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估计此刻风文汐的嘴巴都能塞进一颗鸡蛋了。

      越过城门,她随着李若白和瑾然来到大街上,天凤也变小了,安然地站在她的肩上。街道车水马龙,相当繁华。街道两旁店铺林立,有茶楼、酒馆、裁缝铺、作坊等等,还有各式各样的摊子,商贩正卖力地吆喝着。

      如果说天穿节的对仙村热闹非凡,眼下景况绝对是略胜一筹。

      人流如织,李若白刻意放慢了脚步,不时回头看她:“文汐妹妹,跟紧了,人多走散了不好找。”

      “哦……好,好。”嘴上答着,眼睛却是忙着东张西望,这时她的目光被一个卖土偶的摊子吸引了过去,彷佛控制不了双腿一般,走过去随手拿起了一个女娃土偶。

      “姑娘,喜欢哪个土偶?随便挑!”商贩见另一位翩翩公子走近,贵族气息难遮掩,心中暗喜,“公子,给姑娘挑个呗!看,这对鸳鸯如何?”

      李若白淡然瞥了她一眼,低声问:“喜欢?”

      风文汐愣了下,放下土偶,道:“我……我随便看看罢了。”

      “她手上那个,我要了。”李若白话落,瑾然立即伸往腰间准备拿银两。

      闻言,风文汐脸色大变,急声叫:“不不不!真不用!我……”

      她着急的对商贩连声说了几句“抱歉”,便拉住李若白的衣袖走到一旁,面有难色的道:“王……哥哥,真不用,我……我们家不能乱收别人土偶的。”

      “为什么?”

      “就是……土偶于我们而言,有别的意思。”风文汐觉得脸蛋一阵发热,一时间该如何说清呢,“反正我们不能乱收别人送的泥娃娃。”

      实际上,他们皆是由女娲以黄土所造,对于女娲族人来说,互送土偶,含有把自己的命交给对方的意思,若非许下终身,是不会胡乱送土偶给别人的。不过,这种事也不必说得那么明白,现在赶紧拉着他走就是了。

      李若白盯着她的脸,似乎还没放弃:“为什么不能收?”

      风文汐见他一副准备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似的,灵机一动,胡乱找了个借口:“我们不是赶路吗?带着不方便,不要了不要了,走吧!”

      见他无什反应,索性挽起他的手臂,将他拖离此地。这亲昵举动,风文汐却是行云如水,完全没留意白衣公子的异样。

      ——————————————————————————————————————————

      阳光铺洒在楼阁飞檐之上,照亮了头顶这块牌匾——“绮香阁”。

      绮香阁是什么地方?这儿可是城内首屈一指的上等青楼,可是与别的青楼不同,这里的挂牌全都是比女人还美的绝色男子,而且也不是有钱就能进的,进去之前,必先过三关。

      第一关,茗茶。顾名思义,就是给人一杯茶,最多喝上两口,得说出茶名和茶的产地。

      第二关,吟诗。既然知道茶名和其典故,那就得好好运用一下自己的文化底子,围绕着茶作一首诗,通常许多不读书的贵族就是败在这一关。

      最后一关,对联。不时有苦主怨声载道,好不容易诗词过关了,干啥还要对联?想进绮香阁的人何其多,只为进去看一眼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有的贵族会请穷文人墨客早早准备好诗词。但到第三关,可就不容他使诈了。因为对联的用意,正正在于测试来者的即兴发挥,由花魁写上联,来者有两个时辰想下联。

      吟诗作词,不同人品出来的味道都不一样,那么,谁来判定好坏呢?那还用说?当然是绮香阁的头号花魁呗。

      传闻绮香阁花魁学识渊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重要的,是他的容貌姣美,举手投足间,仪态万千,叫人看一眼,毕生难忘。

      风文汐不知世事,更不知何为青楼,只觉得这里头传出的气味不寻常,阵阵迷人心智的幽香中,好像有道……

      妖气。

      只是这气息微弱,一时间她也不确定是否自己的错觉。

      “这里是什么地方?”风文汐警剔地打量着面前的建筑问。

      “我们先来会一位故人。”李若白边说着,边径直走了进去。

      守门的小厮感觉有人靠近,本想开口阻拦,一看清他的脸,马上转为恭敬的抱拳作礼,往内高呼:“贵客到!”

