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7、惑心 ...

  •   苏望星呼吸一滞,“什么?”
      
      霁听到她的声音,问:“怎么?”
      苏望星不自然地掩饰道:“没怎么……”
      
      霁听罢,无奈叹道:“你与幽交好,其实我不大建议你跟着她。”
      “为什么?”
      霁淡笑,并未作答。她晃了晃司雨杵,迅速跟着幽的方向飞去。
      
      同时,魔尊的声音再次传来。
      「上次我与你说,鲛人产生情爱才有男女之别。」
      
      经他提醒,苏望星瞬间回想起来,她当时就在想,难道造境者就是为了幽而化为男性?他喜欢幽?
      答案显而易见。
      
      天山寂寞,上万年来唯独一个清冷的女子和一尾不知情爱的鲛人,听幽的意思,他们之前是相识的,那绡极有可能喜欢上了她,从而成为了一个正常的男人。
      至于他为什么要消失这么长的时间,她不清楚,但很明显,绡一直守护在幽不知道的地方,众神围攻天山首先就被他拦下,他极力保护幽不受到伤害,但寡不敌众,他也无可奈何。
      
      「上次云海交锋便可得知他亦是假象,说明他并未将破境关键放在自己身上。」
      
      苏望星听懂了,他的意思是,破境的关键就在幽的身上?
      若要破境,就要伤害她,甚至是……
      
      杀了她。
      
      「你最好在他们杀她之前,先下手。」
      
      苏望星迷惑了。他们?神众吗?他们怎么会杀幽?
      然后下一秒,她就相信了魔尊的话。
      
      霁把她带到了邪域,她们在空中将下面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确实在逼着幽跳下邪域。
      苏望星怎么都没料到他们会想把幽送进邪域,那里的凶险恐怖她有所经历,若非恰巧碰见燚,她恐怕就葬身在那儿了。
      
      他们竟为了这件事,要置幽于死地?!
      为什么?
      究竟是为什么?
      
      苏望星她自认是个正常人,她真的怎么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说的任何一个理由都无法说服她眼睁睁看着幽被活活逼死。
      幽做错了什么?难道就因为爱错了人而必须去死吗?
      
      她脑袋里充斥着许许多多的疑惑和愤懑,直接将最终的事抛诸脑后,她这次终于甩开霁的手,拎着小熊猫跳下云彩落在了幽的面前,“你们还有脸吗?以强凌弱、以多欺少,有本事去跟燚要死要活,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们也配为神?”
      
      他们没想到她直接开骂,都愣了愣。
      “你是谁?”
      
      “站不更名坐不改姓,”她冷哼一声,把手里的东西扔到地上,双手环抱以彰显气势,“老娘大名——苏望星。”
      
      “曐?”有熟悉的声音传来,苏望星看过去,在神众之中发现了埊的身影。
      好家伙,她的朋友们都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怪不得妡会说她是异端。
      
      埊走过来,平时活泼好动的少年此时一脸阴郁,“你在做什么?”
      苏望星恨铁不成钢地朝他喊:“你又在做什么?你也认为幽是罪该万死?”
      
      “难道不是吗?”埊冷厉地反问,越过苏望星去看幽,哼笑出声,“意欲掌控主神打破平衡,她的确罪该万死。”
      “我没有……”幽悲戚出声,“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掌控他,我也没有想过要去打破规则。”
      
      她只是想在无止境的永生里能够有他相伴,她只是不想再那么孤单……
      仅仅如此啊!
      
      苏望星听到她微弱的哽咽,心里难受极了。她看向他们,问:“她被你们欺负成这样,你说她去掌控主神,你们是觉得燚很菜对不对?”她满脸嘲讽,“既然你们这么不信任燚,那就去找他啊,幽没了就能解决问题吗?燚万一见一个爱一个,你们是不是也要挨个挨个杀完啊?
      “嚯,这屁股擦得,你们是他的卫生纸吗?”
      
