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可以是可以……"二世眼神游弋一瞬。
      
      紧接着双手就被欣喜地握住,“太好了!”
      
      这是由衷的感叹,任何看到远坂冬欣喜表情的人都会这样认为。
      
      “我……我已经有要追随的王者了!请不要这样看我。”埃尔梅罗二世有些慌乱地抽回手,避开他的视线。
      
      嗯?远坂冬只是稍微疑惑一下就明白他说的是谁,卡面上不是还写着他是诸葛孔明嘛?
      懂!懂!你追随的王者一定就是中国的那位名叫刘备的男人!
      虽然你的人设和诸葛孔明没有半毛钱关系,但这个设定你居然好好遵循了吗!
      你就是最衷心的臣子!
      值得敬佩!
      
      “事不宜迟!”远坂冬站起来,“趁着圣杯战争还未开始我们先出去找一个可用的基地,之后远坂家处处都是时辰的眼线,这里不能用。”
      
      “可是你的父亲……”二世有些犹豫,他一直灵体化跟随在远坂冬身边,远坂时臣的话他听得很清楚。
      
      ‘好好呆在家里’
      
      “说什么呢?”远坂冬勾起一个肆意的笑,“我可正是叛逆的年纪。对知识的渴求篆刻在我的灵魂之中,我只是出门去图书馆看个书,有什么问题?”
      
      二世环视了一眼远坂家堆满书籍和图书馆不相上下的书房,打心底里觉得这个理由扯淡。
      他明明才是被召唤的英灵,为什么现在的心情竟有一丝自己才是御主的疲惫。
      
      小孩不好带……
      
      “你不是要去图书馆?”埃尔梅罗二世看着白色广告牌上大大的bank发呆,“你来银行干什么!”
      
      “查查看我现在有多少钱。”远坂冬指尖弹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在指关节转了个漂亮的花,“毕竟圣杯战争需要经费嘛。”
      
      门外的ATM机操作起来和上辈子没什么区别,远坂冬毫不费力就看到卡内的余额。
      
      772,003
      七十七万两千零三块,不应该,三块哪儿来的?说起来,太宰治的三十万好像还没给他……
      
      …………
      不会吧?
      
      难道说,那天太宰治伸出的三根手指不是三万也不是三十万,是三块?
      太——宰——
      
      远坂冬一拳锤在ATM机上,他激烈的反应立即引来二世的注目,英灵垂首看了一眼屏幕,立即被他惊人的存款吓到了。
      “怎么了,钱不对吗?”
      
      “不,很对。”远坂冬冷笑着拔出卡,“你只能在现世存在半个月左右,有什么想要的吗?”
      
      “不,我没什么想要的。”埃尔梅罗二世不知道想到什么,温和地笑起来,“要说实在有什么,给我买《大战路》的游戏怎么样?”
      
      哈?
      埃尔梅罗二世,原来你是个网瘾少年!
      
      因为穿越,远坂冬对于电子游戏已经有点ptsd,在埃尔梅罗二世进去挑选的时候远坂冬一个人站在店铺门口等,然后就又遇到了金灿灿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怎么哪儿都有你!
      
      “这种时候让你独自外出,时辰还真是拎不清。”吉尔伽美什双手插兜,姿态随意地靠在墙边,一米五的远坂冬看一米八二的吉尔伽美什只能看到他的胸肌和大金链子。
      
      他强忍住后退一步的冲动,仰头看向吉尔伽美什的脸,“我是偷跑出来的,英雄王。”
      
      奇怪?他为什么不后退?
      明明这样可以让脖子更舒服些,在面对吉尔伽美什时,比起理智上的抉择,他的选择更像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可他确定,从未见过英雄王。
      
      “是吗?”吉尔伽美什将视线移到店内,属于少年的英灵正拎着一个纸袋走来,虽然步履稳健,但不难看出正在恐惧。
      
      “你来做什么?英雄王?”埃尔梅罗二世似乎做好了打架的准备,甚至想给远坂冬示意,但却发现少年理都不理他们之间的对峙,头也不回地进店结账。
      不仅如此,出来之后他还告诫道:“埃尔梅罗,拿了店里的东西不好好结账可不行。”
      
      “哈哈哈哈哈——”吉尔伽美什被这一幕逗得狂笑出声,“何必如此死板,这世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王的财宝,你只需要成为我的臣子,这庭院之中的一切皆可随意取用,如何?”
      
