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咚咚咚!”几下敲门声把风文汐从回忆中唤醒,她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吸着气。

      “姑娘!妳没事吧?妳已经待在里头好久了。”梦锦在门外喊着,随即又低声嘀咕:“该不会又跑了吧?”

      风文汐揉着眉心,她哪有力气再跑?随便地应了句,“好了。”便起来更衣了。

      厢房传来一阵香喷喷的饭香味,前脚才踏进房内,梦锦便拉着风文汐坐到桌子前。上面已经放满了一桌子香气逼人的美食佳肴,光嗅着也能让人垂涎三尺。

      “姑娘,妳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吧?王爷命人给妳随便煮了点东西,妳都吃点吧!”

      风文汐看着眼前的原只烧鸡,皮笑肉不笑的勾起嘴角。这算是……随便煮的吗?

      她已经忘了有多少天没吃东西了,却不怎么觉得饿,但见梦锦竭诚以待,还是拿起了筷子,礼貌地道:“妳唤我文汐就好,还有……替我跟妳家王爷道声谢谢。”

      毕竟人家好歹也算救了她,滴水之恩,姑姑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至少她也该道声谢。

      “好咧!姑娘,这儿有芋头烧鸡,甘露酥,枣泥糕,百合莲子羹,还有……”梦锦说着,径自逐一把菜端到她面前。

      她说得兴起,风文汐倒是头昏脑胀,随便端了碗白粥,挡在二人中间,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好,那妳先吃,等妳吃完之后,我再请大夫过来给妳瞧一瞧。”说罢,梦锦灿然一笑,退下了。

      待她走后,风文汐看着眼前碟碟菜肴香气四溢,换作以前她肯定已经在大块朵颐,可惜眼下她着实没什么胃口。

      对仙峰大火……到底最后其他人怎么样了,有受伤吗?有逃出来吗?风小李呢?他之前受的伤还没好全,如今又被玄天五行阵封住灵脉,痊愈力会大减,要是墨司将他……不会!不会的!过去半年,他们俩处得还算不错,即便友善只是墨司的伪装,风小李对他毫无威胁,而且大家同为妖族,墨司再算计,也绝对算不到他头上!

      “墨司……”她念着他的名字,下意识抓紧了拳头。

      原来,一直以来,都是她自作多情,她知道他不是普通的妖,让他留在对仙峰,与她和风小李作伴只是她美好的幻想,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过去的一切,原来只是一场骗局。

      他早就知道她是女娲族,所以才会接近她,好知道圣地的入口,他一直都在骗她……什么小时候他的妹妹被修仙者所杀,他是个没有家的人,甚至……在月镜潭边,他对她说:“想看江南烟雨,还是遥遥大漠,只要妳想,我陪妳踏遍四海,游尽八荒。只要妳想,我便带妳走。”

      这些……全部都是虚情假意,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为了闯入对仙峰而骗她的!

      想到这里,孤独、无助、失落、愤恨……种种情绪排山倒海而来,将她压得喘不过气来。

      待她把魂玉交到天帝手上,一定会回去亲手杀了他,以报灭门之仇!

      她身体的变化自己清楚,虽然不知道藏于虚晗之中的蓝光到底是什么,但显然让她的修为大增,今日的她,连上古凶兽钩蛇都要避让三分,墨司很厉害不错,但她也未必不能与之抗衡。

      越想越心浮气躁,她把虚晗变到手中,打算吹首曲子安定心神,说来奇怪,她从不曾学过如何吹笙,然而捧起虚晗的触感是如此熟悉,按哪个位置能吹出什么音,现时她却是一清二楚。

      脑中突然响起一段旋律,她不加思索的以双手捧笙,近乎熟稔地吹了一段清幽的旋律。虚晗本是女娲所造的法器,吹出来的音色格外清澈透亮,幽幽的旋律在空中悠扬飘荡,飘零流转,萦烧耳畔。

      未几一曲终,她放下虚晗出了神。

      直到窗外一道刺眼的金光将她思绪拉了回来,她抬眼望过去,一抹飞快掠过的黑影映入眼帘,她闪现过去把窗打开,一只闪着火光的东西倏地飞了进来!

