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老陈瞧见江梵并喊到:“江梵你过来。”
      莫名被cue到的江梵一愣,放下正充电的手机,然后以龟速向老陈方向移动。
      老陈拿了一张阅读题给他并叮嘱到:“你必须把这套题做完,不懂可以问我和白逸尘,不能留空白。”
      江梵表面答应得爽快拿着阅读题,头也不回地走了。

      江梵出办公室还是想去释放一次,一进厕所就闻到浓烈的烟味,虽然他从不吸烟也没有想吸烟的念头,但闻到这样的味道还是会厌恶涌入心口。
      随后便看到一个把校服穿得规规矩矩的男生从里面出来,身上沾满了烟味,散发着令江梵讨厌的气息。江梵蹙眉一瞧这人好像不是这层楼的人,看着十分面生,像他整日游荡在学校基本上大部分的人都认识,而刚刚看见的人应该是高一那帮新生。
      他们擦肩而过时那人瞥了一眼江梵,似乎那眼神与江梵有仇一样,江梵搞不清楚。
      他离开后,江梵特意打量了他离开时的背影,心里想道:现在的高一就这么拽了吗?抽烟都来高二的厕所抽也没多大胆。
      立宁一中虽然管手机不严格但学校管十八岁未成年不能用的东西很严,这人能把香、烟带进来,胆也是忒大。

      白逸尘微微低下头,推了推下滑的眼镜,片刻抬头又继续看黑板上复杂的题和正打开的PPT。
      江梵无聊,他的手机正在充电,早应该带一两个充电宝到学校。不久,江梵打了歪心思,开始想白逸尘眼镜的度数。
      江梵不饶歪路,直白得很,问道:“你的眼镜的度数是多少?”
      他说完,静静等待白逸尘的回复,却迟迟没说,他想再重复说一次,下一秒白逸尘含含糊糊地说道:“一百还是两百,记不清了。”
      他近视还不太严重,江梵想验证自己有没有近视,就摘下白逸尘的眼镜,戴在鼻梁上,一看觉得眼前的事物变得微微扭曲。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趁便还给白逸尘,好吧他自己近视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不过银边的眼镜框很好看。
      尤其白逸尘戴上时更好看了。

      阴沉多日的天终于出太阳了,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简直一碰上使人就离不开了。
      路边的野草闪着带光的露水,路过的车辆驾驶疾快,将带金光的露水吹荡落在马路边上,少顷,露水没了只留下一小片水渍。
      繁华的城市没有一刻停歇过。
      身处于闹市,心里却没有一时是热闹的。
      在楼梯口的白逸尘步伐一顿,看着外面阳光明媚,心中没有一丝喜悦之情,他似乎见不得光。
      他压低帽檐,将大半张脸埋在帽檐的阴影下,速度极快,怕与他人沾上一点关系。
      穿梭在行人之中,浑身都是与人格格不入,一身黑衣是他的常态。
      顶着暖阳来到离家不是很远的市图书馆,还是这里的氛围好,可以好好学习,甚少比冷清的家要好得多。
      白逸尘摘下帽子,拿出身份证刷卡进去。
      他一般挑的时间在上午,因为人少,而下午人多还很吵闹,会扰乱他的思维和学习兴趣。
      他修长又分明的手划过一排排书的书脊,书脊不一样的给白逸尘不同的感觉。他熟练地找到他想找的那本书的大概位置。
      目光扫过一排排的书,看着一串又一串的复杂编码,白逸尘的脚步停下,目光也随即留在一本书上。
      一本充满丝丝诡异和令人走心的书——《变、态心理学》。
      白逸尘停顿一两秒便从书架上拿下来。
      一眼就看到几个红色大字:别怕,你不是变、态。
      他眼神迷离。
      半响,白逸尘又从另一个书架随便拿了一本文学书。
      书的封面是一轮残缺的银白月亮下面是一个没有肉身的骷髅人,浑身都是白色的,头上还有一个白色的圆圈。
      站在扭曲的星空下。
      他找一个角落里的位置慢慢看这本不一样的书。
      白逸尘翻开书扉,又再翻了一页,前言的一页,上面写着:变态心理学,又称异常心理学,是心理学的重要分支,探究的是不同类型、不同程度的心理异常。
      第二段:抑郁症是困扰整个世界的心灵癌症。
      白逸尘的目光一直盯着这句话,逐渐变得模糊又遥远。
      这好比一个本来落入深渊的人,正在苦苦挣扎着在自己自救,可没有外力的帮助这场自救就像一场笑话一样。
      这本书无非就讲着几件案例,再加上一些解释。
