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一家有点年代的火锅店就出现在白逸尘和江梵眼前。
      这家店的门口小但里面藏着美食。
      环顾四周,环境很好都井然有序的。
      江梵坐到角落里,也招呼白逸尘快坐下,然后把菜单拿给他看。
      “这家主打牛肉和羊肉,放心都没有多大的异味,反正是尝不出来,我也讨厌那些味道但我喜欢这家店。”
      白逸尘愣了一下,随后接过菜单,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肴。
      店里的空气总弥漫着一股呛人的辣味和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一闻好像就上头了,这就是辣椒的魔力。
      这些菜的价格真是善解人意,不贵,学生党都能买得起。
      他们按照自己的胃口点菜,秉承绝不浪费的诚心,等着锅底和菜慢慢上来。
      白逸尘很少来到吵闹的地方,也是第一次和别人来到这样吵闹的环境,他天生就喜静,不太喜欢待在这样的环境中,会让白逸尘感到一丝的局促不安。
      但又奈何找不到理由,去拒绝对面的人。
      白逸尘的目光四处打量着这家店的结构,每一个地方都用着木质材料,说实话还是挺好看的。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隔壁桌的人,隔壁村的一群人都是中年人,顶着一大啤酒肚,吃得满嘴油光,由于火锅的辛辣让他们满脸通红。
      在白逸尘两个所坐的地方都能听到隔壁桌说的吹嘘的话,还伴随着阵阵的笑声。
      白逸尘眼中的光有些微变,但又很快消失不见,便把目光转移到别处。
      “小白,我一般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这家火锅店吃饭,一吃我心情就会变好。”
      江梵的话把出神的白逸尘拉了回来,白逸尘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眼神中带着不解。
      江梵也瞧了瞧他脸上的神色,便自问自答都说了起来:“因为我爸老是拿我的成绩说事都听腻了,有些时候还会闹争执,所以就会生气,不好来这个地方吃饭。”
      白逸尘回了一句简短而又不带丝毫感情的:“哦!”
      突然,江梵的脑中闪过一道激光:“哦,对了上一次老陈给我的阅读题我还没做,所以请教小白老师帮我讲一讲呗?”幸好自己想得起来。
      然后,自卖自夸地说着自己勤奋努力,热爱学习。
      他是对自己有些觉悟了吗?要认真学习?
      好吧,做人总不能言而无信,答应老陈的事还是办妥一些吧。
      锅底上来了,菜也随之一并上来。
      看着红色的麻辣锅底,白逸尘吞咽了一下,他是一个不很能吃辣的人,看见麻辣锅底自然也想尝试一下。

