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万青竹林就在江陵城不远的城郊,以往有些樵夫会去砍竹子,但自从林中起雾,但凡进去的人一概有去无回,就再也没人敢进去了。

      江陵城中最有势力的莫过于四王爷,有的失踪者家眷曾到四爷府上求助,可惜不果,这一点正是让李若白觉得奇怪的地方。

      平日四王爷爱出风头,更是邀功佼佼者,在自个儿地盘出了这么大的事,竟然不闻不问,再者,他与大王爷亲近,却称病不赴皇后的百花宴,实在不像他哪里热闹哪里去的作风。

      前往竹林的路上,李若白像在观光似的,走得不快不慢,风文汐跟在后面,不时抬眼看他的背影,有话想问却迟迟不敢开口。

      李若白似乎感觉到身后炽热的目光,问:“想问就问吧。”

      闻言,风文汐终于忍不住:“昔曜是只千年狐妖,你怎么跟他那么熟?”

      “若是他伤了人,本王自然会收了他。而且,没有很熟吧?”李若白思考了一阵,转过去问瑾然:“熟吗?”

      瑾然抿着嘴,没有回答。

      李若白敷衍至极,风文汐不禁加快了脚步,走在他身旁继续追问:“他说曾入谷求丹,是怎么回事?”

      李若白含笑瞥了她一眼,看来这丫头是打算打破沙锅问到底了,于是便把昔曜的故事娓娓道来。

      昔曜曾经有个情郎,叫霍文清,因家贫如洗,加上身患隐疾,只能卖身绮花阁当琴师。他本来是位颇有才华的书生,昔曜给客人出的难题,解不开的,霍文清都能一一解答。

      昔曜欣赏他的才华,日复一日的把酒谈心,更发现两人志趣相投,自然而然地结下了姻缘。每当霍文清演奏,台前必有昔曜献舞,一曲一舞,两人彷佛天造地设般登对。

      无奈霍文清的心疾越发严重,任昔曜贯注再多灵力,亦未曾见好。后来打听下得知碧仙谷中灵花仙草遍野,仙人精通炼丹之术,拥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仙丹,于是不惜冒着被女娲族收伏的风险,闯进了竹林。

      最后,不知为何他能毫发无伤地走出来,没寻到仙丹,倒是从女娲族手中拿到几株养命草。

      李若白还记得,第一次到绮香阁,也是被那儿的妖气所引。

      推开昔曜的房门,昔曜正从体内取出心头血,放入霍文清的药中,李若白突然闯进,昔曜竟也不慌不忙:“我夫君……需要我的心头血,待我喂他喝完……我任凭你处置。”

      “心头血?”

      狐族的心头血珍罕,具有奇效,养命草加狐妖的心头血,更有续命之效。

      不过每取一次心头血,即会消耗百年修为。李若白惊讶,这狐妖竟为了一个凡人,不惜以自己的修为来延续他的性命。

      昔曜说:“如果能让他活下去,我甘愿散去千年修为。”

      昔曜重情重义,李若白甚为钦佩,非但没有杀他,反而命人每月送上一瓶有助舒缓心疾的丹药。

      为救霍文清,昔曜前后为他取了五次心头血,换来的只有两年半的时光。

      “所以……昔曜帮你,是为了感激你的不杀之恩。”风文汐感叹,世上憾事何其多,却总叫人心疼,看来她是先入为主,昔曜应该不会与妖军为伍。

      “不过情义两个字。”李若白笑道,“不过那也是我头一次遇见,世上竟有不伤人的妖。”

      这话让风文汐为之一怔,曾几何时,她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她曾对墨司说:“天下并非所有的妖都是坏的,可同样……也并非全部修仙者是坏的。”

      曾经的信仰,原来世上不只她一人追随。

      可惜今天的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傻女孩了。

      “王爷,前面就是竹林了。”瑾然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望向前方,隐约看见一片竹林,在浓雾弥漫下完全看不清楚里面,宁静中带着诡异。

