨黑的长发凌乱地挡住了他的脸,浑身散发着暗黑可怖的戾气,搞得她都不敢再去接近,只能紧张地问:“你怎么了?”

      听到她的声音,那人猛地一僵,然而下一瞬,他控制不住几乎就要倒下,苏望星赶紧去搀扶他,却被他狠声喝止:“别碰我!”

      他的反应太过激烈,苏望星吓得退了好几步。可是魔尊吼完之后似乎变得更加痛苦了,他另一只膝盖也跪了下去,痛吟着将额头抵在地上,脖颈上青筋暴起,那架势像下一秒就能爆出血来。他原本骨节分明的手弯曲成了恐怖的弧度,上面的经络泛着金红色的光芒,他拼尽全力捂着心口的位置,身上抖得跟筛子似的。

      苏望星看着他这副模样,心中五味杂陈。她从前缺失乐泪的时候也这样,怪她共情能力太厉害,此刻看他痛不欲生,她竟然会觉得有些难受。

      “啊啊啊啊啊——”他嘶吼出声,这痛苦又绝望的哀嚎让苏望星狠狠地抖了抖,她走过去跪坐在他身边,不知所措。

      从前家家发病的时候会痛得打滚,她会去把他抱在怀里,不停地亲吻他、给他唱小曲,但他依旧挣扎得厉害,甚至会伤到她,以至于她不敢再去这样抚慰他。可是后来他很委屈地跟她说,他希望姐姐能一直抱着他,那样会温暖很多。再后来,她终于明白了他的感受,即便疼痛无法缓解多少,但知道有人关心自己,无尽的苦楚里也能开出一朵小花。
      她踌躇一阵,慢慢伸出手去抚上了他的背脊。

      他真的抖得好厉害!
      她的手甚至无法完全在他的背上停留超过一秒。她觉得这样不行,刚要把手收回来,她却蓦地睁大了眼——
      金红色火焰犹如火山喷溅般骤然从他身上迸发,她根本来不及闪躲,就被那熊熊烈火给弹了出去。

      是真的弹了出去。

      苏望星惊惧地看着越来越远的魔尊,直到飞鸟穿过自己,她才惊觉自己已经恢复魂体,此刻正在天空之中,朝着下面崩析的孤岛直直坠落。

      尖叫卡在喉咙里,她遥遥对上了那双红瞳,目光极寒极冽,像是注视着一个死人。

      苏望星傻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好蠢。
      在这个想法弹出来的一瞬间,她掉进了海水里。

      她自己将他当做朋友,可人家愿意吗?他是连白无常都畏惧的角色、高高在上的魔尊,又怎么会拿她当朋友,更何况……在幻境里她还欺负他来着……他现在怕是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吧?
      可他明明答应过一出来就送她回家的!还立了字据!

      但是,字据她根本没能带出幻境……
      果然……果然,还是她太蠢了。

      苏望星越想越委屈。这下好了,绕来绕去又回到原点,但最恐怖的是……她可能会被魔尊追杀。
      想到这里,她瞬间浑身紧绷,赶紧划水跑路。

      行吧,好聚好散,谁也不欠谁的。

      熟悉的疼痛慢慢开始滋生,她捂了捂心口,忍着体内的痛和眼中的涩,跟着翻滚的海浪往外飘。

      未来一片茫然,她到底该怎么办?
      不,她根本就没有未来。

      有什么水花炸溅的声音传来,她回眸去看,还没看清那人的面容……
      就被逮住了。

      她又回到了狭窄的小黑屋里,不,这得叫小黑笼了。她缩了缩身子,诧异极了。

      「魔、魔、魔尊……」她紧张得不行,说话都不利索了,「有话好说……不一定得打打杀杀、生不如死啥的……」
      虽然她也算习惯了他的沉默,但是此时此刻,她只觉得头皮发麻,赶紧端正跪着,嗫喏道:「对不起,我错了。」然后开始语无伦次地深刻忏悔,殊不知他本人根本没听。

      此刻云中月融合了第二块元魂碎片,修为已然恢复了一半,灵力和五觉变得更加敏锐,虽身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上,他却感知到西方传来异动。

