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5、糖果 ...

  •   云中月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他转过头去看门口,只见苏望星在门口露了个头出来,笑嘻嘻地盯着他,“魔尊……”
      他又把头扭了回去。
      
      “还在生气啊?”
      苏望星抱了堆叶子进来,慢慢凑近云中月,把叶子放在他面前。里面鼓鼓的,似乎裹着什么东西。她挤眉弄眼地对他说:“你猜猜这是什么?”
      
      看他不动,她直接给他揭晓答案,“当当当当——”她抓住小熊猫一晃而过的呆愣,嘿嘿笑道:“滧给我的三条鱼我拿去烤了,闻闻,香吧?”她把最大和最小的两条推到他面前,“这些是给你的,就当弥补你今天的委屈了。”
      
      苏望星隐隐听到小熊猫的肚子里有“咕”的一声,她满意地捧起那条不大不小的鱼,正要张嘴咬一口,结果又被他挠了一爪子,她吃痛地去捂住挠痕,手上的鱼掉下去,正好被魔尊接住,顺势来了一口。
      
      “……”苏望星无语极了,于是去拿那条最小的鱼,结果还没碰上,那鱼又被他给咬了……
      
      他不会是想……
      苏望星赶紧去抓那条大鱼,可是手被一条大尾巴猛地拍开,那条大鱼最终也被荼毒……
      
      她要哭了,本来一烤好她就想尝尝,但想到白天没有给魔尊主持公道、扫了他的面子,她心里颇为愧疚,下了好大的决心才忍痛把一大一小送给他吃,结果他?结果他?
      她是造了什么孽啊。
      
      云中月睨了她一眼,开始慢条斯理地享用香喷喷的烤鱼。
      
      苏望星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甘心,直接抓起那条大鱼狠狠来了一大口,云中月讶异地看着她,只见她挑衅地扬扬眉,当着他的面又来了一大口。
      你以为咬上一口就是盖章了?呵,天真。
      
      云中月确实没想到她能如此无耻,全然不顾男女之别便共食一物,毫无教养可言。
      
      而苏望星正在气头上,只认为这是她得的鱼又是她烤的,凭什么不能吃一条?她出了力而他出了什么?委屈?她还委屈呢,她边哭边烤,她跟谁说了?
      化悲愤为食欲,她如饕鬄摄食般风卷残云,两颊鼓得像仓鼠,使劲吃、不停吃、吃着吃着——
      鱼刺卡喉了……
      
      她赶紧化出滧送她的清醴,猛灌了好几口,可是祸不单行,刚刚把鱼刺吞下去,咽喉一滞,清醴顺着她的口鼻像喷泉一样迸溅而出……
      
      鱼还没吃几口,云中月只觉头顶一阵清凉,好好一只毛茸茸瞬间被浇成了落汤猫。
      「……」他脏了。
      
      苏望星差点把肺咳出来,等她缓过来看到魔尊几乎石化的模样,差点笑死。
      
      魔尊怕是在这里把他没受过的委屈都受了个遍。
      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他好惨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望星笑得停不下来,眼泪都要笑出来了。云中月黑着脸要来揍她,她眼疾手快将他缚住,继续捶床狂笑。
      等她笑够,看着小熊猫一副万念俱灰的模样,突来怜惜。
      
      于是她从遥水打来清水,施法加热后让他洗了个澡。
      而她,只需打个响指就能一键净身。
      
      当神,就是爽。
      
      无聊之余,她躺在床榻上一口一口喝另一瓶清醴,也不知道滧是怎么酿的,完全没有酒味,像清泉、像甘霖,喝下之后有洗涤惆怅的感觉。唯一有点酒的效用,就是脑袋变得晕乎乎的,她的瞌睡又来了。要是放在现世,当真是助眠良药。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了什么声音,微微睁眼,原来是魔尊沐浴完毕了呀,浑身湿漉漉的,甩了她一身的水。
      大概是用他的微薄之力来报复她吧。
      
      苏望星爬起来,直接用被子把他裹起来,像个没有感情的揉面机器,等到他的毛干得差不多,她才把被子扔下床榻,又化了张新被子用以睡觉。
      
      云中月在被子里被挼得眼花缭乱,在她停手后好一阵才缓过来。
      他真的受够这个女人了!
      