      风文汐伸手一摸,果不其然,他们面前有一面透明的墙壁,穿不过去。

      这时,李若白收起玉扇,往前走了几步,不费力气的就穿过了透明墙,瑾然跟在身后亦如是,看来只有这结界的确只抗拒风文汐一人。

      李若白张开衣袖,一条金绳随即滑溜溜的从袖内窜了出来,落在他掌心,他把金绳递给风文汐:“捆灵索。”

      “希望这办法行得通。”风文汐接过捆灵索,一边绑住自己的手腕,一边绑住天凤的脚。

      如果这道结界是以感应灵力来挡住仙官,那把她的灵脉封住,掩埋灵力和仙气,或许就能蒙混进去。风文汐想起那时李若白用捆灵索来封住她的灵脉,现在用正合适。

      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这次她的手成功的穿过了透明墙。生怕结界变异,她连忙穿过了结界,舒了口气道:“幸好你有捆灵索!”

      “我怎么记得有人好像很讨厌它的?”李若白打趣地说。

      “这……怎么能一样?上次是未经允许下,你私自拿来捆住我!”风文汐边心有不忿的嘟哝道,边解开了捆灵索,并将它交还给李若白,“还拿我的东西来威胁我。”

      “物尽其用罢了。”李若白望向烟雾迷漫的竹林,神色一肃,“雾气浓郁,路也看不清,大家贴近些,别走散了。”

      “不错,万青竹林纷繁芜杂,本来就像个迷宫,一不当心就会迷路,大家要小心。”风文汐用法力变出掌心火,“我在前面带路,你们殿后。这种结界通常是以邪兽骨作阵眼,大家可以四处看看,有没有妖兽骨头之类的东西。”

      三人如履薄冰,迈进迷雾中,青翠的竹海包围着他们,结界把风挡在外面,幽篁深处的空气像静止了一般,呼吸带着淡淡竹叶清香,还有……微弱的妖气。

      “此处有妖。”风文汐轻声道,李若白的感应力没有她强,只能全神异注地环顾四周。

      有人入界,妖物必定有所感知,然而却迟迟没有现身,难道……是在暗中观察他们?

      “我们好像……”走着走着,风文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往看一看,惊呼:“瑾然呢?”

      瑾然不见了!

      李若白皱着眉头,道:“我们一路上没听见什么声音,兴许是走散了吧。”

      眼下抬头不见天,瑾然不懂法术,召不出火焰照明,而且妖物潜伏在附近,他孤身一人很危险。

      “天凤,你去找瑾然,把他带回来。”风文汐话落,天凤便拍拍翅膀,飞进雾中,很快不见了踪影。

      天凤的金眸不用光线也能在黑夜里看见东西,派他去寻人比较稳妥。至于他们俩,还是并肩而行比较安全。

      风文汐走近李若白,道:“走近些,以免再走散。”

      李若白突然弯下腰,撕破了衣摆,一边捆住自己的手腕,一边对风文汐说:“过来,我们把手捆在一起,那就不用怕走散了。”

      “也好。”他们把手捆在了一起后,风文汐以灵化剑,在其中一根竹子上划了一下,“方才我们走了许久,周围的环境好像都一样的,我先在此处留个记号,免得离开时找不到路。”

      “好。”

      两人并肩走了一阵子,兜兜转转,竟然又看见刚才划了记号的竹子。

      “果然又回到了原点。”风文汐喃喃地道。

      这时,李若白突然听见竹叶窸窸窣窣的声音,把风文汐拉近自己,压下语调,沉声道:“有人。”

      话音刚落,一片叶子飞快穿过迷雾,李若白拉着风文汐迅速闪身,叶子擦过他的脸,划下一道血痕。

      在没有风的结界内,何来竹叶抖动的声音?一定有人在他们附近,而且非常近!