      是雍门。

      他向西边遥望,天际忽然传来一阵响彻云霄的龙啸。
      剑眉一凛,云中月飞速往雍门赶去。

      待他来到雍门时,周围无数宗门子弟或死或伤,雍门一片水域里飘满了尸体。他凝目往天上看,天上的蛟龙突然呼啸出撕心裂肺的长鸣。云中月瞳孔微动,看到蛟龙像是不要命一般往巨大的黑塔撞去。

      潜渊疯了。

      云中月快速飞至黑塔顶层的琉璃台。
      然而眼前的场景,令他些许惊诧。

      琉璃台上列着七八具尸体,看样子都是雍门的长辈,唯一活着的女人筋脉尽断,像个披头散发的疯子,声嘶力竭地尖叫:“青儿!”
      她目光所致的方向,正是蛟龙潜渊,他亦是浑身残破、伤痕累累,神色悲恸地抱着瘫软在他怀中的青衣女子,颤着手为她撩去脸上的发丝。

      说来,潜渊是千年蛟龙,虽不担名头,但实力乃妖族之最,可谓妖王。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也算得上云中月的长辈,但与潜渊相识这么长的时间,云中月还从未见他如此狼狈过。

      “青梧……”潜渊嘶哑出声,却再也说不出什么。

      云中月听到那个名字,怔了怔。接着,他就听到体内传来疑惑的声音:「青梧怎么了?」
      她没了视力,唯剩听觉,此刻周遭混乱,到处都是杀戮的声音,她恍然大悟,紧张地喊:「你千万不要伤害她!」

      云中月沉默不语,目光移至围攻而来的仙宗弟子,他犹如冷面修罗,双手凝出金红色的火焰,跃入空中与他们交手。

      空中打出一片金红色的火光,似霞光、似烟火,绚烂夺目的同时却是比火药更具攻击性。好多人还没看清来人,就已经被烧成了灰烬。
      骨灰往下落,呛得塔底的人纷纷咳嗽。一时之间,天上火光阵阵,地上灰尘仆仆。

      “那是谁?”
      “不知啊。”
      “金红色的光……”
      “难道是那个魔头?!”
      “谁?”
      “曾经的天阙少主,如今的魔族尊主!”

      众人议论纷纷,终于有人喊了出来:
      “那是云中月——”

      众人既惊惧又诧异,有人问:“他不是百年前便被仙宗围剿而神魂俱灭了吗?”
      他们迷惑不已,唯有年长的仙者脸色格外难看。

      雍门宗主一头华发,被雍门的顶尖高手维护在安全地带,他深沉地看向空中,厉声命令:“还愣着作甚?是等着他将整个宗门拆了吗?!”

      余下弟子收起好奇心,神色凝肃地飞去空中支援同门。

      雍常信仰头看着空中的战场,沟壑纵横的脸小幅度地抖动,不知是因为怒意还是惧怕,他缓慢开口说:“要变天了……”

      “父亲,六妹她们还在塔上……”另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颤声说道,却被雍常信狠狠地剜了一眼,“住口!”他怒不可遏,额角跳动不止,“雍枝养出了那等不知廉耻的东西,怀了个孽种,还坏了仙宗大计。莫说雍门,就是其余宗门,有谁容得了她们?!”他长长舒了口气,“死了也好,至少为雍门留了最后的脸面。”

      雍榆不再多言,心中却有些复杂。雍枝与青梧是父亲最偏爱的女儿与孙辈,甚至有意培养为长老,如此宠爱大家有目共睹,却没想到,如今说弃便弃……父亲的格局果然是他等比不上的,一心为着宗门与雍氏着想。

      女人啊,总是拘泥于情情爱爱这种小家子气的东西里,登不了台面,妄想与宗门氏族的前途冲撞,便只能被碾压成灰,随手扬了。
      欲成大事者,
      就要断情绝爱。

  • 作者有话要说:  绡的个人番外写了半天也没写出来,算了以后有缘再写吧。
    还有,雍家的想法不代表作者的想法。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