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讨伐 ...

  •   苏望星观望了半个月的时间,云神都没有来兀归,而且诡异的是,其他邻居也少有串门。
      “这怎么办?”她看向旁边的魔尊,“你就这么想去天山?”
      
      小熊猫用自己的脑袋去蹭她的手。
      「天山是破境的关健。」
      
      “你怎么知道?”苏望星蹙眉,不赞同地说,“就凭造境者在天山就这么断定,会不会太简单了?”
      她从前做数学题,根本不相信最后一道大题会这么简单直接。
      
      「你去找幽。」
      
      “跟幽又有什么关系?”她更加不懂了,幽都快不记得云海神灵了,他们能有什么联系?
      
      「你可知鲛人有个特性?」
      
      “……”她哪儿知道,“你就别卖关子了。”
      
      「鲛人天生没有性别,」魔尊的话带着十分的肯定,「触碰情爱才会有男女之分。」
      
      “你是说……”苏望星还没说完,天际陡然传来响动,他们抬头看去,只见千百束光芒自远方而来,齐齐往天山的方向投去。
      苏望星吃惊又疑惑,“这是怎么了?”
      
      「过去看看。」
      
      苏望星去折了根扫帚长的树枝,将要起飞的时候却瞥见了滧和妡的身影,她停下动作赶紧跑去问他们:“你们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们的表情皆是凝肃,妡说:“众神要去天山讨伐幽。”
      
      苏望星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她整个人都傻了,又问:“为什么啊?”
      
      “你可知,燚与幽在天山脚下的圣姻神木前结为了眷侣?”
      “这……”她好像有点印象,上次天山之旅,燚临走时对幽好像说过,“知道啊……”
      
      他们的神色皆是一震,“你早已得知?”
      妡恼怒道:“你为何不早说?”
      
      苏望星无措极了,“这是什么很要紧的事吗?不就是结个婚而已吗……”随着声音越来越小,蓦地,她想起了蔿的话,顿时不安起来。
      
      “当然要紧!”滧也很生气,完全没了平日悠然闲散的模样,“创世主神岂可产生情爱?!”
      “为什么不能呢?”苏望星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好像看怪物一样盯着她,滧看了看四周,说:“你的神域、你的生灵,你所守护的一切都有可能在下一刻覆灭,你说为什么不能呢?”
      
      看着她茫然的神情,妡拦下越来越激动的滧,冷静地说:“情爱是个极其不稳定的东西,而燚身为创世主神,如若他被情爱影响而有所波动,那么整个世界都无法稳定。”她的语气近乎残忍的镇静,慢慢地说,“他不能有失偏颇,他是世间至尊,就该大爱苍生,而不能为一人失去公允。”
      
      苏望星听了他们的话,简直惊呆了。
      下属不准领导谈恋爱?这是什么道理?
      
      “我觉得你们都太严格了,”苏望星争辩道,“因为那点微乎其微的可能,就去要求他断情绝爱。你们不觉得这样完全是不可理喻吗?”
      这根本就是一种残忍的偏执、是道德绑架,这对燚根本就不公平。
      
      他们直直地盯着她,眼神让她莫名胆寒,滧说:“你可知那点微乎其微的可能,也许就能毁天灭地。”他的声音越来越冷冽,“你我天地孕育而成,唇亡齿寒,谁都无法自保。”
      
      苏望星沉默地回望他们,良久才说:“你们究竟是为了所谓大爱,还是怕自己受到伤害?”
      他们俱是一滞。
      
      “曐,”妡的眼中似有寒刀,一刀一刀扎在苏望星身上,“你果真是个异端。”
      
      苏望星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于他们而言,她确实是个异端,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她迷茫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最后是魔尊的声音唤回了她的注意力。
      「苏望星,快去天山。」
      
      她突然想起燚送给幽的那团莲火……如果他们把幽逼至绝境,如果她狠心玉石俱焚……
      那不正是青梧所说的焚神业焱和众神陨落吗?!
      
      魔尊的声音警醒了她,她赶紧坐上树枝往天山飞去。
      可是地神的飞行能力实在有限,兀归距离天山又没有很近,等到她匆匆赶到时,天山竟然已经打了起来,隐约能看到好多身影在云海里起起伏伏,各色神力交织,崩裂出绚烂的辰光,轰鸣之声响彻四方,可见上面打得有多厉害。
      
      竟然动手了?幽已经是燚的眷侣,他们就不怕把燚惹怒吗?
      他可是创世主神啊!
      
      想及此,苏望星愣了愣。
      可是,燚他人呢?
      
      「去找幽。」
      魔尊伏在她的肩头,复杂地看着天山云海。
      
      苏望星飞身往天山云海赶去,云海深处一片黑沉,各方神灵将其围了个水泄不通,苏望星被堵在外围,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正当她焦急的时候,突感一阵冰霜袭来,众神御力阻挡,看到缥缈的云海之后出现了一个身影,天姿圣洁似雅月,亭亭玉立类莲华。
      
      苏望星睁大了眼。
      
      是幽!
      