      “谁?!”虚晗在风文汐手中瞬间化为法杖,直直指向站在椅上的……

      鸟?

      不对!这不是一般的鸟!

      这只鸟的体形比一般鸟儿高大,身披五彩羽翎,鲜艳夺目,长长的尾羽透着晶莹的赤光,垂落在一侧,形态高贵优雅。牠傲气地昂着头,如宝石般的金色眼睛滴溜儿转了圈,望向风文汐,侧头眨了眨眼。

      风文汐定眼一看,当场吓了一跳。

      一身五彩羽翼,喙如鸡,颌如燕,尾拖三条炫羽,这般出众岂是凡鸟能比?!这分明是一只活生生的上古凤凰啊!

      对仙峰里四处都是与女娲娘娘相关的壁画,过去千年来风文汐日日都能看到,眼前这只凤凰,与壁画之上,时常侍奉在娘娘身侧的凤凰模样如出一辙!这只是……

      ——九彩天凤。

      不是……九彩天凤早千年前已经消失了啊!

      “你……这……”沈梦锦说这里是杜公镇镇长的府邸,左右不像是能囚住上古灵兽的地方,这就说明,牠是自己飞进来的呀!

      她放下法杖,心想:“莫非是因为方才的曲子而来的?”

      “……”

      “……”

      女子和鸟在寂静中对望。

      安静中,她突然想起圣女说过的话:“女娲座下有三大灵兽,有贤者白泽,蛇神白矖,以及百鸟之王,九彩天凤。”

      九彩天凤乃洪荒时期,聚天地间的阴阳之气所幻化而生的仙兽,相传牠拥有不死之身,能日飞千里,法力无边,吐出的万丈火焰能在须臾之间灭了整座城。

      后来,牠在不灭火山被女娲圣威所折服,甘愿成为了她的坐骑,无论她到哪儿,牠都一定在身旁侍奉。但自从女娲战死后,就再也无人见过牠,有的说牠因主子死去而自焚,有的说牠随别的仙官上了天界,实际上牠去了哪儿,千年来无从稽考。

      说来奇怪,看进牠的双眼,风文汐莫明的有种恰似故人重逢的暖意,她还没来得及理清思绪,樱唇微启,下意识的便喊了声:“天凤?”

      听见自己的名字,天凤又惊又喜,伸长脖子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鸣叫,蓦地飞向风文汐。这次她没有防御,反而自然而然的伸出手,让牠站在手臂上,动作行如流水,彷佛她已经做过上千次。

      “九彩天凤……你就是天凤对不对?”

      她轻轻敲了敲牠的凤冠,牠很是开心的又叫了两下,脑袋瓜不断顶向她的掌心,彷佛在叫她摸牠的头一样,风文汐如了牠的愿,摸了摸牠的头,牠愉悦的挥动着翅膀,飞到半空盘旋了好几圈。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她看着在空中翻着筋斗的五彩鸟,喃喃地道。

      眼前这幕像梦一般,天上地下,有谁想到,消失了千年的九彩天凤,竟然自个儿飞进她的屋里,还向她撒娇讨摸?