      白逸尘的眼神冰冷,冷漠的看着这本书讲着一个又一个的人因为病而死去,他没有带着丝毫感情,因为他知道这就是一场巨大的新陈代谢,就像人一样,每天都要新陈代谢,代谢掉那些无用的废物。
      变态心理,可想而知心理疾病不是普通的疾病。
      白逸尘只看了十几页就没有兴趣再看下去了,书页又回到了目录,目光很快的扫视着每个标题。
      他翻到了另一页,不到三秒就看到了一个,让足以让他目光停留的一个新异的标题——基、友拉、拉不是病人。
      有三个字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出现,在白逸尘狭隘又黑暗的世界里出现三个字——同、性、恋。
      强烈的好奇心,使他被迫翻开了那一页,就像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看完这一章,白逸尘便把书合上,他才注意到书后面有一句话,是一串红色的字,那几个字鲜艳的仿佛像血: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唉,把这本书还到市图书馆去,我生平第一次踏入图书馆居然是帮同桌还书。”江梵站在市图书馆的大门口,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本书上根本就没有江梵的翻阅痕迹,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看,看这种书倒不如让他去看游戏攻略的那种书,只要不关于学习,他看什么都得劲儿。
      把书还回去后,江梵突然觉得这个环境真好,人少又安静,真是打游戏的绝佳地方,但他打游戏的时候尽量不发出声吵到别人。
      江梵选了个地理位置优越的角落,不吵到那些认真学习的人,毕竟能把枯燥无味的书看进去,那不是人那是神。
      他边走边打开游戏软件,掏出耳机戴上,抬头的那一刻,江梵看见一个熟悉的人,那人安静地坐着看书,似乎有屏障把他包裹在里面,不受外界干扰。
      白逸尘全身上下穿的都是黑色,从侧面看黑色能够很好的修饰他的身形,从而体现出白逸尘的高挑和曲线。
      他坐到白逸尘的对面,而对面的人都没注意到旁边多了个人,这么认真的吗?
      “白逸尘,小白老师你听了吗?”江梵的声音压低,可能没听到。
      认真的人总是那么好看。
      然后一只细长的手伸过来,在白逸尘跟前晃了晃,引起他的注意。
      白逸尘抬眸,迎来的是江梵笑嘻嘻的脸,他还真的来还书了。
      江梵:“小白老师,你在看什么?”好奇的小眼神窥看着白逸尘的书。
      白逸尘摘下耳机:“没看什么。”然后反问,“给你的书看没有,还没有?”
      “还了但没看。”
      白逸尘无语,对于江梵这种不思进取的态度真是无话可说,真是世界大了,什么人都有。
      白逸尘问:“那你来把书还了,还留在这干什么啊?”
      “看你啊!”
      什么,就算江梵只还书但图书管理处离这少说有十多米,从那里看人,甚少也是模糊不清,当真江梵的眼神好使。
      江梵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白逸尘的面部表情虽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看得出来,他呆愣了。
      江梵笑着说:“其实我觉得这里的环境好就多待一会。”
      “那你那几本书看看增长阅读量。”随后又将耳机塞入耳里。
      剩下的随便江梵怎么做,只要不打扰他。
      没过一分钟,自己的耳机就被旁人摘了下来,江梵柔和的声音传入耳朵里:“你在听什么?”然后把耳机塞进耳里,慢慢地眉头紧锁,眼眸紧缩,脸色都变了。
      江梵动作极度缓慢地摘下耳机还给白逸尘,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你……你放的是英语听力?”才听一两秒时以为白逸尘听的是最近流行欧美音乐,结果是字腔圆正的英语听力。
      想想白逸尘也不会听劲爆的欧美风音乐。
      这到底是个人吗?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看书加听听力。
      “嗯。”白逸尘一副轻描淡写地回答,却不知道在江梵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一道阴影。
      “你不打游戏吗?”
      “不打。”
      他这人生是多么枯燥,要换做江梵不打游戏那不得死吗?