      看来李若白并非第一次来,这里的人不但认识,还称他为“贵客”。

      室内香烟袅绕,放眼看去,以红台为中心,是一条四通八达的圆形走廊,台上酣歌醉舞,舞者穿得性感而不失轻佻,步步皆销魂。

      这里的男子无不娇艳欲滴,风情万种,经过风文汐身边时,还不忘给她抛个媚眼,投以一记勾魂的笑,看得她煞是羞涩,加快脚步来到李若白身旁,而他却好像视无睹,闻不聪,维持一贯悠然自在的模样。

      三人随另一名小厮穿过翠幌珠帘,从北门迈出。门后彷佛另一个世界,与里头有着极大反差,倒是一处恬静的园林。园林风格雅致,种了不少品种的花草树木,多为柳树,中央是一片清澈水池,池边设假山迭石,淡雅而不庸俗。

      他们跨过一座石桥,再走了段路,来到一处僻静的园舍。门前站着一名翠衣男子,看似恭候已久。

      而此时风文汐则是闻到一阵强烈的妖气从他身来飘来,马上止住脚步,万分戒备,挡住李若白的去路,神情严肃的道:“小心,有妖气!”

      “我知道。”李若白笑着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往前走。

      风文汐不解,李若白不是出了名收妖的吗,妖魔在此,他竟然不收了?

      见她充满困惑,李若白又补充一世:“放心,我的人。”

      他的人?

      “不知王爷来访,昔曜有失远迎,望请见谅。”三人走近,昔曜随即以女子姿态作揖。

      昔曜抬首一刻,秀美的脸庞一时间让风文汐看呆了,阴阳合一,有男子俊秀,亦有女子娇美。他有着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略施脂粉更显妩媚,身形清瘦,不高,散发着阴柔之气。

      不过,先不说她竟没料到李若白有断袖之癖,什么故人?都是骗人的吧?在这争分夺秒的节骨眼上带她来这儿……跟男妖幽会?再者,到底眼前这妖是敌是友,她尚且未知,李若白该不会挖坑让她跳吧?

      昔曜炯炯双眸望着风文汐,金睛下只见她周身闪烁着蓝光,灵力极为充沛,眼珠一转,又见她肩上灵鸟仙气满溢,难免露出讶异神色:“这位是……”

      风文汐脸色极度难看,时青时白,李若白含笑瞥了她一眼:“本王一位朋友,风文汐。”

      风文汐直直地盯着昔曜,彷佛要在他身上烧出一个洞来,昔曜淡然收回视线:“各位请随我进屋。”

      风文汐有些犹豫,李若白在提步前,凑近她耳边轻声道:“首次出门,带妳看江陵城第一花魁。”

      话毕,他狡黠的笑了笑,随即跟在昔曜身后。

      四人走进屋,昔曜打个响指,室内的火盆随即自动点燃,烧的是檀木,因而传来阵阵檀香味,这香气不禁让风文汐想起,李若白身上也有种淡淡的檀香味……

      李若白驾轻就熟般坐在坐榻上,好像来过很多遍一样,连自己该坐哪儿都知道,瑾然也竟然放下了一向墨守成规的性子,坐到了昔曜身旁。

      “来,这边坐。”李若白拍了拍身旁的坐榻,示意风文汐坐下。

      风文汐目光并未从昔曜身上移开过,坐在了李若白旁边。

      昔曜为三人倒了杯热茶,问:“王爷这次,是为了万青竹林而来的吧?”

      李若白不徐不疾地品了口茶,道:“蒙顶茶,还喝着呢?”

      昔曜垂下眼帘,默了一会儿:“嗯,好茶如故,忆人如初。”

      “……”好茶如故……忆人如初……?风文汐青筋暴起,差点被茶呛到。

      他俩是不是忘了还有两个不相关的人和一只鸟在这儿?无视他们卿卿我我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皇后设百花宴,四弟称病缺席。”李若白放下茶杯,神色一肃,“你可知,生的什么病?”

      昔曜莞然一笑:“王爷果然料事如神。近日四爷府上确是古怪,病了不去百花宴不稀奇,病了不请太医才稀奇。四爷诊病素来只请孙太医,不过最近数月,四爷都不曾召见孙太医,王爷您说,古怪不古怪?”

      “继续。”

      “好巧不巧,万青竹林的迷雾正是在四爷生病期间出现,事情着实蹊跷,于是我便派人去查探。”昔曜说着,眉头紧皱,“四爷府上说是四爷得了个怪病,请来了一位巫医。”

      放着一向信任的孙太医不用,请巫医来治病?的确怪异,还没等李若白开口,瑾然就忍不住先问:“可有查探巫医底细?”

