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好运到头了?
      说的好像他拥有过好运似的。
      
      远坂冬气呼呼地点开吉尔伽美什的资料面板,本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心思,决心将他从里到外了解地明明白白。
      
      普通攻击:王之财宝
      对界宝具:天地乖离开辟之星——乖离剑-EA可以对空间进行切断,是“斩裂世界之剑”。
      
      远坂冬心中缓缓打出一个问号,在?为什么开挂?
      
      “冬,出了什么事?你已经在洗漱间一个小时了。”一只乌鸦使魔停在窗外,鸟嘴里传出远坂时辰的声音。
      
      “没什么父亲,我马上来。”远坂冬再次洗了把脸,试图让自己冷静。
      
      将尼禄放在主界面后,远坂冬终于有了一丝参加圣杯战争的底气,无论那个埃尔梅罗二世能不能打,反正现在的他是很能打了。
      
      “昨夜睡的好吗?冬。”远坂时臣的表情温和慈爱,远坂冬一时间都分不清他是真的关心还是发现了他偷偷跑出去的事在阴阳怪气。
      
      “我睡得很好,父亲。”远坂冬拿起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在魔术杯垫的作用下,它还是温的。
      
      “冬,圣杯战争结束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现、现在战争都还没开始您就已经想着结束了吗?远坂冬对于父亲的自信不可置否,但还是老实回答,“我打算去上学。”
      
      “你觉得时钟塔怎么样?”远坂时臣有些不安,他握紧文明棍,开始用拇指摩挲上端的红宝石。
      
      “我更想去普通学校进行学习,远坂家有妹妹继承,我也许不用那么系统地学习魔术。”
      既然有了继承人,那他还想做米虫又有什么问题。
      
      “确实如此。”远坂时辰说完之后沉默下来,他看着才十岁的长子吃完盘中的食物才又开口道:
      “你是我在巅峰时期和葵生下的孩子,比凛更有天赋,而魔术刻印只能传给一人,你不能接受传承实在过于太可惜,我想了很久,时钟塔的一位lord始终没有孩子,圣杯战争结束之后,我想安排人将你过继给他,继承他的魔术刻印。”
      
      魔术刻印,用来把魔术师的研究结果留给下一代的刻印。借由刻印它,魔术师能够把代代延续的研究和魔术渡让给继承者。
      简而言之,有点像移动的家族图书馆。
      
      这可真是……父爱如山。
      
      “我不觉得继承不了魔术刻印有什么不好,我更想留在这里。”远坂冬适时流露出一丝对父亲的依恋,“和您与母亲在一起。”
      
      远坂时辰十动然拒,“抱歉,冬,我也是为了你好。”
      
      远坂冬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听到这样的话,爸爸我不要你对我好球球你了!
      
      这里的远坂时臣和上辈子的父亲完全不同,上辈子他的父亲只会关心他过得开不开心,从不会用“我是为了你好。”逼迫他做任何事。
      
      远坂冬有些失落,意识到两个远坂时辰之间有一些差距。他垂首看向已经见底的牛奶杯。
      
      “时钟塔的lord都是能得知圣杯存在的人,成为他们继任者的你也将再次拥有追求圣杯和根源的机会,届时,你、凛、小樱将有可能站在同样的舞台上角逐。”
      
      樱?远坂时辰还有另一个孩子?
      可是……
      “这样您的孩子将会自相残杀,有必要为了‘根源’做到这一步吗?”
      
      远坂时辰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在离去前说:“那是所有魔术师追求的荣光,哪怕你们最终只有一人获胜,败者也堂堂正正,此即为幸福。”语调平缓,毫无起伏,像多年以前就为自己找好的借口。
      
      荒谬!远坂冬在心中反驳,他上辈子没有妹妹,想到凛可爱的笑脸,如果最终一家人要沦落到自相残杀的地步,那这样的笑脸还会存在于她的脸上吗?
      
      圣杯……确实应该被毁灭。
      
      金色的灵子在餐桌边聚集成人形,“被抛弃的感觉怎么样?”
      