      “一点游戏都不玩,比如消消乐。”
      “消消乐?没玩过不知道。”
      江梵大为震惊,是他的见识太少了,不知道这世间竟会有这样的人,然而他却不信白逸尘不看动漫和电影,又继续问。
      “电影我看过几个是关于教育意义。”
      “……”
      江梵继续说出几个近几年最火的动漫人物。
      白逸尘:“听过,但没有了解。”
      江梵最终妥协,白逸尘的人生仿佛与人隔绝,把自己关在一个小匣子里,不闻不顾外面的事。
      他们俩根本就没有共同话题。
      咋会有这么无趣的人啊?
      江梵夺过白逸尘的手机,并且用白逸尘的脸解锁了面部识别。
      “你拿我手机干什么?还来。”说完便从江梵的手里想要夺回来。
      “不行,我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无趣的人,我想说你这十多年来,就这么日复一日的活下去。”
      白逸尘一点一点的靠近江梵,他们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
      “还来,别拿去乱用。”
      江梵手臂伸直,让白逸尘够不着。
      “咱们根本就没有共同话题,怎么能聊得下去嘛,所以我帮你下载了一个游戏软件。”
      “什么?”白逸尘稍微有些愣住了,但很快缓过来去把他的手机夺回来,“我不玩游戏,你别给我下载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江梵突然转过头来,开口刚想说一句话,就看见离自己距离很近很近的白逸尘,那双好看的眼睛正焦急地望着他,这双漂亮的眼睛里,不知道藏匿了多少东西。
      带着水气的眼睛始终那么好看,就像江梵上一次想的这双眼睛里总是少了一样东西,他却不知道少了什么,看起来给人的感觉不一样。
      他们两个打闹的场景被图书馆里面的人都看见了,纷纷投来目光。
      白逸尘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糗,余光看着很多人都朝他们这里望来,白逸尘才意识到自己的姿势是什么样子的。
      瞬间脸红耳赤。
      也没有去再夺回自己的手机,任由江梵做他要做的。
      刚才的样子肯定是很多人都看见了,脸皮本来就很薄的白逸尘还要不要活了。
      他斗不过恬不知耻的江梵。
      白逸尘坐在位置上不再与江梵嬉戏打闹,就看着江梵在给他手机登录,心里有些不爽。
      江梵边弄的时候,边与白逸尘聊天儿,他说:“你刚刚这么激动,是不是这手机里面藏着不可告知的秘密啊?”
      白逸尘没有丝毫犹豫,否定得很快:“没有。”
      “真的没有吗?你确定?”
      白逸尘的手机桌面很干净,没有很多的娱乐的软件,倒是看见多个关于学习的软件,这个人是学习到了走火入魔吗?
      白逸尘都懒得想搭理他,“里面什么都没有,把手机还来。”
      “你可不要生气啊,既然我们俩都同意了,老陈的‘一带一’辅导模式,所以咱们得有个共同话题,咱们才能把教学教下去啊,对不对吗?”
      白逸尘连个眼神都不甩给他看。
      “这款游戏我觉得非常好玩,还有你已经有了一个好友,那个好友就是我,只有一个。”
      江梵用手肘戳了戳白逸尘,说:“我们一起打游戏,我带你飞,让你体验一把什么是游戏的快乐。”
      白逸尘眉峰微微一挑,带着戏谑的眼神瞧了他一番,他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觉得眼前的人行为举止有些幼稚。
      江梵用他的手指指了指某个英雄,声音里带着某些激动:“你用这个英雄操作比较简单,新手很容易学会的。”
      “哦。”他简单回复了一句。
      他连单机游戏都没玩过,这次居然玩多人合作游戏,其实内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把耳机带上,以免吵到别人。”
      白逸尘偷偷的看了江梵的侧脸,心想道:他还是挺细心的。

      “YES!”随着江梵说的这句话,游戏也结束了,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看得出来,游戏最后的输赢对他很重要。
      打完这局游戏,他伸了个懒腰,然后转过头对着白逸尘说:“怎么样?好玩吧?可能你是个新手还不太懂得常规操作,没事,日后我慢慢教你,毕竟来日方长。”话里扬着欢快的调子。
      江梵叹了口气道:“你是一个新手却比周易还玩的好。”
      白逸尘看了看手机,问:“为什么?”
      “ 哼!你是不知道周易那菜鸡玩的有多菜,跟他玩游戏,我只有百分之一的胜率力,可想而知他菜到哪个程度去了,这叫做又菜又爱玩,每次都让我带他,我这颗心啊,看着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都已经碎了。”
      “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白逸尘疑惑道。
      “等你跟他玩一局游戏时你就知道他有多菜,但是他的射击类游戏玩的不错,所以啊,大多数我跟他玩的都是射击类的。”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玩射击类的游戏啊?”