      远坂冬无视了他愉悦的笑声,“恕我拒绝,您现在的臣下是时辰。”
      
      “怎么?不再称其为父亲了吗?”英雄王脸上还残留着笑意,没有因为他的拒绝动怒。
      
      “既然要站在对立面,身份自然会产生变化。”远坂冬闭眼,他想到前的父亲,身为长者,那个总是指引方向,告诉他既然对知识渴望那就去追寻的人。
      是永远都会站在身边不会离开的人。
      
      在得知自己的死讯之后,也不知道父亲会多么伤心,如今身体是否健朗。
      
      “也许我只是突然降临的多余之人。”远坂冬说完,绕开因为他的话愣在原地的英雄王,“如果您能为我们今天的行程保密,那感激不尽。”
      
      远坂冬离开的身影一瞬间与恩奇都重合,吉尔伽美什瞳孔紧缩,然后嗤笑一声,“不过是出来散步而已,连这都需要和时辰汇报,那我这个王者做的未免也太不像样了。”
      
      远坂冬本来觉得在路上遇到吉尔伽美什没什么,但是他的埃尔梅罗二世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你如果召唤了英雄王,行动会更简单些。”
      
      身为从者,他居然开始自怨自艾了!
      
      “我只是个没用的caster,作为上三骑的archer显然更适合战争。”
      
      远坂冬震惊地发现埃尔梅罗说着竟然有要落泪的趋势,不是,你不是诸葛孔明吗?你醒醒。
      ‘不宜妄自菲薄’可是你自己写的东西啊!
      
      “听着,我本来就没有指望你成为战力,您的任务是做我的老师。”远坂冬打断了他,“如果要上阵,那么我可以自己来,你只要在后面做好你该做的就行。”
      
      比如给加个buff什么的。
      
      “如果这样给你带来了负担,那从现在起,我是英灵,你是御主。”
      
      远坂冬的神色坚定而一往无前,“在能摧毁圣杯的前提上,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不会阻拦,比如,救你的父亲。”
      
      埃尔梅罗二世怔怔看着远坂冬,这个年仅十岁的少年身上的光辉与气度像极了那位他追随的王者,如果不是他已经有了宣誓要追随的人,那他一定会被这样的人吸引吧……
      “抱歉master,但埃尔梅罗一世并非我的父亲,他是我的老师,我的真名是韦伯-维尔维特,在成为英灵之前参加过这次圣杯战争,追随的王者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你不是说你是诸葛孔明吗?追随的王者居然不是刘备?
      你驴我?
      
      算了,事到如今,远坂冬已经无力吐槽,他叹了口气,“你能想明白最好。”
      
      不,等等,他说他参加过这次圣杯战争?那也就是说二世实际上知道这次圣杯战争的所有讯息,而且,肯定也知道他并不是圣杯选中的御主。
      
      “我知道你是违规召唤。”埃尔梅罗二世说道:“虽然不清楚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时钟塔最优秀的lord都没有这么优秀的降灵术,这一次圣杯选中的caster是一个杀人魔,相比起你这个远坂家的正统血脉,他虽然不是违规召唤却比你更像违规召唤,我们可以诬陷他。”
      
      这时的二世才真正显现出他作为英灵的冷静,“我知道真正caster藏身的位置,而你可以使用对阵宝具,我们甚至可以提前让他退场,你想怎么做?”
      
      “找个机会让英灵退场,然后把杀人魔送进监狱。”远坂冬走进街边的一个文具店,买了一沓稿纸然后顺手拿了两张冬木市的地图,“啊,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不,没了……”二世看着他怀里至少有一千张的稿纸深吸一口气问:“你要这么多稿纸干什么?计算用不了这么多纸吧?”
      