      “叶刃术……”以叶为刃,风文汐一眼就认出这种法术。

      李若白甩开扇子,风文汐却一把拉住他,舒了一口气:“别紧张,是自己人。”

      话毕,她又高声喊了句:“东对仙,仙谷中!我是从对仙峰来……”

      谁料话还没说完,几片叶子已然再次向他们袭来,风文汐暗道不妙,忘了自己的手还跟李若白的捆在一起,跃身往后一翻!

      筋斗翻不成,倒是把李若白拽了过来,两人双双跌倒在地,不过也因如此,恰巧躲开了来势汹汹的叶刃。

      “哎……”风文汐从李若白的怀里撑起来,抬头刚好对上李若白的双眼,他一脸无奈,举起被捆住的那只手,示意“别忘了我们还捆在一起”。

      如此窘态,谁来给她一把铲子?让她挖个洞把自己埋了吧。

      风文汐尴尬不过数秒,李若白猛然把她的头按进自己怀里,抱着她侧滚了几圈,地上的沙尘被卷了起来。

      她狼狈地从他怀里探出头来,待沙尘散去,眼前的画面差点把她惊呆了。

      “竹子?!不都说了是从对仙峰来的嘛!”看着深深地插进土里的十多根竹子,风文汐不禁惊呼。

      李若白站起来拍掉身上的泥土,问:“妳确定他们是女娲族?这可是往死里打啊。”

      这世间会以竹叶为武器的,除了碧仙谷的人还能有谁?

      “嗯。”

      “小心,他们来了。”李若白敛色屏气地注视着从迷雾中缓缓走来的碧衣身影,风文汐也取出虚晗,摆出一副准备作战的姿态。

      他们越走近,两人履薄临深,大气都不敢喘,直到他们的脸庞逐渐清晰……

      束冠碧衣,走出来的三个少年确实是女娲族无异,只是他们的双眼竟没了眼白,变成让人发寒的黑瞳!而且他们走路的方式相当奇怪,像失去魂魄的木偶一样,持剑一瘸一拐的走向他俩,周身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李若白脸色冷若冰霜,眸色变得如深渊般幽黑。

      当看到他们系在腰间的琉璃玉佩时,风文汐愣住了。

      琉璃玉佩是碧仙谷女娲族的象征,也是进谷的钥匙。非常重要,如果说他们几个是妖魔幻化出来的,也不可能仔细到连这些细节都能模仿。

      李若白下意识地挡在她身前,小声地道:“神情不对劲,小心一点。”

      说时迟,那时快,几个碧衣少年骤然停下脚步,举起执剑的手,地上的叶子升起,围绕着剑身盘旋,少年动作僵硬,挥剑的瞬间,密密麻麻的叶子随即飞来!

      风文汐喃喃地念了个口诀,法杖一挥,在身前设了一层防护罩,前仆后继的叶子毫不留情地打在上面,掉落的叶子堆成一座小山。

      另一个少年展开双臂往上一提,地面突然猛烈地震动,两旁的竹子疯狂地颤动着,不一会儿统统被连根拔起,升至半空。少年双手合十,竹子马上以疾风迅雷之势击向防护罩,冲力之大让它裂开一道缝。

      “不行!光防御也不是办法……但又不能攻击他们啊!”风文汐心焦如焚,怎么看他们也像中了咒术什么的,打又不是,不打又不是。

      竹叶的攻击接踵而至,防护罩的裂缝越来越大,眼看快要支撑不住,身后忽然有人大喊了声:“趴下!”

      一声令下,李若白迅速拥着风文汐趴在地面,防护罩瞬间崩塌,李若白将她护在怀里,本以为半空的竹叶将要打在他身上,不料“霹雳啪啦”的,竹子却被另一边飞来的竹叶击落。

      李若白抬眼一看,一片绿光在雾中穿梭,多不胜数的竹子从他们头顶铺天盖地飞过,砸向失魂的碧衣少年!