      “这位巫医来去如风,四爷府上的下人们都未曾见过,神秘得很。听说他从不曾踏出房间半步,每夜子时,管家都会让所有仆人退下,估计巫医就是在那时辰过去给四爷诊病。”

      李若白面不改色地品着茶,开口却是说着另一件八竿子打不着的事:“许久没来,你这绮香阁变热闹了,进门的门坎降低了?”

      昔曜轻笑一声:“王爷见笑了。要说我的题变容易了,倒不如说这些年呀,边无战事,国泰民安,学术风气昌盛,人才济济,能解我的题的人变多了,话说回来,这不也归功于您吗?”

      李若白挑挑眉,没说话。

      “不过,这太平盛世……似乎不长了。”昔曜笑意渐渐敛起,欲言又止地道,“最近有人在号召妖军,找上了我。”

      昔曜挥挥手,桌上即出现一面黑色旗帜,上面用红线绣了一只角似鹿,耳似猫,发似狮,爪似虎的异兽图腾。

      风文汐拿起来一看,心底一惊。这不正是四神之一犼的图腾吗?

      犼是万兽始祖,同为妖族首领,四神之战,妖军正是以他的兽形模样为旗帜图腾。自妖族战败后,再无犼的统领,妖魔形同散沙,妖族安份了千年,有关犼的图腾就如这面旗帜,从此消失了。

      而这旗帜……她在对仙峰见过,正是那群妖军的旗帜。这么说来,墨司的同党仍在各地号召妖魔。

      她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盯着昔曜的脸问:“别告诉我,你是他们的一份子。”

      昔曜感觉一阵强烈的杀意,却依然不慌不忙,勾起嘴角道:“我的人都是王爷的,能上哪儿去?”

      “……”

      “当然,作为妖族,自是比较容易从同族那儿套话。”昔曜说得悠然,急的却是风文汐,她毫不掩饰脸上的不悦,催促着:“说重点!”

      “妖军在万青竹林设了结界,谁都能进,”昔曜从她手上取过旗帜,望进她的双眼,“除了仙。”

      这么说,这道结界是为了防止仙官进出而设的,女娲族虽为半仙之躯,修为高的话,也是浑身仙气,会被结界挡住出不来。

      “这道结界分明是为了困住碧仙谷中的女娲族而设。”昔曜话音刚落,只觉脖子一阵冰凉,垂帘一看,虚晗已化为法杖架在他脖子上。

      “你如何得知……碧仙谷中住着女娲族?”风文汐从牙缝挤出一句话,目露凶光,握着法杖的手关节发白。

      “连这等事儿都不知道道的话,真枉做了上千年的妖。”昔曜笑意未减,“姑娘妳……该不会恰巧就是谷中仙吧?”

      换作以前,风文汐或许会傻痴痴的信了他,但如今的她,知道妖族有多狡诈,自是多了几分疑心,光瞧他身上的妖气,虽比普通的妖气浓,但修了千年,他的妖气应当比现在强烈,左右也不像这等模样,风文汐没有放下法杖,对他的回复嗤之以鼻:“是或不是,也与你无关。再说,修道千年,就你这妖力?”

      这下昔曜真收起了笑意,却沉默不语。

      “我再问一次,你是如何得知女娲族之事?再不说,我就灭了你。”

      昔曜睫毛微颤,眸色变得幽深,小声地道:“我曾入谷求丹。”

      女娲族所居之地多为钟敏灵秀之地,孕育了不少奇花异草,也因此能练出许多凡间没有的灵丹妙药,都是用以辅助修练。

      “几年前,我四处打听,得知碧仙谷的仙人拥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仙丹,曾入谷求丹。”

      风文汐移开法杖,却依然把虚晗紧握手中,问:“你一只妖要起死回生药做什么?”

      闻言,昔曜苦笑:“起死回生药,自是给凡人服用。”

      风文汐思索,女娲族的确有不少奇丹妙药,但六道轮回,自有天命,世间根本没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仙丹,昔曜入谷求丹,怕是到头来不仅扑了场空,还随时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还能坐在这儿算你命大。什么让你命都不要,到女娲之地求丹?”

      悲痛快速在昔曜眼底一闪而过,启齿却是答非所问:“女娲族也算予我有恩,如今碧仙谷有异,我自然也会去寻个明白。要是姑娘真的是女娲族人,妳想入界,也不是没有法子。”

      “如何?”风文汐急不可耐的追问。

      然而回答她的却是李若白:“封住灵脉。”

      “不错,入界一刻把灵脉封住,即可顺利入界。”

      “封住灵脉?”风文汐突然想起什么,转过去看着李若白说,“我有法子了,但还差一样东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