      飞得累了,牠优雅地落在桌子上,脑瓜一歪,不晓得看见什么,忽然间不动了。

      “怎么了?”风文汐上前一看,才发现原来牠正和那只烧鸡“对看”着,她扶住桌边才没崴到脚,赶紧把烧鸡移开了点儿,解释道:“没事,不是同类,放心……”

      天凤侧着头,似懂非懂的眨了眨眼,脖子伸直,在枣泥糕前嗅了嗅,轻轻啄了一口,亮着眼睛叫了声,又啄了两口。

      威名远播的九彩天凤居然喜欢吃枣泥糕?要不是亲眼瞧见,怕是别人说了她也不会信。风文汐见牠嘴馋得直流口水,于是把其他糕点都搬到牠跟前,问:“喜欢吗?来,都给你。”

      天凤眼睛都高兴得瞇成缝了,埋头吃起来,看牠吃得津津有味,风文汐扬起一道极细微的笑意,但瞬间就敛起。

      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呢。

      “姑娘,我刚才听到些奇怪的声音……”房门打开,沈梦锦端着茶盘走进来,看到天凤的剎那整个人僵住,茶盘“咚隆”一下掉在地上,瞠目结舌:“这、这……是什么东西?”

      天凤斜睨了她一眼,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低头啄了一口桂花糕,随即厌恶的把它吐了出来,甩甩头飞到风文汐肩上。

      沈梦锦动也不敢动,面如死灰,心想:“这只会发光的五彩鸟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只妖怪?可是……看着也不像啊,要么便是姑娘的宠物?天底下竟还有会吃糕点的鸟?怎么养的?”

      屋里突然多了只五彩鸟,风文汐一时间也难以解释,只好随便编了个解释:“这是……我的灵兽,我刚才吹笙就是想把牠唤来。”

      说罢,又顿觉唤女娲坐骑为自己的“灵兽”好像有些不妥,风文汐瞥了牠一眼,好像也没什反应,那就只好暂且委屈委屈牠了。

      听罢,沈梦锦才稍微放下心来,捡起茶盘,问:“姑娘都吃饱了吗?要不我去请大夫过来给妳瞧瞧?”

      “不必了,其实我的伤并无大碍……”

      并无大碍?梦锦忆起那天为风文汐更衣时,看见她背后的那道骇人的伤疤,顿时寒毛直竖,完全不能想象当时有多痛,连声道:“把把脉也是需要的!妳的伤得对症下药,细心照料,才不会落下病根。而且妳一个姑娘家,要是留疤了,那多不好看啊!”

      风文汐神色黯然,轻声道:“疤痕是一种提醒。”

      “提醒什么?”梦锦听得一脸迷茫。

      “提醒自己伤了哪里,伤有多痛。”

      —————————————————————

      去找子遥师兄一事刻不容缓,休息了两日,风文汐的伤大抵都好了,也是时候上路了,所以一早起床便打算向李若白道声谢,顺便也道个别。

      只是毕竟人家救了自己两次,连份谢礼也没有,未免太没诚意,可如今她身上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亲手煮碗甜汤作为谢礼。

      端着甜汤,来到琴室前,除了听见悠悠琴声,还有些唧唧咕咕的谈话声,想来此时说话的人正是李若白的贴身侍卫:“探子回报,最近妖魔频生异动,不像以前那样散乱,反而像有组织一般。西边江陵城效外的竹林也有异样,不知为何,近日林中烟雾迷漫,有去求神的信徒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妖族素来行事低调,眼下情势似有大事将至。”李若白平和的声音传来。

      “另外,属下亦派人去查探过了。对仙峰自大火后,并无异常。”

      听见“对仙峰”三字,风文汐的身体不由得僵硬。

      对仙峰上有玄天五行阵,界内的妖魔不可进,亦不可出。除此之外,法阵会压制妖族的灵力,乱动妖力会遭到反噬,他们当然不敢造次。

      少顷,李若白稍微提高声线,似乎是向着她的方向道:“要进来吗?”

      风文汐起初不知道他在对谁说话,里面突然变得鸦雀无声,她才顿觉他是向着门口方向说,她愣了一下,惊讶于他的观察力,犹豫了片刻,才推门走进去。

      只见李若白盘坐榻上,膝上横琴,十指轻柔地拨动着琴弦,琴瑟之音在空中飘扬,如风中丝絮撩拨人心。

      瑾然站在他身侧,见到风文汐,木然地对她点了点头,脸上一如既往的毫无表情。

      “文汐姑娘,几日不见,伤可都好了?”李若白问。

      风文汐把甜汤放至桌上,道:“伤已全然好了。”

      李若白抬眼望向她,瞧见桌上的甜汤,再问:“这是?”

