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梦呓 ...

  •   回到兀归洞府,苏望星把自己扔进床榻,滚了又滚,终于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了个蝉蛹,她长长喟叹一声,只觉爽歪歪。
      就在她要睡过去的时候,魔尊阴沉沉的声音传进了脑子。
      
      「苏望星,你又要背约?」
      
      这句话简直就像个重磅炸弹,炸得苏望星立马清醒。雍门那次的经历她没忘,魔尊那个时候恨不得把她弄死,可想而知这个话题的敏感性。
      
      毛茸茸的爪子抵着她的额头,苏望星就这么极力仰着去看头顶的魔尊,觉得此情此景太过魔幻。
      “你从哪里又看出来我要背约?”她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上一次她就想了一下去找找雍门宗主,他是怎么知道的?而且就是去找个人,又不是割他一块肉,他反应怎么那么激烈?
      
      「你想放弃。」
      
      苏望星想起了他们的新交易,缩了缩头,苦闷地说:“我们这次也算找到了造境者,可……打也打了、问也问了,还是没有头绪、依旧破不了境。”她长长叹了口气,“这不是我想不想放弃的问题,也不是背约不背约的问题……”她对上魔尊的眼睛,语重心长地说:“我们根本就出不去。”
      魔尊沉默。
      
      苏望星想,他大概很不甘心吧,但,谁不是呢?
      
      「造境者的话你可还记得?」
      
      “记得啊,”苏望星化了个两个苹果,给了魔尊一个,剩下一个自己啃,一边嚼巴一边哼哼,“使命,又是使命。可他又不说清楚到底是什么,这不就是玩我们吗?”
      
      小熊猫收回爪子,抱着苹果小口小口吃起来。
      洞府安静下来,只剩“咔咔咔”的声音,清脆多汁。
      
      看魔尊没什么吩咐,苏望星又缩进被子里,准备睡觉。
      可是……
      「苏望星。」
      
      他是不是诚心不让她睡觉?
      
      「找机会再去一趟天山。」
      
      “……”他不会不知道上天山有多难吧?苏望星懒得说话直接糊弄,闷闷“嗯”了一声之后闭眼继续睡。
      
      「苏望星。」
      
      她要疯了,近乎咬牙切齿地问:“您老人家还有什么吩咐?”
      
      「吃完了。」
      毛茸茸的小熊猫抱着果核,一双豆豆眼望着她,竟让她有了种错觉,感觉他在说:饿饿,饭饭。
      看在他那么可爱的份上,苏望星起身又给他化了一堆水果,差点把他给埋了。
      
      苏望星再次躺进被窝,可是耳边又传来咔、咔、咔的声音,她转头去惊恐地发现,魔尊正坐在她脑袋边吃东西。
      “……”她有罪法律会制裁,而不是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这个祖宗。
      
      「苏望星,你是瞌睡虫变的吗?」
      
      她打了个哈欠,双眼迷离地说:“魔尊好眼力,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魔尊慢慢咀嚼果子,继续说:「你可知晓,你会梦呓?」
      
      很吵。
      
      苏望星想了想,大概理解了“梦呓”的含义,问:“我说了什么?”
      「你的家人。」
      
      怔了怔,她喃喃道:“是吗……”随后,她缩进被子里,看着包裹住自己的黑暗,闭了闭眼,“毕竟,梦里有家啊。”
      只有入梦,她才能片刻感受到家的感觉,即便都是模糊不清的,但她知道,那是家。
      
      云中月停下来,看着隆起的被子,没过一会儿,里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这个女人,不幸却也幸运,她的心中至少还有一个念想,而他……只是具行尸走肉,漫长的余生只为了复仇而活。
      
      收回目光,他直接踩过苏望星,往门外走去。
      
      苏望星醒来的时候,天方破晓,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她环顾四周,发现整个洞府静悄悄的。小宠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她慢悠悠地走出去,看到门口的花丛有些萎,又转道去遥水边打水,把小熊猫抛到了脑后。
      等到浇完花,再挨着挨着给树们输送神息,天已大亮。她又去摘了些新鲜的秋果,打算给魔尊当午饭。
      
      只是……他跑哪儿去了?
      
