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你真的没事吗?”
      白逸尘:“没有。”突如其来的关心让白逸尘有些措手不及,不太适应也不喜欢。

      江梵在课上总是一副要睡不睡的模样,而白逸尘说是老陈给江梵安排的小老师,也不太管江梵,因为他没有经验,以后人生目标也不是想做一名老师,他只是挂了个头衔,虚名罢了。
      白逸尘敛下眸子,盯着手上的纸出了神。
      白纸黑字的两个字:无味,既熟悉又很陌生。
      他似乎已经不记得了这个名字的由来。
      不知是谁带头拍了掌,鼓起全班人,在这一刻,白逸尘的思绪就此打乱,他的眼神瞟过全班,几乎都是在赞赏这篇文的美好,和韩月抑挫顿扬的朗读,可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懂呢?
      好像心里更加的难受了。
      在热烈的掌声当中,白逸尘听到一阵细小的声音,是旁边人发出来的,江梵啧了一声,然后用手撑住脑袋,道:“这篇文多多少少看起来有点心里难受。”说完他便摇了摇头,好像自己的手撑不起沉重的脑袋,想要趴下去,他又看了看是谁的课,只能懒洋洋的支起身子,装作一副精气十足的模样。
      旁边的人伸出罪恶的一只手拍了拍白逸尘,“小白老师,你觉得这篇文怎么样?”上课玩手机,老觉得对不起站在讲台上的老师,觉得对不起他的悉心教导。
      白逸尘有些错愕,耷拉着的眼皮总是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他没有丝毫犹豫地说:“还可以。”
      “那小白老师都说还可以了,这个人的文笔不是很好,并且你还是个学霸,写的肯定比他好。”
      被反夸了一把。
      总不能让白逸尘说:好,非常好太好看了,太有文采了!!!这样的大吹大擂,他还做不到。

      中午,该死的广播里通知全校的班长去开会,身为高二四班的班长白逸尘一惊,他不是害怕开会,而是他惧怕那些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就如同密集恐惧症的人看见密密麻麻的东西。
      白逸尘瞥见奋笔疾书的副班长——韩月,他喊到:“韩月,刚才广播,通知班长去开会,要不你代替我去。”
      韩月想都没有想,便欣然答应,也没有听白逸尘的原因。
      白逸尘心头舒服了些,收回目光的那一刻,余光看见窗外的景色,虽然是阴天,但灰蒙蒙的天空在白逸尘的眼里有着独特的意味。
      江梵刚跨进教室的大门,就被一群抱着篮球的人叫住,“走啊,江哥去篮球场打篮球。”
      江梵的人缘还是不错的,虽然头上挂着一个校霸的称呼,但挡不住他去交一些狐朋狗友啊。江梵把自己脱掉的外套一甩搭在肩上,说:“好啊,打篮球。”
      “等一下我还得去叫个人,你们都不介意吧?”
      约江梵打篮球的那些人纷纷说道:“不介意,加上你一个还差个人呢。”
      江梵走进教室,一眼就瞧见站在窗边的白逸尘,轻轻拍了一下白逸尘说:“走啊,陪我一起去打篮球。”
      “啥?”白逸尘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打篮球要找上他。
      “打篮球,出去运动运动,你眼里不能只有学习,难不成你以后就要嫁给学习吗?”江梵想想都有些寒心。
      “我不会打篮球。”
      “没事,我现场教学手把手教。”
      此话一出不知道谁是老师啊。
      “……”
      江梵一看叫不动,就直接上了自己的手,拖着白逸尘走。
      没想到白逸尘有一天会被别人拖着走。
      “走!打球去喽。”
      众人惊呼:“白逸尘和他们一起打篮球!”不可置信的一天。
      抱篮球的那个男生手里的篮球掉了都没有反应过来,和白逸尘打篮球白逸尘会不会当场,来一次投球的完美计算题,算出一个位置如何精确无误的投进篮筐里。
      想想就可怕真不知道学霸是个什么生物。
      在半路上又遇到篮球队的队长,没等他说话就把他拖去篮球场。