      “之前文汐多有冒犯,还请王爷见谅。王爷救过文汐,大恩不言谢,我没能准备什么谢礼,这是我亲自煮的甜汤,作为薄礼,还望王爷笑纳。”

      李若白含笑点头,风文汐沉吟片刻,问:“你们方才说的……可是荆州城郊?”

      “没错,妳听说过?”李若白止住拨动琴弦的手,他执起折扇,从榻上下来,示意风文汐一同坐于桌前。

      风文汐坐下,黛眉微蹙,担忧的神色在脸上一览无遗:“那里……是女娲族人另一栖身处,碧仙谷。”

      从荆州江陵城出去,穿过万青竹林,便是碧仙谷。

      “妳先前说,魂玉一共有三块?”李若白神色变得有些凝重,按了按太阳穴。

      风文汐心想喝了真言散后,他几乎把她所有的秘密都套了出来,再添几笔又何妨,而且从梦锦和其他随从口中打听,李若白似乎也是个好人,于是她咬咬牙,轻轻点头:“是。”

      “所以,其中一块在碧仙谷,另外一块在……”

      “南琼山。”风文汐接了他的话,“我本来是打算先前往南琼山找我的师兄,但现在……可能要先到碧仙谷一趟了。我今日来,除了道谢,也是来道别的,我打算明日便起程。”

      以她所知,前往天界的入口有三,一是西北海之外的不周山,然而在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交战时,因共工败北后,撞倒了不周山,该处的入口也随之而消失了。

      二是立于都广之野的建木神树,四神大战后,天帝颁布旨意,命天兵砍断建木,断了天人之间的通道。至于为何天帝要砍建木,典籍没记载,世间知晓的人恐怕也只有上天庭的神祇了。

      最后,只剩万山之祖——昆仑山。昆仑山几万丈高,山上有守门的开明兽,任何生灵都不允许通过昆仑九重门,风文汐唯一的办法,就是到门前求西王母娘娘引导上天。

      本来她是打算先到南琼山找子遥师兄,再与他一起到昆仑山的。现在仔细回想,对仙峰一役来得突然,或许圣女还未来得及告知其他族人,而眼下竹林又出现莫名的迷雾,她应该得先绕过去碧仙谷,提醒其他女娲族人。

      李若白轻叹一口气,看着风文汐不施粉黛的脸蛋,沉思了一会儿,问:“这里离江陵城有一段距离,快马加鞭也得数日,姑娘打算如何去江陵城?”

      说来惭愧,以前在对仙峰,所有族人都把御剑之术练得出神入化,嗖嗖地飞来,嗖嗖地飞去,只剩灵力最弱的她学不会了,活了上千年还像个凡人用走的,说出去还真怕笑掉人大牙。

      要是当初她有好好练功,用御剑之术,半日即能到碧仙谷。要是当初她有好好练功,或许她就能和族人一起并肩作战,护住姑姑……

      风文汐牵强地扯起唇角,嘴上说着:“我……可能要借匹马。”心里却想着:“说是借,能不能还就再说吧。”

      李若白扬眉,想起那天她转瞬间灭了钩蛇,还以为她会用什么闻所未闻的法术日行千里,却真真没想过竟是打算借马,他不禁笑了笑:“好啊。说起来,近日本王闲来无事,刚好江陵城离鄂城不远,不如本王与妳同行,一来当作游历,二来路上也能护姑娘和魂玉周全。”

      闻言,瑾然瞳孔微睁,眉头紧皱,欠身在李若白身侧轻声道:“王爷。”

      李若白知道他想说什么,目光未移,提扇示意他不必担心,随即再问:“姑娘意下如何?”