      无奈,她凝神用神息去找,可是越找越偏僻,直到闻到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她暗叫不好,赶紧寻着味道追去。
      血腥味越来越浓郁,一声虎啸传来,苏望星飞快往那边跑,果然看见了野兽对峙的场面。
      
      雪白的虎兽一脸凶横,虎视眈眈盯着面前的……小熊猫。即便他浑身的毛都已经炸了,可那气势跟虎兽比确实差了一大截。
      她还没来得及出声,虎兽已经扑上去将小熊猫的脑袋咬进了嘴里,余下脑袋一下的身子拼死挣扎。
      
      乖乖,魔尊大人哪受过这委屈?
      
      就在虎兽要一口断喉的时候,旁边突来一声暴喝:“住嘴——”
      它冷眼扫过去,虎眼倏地瞪成了铜铃,下一秒就“噗”的一声把小熊猫吐了出去。
      
      小熊猫满头虎涎,在地上滚了几滚才停下来。他怒极,作势要和虎兽干到底,谁知那虎兽缩了缩,突然乖顺如猫,跑过去咕噜噜地蹭苏望星,可怜见的,颇有恶人先告状的架势。
      
      苏望星认得这只虎兽,特别贪吃,什么都想来一口,所以经常跑到兀归各地惹是生非。当初看到她的神印知道她不好惹,就一直咕噜噜跟她撒娇,而她特别吃这一套,因为这事,还把受委屈的鹰头鹿给气走了。
      它浑身毛茸茸就像个大猫猫,把她蹭来蹭去,还舔她的手,苏望星被蛊得心都化了,哪里还舍得怪它。
      小熊猫的脸越来越难看,冲上去挠了苏望星一爪子,她吃痛地捂住被挠的地方,瞪着他,“你挠我干嘛?”
      
      虎兽恶狠狠地又要去揍他,被苏望星拦下,“行了行了,别打了。”
      她放下手,揉了揉虎头,它瞬间收起戾气,使劲蹭她。
      
      小熊猫冷漠地看着这人宠大和谐的一幕,心中冷嗤。
      实在看不下去,他一瘸一拐往回走,走着走着回头一看,苏望星完完全全把他给无视了,居然还在撸猫,她居然还去摸那只虎兽的尾巴?
      他看了看自己蓬松的大尾巴,目光不可抑制地变得有些幽怨。
      
      苏望星突然觉得如芒在背,回头一看,对上了魔尊的视线,她恍然大悟过来,装模作样地训斥虎兽:“怎么又贪嘴?你要是把他吞了,难道要我带一坨粑粑上天山去捞人吗?”
      小熊猫像是被什么扎了,站也是不坐也不是,干脆扭头跑了。
      
      看他跑走,苏望星立马就后悔了,毕竟他是为了救她才入的生死轮回盘,把他救回来他们之间的恩情两消,她这样阴阳怪气,实在不厚道。
      
      她摸了摸虎兽的脑袋,“乖,那是我的朋友,你别想着吃他,他脾气坏得很,一点都不好吃。”为了让它更加信服,她一脸认真地说:“我尝过,真的不好吃。”
      
      虎兽“嗷”了一声。
      
      “还有,”她揪了揪它的耳朵,问,“你怎么又跑到这儿来了?你的领地明明在蕤方交界的地带。”
      虎兽心虚地咕噜噜,试图转移注意力。
      
      苏望星拍了拍它,“走吧,回去吧。”
      虎兽不听,一直黏着她,苏望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肉多比较香,以至于它这么爱舔她。
      实在受不住,她打了个响指,指尖蹦出的微光蝴蝶吸引了虎兽的目光,它跟着蝴蝶到处扑腾,蝴蝶越飞越远,带着它回了它自己的领地。等到它终于意识到,兀归神灵已经不见了踪迹,蝴蝶缓缓停落在它的鼻头,在它眨眼的瞬间消失不见。刚才落下的伤痛也减轻了不少。
      
      苏望星则跟着魔尊留下的血痕来了遥水边。
      他在喝水,刚才大概被虎兽揍惨了,身上还在流血。苏望星又造了个蝴蝶,小蝴蝶飞过去把他绕了一圈又一圈,他直接一爪子给刨没了。
      
      “……”看来是很生气了。
      
      苏望星走过去蹲在他身边,“怎么啦?委屈啦?我把虎兽训了一顿,你别伤心了。”
      小熊猫不理她,顾自慢慢喝水。
      
      忽然,河水快速流转形成漩涡,滧慢慢从其中浮上了水面,手里凝了一团水,水里有几条肥鱼。他朝苏望星招呼道:“曐,这么快就回来啦?”见她蹲着,他瞥向她旁边的东西,惊了一惊,“哟,这是怎么了?怎地浑身是伤?”
      