      实际上,白逸尘被拉到篮球场上,没有去打篮球,而是手里拿着江梵塞给他的外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怎么办?他有些后悔同意老陈的‘一带一’的辅导模式,搭上一个动如脱兔的同桌。
      白逸尘本来就喜欢待在安静的氛围中,可江梵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一切。
      他们两个总是格格不入。
      白逸尘将江梵的衣服折叠好放在长椅上,安静的看着他们打篮球。
      “把篮球传过来。”
      江梵挑了个气足的篮球,在地上拍了几下,笑着对他们说:“这个可以。”然后传了过去。
      才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白逸尘的身边就多了很多件衣服,也能理解,打篮球本来运动量就很大,把衣服脱了,光着膀子打,也不是不可以。
      这就要辛苦白逸尘把那些衣服一件一件的折叠好,横七八竖的衣服换作任何一个人看起来心里都会不舒服。
      篮球场上人人来人往,不禁让白逸尘的后脊骨一凉。
      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站在他旁边观赏的人,想坐在白逸尘所坐的椅子,可奈何上面堆满了衣服。
      人多让他感到不舒服。
      真的想把这些衣服放在这里置之不管,他一走了之了。
      白逸尘无声地叹息,期待着被硬生生拉来观看比赛的这场比赛,快速的收尾。
      他非常不想被人当猴来观看。

      在一瞬间,白逸尘抬头,从他的正前方突然冒出一个篮球来,速度很快,快到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那颗棕色的篮球正迅速地向他飞来,在他的瞳孔里一点一点的放大,那颗球是旋转着向他飞来,白逸尘想动身站起来躲过这颗球,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把他死死的按在长椅上,使他动弹不得。
      这股力量太强大了。
      清澈的瞳孔映着篮球的影子,白逸尘想逃,他不知道被篮球击中的后果是什么,但是他知道那会很疼,所以他必须躲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下一秒,白逸尘就好像没事的人,安全地坐在椅子上使劲地喘着气,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眼前的似乎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他们还在激情澎湃地打着篮球,是正常的。
      他喘着气,惊魂未定,骨节分明的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攥紧,那指甲似乎有仇快要嵌进肉里了。
      恐慌的眼神四处张望,原来是我想多了。
      就好似一场梦。
      “把球传过来,江梵站在三分线上投个篮,把人防死。”那人激情四射地说着,唾沫星子全都喷出来了,幸好没有面对面说话。
      江梵并没有按照指示,而是一个健步如飞朝着篮筐冲上去,他没有带着丝毫的犹豫,直接起跳,来了个帅气的扣篮。
      九月份的天气不冷不热,凉凉快快的也让他们出了汗。
      在江梵扣篮的那一瞬间,篮框上的玻璃板栏受不住江梵的力量,不出半响,玻璃板上就出现密密麻麻的龟裂,令人惧怕。
      在江梵松手的那一刻,玻璃板栏也没有犹豫的,直接碎了。
      ——哗啦!
      瞬间,玻璃碎片落了满地。
      全场的人都蒙圈了,也包括江梵。
      白逸尘闻声朝那方看去,这幅场面让他那似冰山的脸皱起了眉头,破坏公共财物。
      在家里肯定是个败家子儿。
      江梵心有余悸的并且瞪大双眼看着他们,又看了看满地的玻璃碎片,这只能怪他的力量太大了。不,怪这块板,承受不住他的力量,板太脆弱了,不关他江梵什么事。
      没过几秒,球场上的人议论纷纷,吵闹的声音都要掩埋过了午休的铃声。
      江梵的同伴们只是同情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一句“你是第一人,真让我开了眼界”然后摇着头离开,那副表情似乎觉得你完了,没救了。
      损坏、破坏公共财物是校规里的重之之重。
      不久,嘈杂的声音便引来了篮球管理员,他也是第一次看见篮框上的玻璃板栏被人打碎,江梵给他开了眼界。
      这是立宁一中第一人——打碎篮框玻璃篮板。
      江梵只是一副不紧不慢地向白逸尘走来,开口就问“有水吗?”,白逸尘一愣,他根本没有拿任何东西就被江梵拉走了,身上怎么可能会带水呢?
      白逸尘摇摇头。
      “唉,好口干啊!”
      江梵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剧烈运动而导致通红的脸,浑身充斥着汗臭味,他弓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正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
      白逸尘忍不住拿出一张纸巾,递给他,让他擦擦汗。
      “谢了。”江梵接过。
      然后盯着那一地的碎片,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出意料的话又是进教育处,一顿教育,这怪谁,这关的板子太脆弱了,强烈要求学校把那板子换成木板子,以免下一次又被扣碎。
      只听篮球管理员中气十足地一吼:“江梵你过来。”江梵的名声早就传到十里开外了,学校里有哪个不认识?有两处地方他是混得最熟的,一是食堂,二是教育处。
      看吧,想到什么就来什么。
      随便吧,坚不可摧的他无所畏惧。
      江梵迈着自信的步伐,向他走去,气质这一块绝不能输给别人。
      看篮球管理员那架势,得,今天午休就别想睡觉。
      江梵朝白逸尘说:“小白,你先回去吧。”然后又笑嘻嘻地说,“顺便把我的衣服也带回去。”
      白逸尘留意的看了他几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午休结束,要接近上课时,一副颓丧的江梵才回来。
      白逸尘并不知道江梵经历了什么,他一进来就趴在桌子上仿佛与桌子连在一起了。
      白逸尘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他的手伸到桌肚里想拿出一本书给江梵,让他好好看,希望能激发起他读书的欲望,他看着江梵疲惫的样子,最终放下书,等他醒了再说。