      竹子直直穿过碧衣少年的身体,一根、两根、三根……直到他们双膝跪地,再也站不起来。

      尽管身体被活生生地穿了几个大洞,鲜血淋漓,几个少年却依然不吭一声,脸上毫无波澜。

      风文汐愕然地看着他们倒卧在血泊之中,双眼依然没有闭上,黑幽幽的像两个深不见底的大洞,脑海闪现出血色祭坛的画面,突然有种窒息的感觉。

      这时,有人不动声色地瞬移到他们身旁,拽着他们的手臂,掐指施了瞬移术。

      下一秒,他们已身在一个地窖之中。

      残旧又潮湿的地窖散发着一股霉味,这里不见日光,只能靠墙上的油灯才隐约看得清楚四周,昏黄的灯光下,风文汐和李若白的影子在墙上摇摇晃晃。

      突然身后“咻”的一声亮起了火光,李若白迅速转过身,把风文汐护在身后。

      燃起了掌心火的,是两位少年,同样是束冠碧衣,但他们没有分毫杀意,火焰下他们的双眼黑白分明,显然正常许多。

      “暂时安全了。”其中一位少年走近他们说,“在下风天启,旁边这位是风正楠。”

      这两位应该就是方才救了他们的人。

      风文汐暗自松了口气,从李若白身后走出来,作揖道:“多谢两位的救命之恩。我是风文汐,这位是李若白。”

      李若白对他们点点头。

      听见同样是风姓,风正楠无疑有些讶异:“姓风?妳是……”

      “我是从对仙峰来的。”

      “原来是同门。”风正楠扬起一抹微笑,但笑容很快就敛起,“这里还不是最安全,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他们领着风文汐和李若白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来到尽头是一扇老旧的木门。乍看之下,这是一扇非常普通的木门,但其实早就下了结界,门后亦有守界人看管着,只要有异族入侵,他们即可启动法阵,凡穿过结界者一律会以三昧真火自焚,烧至灰烬。

      风天启在门前停下,嘴里念着口诀,同时双手结印,触及结界的瞬间,结界随即被解除。门一打开,一只五彩鸟疾驰而来,落在风文汐的手臂上。

      看到这幕,风天启和风正楠同时愣住了,瞪大了眼看着风文汐,一脸不可置信:“九彩天凤……怎么会黏着妳?”

      “我也不清楚,反正现在我们是同伴了。”风文汐摸了摸天凤的头,两位少年更是惊讶得差点连下巴都掉下来,“天凤在这儿,那么瑾然……”

      说曹操曹操到,瑾然眨眼已“咚”一声跪在李若白身前,脸上那是满满的歉意:“属下无能,一不小心就入了迷阵,害王爷担心,请王爷责罚。”

      “没有担心,何来责罚?”李若白保持着一贯皮笑肉不笑的神情。

      瑾然松了口气,站起来续说:“幸好有这两位少侠出手相救。”

      “应该的。”风天启边领着他们进去边说,“方才妳说,妳是从对仙峰来的,难道……是圣女让你们来的?那我那两位师弟是不是也跟着一起回来了?”

      “师弟?”风文汐看着他们的背影,恍然想起前些日子她在对仙峰山腰遇见的两位碧衣男子,“他们……他们是在天穿节前夕去对仙峰的吗?他们还没有回来?”

      风天启摇摇头,道:“没有,我们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风文汐为之一怔,思绪忽然被拉回天穿前夕。

      —————————————————————

      天穿节前夕。

      这天风文汐决定到山中打猎,墨司请缨帮忙,风小李刚好要采些药,于是三人到林中便分道扬镳。

      在林中绕了一圈,终于发现上次逃掉的小鹿,墨司拉着风文汐弯下腰,轻声道:“这里。”

      “上次让你跑,这次可没那么幸运了!”风文汐放轻动作取出弓箭,箭头对准了牠。

      “啊——”就在她拉弓之际,山林深处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吓得她连箭都掉了。

      这声惨叫听得她肉颤心惊,有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她心头。

      “这声音……是小李!”她和墨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拔腿往声音方向跑去。

      “小李!风小李!”她边走边叫着风小李的名字,时间每过一分,她的心跳就快一拍,“砰砰砰”的像快要蹦出身体。

      这时墨司停下脚步,紧闭双眼,凝神聚气,突然耳朵快速地动了两下,他猛然睁开眼,一把拉着她的手往另一边走:“文汐,这边!”