      远坂冬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晨光照在脸上竟显出几分神性之美,少年笑了,说:“好极了。”
      
      吉尔伽美什扬起的嘴角拉平,这不是一个十岁孩子该有的反应。
      
      “我原先就在想,所谓圣杯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为什么那么多人趋之若鹜。”远坂冬从自己的椅子上跳下来。
      
      “所有被圣杯选中的人都有愿望,你难道没有?”吉尔伽美什走到餐桌的主座坐下,摆出一副想要促膝长谈的架势。
      
      他当然没有愿望,也没有被圣杯选中,而英雄王显然对他参加圣杯战争的理由很好奇,这已经是第二次询问了。
      
      “说到底,圣杯究竟是否存在也仍然存疑,说不定整个圣杯战争都是一个巨大的谎言。”远坂冬对吉尔伽美什的提问避而不谈,他并不想对这位王者说谎,而现在还远没有到要说真话的时候。
      
      “坐。”吉尔伽美什抬起下颚,指向身边的位置。
      
      “抱歉,但我要去看书了。”远坂冬发出拒绝的声音。
      “哈?”
      
      抛下被拒绝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吉尔伽美什,远坂冬向书房前进。稀有的、关于魔术的书籍都在远坂时辰的魔术工坊,远坂家的大书房却有许多他未曾看到过的书籍。
      
      特别是一些关于魔术的。
      这对上辈子已经看过日本国家图书馆里所有书籍的他来说十分新奇。
      
      如果事情顺利,那么圣杯战争结束之后这个便宜爹就没了,他必须赶在还没被赶出远坂家之前读完远坂家所有的藏书。
      
      但他没想到这个决定让他知道了圣杯战争存在的意义。
      
      圣杯竟然只是御三家造出来通往根源的途径,圣杯可以实现愿望不过是个鱼饵,被这个鱼饵钓过来的御主在召唤完了从者之后几乎毫无用处。
      
      圣杯战争结束后,死去的六名Servant的灵魂将注入小圣杯,胜利者利用他们回归位于世界外侧的“英灵之座”的力量将世界穿孔,并以大圣杯中积累的庞大魔力来固定这个孔,从而制造出前往世界之外的门,抵达根源。
      
      远坂冬看得浑身发麻,也就是说,哪怕远坂时辰站到最后,他很大可能也会用令咒命令吉尔伽美什自裁。
      
      因为圣杯根本不是许愿机。
      
      他将捏出褶皱的书页抚平,轻轻合上,说到底,远坂时臣的目光所及之处在遥远的天外,在参加圣杯战争的一刻他就舍弃了妻子与儿女,抵达根源之后的人根本没有回来的可能。
      为了魔术师的荣光,这个人几乎彻底舍弃了为人的欲望,他先是一个魔术师,然后才是丈夫与父亲。
      
      远坂冬轻轻吐出一口气,“咚咚——”
      书房门被敲响,他手忙脚乱地将那本书藏进凌乱的书堆中,远坂时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趴在地上姿势不算优雅的儿子。
      
      “冬,教会那边传来消息,七名从者已经召唤完毕,圣杯战争开始了,从今天起,好好呆在家里。”
      
      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不曾说话,秉持优雅是远坂家的家风,对于注定要过继给别人的冬来说,不过是多余的东西。
      
      “那我的从者……”
      
      “无论如何,你是我的孩子,现在才学习魔术一个月,我会保护你,直到最后。”
      
      刚了解完圣杯战争的远坂冬听出了时辰的言下之意,不要参加圣杯战争,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参赛者,最后命令从者自裁即可。
      
      待父亲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远坂冬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埃尔梅罗二世。”
      
      “我在。”他在远坂冬身侧显现出身形。
      
      “我听说埃尔梅罗一世也参加了此次圣杯战争。”话音才落,远坂冬就看见二世紧绷的神色,这个一世恐怕结局不好。
      “作为并肩作战的战友,你是否愿意告诉我一些信息?”
      