      一通电话打破了两人吃火锅的宁静,江梵掏出手机一看,竟是他的好兄弟打电话过来了。
      “喂江哥,你在哪儿?我出去找你。”他的语调中带着一丝哭腔,在电话对面的江梵能够想象得出,周易抱着个手机哭丧着脸,然后向他倾诉自己的苦。
      “怎么样?法院旁听好听吗?”
      周易:“不好听,一点都不好听!我个人觉得这就是一场大型的辩论赛。”
      “他们说的话个个都有理有据的,让我分不清谁对谁错,而且我的心脏就如同坐过过山车一般,提心吊胆的,并且我还感觉到十分的枯燥。”
      周易对着小小的一部手机哭喊着:“为什么我妈要带我去听法院旁听?我将来又不想做律师,何苦要逼我呢?”
      他哭丧着一张脸,听到江梵那一边十分的吵闹,瞬间脸色一变,反问起来道:“江哥你在哪?你那方怎么那么吵啊?”那个样子仿佛一秒化身一个经验十足的侦探,要把江梵的位置弄个水落石出。
      江梵哼了一声,模样有些骄傲,随后打开摄像头,在四周扫了一圈,并且得意洋洋地说:“我在吃火锅,怎么样你吃不着!”
      周易愤怒地看着手机摄像头拍下来的一切,咬牙切齿地说:“江梵我都这样了,你还有脸向我炫耀。”
      然后在那其中看见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人,这样愤怒的周易,把心中的怒火平息了下来,随后是惊讶和疑惑慢慢地占据心头。
      周易眨了眨几次眼睛,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半响后,他不再怀疑自己的眼睛看错了,因为在江梵不再晃动手机,他看清楚江梵对面的那个人。
      周易蠕动嘴唇,良久出不了声。
      “怎么啦?看饿了是不是?流口水了没有。”
      周易:“跟你一起吃饭的是白逸尘吗?!”
      “对啊,怎么了?是不是愈发羡慕了?”
      “你真的和白神一起吃饭?”
      江梵抬眼确定自己对面坐的就是白逸尘,又重复说出自己的回答。
      周易瞬间脑子被无数个问号所包围,什么时候江梵和白逸尘的关系这么好了?还一起吃饭,他们才认识多久?半个月的时间都不到。不对劲,这其中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一定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他的眼神犀利,能够洞悉一切,把一切鲜为人见的事看得一清二楚。
      手机摄像头拍下来的白逸尘,浑然不知道他已经被江梵拍下来了,白逸尘正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垂眼时那种慵懒的意味展现得淋漓尽致,仿佛一切物品摆在他的面前,他都可以漠不关心。
      白逸尘的颜值很能扛,丝毫没有被手机的像素而减弱了他的英俊,反而增添了一种朦胧的美。
      “江梵快告诉我这家火锅店的位置,我要来蹭一顿饭。”
      江梵:“不要,你妈做饭好吃,回家去吃你妈做的饭。”
      “唉,你简直不给兄弟一点……”
      情面……
      随后耳边就传来一阵忙碌的嘟嘟的声音,操,江梵居然挂断了他的电话。
      周易也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直接从法院中的椅子上站起身来,才走出一两步,他就在拐弯处看见一身适合女士干净利落的职业装,一位正经的女律师。
      ——那正是他妈。
      不是吧,我妈她还有什么事吗?
      “小易,陪着你妈去见一位证人,不浪费时间。”
      周易还想狡辩:“妈我肚子饿了,要不我先把饭吃了再回来。”
      “没事,先饿一两个小时再吃也没问题。”
      周易只能无声地在一旁叹气,他的妈妈总是一副女强人的样子,反正这么多年来他都习惯了,一生就那么长,忍忍就过去了。
      在他妈面前什么技能都没有用,放弃挣扎。

      白逸尘像一个喜欢尝鲜的小孩,本不太能吃辣的他开始尝试吃辣,筷子夹过一片牛肉,慢慢没过红油锅底,上面漂浮着一层厚厚的红油,锅底沸腾着,不停翻滚。
      薄薄的肉片不出几秒就好了。
      塞入嘴里的那一刻,剧烈的辛辣味在口腔中爆开,一瞬间大脑就仿佛死机一般无法思考了。
      就一口便把白逸尘弄得满脸通红,一口白逸尘就辣出眼泪来,湿漉漉的眼睛带着氤氲的水汽,抬起头来向江梵方向望去,那眼神似乎在寻求帮助。
      江梵也被这又麻又辣的锅底辣着了,疯狂地吸着空气却难以有一丝效果。
      他们两人几乎在同一时刻抬头,在这吵闹的环境中形成一种莫名的气氛,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随即他们都有一两秒的愣住。
      江梵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白逸尘,脸颊粉红的,蛮可爱的。
      这种思想一下子占据他的整个大脑,为什么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他很可爱,的确白逸尘这样很少见,白皙的皮肤上带着丝丝微红,给人一种微醺的感觉。
      是个人都扛不住。
      江梵嘴角微微一笑:“这么辣还是别吃了,一看你就不能吃辣。”说完便递上可以解辣的酸梅汤。
      白逸尘没有丝毫的架子立刻接过酸梅汤,就大快朵颐地喝了起来,没有察觉正有一道赤\裸\裸的目光看着他。
      他的喉结不停地上下抖动,灌着酸梅汤。

