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下篇第5章 ...

  •   05
      
      王圣楠又把土刨开了,她是用自己的手一把一把挖的。此刻她跪坐在地上,往自己的大腿上狠命搓了搓手上的泥土,又小心地将阿念从土里捧了出来。她珍重地将阿念抱在自己的怀里,仿佛他还在睡觉一样。
      
      彭雷跑回来时看到王圣楠正闭着双眼轻轻摇晃着怀里沾满泥土的襁褓和阿念,王圣楠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唱着什么儿歌……这一幕让他觉得莫名地诡异,同时又让他感到一阵恼火,以至于他不由得跨上前去,一把揪住了王圣楠的发根,他面目狰狞地低吼道:“你他妈能别再发疯了吗?□□妈,你把这个东西好好埋起来行吗!”
      
      王圣楠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她睁开了双眼,不得不仰着头斜着眼看着自己的丈夫,眼泪从她的眼角一颗颗滑下来,“东西?阿念怎么会被当成一个令人嫌恶的东西!”她抬起嘴角笑了笑,想祈求丈夫让自己再抱抱这个被称为“东西”的阿念,张开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一次彭雷将墓坑掘得更大、更深。王圣楠不再跟他对抗,只是在彭雷抱起阿念要将阿念放下去的时候,王圣楠拽住了他的衣袖,比划着让他等一等,然后脱掉了自己身上的外套包住了阿念。彭雷突然感到一阵心酸,他麻木昏迷了多日的心终于清醒了片刻,他不敢再低头再看儿子的小脸,抱着儿子小心跳进了墓坑,然后别过头哽咽着将儿子小小的襁褓放到了墓坑底。
      
      令他没想到的是,王圣楠也跟着跳了下来,这次她不是过来跟彭雷抢孩子的,而是继续脱起了身上的衣服,裤子,毛衣,秋衣,秋裤……全盖在了阿念的襁褓上面。彭雷又惊又怒,他紧紧抱住了着魔一般的妻子——他以为她只是悲伤过度,想用衣物代替自己陪伴儿子。只是王圣楠挣扎得实在厉害,彭雷控制不住她了,他感觉自己也要疯了,最后他竟然一把将王圣楠摔在地上,随即骑坐在她的身上狠狠扇了她几巴掌。
      
      王圣楠终于不再动弹,她的鼻孔和嘴角都在流血,她和儿子一起躺在墓坑底,她突然感觉一种解脱的幸福。
      
      可她的丈夫不这样想,他从阿念的襁褓上又捡回那些衣服,一件件地粗暴地为她穿了回去。
      
      天色渐渐黑了,彭雷将王圣楠拽出墓坑,背着她回了家。埋葬的事情则交给了父亲和大哥,他们从看到王圣楠脱衣服时就站得远远的了,此时看着闹剧终于收场,他们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于是轮流挥动起那把铁锹来。
      
      06
      
      王圣楠疯了!四邻八乡的人都在这样传着。而自打王圣楠结婚后就和她断了联系的王全福夫妇也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他们本来心中不忍想去看一看女儿,后来听人说女儿疯傻得厉害,便很快就断了这个念头。
      
      王圣楠的精神似乎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有时她抱着阿念的衣服“咿咿呀呀”,似乎在逗弄着孩子,有时她会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四处翻找阿念的身影,有时她又会捶胸嚎啕大哭着向看不见的阿念道歉:“对不起亲爱的宝宝,是妈妈没有照顾好你……”住在她隔壁的嫂子子高一格被烦得要死,一天天抱怨着王圣楠会吓住自己的孩子,“疯得忒瘆人了”!于是王圣楠又被安排住回了楼下的小黑屋。
      
      有一段时间,她似乎在彭雷的劝说下好了一些,这时她无比渴望回到春蕾幼儿园去教书,可家长们听说后全都跑到幼儿园抗议去了。“谁敢让一个神经病带自己的孩子”!他们一遍遍地这样质问翟园长,于是翟园长也不得不狠心拒绝了可怜的外甥女王圣楠。而王圣楠也从此再没了变好的希望。
      
      彭雷重新出门打工走之前,被母亲拉着谈了半宿,最后他在出门时带上了被家人“放逐”的王圣楠。两个人一起去了南方,像从前一样在工厂附近的城中村里租了一间小屋。
      
      彭雷看上去更老更沧桑了。这一年多来他受到了太多的打击,初恋女友在丈夫的修理下再不敢回复他任何暧昧的骚话,即便他坚持送下去的礼物照收、转去的自己的积蓄照拿。而后他的儿子出生了,在他的父爱还没来得及觉醒时,那孩子竟然就夭折了,连带着还让他的妻子因此疯了……
      
      他想起出门前母亲委婉的劝慰:让他试试能不能治好王圣楠的疯病,若是治不好这几年就暂时不要再回他哥嫂的家了;或者干脆就和王圣楠离婚,把她送回娘家去……彭雷没有闲钱给王圣楠治病,他感觉自己快要被生活压成一地碎玻璃渣。白天的时候,他在工厂里总是死命地出力干活,想用身体的劳累来挤走思绪的凌乱,到了晚上回到出租屋的时候,他常常看着疯疯傻傻、喃喃自语的王圣楠发呆,日子久了他的心里不由自主就生出了杀死王圣楠的念头。
      
      他曾经被她疯癫的哭泣和听不懂的歌唱搅得心烦意乱,掐着她的脖子让她几乎窒息,可最后他还是松开了自己的双手,自己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他也曾经在深夜将王圣楠领到很远的荒野里,自己转身跑向更黑的夜,可最后还是折返回来牵着她的手回了家。
      
      还有一次他几乎发了疯,因为他下班回到家里时看到王圣楠在屋里燃起了三支香。他看到她跪坐在地上双手合十,听着手机里的唱经声哭得撕心裂肺。那凄厉的哭声彻底击溃了彭雷的理智,他用力关紧了房间的门窗,然后拧开了房间角落里的煤气罐,揪着王圣楠的头发将她拖到了煤气罐旁,他吼着她:“你不是想死吗!□□妈的,我今天陪着你死行不行!”
      
      王圣楠的意识已经混乱了,她似乎明白眼前的男人要干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只是继续跪坐在地上,双手合十,无声地喃喃自语。等过了一会儿彭雷大口地喘了起来,他终于起身关上了煤气阀,然后打开了门窗透气。最后他哭着出了门,直到三天后才回来。
      
      这一年的春节,彭雷果然没有带着王圣楠回老家,他在城中村一个不歇业的网吧里泡了十天,至于王圣楠怎么过的年,他当然不知道,也没有心思再去过问。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