      两人来到一棵大树后,他把手指放在嘴上示意她噤声,她紧张的点点头,再小心翼翼地探头一看,此时两个身穿碧绿色衣服的少年正举剑指向一只受重伤的狸猫,鲜血源源不断地从见骨的伤口流出,牠就这样奄奄一息的倒在血泊之中,动也不动。

      这只狸猫,是风小李的真身。

      风文汐气血翻涌,一股怒气涌上心头,席卷她的四肢百骸,她必须非常努力才能压抑住扑出去的冲动。

      “没想到在这儿也碰见狸妖,在女娲族领地尚能活到今天,算你有点本事。”其中一个少年不屑地揶揄道。

      “别跟他废话了,把他收了!”另一个少年话音刚落,持剑朝天画了个符咒,空中须臾间火光闪闪,一道雷电从天而降,直直劈向已经不省人事的风小李。

      风文汐瞪大了眼,正想冲上前为他挡住攻击,就在这生死瞬间,墨司突然往自己身上点了两个穴,大拇指在胸前往下一划,浓烈而强大的妖气云奔潮涌的从他身上窜出来!

      他的动作电掣星驰,风文汐的脑袋还没来得及运转,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站在风小李面前,举手将雷电全收于掌心之中,电流在他掌心吱吱作响,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何人?!”两个碧衣青年见状,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

      墨司怒视着他们,没有多言,把手中的雷电化成一个红色雷球,一个反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他们身上砸过去。

      速度之快,两人不禁一惊,猛地跃身一跳,侥幸地躲开了红色雷球。雷球落在他们原来站的位置上,扬起滚滚沙尘,沙尘散去后,地上惊现一个烧焦的大坑。

      看着冒烟的大坑,两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如死灰。

      要是躲不开,现在烧焦的恐怕就是他们了!而且能徒手接住紫电而面不改色,他的修为绝对在他们之上,此刻就算以二人之力与他正面交锋,也未必打得过。

      “你是谁?!”

      墨司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夹杂着邪魅的味道,有着不容人松懈的气势,他的瞬光阴森,冷眼盯着他们,却不屑响应。

      这一切风文汐都看在眼里,但此时她已顾不及那么多,在他们对峙之际,她飞快地跑到风小李身边。他的伤势甚为严重,必须及时治疗。

      “小李……小李……别怕,我来了!你撑住!”她把灵力输入到他体内,然而伤口依然血流如注,她的泪水在眼眶打转,连声音也止不住颤抖,“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止不了血?!”

      墨司转身来到风小李身旁,咬破手指,血液流出来,却没有掉在地上,反而凝结成珠,随着他的灵力贯注入风小李体内。不消一会儿,风小李的伤口终于止血了。

      “你们到底是何人?为何要帮着这妖物?”

      墨司眼底掠过一丝肃杀之气,紧绷着脸。

      “他的妖气极重,想必是和这只狸妖一伙的!”

      墨司冷笑了一声,慢慢站起来,转过身去面对他们,再睁开眼时,眼珠子竟变成妖异的血红色。

      “妖孽!”两位少年摆出防御的姿态,“竟敢在女娲圣地放肆!”

      女娲圣地?他们怎么知道这里是女娲圣地?风文汐回头一看,碧衣束冠,他们是从碧仙谷来的!

      她心道:“碧仙谷的人怎么会来?糟了!这下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总不能跟同族自相残杀啊!”

      墨司侧着头,血红色的眼眸紧盯着他们,嗤笑道:“妖又如何?”

      他的掌心遽然浮现一团深红色的火陷,边威胁般步向他们,边问:“刚才在他身上划了几刀?”