      吃完后,两人的嘴唇都有点肿胀,红彤彤的。
      他们出了火锅店,白逸尘整个人都有些呆滞,因为辣椒素还在不断地在体内散发着它的威力。
      一阵幽香唤醒了他麻木的灵魂,香味十分地熟悉,伴随着微风轻轻起抚过行人的脸颊,悄无声息。
      白逸尘四处张望寻找香味的来源,半响后他慢慢地抬头,熟悉的一棵树呈现在白逸尘的眼眸中,虽然样子不同,但散发的香味却是令他深陷其中。
      为什么他来时没有发现门口有棵树。
      ——是一颗与人差不多高的桂花树了,没有白逸尘记忆中的魁梧高大,甚至没有一半。
      然而他慢慢发现自己记忆中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了。
      一旁的江梵看白逸尘没有任何动静便随着他的目光看向那棵树。
      桂花树,白逸尘很喜欢吗?江梵歪头瞧着他。
      眼看天色逐渐昏暗,江梵说:“小白,要不我送你回家?”
      白逸尘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回复:“不用,我能自己回家。”
      江梵继续他的厚脸皮说道:“这我不是怕你长得太帅,小心被人劫色。”
      白逸尘眼皮都不抬一下,“哦!那你岂不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江梵一时间没有品出白逸尘话中的意思,愣了一下,然后非常认可地点点头道:“那咱们都得保护好自己。”

      白逸尘下车,迈着步子进入电梯,铁皮的电梯印着白逸尘一身黑衣的模样,加上一顶帽子分不清。
      不知道这通电话是不是掐着他下电梯时间响的。
      知道白逸尘的电话的人没有多少,其实有些时候他的电话响起来,从刚开始的期待渐渐变成失落。
      他故意让电话多响了几秒,才接的。
      “喂,你好……医生。”
      电话的另一头传出沉稳的声音:“记得明天到医院来复诊。”
      白逸尘垂目,又到了他该复诊的时候了,反正每一次结果都一样去了,也只是走个流程罢了。
      他的手缓缓落下,耳边的声音也越来越弱。
      另一边的医生,在他的电话时,也在耐心的等待,在白逸尘晚接电话的几秒钟,差点以为他会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行为。
      谢天谢地在几秒钟后他接了电话。
      过会儿,他再次抬手,他看见手机屏幕上弹出一条消息。
      ——你安全回到家了吗?
      白逸尘当时失神了几秒,半响点开回复江梵。
      ——到家了。
      他们俩的聊天记录就只有两条,江梵的那句话上还有一排小字:你已添加了F,现在可以开始聊天。