      江梵艰难地支起身子,睡眼惺忪看着周遭,问:“什么时候了?”还没有真正的睡醒,语调有点向上扬,声音都在飘。
      白逸尘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准确的说出一个数字,江梵揉了揉眼:“我睡了两节课。”这两节课期间竟然没有老师叫他起来,这老师挺善解人意的,毕竟睡两节课也是他的作风。
      “清醒一点,这本书你看看。”白逸尘边说边把书拿出来摆在江梵干净的桌面上,江梵含糊地应了一声。
      他的眼皮如同有铅石一般重,等把眼睛睁大时,就瞪大眼睛,仿佛一盆冷水泼向他,瞬间清醒,他道:刚“小白老师,其实你没必要这么……什么…煞什么苦心的,我真的学不进去,别逼我。”
      白逸尘:“我没有逼你,只是你有闲时就把这本书看一下,浏览一遍,这里面有好的学习方法。”
      江梵没有丝毫困意将书推给白逸尘:“不必。”
      “你看了顺便把这书送还到市图书馆,谢谢。”他借的这本书这周就到期了,让江梵看一下,敷衍一下也可以,顺便让他帮自己归还,给江梵书主要因为是想让他帮忙还书。
      至于江梵看不看就不知道了,反正白逸尘也做到了让他看书,重新拾起读书的心。
      刚睡醒的江梵没有事干,便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随意摆弄白逸尘给他的那本书,才一会自己的同桌就不见了,被老师叫去办公室。
      可怜的书变成了江梵手中的一个小玩物。
      一本书有什么好看的,江梵抱有一点小好奇心翻开书,随便看了一眼,便觉得枯燥无味,这里面尽是教人任何高效学习,任何利用有限的时间学习……反正对于在学校里无所事事的江梵来说,大可不必。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想学习,但江梵觉得逍遥自在才好,毕竟他曾经也是安分守己的学生。
      江梵无聊拿出手机,手机没电了。
      他啧了一声,站起身来去厕所,洗把脸顺便跑去教室办公室蹭电充。
      走出下课时间吵乱的教室,他还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整理了一番,头发肯定在睡觉是成了乱七八糟的样子。
      在办公室,江梵瞥了一眼在老陈办公旁的白逸尘,学习好就是事多。
      他敛下眼,眼尾没有向上扬,给人的感觉是没有一点侵略性,他骨相柔和偏向于女性的骨相,但有不失男子气概,也没有男性的攻击性,可能这种骨相在女生眼里比较讨好,让她们觉得这是一个很温尔儒雅,彬彬有礼的人。
      白逸尘在看老陈给他的阅读题,老陈就始终抱着一个保温杯。

  •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我再也不看虐文了,虐死我了。我要发愤图强努力写甜文。
    最近觉得可以写文但又无从下笔,好累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