      “你说这个啊……当然是要写小说。”
      
      “哈???”
      
      “圣杯战争可是需要很多钱的,我没什么别的长处,只有肚子里的几本书了。”远坂冬云淡风轻的说,旁人显然听不出他的肚子里有一整座日本图书馆。
      
      太宰治打三块钱的操作实在是激怒他了,本来还在犹豫先抄谁的比较好,就决定是你了太宰治!
      
      远坂冬在二世震惊的目光中熟练的找到了一家房产公司,“我要租短租公寓,半个月,拎包入住。”
      
      “可以,您的监护人是?”穿西装的销售人员看了一眼年纪不大的远坂冬,自然而然将视线转向了站在他身侧的埃尔梅罗二世。
      
      “是的,这位是我的老师,我是个孤儿。”远坂冬说瞎话的本事简直让二世刮目相看,他现在有点相信他是能写小说的了。
      
      “好的,请您这这里刷卡,这是合同,我带您去公寓。”
      
      事情顺利的难以想象,远坂冬拿到房卡后回到远坂宅,庭院中的结界已经备好,在检测到他的血脉之后开放了限制,畅通无阻地走进府邸。
      
      “你去了哪里?”
      远坂时臣坐在主座,他发问的时候甚至没看远坂冬的眼睛。
      
      “我去外面随便逛了逛。”少年将手中的物品展示,“买了一些稿纸和游戏。”
      
      “是吗?以后别出去了,今夜圣杯战争就会开始。”远坂时辰再次告诫,只认为他是因为要长久的呆在家里而购买了一些消遣的物品。
      
      “当然。”今夜过后他都不会回来了,谈什么出去呢?
      
      远坂时辰对他的回答很满意,他看向窗外,“来了。”
      
      什么来了?远坂冬走到窗口,庭院里的结界散发着红光,一个暗色的人影朝着远坂家逼近。
      仔细看去,他带着白色的骷髅面具,全身包裹黑色夜行衣。
      
      远坂冬看到他在远坂家布满魔术陷阱的庭院里……跳了一段艺术体操???
      虽然是为了躲避结界,但您也过于柔软了……
      
      “不做些什么吗?”眼看这位侵入者的手即将摸到作为结界核心的红宝石,远坂冬出声,那颗红宝石看上去就很值钱啊!
      
      “哼。”远坂时臣哂笑一声。
      
      “匍匐在地上的虫豸,谁允许你抬头了?”
      英雄王的声音才刚刚响起,一柄金色的□□破空而出直取敌人面庞,将其头颅都斩成两半,脸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血|液瞬间浸红草地,整个天空都被他璀璨的宝具点亮了,以至于能清楚的看到庭院里的一切。
      “你没有资格抬头看我,虫豸就要有虫豸的的样子,永远低头看着地面,然后去死。”
      
      远坂冬的手指抽搐了一下,这就是……圣杯战争?
      
      “看着,冬,死去的并不是人,而是一个servant。”
      
      servant?竟然说从者不是人?他们虽然以使魔之身存在,可实实在在都是英雄。
      servant在远坂时臣的心里根本不是英灵也不是从者,仅仅只是魔术师的仆人而已!
      
      远坂冬沉默着看着这一切,随后转身离去,而远坂时臣大概顾忌着他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刺激有点大,没有阻拦。
      
      埃尔梅罗二世看着他走进仓库将一个炼金制品放进行李箱,然后撕下一页稿纸写——
      我对圣杯产生了渴求,将与您竞争,抱歉,我将离开此处。
      远坂冬敬上

  • 作者有话要说:  远坂冬:你出多少钱?
    太宰治竖起三根手指
    远坂冬:三万?
    太宰治沉痛摇头
    远坂冬:莫、莫非是30万?
    太宰治:是三块哒~~~~~
    就决定先抄你了太宰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