      苏望星站起来朝他笑,“出了点事,就没去赟川了。至于他——”她侧目看了看脚边的小熊猫,撇撇嘴,“虎兽将他打伤了,正闹脾气呢。”
      滧哈哈笑起来,惹得小熊猫冷冰冰瞥了他一眼,直接走了。
      
      “你那九节狼喂得倒是有些脾气。”
      “他本身脾气就大,”苏望星扭头观察魔尊是否走远,然后小声跟滧说,“我以前都不敢惹他。”谁敢惹他谁遭殃,“不说他了,你来干嘛啊?”
      
      滧将手上的水团移至她面前,“用我这几尾鱼儿,与你换些秋实。”
      “好说好说。”苏望星当即化了一大篮子的秋果给他,滧受宠若惊,“岂能、岂能要你这般多。”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那团水,里面只有三条鱼。
      
      “没事,兀归树多生灵少,这些放在树上也是浪费,你都拿去吧。”苏望星盯着那三条鱼,若有所思。
      滧看她对鱼的目光有点微妙,对她说:“莫要担心,它们很好养活的。”
      
      苏望星猛地回神,赶紧点头,“是是是,我肯定好好养它们。”意味深长地说,“把它们养得白白胖胖。”
      滧临走前,还是深觉不好,又送了两瓶他酿的遥水清醴,苏望星忙不迭地接下。
      
      酒和鱼……
      
      她凝视着那三条鱼,蓦地有些兴奋。
      烤鱼,她好久都没吃烤鱼了。
      虽说作为神灵不会饿,但想起从前的美味,她口水还是止不住地流。
      
      毕竟曾经拥有过。
      
      想及此,苏望星痛心不已,化了个竹筒出来把鱼扔进去,赶紧跑到离遥水较远的角落,往四周看了看,然后悄悄咪咪开始宰鱼。
      拍晕、剖肚、去脏、洗净,再抹上她能找到的所有调料腌制入味,最后架在火上炙烤……
      
      她望着火光,突然有些想念从前在灵墟和彭筠乐偷食的时光,还有吵吵闹闹的饕鬄窝。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彭彭找到他的梦中情人了吗?枕衣感受到庭岚的心意了吗?飞思变得更加勇敢没有?乐闻的八卦集录写完没有?大胜通过术法测试没有?哦,还有屠贲和素微,他们回灵墟了吗?他们找不到她,会不会着急?
      
      想着想着,她突然觉得心酸。
      其实有时候她会想,一直留在灵墟和他们在一起,也挺好的。如果没有进入禁地、没有救出魔尊,她不会经历这么多糟心事。
      
      可是已经走到这一步,她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闯。家家可能还在等她回去,明明她答应过他,会很快回去陪他的。而且爸爸不是说他的病情有好转了吗,说不定马上就要接受手术,在推进手术室的时候还不停问爸爸妈妈:姐姐在哪里?或者痊愈出院的时候,哭着问爸爸妈妈:姐姐是不是不要我了?
      他们该怎么回答他?
      
      再退一万步做最坏的打算,如果家家最后还是没能抵抗住病魔呢?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的膝下,又有谁能尽孝?
      苏望星擦擦眼角的泪,将鱼翻了个面。
      
      无数次梦见过年时阖家欢乐的情景,爷爷和爸爸给家家做竹蜻蜓、教他念字,奶奶和妈妈在厨房里教她包饺子,欢声笑语在窗外的烟火里成就了人间至乐。
      即便贫穷,但血脉至亲在身边,心安之处便是家。
      

  • 作者有话要说:  星星真的很想家。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