      第二天白逸尘又像昨天一样,又是一袭黑衣。
      空气中没有浓烈的消毒水味。
      当白逸尘踏入医院时,就已经猜到自己的复诊结果。
      经过快要一个上午的检查,终于得出了结果。
      复查的医生拿着他的结果单分析道:“你的身体状况良好,并没有因为抑郁症带来的躯体疾病,这一点我很欣慰。但你要保持长期吃药来治疗自己,不要今天吃那样,明天就不吃了,今天吃药了吗?”
      白逸尘脸不红心不跳地回道:“昨晚吃了,今早没吃。”
      医生也是经常遇到擅自给自己停药的患者,说:“你不是医生,不能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给自己停药,这样会打不到治疗的效果,如果你不想吃药,可以去做一些令人身心愉快的事,比如去散步,听一些舒缓的轻音乐。”
      随后医生就拿出了药物,一堆药就出现在白逸尘的面前,医生把药递给他说:“你就在这里,我看着你把药吃下去。”
      白逸尘在医生的语言逼迫下还是把苦涩的药吃下去了,那种药物的苦味在口腔里爆开,让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然后医生就像哄小孩子一样,在口袋里掏出一颗糖给了白逸尘,然而他并没有拒绝,倒是收了下来。
      然后医生根据他的一些状况,说了一大长串的话。
      或许白逸尘都不敢相信医生说的一句话,他的病情有些好转。
      他的瞳孔微微放大,眼里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微光,他的心跳加快,或许是激动吧。
      这个样子只有不到半分,又很快的消失不见,又恢复到原来冰山的状态,令人不可靠近。
      医生低头推了推滑到鼻骨的眼睛,在灯光的作用下,医生观察细锐的眼神印在了镜片上,整个检查室里陷入安静。
      医生评价道:“你是我迄今为止遇到过最理智的患者。”
      白逸尘的理智可怕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像他一样的重度抑郁症患者都是自、残,做出不可理喻的行为,或者对世界悲观,而他却不一样,虽然他手上有很多丑陋令人寒战的伤痕,但每一次都精确地避开了静脉和动脉,也不会病情发作而疯狂。
      仿佛这个病控制在他的手里。
      白逸尘冷淡道:“谢谢医生。”

      白逸尘出了医院一直都在想自己的病情有所好转,是什么事会让他的病情好转?
      甚至都忘了自己口袋里一直放着刚才医生给他的糖,按照以往他都会扔进垃圾桶里,而现在却忘了。
      F:小白老师你在哪儿啊?你应该告诉我你家的位置,这样好方便我去找你啊。
      F:小白老师回个消息呗?
      下面还附赠了一个表情包。
      F:你在吗?小白老师。
      F:好吧,我先把我家的位置发给你。
      …………
      白逸尘才把手机开机,就看见手机屏幕疯狂弹出一大堆消息来,他还是头一次在同一时间里收到这么多消息。
      F:小白,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你昨天不是答应我今天辅导我功课的吗?
      白逸尘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打完字,发了过去:我正在来的路上。
      然后便让手机黑屏了。
      躺在床上的江梵一看到这条消息直接坐了起来,终于回他消息了。
      拿完外卖回来的周易看见江梵一幅满面春光的样子,不禁调侃了一句:“怎么遇到了什么事让你笑得这么开心?还特地打扮了一番,哟,去见小女朋友啊!”
      然后走过来指着江梵说:“说什么时候谈的?跟你哥们介绍一个呗,咱俩都单身多久了,对不对?”
      周易一副八卦的模样,让江梵翻了个巨大的白眼,都懒得想搭理他。
      “说说看,是不是肤白貌美、腰细腿长啊!”
      江梵一腔懒洋洋的声调:“要是我谈了的话,还会在这浪费时间,你早就看不见我的人影了,而且那种女生看得上我吗?”
      “哟哟哟!”
      然后周易不禁啧了几声。
      等一下,肤白貌美?腰细腿长?
      江梵是想下楼去接白逸尘,这两个词联想到白逸尘的身上,好像一点也不突兀。
      他的皮肤很白,如果跟班上的女生相比较的话一点也不占下风,他的腿的确很长,但腰细江梵没有摸过。
      江梵回过神来,居然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一下子把它给掐灭了,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阳光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
      江梵站在楼下驻足一直四处张望看着来往的车辆和在路上行走的路人,是不是我告诉他的地址不够详细啊?他找不到。
      江梵又重新看了一下,自己发出去的消息,已经很详细了,连门牌号都告诉他了。
      要不我骑车去接他。
      刚有这个想法,眼里就映入了一个身影,和昨天一样,又是一身黑衣,带着个黑色的鸭舌帽,遮住了大半张脸。
      江梵有些激动,边跑过去边喊道:“小白老师在这方。”

  • 作者有话要说:  居然有人敢行贿我,某人她不更文也就算了,我居然催了她一个月了,一个字也没碰。
    罢了,妥协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