      “你——”
      
      “我什么我,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埊拦下身后愤怒的众神,森冷地盯着她,下达最后通牒:“你是定要站在我的对面了?”
      他这句话狠狠戳中了她的心。
      
      她是真心诚意把他当做朋友啊,他是她来到这个世界遇见的第一个人,他教会她去守护土地万物,给她带来欢声笑语,让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没有那么孤独,他明明是很好很好的人,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不,或许他一直就是这样的人,只是她不知道而已。但她现在看破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段友谊不要也罢。
      
      “埊,你看看我,现在不就站在你的对面吗?”苏望星微微一笑。
      
      埊看了她许久,慢慢放下了手。
      
      神众一哄而上,苏望星双手凝光,在他们戒备的目光里往天上扔了一个巨大的光团,在他们闭目的间隙里,她则一手拉着幽、一手抱着魔尊瞬间土遁。
      但她只不过是逞强罢了,她的神力也就用来方便日常,干起架来实在是个弱鸡。
      
      这不,土遁到一半被人来了一掌,她哪像他们一样刀枪不入,挨了一掌就直接喷血,她只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能给一起喷出来了。
      她被掀翻在地,幽也跟着跌倒,小熊猫更不用说了,差不多算是飞了出去……
      
      “我当多厉害呢,”有神灵讽刺她,“是只有嘴巴厉害罢。”
      苏望星觉得他总结得很到位,但她此刻满嘴是血,嘴里蹦不出一个“对”字,只能给他树个拇指。
      
      埊将她双手缚住,“你既做出了选择,那便也跟着云海神灵去深海之中罢。”他恢复了从前率性的笑脸,但是说出的话却让人森然,“你们会被尘封在最深的海底,永远永远,无人记得。”
      苏望星趁他不注意狠狠踩了他一脚,一个旋身踹向他的裆部,她化了把匕首向他扎去,可是没能下得去手。
      
      这该死的心软。
      
      在她犹豫的空当,她被人弹了出去,几乎是钉在了树上,她真的快散架了……
      埊一步一步朝她走来,掐住她的脖子将她吊在空中,他凝视着她痛苦的表情,嗤笑出声,狠狠把她摔了出去。
      
      苏望星堪堪在地窟边缘落下,身后便是万丈深渊,她挣扎着爬起来,看到埊突然被侧边扑来的一个东西给绊倒,那东西动作敏捷,躲过各方攻击直奔苏望星而去。
      可是他一只小小生灵实在斗不过这么多法力无边的神明,就在离苏望星一步之遥时,他被水刺划破耳廓,整个偏离轨道直接滚了出去。
      
      苏望星尖叫着用尽最后一丝神力给他束起屏障,抵挡住了所有锋利的水刺。
      小熊猫看向她,一鼓作气朝她奔去。
      
      而她本人则是傻乎乎地看着小熊猫直接撞上了自己的额头……
      那一刻,魔尊咬牙切齿的声音直接蹿进了脑中:「苏望星!快杀了她!」
      
      苏望星匆匆去找幽的影子,等她终于找到,幽已经被人按住脖子,半个身子都悬在了空中,一双泪眼正看着伤痕累累的苏望星和小熊猫。
      她们在某一瞬对上了视线,苏望星突然失神地喃喃:“你真的好漂亮……”
      
      幽怔了怔,慢慢地,她对她凝出了一抹感激的微笑。
      
      苏望星还没来得及将那美丽的笑容刻进脑子,余光就只剩她亮银的残影,眼睁睁看着她坠下没有光芒的黑洞之中。
      唯有她头发上的莲花在风中散开,一瓣轻柔的花瓣飘过她的鼻尖,留下她初见她时的清幽冷香。
      
      苏望星抱着魔尊,茫然地问:“这下怎么办?”没等他回答,她将他抱紧,目光炯炯地看着他,“要不要赌一把?”
      