      看她睡得舒舒服服,他走过去直接把她白白嫩嫩的小脸乱抓一通,但对兀归神灵来说只是挠痒痒的程度,她抬手往脸上摸了摸,却摸到了温暖的绒毛,迷梦之中她还以为什么毛绒玩偶,下意识就捞进了怀里。
      
      云中月不停挣扎,好不容易逃出魔窟,又被人给抓了回去……
      他累了。
      
      索性躺平让苏望星摸了个遍,她似乎最喜欢他的尾巴,又揉又捏玩得不亦乐乎,他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在装睡。
      
      她均匀绵长的呼吸飘过,他又听到了梦呓:
      “吴溯……”
      
      她的呓语大多是呼唤她的亲人,这是他第二次听到她提及其他人的名字。
      
      吴溯?
      呵,从前无意之中听到她的心声,这个人应当是她念念不忘的初恋情人。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这女人当真是……
      云中月说不出来,只能压制心中怒气。
      
      待离开这幻境之日,便是她死期降临之时。
      
      苏望星沉在睡梦之中,毫无知觉身边的浓重的杀意。
      她又回到了初中毕业的那个夏天,无数的知了在树上“嗞哇嗞哇”叫个不停,好像在尖声抱怨这炎热的酷暑。
      榕树下站了个白净的少年,和一个忧愁的少女。
      
      “听说……你要去省城读高中?”
      “对,”少年微微点头,递给了她一根冰棍,“你呢?继续呆在这里?”
      
      她点点头,没有说话。
      她没得选择。
      
      两相沉默,静静吃着冰棍。
      
      “苏望星。”
      
      她疑惑地转头去看他,只见他俊朗的五官呈着淡笑,她听到他说:“我在故槐等你。”
      心脏狠狠一动,她愣怔了好久好久。
      
      她曾默默收集他的笑容于心底,那些笑容慢慢化作砖瓦,堆砌了她整个青春的萌动,她日日夜夜守在那堵墙下,只盼望他能够回眸看她一眼。
      一眼就好……
      
      而此刻,他的眼里全都是她,而那个笑容也仅仅属于她一个人。
      
      沉溺在这些美好之中,她接下了这个珍贵的约定。
      之所以称之为“珍贵”,是因为这个约定在后来一段时间里,几乎是她的希望。
      
      即便因为弟弟的病情而被迫辍学,她也仍然为了那个故槐之约而挑灯夜读。可她并非天才,曾经取得的优异成绩很大原因是有老师的引路,让她一个人去面对高中的课程,只能是在学海中挣扎。
      有时候,她甚至会抑制不住对弟弟的怨恨。如果不是他,她会顺利进入县城最好的高中、最好的班级,而不是像个被淘汰的失败者,只能在学校门口偷偷地望一望,遇到曾经的同学,连招呼都不敢打。
      
      那段时光,她的心情就像跳绳一样,往上跳就是希望,落下地就是绝望。
      
      直到后来她的朋友无意中告诉她,吴溯恋爱了。
      她的心终于落下来。
      
      她看着手中的绳索,怀揣着最后的希望,打通了他的电话。
      
      “苏望星?”他的声音略微提高,似乎很惊讶。
      “嗯,吴溯,好久不见了。”
      
      “听说你没有读书了?”他的话太过直白,就像刀剑一样锐利,直接将生生她剖开,将她最丑陋的一面暴露在阳光之下。
      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一阵才说:“我……”
      
      那边传来嘈杂声,他匆匆说了句“等一下”就离开了。
      看他没有挂断电话,她舒了口气,心里纠结该怎么跟他说辍学的问题。
      
      过了一会儿他回来,语气匆忙地说:“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先挂了。”
      “等等,”她的心怦怦直跳,狠下心问出了她最想知道的问题,“听说你谈恋爱了?”
      
      那边沉默一阵,就在她以为不会有答案的时候,终于有了回音:“你的脑子一天到底在想什么?除了情啊爱啊还装得下其他吗?我恋没恋爱和你有什么关系,与其担心别人不如先担心你自己能不能考上大学。”
      
      她傻在原地,来不及反驳就被挂了电话。
      不,她也没想过反驳。
      
      她不是没有听过刻薄的话,但此时此刻她才真正明白什么是“唇枪舌剑”,有些话真的就像枪剑一样能够将人伤得彻底。
      
      “姐姐,你怎么了?”家家小心翼翼地问。
      小孩子其实很敏感,他能感知到你情绪的变化,比如这段时间他感觉到她心中的埋怨,所以处处变得小心谨慎。
      
      吴溯说那些话的时候,她没有很难过,她只是觉得自己活该。此刻家家小心地看着她,却让她情绪瞬间崩溃,眼泪刹那落下。
      
      “姐姐别哭……”他无措地拉她,“很痛吗?”
      是啊,心很痛。
      
      她弯腰去抱住他,摸着他的脑袋低喃:“对不起……”
      他小小年纪就被病痛折磨,她却为了一己私利对他责备怨恨,她怎么配当他的姐姐?她怎么有脸面对他?
      
      “姐姐别哭了,吃糖!”
      他从兜里掏出糖果,糖纸在阳光之下泛着斑斓的彩色。那是他最喜欢吃的糖果,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吃,却愿意拿出来安慰她。
      
      她接下,是她最喜欢的草莓味。
      再也忍不住,她俯身亲了亲他的脸蛋,“家家好乖。”
      
      云中月在疲惫里感觉到这女人蜷缩起来,手也不动了,他疑惑地抬头看去,发现她的鬓角已经湿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星星还是受过许多委屈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