      两人额头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如临大敌的握紧手中剑,随着他步步逼近,他们越能感受到他身上邪恶的戾气,那是渴望血腥杀戮的气息。

      见他们一声不吭,与刚才准备击杀小李的气势有着霄壤之别,墨司不禁冷笑出声:“这就是修仙者,嘴里喊着大义凛然,却做着倚强凌弱这等卑陋龌龊之事,既然如此,我来让你们见识一番,何谓真正的倚强凌弱。”

      话毕,他扬手将火焰抛至半空,火焰化成上百把燃烧的剑气,只要他一个弹指,眼前的人就会片刻灰飞烟灭。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风文汐突然哭喊:“墨司!快过来!小李吐血了!”

      墨司合上十指,半空的火剑瞬间消失,他瞬移到风小李身边,只见狸猫口吐鲜血,不断抽搐,他立即点指封住了他的穴道。
      趁他不备,碧衣少年也当机立断,马上使出瞬移术,“噗”一下在原地消失了。

      墨司血气翻涌,强行压抑住心底的怒火,把风小李小心翼翼地抱起来,咬牙切齿地对风文汐道:“我们回去。”

      —————————————————————

      回到竹屋,风文汐和墨司一同以灵力为风小李疗伤,直到他的呼吸慢慢变得平静,安稳。

      暂且控制住内伤,墨司说要出去采些止血药,一去就是半天,差不多接近傍晚才回来。

      风文汐见他衣服都破了,问:“衣服怎么了?”

      “没事。”

      他神色平静,风文汐心想或许是采药的时候不小心给弄破的,所以也没怎么上心,匆匆把草药捣烂之后为风小李敷上。

      稳住小李的伤势后,天色已黑,墨司和风文汐总算能放松下来歇息一会儿。

      待风文汐安下心来,才细细想起过去种种奇怪的地方,包括墨司不过数日就痊愈的箭伤,还有月镜潭的百花齐放,那时她就真没多想,如今想来,原来他当真不是凡人。
      她偷偷瞄了他一眼,发现他正凝望着自己,收回视线是来不及的了,只好打破僵局:“谢谢你……救了小李。”

      他安静地看着她,问:“妳不问我吗?”

      “你想说吗?”

      他苦笑了一下道:“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我亲眼看着我的妹妹被杀?”

      风文汐点点头,暗自吸了口气,因为她知道他接下来说的话将会非常沉重。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妹妹被修仙者杀了,他们在我眼前活活的打散了她的魂魄。他们说,妖魔死后,魂魄再转世,也只能成妖,既然如此,不如让她魂飞魄散,再也没有转世害人的机会。”

      “怎么会……”亲眼目睹整个过程,墨司该有多难过!风文汐的心都揪住了。

      “就算我们从未害人,只要被发现是妖,就会落得像小李这般下场,隐藏是生存的基本法则。”他说得平淡,彷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过后我才明白,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强者才能留下。”
      “天下并非所有妖都是坏的,同样……并非全部修仙者是坏的。”她说得心虚。

      打伤风小李的两位少年,是住在碧仙谷的女娲族人。女娲族人分散在各地,分别镇守着世间至邪之物,当中有妖魔,也有戾气极重的法器。

      她也困惑,碧仙谷的人怎么会突然跑到对仙峰来了?方才若不是她喊住墨司,恐怕两边必有重伤,无论任何一边受伤,都是她不愿看见的。

      “修仙,修仙……修的什么仙?习的什么道?不过一群道岸貌然的伪君子。”他眸色转冷,连说出来的话都变得毫无温度。

      她有种不安的预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墨司如此憎恨仙道,万一哪天,他知道了她的身份……那时该怎么办呢?

      见她皱眉蹙眼又不说话,他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
      “我没事,我……先去煎药。”她牵强地回以一笑,起身离开。

      但其实,她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

      “文汐,文汐。”李若白的呼唤把她从回忆中唤醒。

      “啊?”她回过神来,发现风天启等人已经走远了,连忙急步走到李若白身旁,“啊……对不起,刚才在想事情。”

      “在想什么呢?”

      “我想……我知道天启师兄的两位师弟在哪儿。”

      “在哪儿?”

      “他们已经死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