      等到他终于碰到她的手,传达出“不要”两个字的时候……
      苏望星已经抱着他跳了崖。
      
      “曐——”
      
      苏望星倒没想到最后还能听到埊惊慌失措的呼唤。
      
      不过,
      再见啦。
      
      ***
      
      苏望星抱着小熊猫缓缓降落在邪域之中,这里一如上次那样黑暗,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她没有汗毛竖起的惊悚感。
      
      “幽?”
      她的声音在黑暗之中久久回荡,甚是诡异。
      
      许久没有得到回应,她只好去摸小熊猫的头,故作轻松地说:“魔尊,这次看来真的要嗝屁了。”
      
      「你太意气用事。」
      魔尊的语气明明冷淡得很,却莫名给她一种心安的感觉。
      
      “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啊,”她笑道,“该怂的时候怂,该强的时候强。”
      
      强?她也好意思说得出来。
      云中月没搭话。
      
      “能屈能伸,此乃生存之道也。”苏望星摇头晃脑地故意拖长声音,活像个老学究。
      「苏望星。」
      “嗯?”
      「你为何要救她?」
      
      苏望星知道他说的谁,疑惑地问:“不该救吗?”她没由来一阵胸闷,“你也觉得我做错了吗?”
      他没有回答,只说:「你与她只有半面之交。」
      
      “那又怎么样?她帮了我,也帮了你。虽然这证明不了她是个好人,但……”苏望星回想第一次见到幽,那样极致的惊艳足够让她永生铭记,如此绝世美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她越想越愤懑,“她也不该被那些乱七八糟荒谬的理由逼死。”
      
      「他们的理由并非荒谬,只是你不懂。」云中月窝在她的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苏望星不解。
      
      「你不懂他们无情无爱。」
      
      她愣住了。
      曾经枕衣告诉她,只有神祇才能脱离凡尘欲望,但她自己身处其中当局者迷,全然忘了她并非真正的神灵,她是个食五谷杂粮长大、拥有喜怒哀乐的人啊。
      
      神祇不懂情爱,没有同理心,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利益。幽与燚成婚,在他们看来就是幽独占了他们共有的主神,燚或许会因为情爱而失去公允,平衡一旦被打破,世界就会变得不稳定。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他们输不起。与其担惊受怕,不如斩草除根,毕竟在他们看来,情爱难以理解更加难以永恒,在永生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苏望星想通之后,心情变得格外复杂。
      
      “星……”
      
      苏望星猛地回头,她听到了幽的声音。
      
      “望星……”
      
      她发现周围渐渐有了些许光芒,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幽,你没事吧?”她担忧地问,可是回答她的仍是幽的呼唤——
      “望星……
      “望星……”
      
      她的声音越来越近,苏望星一个战栗,猛地转身。
      幽正地站在她身后不远处,面目温和地凝视着她,“望星,你来了?”
      
      见她毫发无损,苏望星松了口气,点点头,问:“你没事吧?”
      幽不语,只微笑地看着她。
      
      「苏望星,别忘了。」
      魔尊的大尾巴狠狠拍着她的手臂,试图打醒她。
      
      苏望星看向幽,心中梗了梗,艰难地迈出步子,慢慢朝她走过去。
      
      「幻境之内皆是假象。」
      “幻境之内皆假象……”她跟着他低声呢喃,不去看幽的脸,可是下一秒,她不得不抬头去注视她,因为她说——
      “这个世界都是假的,但唯独我是真的。”幽缓慢出声,面容一如从前的温柔慈和,“留下罢,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你?!”苏望星惊呆了,“你才是造境的人?”
      
      幽不置可否,“留下罢,你是懂我的。”她泫然欲泣地恳求,一双冰蓝的眼眸含着支离破碎的脆弱感,“我好寂寞,留下来陪我,好吗?”
      
      苏望星怔忪,看她这副模样,她竟觉得难受极了,心脏空洞洞地疼。
      
      “你不是想见你的家人吗?”幽一步一步朝她走去,一步一步诱惑她,“你留下来,我就可以让他们来到你的身边。
      “你们可以获得永生,远离尘嚣、活于乐土,永永远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这里……
      “只要你留下来。”
      
      “真的吗?”苏望星失神地呢喃,渐渐沦陷在她的诱惑之中。
      
      她怀中的小熊猫对她又咬又挠,可根本唤不回她的神智,她放下了双手,任他坠落地下。
      不知何时,地面已经变成了一滩泥淖,云中月坠落进去,也像苏望星的心神一样,慢慢陷进了漆黑的沼泽里。
      
      就在苏望星将要阖眼的刹那,横空传来一个男人暴裂的嘶喊——
      
      “苏望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