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您不觉得带一位十岁的未成年提前感受大人的场合有什么不对吗?
      
      “哦!这位慷慨的先生,感谢您嗝……”
      
      这是哪个醉鬼?远坂冬调转视线,看到了趴在吧台不省人事的黑衣少年,一头乱发衬地他有一股近乎病态的美。
      
      这不是太宰治吗!你不是去出任务了吗?怎么在这里!
      吉尔伽美什的在皱眉。
      危!太宰治危!
      
      带着将要冒名太宰治写《人间失格》的那点微小歉意,远坂冬走过去拯救他,“太宰先生,也许您还记得我?”
      
      “不记得不记得,酒精中毒的死法也不错,嘿嘿。”
      
      这个人已经完全精神错乱了吧?
      远坂冬抽出他手中的酒杯递给酒保,“抱歉,我不能再让您喝下去了,酒精中毒并不是什么好的死法,您先是会头痛乏力,兴奋话多,而后会变得意识朦胧,最后会抽搐癫痫发病而死,恕我直言,这并非什么体面死法。”
      
      太宰治:“……”
      话说得这么清楚他很难再装下去。
      
      病弱美少年直起身,看着坐在吧台的凳子上双脚都碰不到地、神情却极其冷淡严肃的正太,嗤笑一声。
      
      远坂冬:?
      你对我的身高有什么意见?
      
      “哦,对了。”远坂冬恶劣地勾起唇角,“醉酒的话,还有一种死法,你或许会倒在哪个不知名的小巷,因为呕吐物无人清理而窒息而死。”
      
      “不用你这个小矮子来提醒。”太宰治用一种想鲨人的语气陈述,“你打乱了我的计划。”
      
      “你有什么计划?用一种醉酒失足少年的姿态吸引金主吗?”远坂冬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太宰治,又看向吉尔伽美什,被他身边莺燕环伺的景象刺痛双眼。
      
      远坂冬决定收回视线看看病弱美少年洗眼。
      
      “……”太宰治失语,他当时为什么会觉得森鸥外送走远坂冬有点遗憾?
      远坂家主能接走他实在是太好了:)
      
      “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莫非是为了圣杯?”远坂冬直截了当,看着太宰治缠绕在脖子上的绷带出神,错失了太宰治一瞬间暗下来的眼神。
      远坂冬有点好奇他究竟受了多重的伤,如果有需要,他可以使用一个「应急处置」。
      
      “你身为御三家的孩子,应该知道圣杯是什么吧?”太宰治问酒保要了一杯威士忌,轻轻拨动里面的冰球,“就算森先生问你的时候不知道,现在也应该知道了。”
      
      这就是变相承认了,可太宰治凭什么以为他会将情报告诉他呢?
      
      “如果你能告诉我,那我出这个价格。”太宰治竖起三根手指在远坂冬眼前晃了晃。
      “3万?”远坂冬试探。
      太宰治深沉地摇头。
      “30万?”远坂冬失声,这次太宰治没摇头了。
      
      “圣杯是万能的许愿机,只有被圣杯选中的人才能参加圣杯战争,胜出者就可以得到圣杯,它可以实现一切愿望。”一口气说完,远坂冬看向太宰治,对方的脸藏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什么意思?反悔了?不想给钱吗?
      
      “它会满足我自鲨的愿望吗?”太宰治低沉发问。
      
      远坂冬:???
      都不是一个世界了,太宰治居然还是那个频繁自鲨的太宰治!
      
      “毕竟我也没被圣杯选中,这种事我不太清楚。记得把钱打到我的银行卡里,账号是……”
      糟了!达芬奇给他办的那张银行卡有账号吗?
      在产生疑问的刹那,系统光屏自动展开,显示出一段数字。
      “100 100 286 886。”远坂冬照念。
      
      “放心,钱会如实转入的。”太宰治扬起一个和善的微笑,仿佛刚刚说要用圣杯满足自鲨愿望的人不是他。
      
      远坂冬放下心来,吉尔伽美什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看着太宰治的酒杯发呆,后知后觉感觉哪里不对。
      
      森鸥外和太宰治不是黑手党吗?他们究竟要圣杯干什么?难道说想要用圣杯帮助他们的组织成为这个世界上唯一龙头老大?身为一个组织的首领,他为什么不质疑一下圣杯作用的真实性?接受的是不是太快了?
      