      “各位神灵有话好说,何以如此大动干戈?”幽着一袭皓银裙纱走来,声音依旧温柔和顺,“云海神灵常年清净隐居,不喜外界打扰、不善与神交际,我在此先代他赔个不是。”
      
      众神沉默。
      
      “云海神灵无足轻重,我等来此只为一事,”有白须老者慢慢走出来,“你是否与燚在圣姻神木下结为眷侣?”
      “是。”幽毫不迟疑地肯定。
      
      与白须老者无奈叹气相反,大多神众愤怒至极,蜂拥而上要将幽制服,而幽恐怕也是万万没想到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她只想与他们好好交流,她自知愧对众神,所以她愿意妥协和让步,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连妥协退步的机会都没有。
      
      苏望星看到幽惊惧地后退,连连化冰防御,可是围攻的神灵实在太多,她本就不适于战斗,被逼得一退再退,眼看她要被地刺洞穿肩胛,一大波似云似水的白浪猛地翻滚而来,将前边的神灵轰然冲散。
      
      “云海神灵,你是定要护着她了?”绿衣神灵愤怒地质问,他应是地神,化出的法器俱是坚硬的金刚石,极具攻击性,绵软的云根本无法阻挡。
      顷刻之间,朦胧的云海之中传来血肉撕裂的声音,薄雾散去,苏望星看到了那日将她扔下云海的男人。
      他没有受伤,但是神情很痛苦,就好像他其实受了重伤,只是她看不到而已。
      
      “绡……”幽被他护在身后,慈和的声音里凝着浓重的悲哀,“你这是何苦?”
      听到她的声音,绡的神色瞬间变得无比哀痛,他慢慢转过头去看她。
      
      苏望星的角度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能看到神灵前赴后继又朝他们攻去。
      “小心——”在苏望星的尖叫声中,幽将绡推开,化了一个玄冰结界将危险隔绝在外。可是外面打得火热,根本无法抵御太长时间。
      
      苏望星看着那玄冰结界慢慢出现裂缝,她再也忍不住往那边奔去,可途中却被谁拦下,定睛一看居然是霁,她就这样被拉上了祥云。
      
      “你莫要冲动,”霁一脸凝重,侧目去看那边黑压压的神众,“幽破坏了规则、打破了平衡,这是她咎由自取。”
      “你——”苏望星觉得她的话太刻薄,他们就像商量好似的偏执。她深知讲什么道理都没用,只好拿出杀手锏,“你们不怕燚怪罪吗?”
      
      霁漠然地说:“怪罪?他若为了区区一个幽而怪罪神众,那只会更加证实幽确是罪孽深重!
      “她蛊惑主神为她而与神众对立,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吗?”
      
      公允、平衡、规则,苏望星真的不明白,“你们要求的公平到底是什么?”
      
      霁此刻的表情和滧、妡差不多,像看异类一样看着她,“要求?公平?这难道不该是主神的权责吗?他是万灵古燚的守护者,亦是世界的守护者,他不该沾染情爱而令世界都陪着他处于波动之中。”
      
      “既然说来说去是燚的错,那又为什么要讨伐幽?一个巴掌拍不响,燚身处高位却无法约束自己,你们不是更应该去质问他吗?”
      幽承受着主神的爱,或许她也迫于无奈呢?为什么他们什么都不去弄清楚,毫无理智就将所有的过错怪罪在弱者身上?
      想到这里,苏望星倏地定住,她看着霁莫测的神色,终于明白了为什么。
      
      因为弱者。
      
      因为不管是什么世界,都是弱肉强食。燚太强大,又关系着他们的生死,他们哪里敢把怒火撒在尊贵的主神身上,而幽只是个柔弱的天神,将所有的标签打在她的身上都没有关系,她就是妖媚惑主、她就是咎由自取、她就是罪孽深重。
      
      苏望星的心中没由来一阵无力。
      
      而就在下一瞬,那边的玄冰结界破碎开来,幽与绡瞬间被制服。
      柔婉的黛眉蹙起了绝望而哀伤的弧度,她乌黑的发丝滑过脸颊,落魄里竟也能有那样惊世的凄美,苏望星心都碎了,她不明白,他们如何忍得下心这样对幽?
      
      她起身想去扶起幽,却被霁拽得死死的。
      霁对她摇头,“别做傻事。”
      
      苏望星又看过去,只见神众分了两拨,分别压制着幽与绡去了不同的方向。
      她惊诧地问:“他们要去哪里?”
      
      “这就不知道了,”可能刚才话说多了,霁此刻有些昏昏欲睡,闲散地问,“你要跟着谁?”
      
      不给她思考的机会,方才一直没说话的魔尊直接给她做了选择。
      「跟着幽。」
      
      她点点头,对霁说:“跟着幽。”
      
      「杀了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