      江梵苦笑了一番:“他最近忙,昨天晚上还向我哭诉着明天能不能到我家来躲难。”
      白逸尘:“什么?”
      “他妈是一名律师,而他作为律师的儿子,自然会被他的妈带去法院旁听啊,我们俩之间就差了一两个月生日,他成年了,带他去法院旁听,让他对人生有新的理解和感悟,你看这孩子有多惨。”
      “但他的妈妈这位律师也挺厉害的,从业以来没有一次败战,基本上都赢了。”
      白逸尘点了点头。
      “周易是学文科的,原本他是想和我选一样的,可是他妈不允许就让他选了文科,他妈基本上不管他的其他科目的成绩怎么样,就死死的盯着政治这个科目,必须每一次大考或者是小考不能下八十分,不然就家法伺候,所以啊他的政治成绩一流。”
      白逸尘觉得按周易的妈妈这个要求,可能让他长大后做一名律师,他问江梵:“那你以后想做什么?”
      江梵愣住了,过会儿他放下自己的手机,面对着白逸尘说:“不知道,或许我这个成绩混个高中文凭就够了,我爸说如果高考最后能考个三百来分就去报考那个什么啥学校,好像能当兵,省得看见我就心烦。”
      白逸尘:“那你想去吗?”
      “随便,反正我身体好。”
      “但我其实还有另一个想法,如果我的电子游戏玩的好的话,我想去当一名电竞选手,那也是一种体育精神。可按照我的游戏水平那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就只能想想。”
      白逸尘不知道怎么说,也不知道这句话能不能鼓励他:“那你好好加油吧。”
      江梵又开了一局游戏说:“那你以后想做什么?都不用猜,你以后肯定会考上一个好的大学,然后人生就像开了挂一样,一路上升。”
      白逸尘听得一愣,一路上升,对他来说这个词是多么的遥远,也是很难实现,也永远不可能实现吧。

      到了中午,外面的温度出现升高,变得炎热,太阳火辣辣的烤着人们。
      白逸尘被硬拉着,又打了几局游戏,可能连续几局游戏都赢了,心情好像也跟着愉悦起来。
      坐了很久的江梵突然站起来伸了伸懒腰,然后俯下身问白逸尘:“一会你想吃什么?”
      殊不知他们已经在图书馆里待了两三个小时,这是江梵头一次在图书馆里待这么久,还觉得一点都不枯燥。
      白逸尘抬头的那一刻,目光正好对上,就短短的几秒,让他们两人感到仿佛这世界的时间都停止了,白逸尘很清醒,迅速把目光转移到别处。
      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你……自己去吧,我不太想去。”
      江梵瞬间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陪你这么久了,居然请你和我吃的饭都不好。”
      白逸尘眼珠一转,我也没让你陪着我呀。
      “走吧,我知道一家很好的火锅店,那家的味道绝了,特别好吃,所以我请你去吃,小白老师,你就给你的好学生个面子。”
      夸自己的时候不带一点虚假。
      白逸尘硬着头皮跟着他走了。
      在出图书馆的那一刻,白逸尘拿出自己的黑色鸭舌帽戴在头上,仿佛阳光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毒。
      江梵转身想问他能不能吃辣,结果就看见一个带黑色鸭舌帽的男子在身后,那副模样简直就像犯罪嫌疑人躲着什么,这是见不得光吗?
      江梵没有经过白逸尘的同意,就擅自摘下他的帽子,并且二话不说的套在自己的脑袋上,然后笑嘻嘻地对他说:“这么帅气的一张脸就遮在帽子底下,那多可惜啊。”
      帽子被拿开的那一刻,白逸尘的视线大开,一切都变得光明。
      白逸尘的皮肤白皙,得到光的照耀简直白得能发光。
      “小白老师你能不能吃辣?”
      太阳的光线强烈,白逸尘用手遮了遮光:“我还可以吧。”
      “那就点个鸳鸯锅,清汤那个锅你是要大骨汤还是西红柿番茄汤?”江梵似乎很熟练那家火锅店的菜单。
      “你随便定,我都可以。”
      “好。”
      然后他们上了同一辆出租车,在车上,江梵不停地向白逸尘讲述那家的招牌菜有多好吃。

  • 作者有话要说:  (1)《变态心理学》作者盛唐。
    (2)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出自德国著名哲学家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的《善恶的彼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