      远坂冬转头看向沉默着喝酒的太宰治,虽然他将圣杯的情报给出,但他知道这是一个基本无效的情报,因为他会毁灭那个圣杯。
      做商人不能太达芬奇,远坂冬说:“你要是觉得刚刚的情报贵,我可以给你打八八折、”
      
      太宰治:?
      不是,你是不是有点太抠门了?远坂家这么穷?
      “打折就不必了,本来也没多少。”
      
      太宰治喝干酒杯里的威士忌,想必远坂冬应该也不知道圣杯战争的具体内容,如今大致情况已经明了,再留在冬木没什么意义,他该回横滨了。
      
      刚起身,他就看到刚才还是精神奕奕的绿发正太哐叽一脑袋砸在吧台上,发出了轻微又可爱的鼾声。
      睡、睡着了?
      是了,以他这个年纪,就算再怎么聪明也是要通过睡觉来长个和补充能量的。
      
      这种鱼龙混杂的酒吧不是什么睡觉的好地方,说不定一个不留神就会被什么人抓起来卖掉,更不用说远坂冬还长了一张神颜。
      
      但是这一切和他太宰治有什么关系。
      
      太宰治毫不留情的抽身离去,在站起来的瞬间,被众人环绕的吉尔伽美什抬眼,朝远坂冬的位置投来极快速的一瞥。
      
      远坂冬睡得很香,以至于醒来后过了很久才发现不对。
      
      他昨天不是在酒吧里睡着了吗?现在怎么在自己的房间?难道说?昨天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不会吧?他的30万日元!他卖给达芬奇的宝石!他氪的金!
      
      远坂冬唤出系统面板,点开召唤,上面剩余的167个圣晶石告诉他昨天并不是做梦。
      “我能看到那张卡里的余额吗?”
      「系统没有那种高级的功能,请宿主去银行办理QAQ」
      你连卖萌这种无用的功能都有,你怎么不能再有用一点!
      
      远坂冬下床洗漱,忽然意识到是谁带着他回来。
      是吉尔伽美什……
      
      他居然没有在路上鲨了自己?为什么?按照初次见面那个态度,就算吉尔伽美什直接把他卖了他都不会意外。
      
      结果他居然好好回来了?
      
      洗过了脸,一切准备就绪,远坂冬将疑问先放在脑后,点开召唤界面。
      
      这一次,他一定回事最欧der!
      
      熟悉的抽卡动效过后,远坂冬对着两排银色卡面发呆,四星有一张,居然不是从者。
      
      “你不是说十连有四星保底?”
      「对鸭,可又没说保底一定是从者哒。」
      
      气着气着,远坂冬竟然已经有些习惯了:)
      
      往好处想,三星礼装没见过,不亏。
      
      远坂冬点开礼装:
      「赤之黑键 :练好投掷技术掷出的黑键仿佛可以嵌入物体
      波涛之兽:可以让海浪翻涌一次,没什么大用。」
      
      你还知道没什么大用啊???
      
      「奇迹求道者:一小时之内可以使人对神学的领悟能力增加15%」
      
      远坂冬窒息了,他可以肯定游戏最初这些礼装不是这种作用。
      
      “怎么回事?”
      「三星就要有三星的亚子,虽然也能装备,但一般大家都作为狗粮,希望宿主不要过于依赖三星礼装,积极争取四星。」
      
      原来你的目的是这个!远坂冬面目狰狞起来。
      
      「顺带一提,卡池中召唤出的东西,无论是英灵还是礼装,对于宿主来说,只要拿去现实实用就都是次抛的哦,英灵可以存在半个月,礼装则可以使用一天,如果在该天中宿主想要更换其他礼装,而前一张礼装时限未到,也不可回收,作废处理。」
      
      没被系统气死都算他命大。
      
      但他又能怎么办?想要活下去,抽卡还是要继续抽,只能寄希望于四星多点了。
      
      然而,当他抽干石头抽无可抽的时候,远坂冬才终于明白抽卡游戏的险恶。
      他到现在居然只抽到三个三星从者,他们分别是库丘林、库丘林和库丘林。
      
      他恨爱尔兰!
      三星礼装仓库里多了一堆,无用的四星礼装也不必多说,居然还有什么爱之灵药。
      
      这该死的游戏,以为他会就这样屈服吗?
      不!扶他起来刷卡!他还能氪!
      
      在第十单的最后一发十连,远坂冬双目猩红,他深吸一口气,用颤抖的手按下召唤。
      
      召唤阵闪过白光,紧接而来的是自下而上旋转的金光。
      
      远坂冬愣住了,此等异像还是第一次见,这、难道就是属于欧……不!属于氪佬的颜色吗?
      
      “从者saber,尼禄-克劳狄乌斯,回应召唤而来,唔姆~真亏汝选择了余!真是个懂行的魔术师啊!”
      
      持剑的红裙少女元气满满地说完,远坂冬还沉静在罗马皇帝尼禄居然是个少女这样的魔幻现实里,这简直比诸葛孔明抽雪茄还要扯淡。
      
      紧接着,召唤阵上的符文又转了一圈,彩光自下而上升起。
      什么?彩光!这比金色光芒更刺眼的特效,难道他就要变成欧皇,拥有第一个五星了吗?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令人牙酸的嚣张笑声响起,远坂冬怀着激动的心情期待这位从者露出全貌,这声音还挺耳熟,一定是他们足够有缘!
      身着金色铠甲的英雄王跨出了召唤阵。
      “居然胆敢召唤本王,你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杂种。”
      
      远坂冬:“……”
      ?
      怎么是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