      “你要圣杯做什么?”神情严肃的男人和远坂冬一样席地而坐,没什么架子。
      
      “实不相瞒,我并非想要圣杯。”
      
      远坂冬的这句话似乎勾起了二世的回忆,他勾起一个嘲讽的笑,“你不会是想通过参加圣杯战争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吧?”
      
      “也不是,我参加圣杯战争,是为了毁掉它。”远坂冬坚定而又平淡地说出这句话。
      
      “哈哈,你比我当年好多了。”埃尔梅罗二世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他笑得停不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我是来自未来的英灵。”
      
      “我知道。”
      
      “安静听我说,圣杯已经被污染了,御三家之一的爱因兹贝伦求胜心切,违规召唤了复仇者阶级的安哥拉曼纽,他是琐罗亚斯德教的至高恶神。”
      
      “然后呢?”
      
      “但魔神不能被召唤,被召唤的只是一个作为祭祀样板的普通青年,根本没什么用处,爱因兹贝伦家族很快舍弃了他使他被圣杯回收。”
      
      远坂冬意识到这个被回收的安哥拉曼纽就是污染圣杯的关键。
      
      “结果这个‘安哥拉曼纽’本身就是基于乡民信仰和愿望诞生的英雄,一进入圣杯这个实现愿望的机器里就被圣杯实现了愿望,但祭祀恶神的人能有什么好愿望?”
      
      埃尔梅罗二世说道这里狠狠地抽了一口手中的雪茄,“此世之恶被迅速赋予外形,从而污染了圣杯,这次圣杯战争以冬木的燃烧结束,牵扯到很多无辜的生命。”
      
      “所以……”
      
      “所以你摧毁圣杯的想法是对的。”埃尔梅罗二世将一本书敲在远坂冬的头上,“无论你一开始基于什么目的要摧毁它,那现在都要变成保护这座城市,和城市里无辜的人们。”
      
      远坂冬突然想起什么,他侧头看向跟随意志展开的面板,他记得系统所加载的,也是唯一一个加载成功的副本就是——燃烧的冬木。
      
      “你知道的好多啊!”远坂冬看向埃尔梅罗,十分崇拜,这都是他不曾接触过的信息和知识。
      
      虽然都是长发,但两人的颜值难以比较,远坂冬简直像自带红颜美少年buff,被他仰着头崇拜的看着,很难有人能招架的住,包括埃尔梅罗二世。
      
      他撇开脸,谦虚,“啊……也就一般,别看我这样,生前也是时钟塔最受欢迎的讲师。”
      
      所以这是个老师!妙啊!作为caster的埃尔梅罗虽然没什么大用,可是他可以作为teacher使用啊!
      
      与其说召唤了个caster,不如当做召唤了一个teacher!
      
      决定了,从今天起,你就暂时是我的老师和辅助了!
      
      “埃尔梅罗老师,请您从今天起辅助我摧毁圣杯,实不相瞒,我可以使用一点英灵的力量。”远坂冬挥手之间,一柄细长的血色长剑握在了他的手中。
      
      他在埃尔梅罗二世震惊的目光中挽了一个剑花,仿佛天生就知道这柄剑该怎么使用。
      
      “这是罗马皇帝尼禄的剑,我可以使用她的对阵宝具。”
      
      十岁的远坂冬才一米五,不知道为什么,和这柄剑格外契合。
      
      埃尔梅罗二世的表情已经震惊得有些木然,远坂冬在他这样的表情中又羞赧地说:“实际上,作为魔术师我还差得远,希望能得到您的教导。”
      
      埃尔梅罗二世:“……”
      原来我的职介不是caster,是teacher,悟了。
      
      “可以吗?老师。”
      
      可以可以,别在这样看他了!
      崇拜的目光可以理解,但你为什么说话的时候要脸红?
      你脸红个泡泡茶壶!

  • 作者有话要说:  埃尔梅罗二世:韦伯,快逃!
    远坂时辰:我来给大家表演错误的父爱如山
    ——————————————————
    谢谢所有小天使的评论!你们的评论就是我前进的动力,有时候不回不是没看见,是我真的不知道回啥,望谅解,么么哒!感谢在2021-01-26 03:03:53~2021-01-27 01:26: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一打嗝就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