      风文汐没想过他会想要同行,一时语塞,支支吾吾地回:“此番路途遥远,王爷日理万机,恐怕不太方便……”

      “方便,也无事需理。”

      “妖族不安份,路上多有凶险……”

      “恰巧本王向来有逢凶化吉之运。”

      “……”

      二王爷突然怎么了这是……看着也不像在开玩笑。

      风文汐额上渗着薄汗,王爷唇角微翘,笑得真摰,两人一时间相顾无言。

      她的“路途遥远,多有凶险”是否说得太云淡风轻了些?实际上会遇上什么妖怪,会不会遇到妖军,她自己也说不上。她连自己都未必护得住,带着两个凡人会不会不太合适?

      不知怎的,梦锦的话突然彷如在耳边响起:“王爷生来有辨妖之能,武功超卓,会画符,懂道术,堪称再世仙人啊!看!连西山妖怪都奈何不了他!”

      ……或许也未必需要她保护?

      她想得出神之际,李若白眼角余光瞥见桌上的甜汤,拿起勺子喝了一口。

      风文汐稍稍回过神来,见他喝完之后无甚表示,连声解释:“呃……这是我第一次给别人煮的甜汤,味道可能很一般……”

      以前总是风小李给她煮饭,她倒真的没亲自下过厨,这碗甜汤是她凭着记忆煮出来的,味道嘛……啊,她好像没试过。

      “很好喝,谢谢。”李若白说完,接着又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

      —————————————————————

      最后孤身上路变成三人同行,风文汐也是满头雾水。李若白不是一城之主吗?应当事务繁多才对,怎么会突然说要与她一同前往荆州呢?不过她从未踏出过对仙峰半步,对外界之事一无所知,有个伴也未必是件坏事。

      她边思索着,边端着另一碗甜汤回到房中,刚好碰见正在打扫的梦锦。

      “梦锦,过来一下。”她把碗放下,拉着梦锦坐下,“这几日谢谢妳的照顾,我手边也没点别的,就只能以一碗甜汤,聊表谢意。”

      梦锦有点受宠若惊,挥挥手:“不用不用,这是我份内之事!姑娘妳别这么客气!”

      这几日与梦锦相处下来,她人是很罗里罗嗦没错,但其实也是个很真诚活泼的小姑娘。而且,她挺会照顾别人的,这点与风小李有几分相似,难免让风文汐有种没来由的亲切感。

      “这还是我第一次给别人煮甜汤呢。”风文汐耸耸肩,假装准备拿起勺子,梦锦见状,立马抢过勺子,道:“那就谢过姑……文汐啦!”

      风文汐休养的这些天,话不多,老是盯着同一个点发呆,难得她主动开口跟自己说话,还煮了甜汤,哪来拒绝的道理?梦锦笑着把一口甜汤送入嘴里,脸色瞬间铁青,下秒差点没一口喷出来,她猛咳几声,问:“姑、姑娘,妳是不是误把盐当成糖放了?”

      “我尝尝。”见梦锦面容扭曲,风文汐皱着眉头接过勺子喝了一小口,瞬间感觉强烈的咸味刺激味蕾,难以下咽,她速速把汤都吐了出来。

      她真的把盐当成糖了啊……

      梦锦嘴角一抽,问:“妳……没尝过啊?”

      “……”

      刚才煮汤时已经够手忙脚乱的,天凤一直在旁边叽叽喳喳的,闹着要吃这个、吃那个,她要是再不把汤端出去,天凤都要把碗给吞了!情急之下,她只能赶紧护着两碗汤出去,没来得及试呢。

      风文汐突然想起李若白那碗甜汤,一时怔住了,她可是亲眼看着他把汤喝完的!把这“咸汤”灌进肚子里,就算肚子不疼,也得齁嗓子吧?

      “妳家王爷怎么就硬着头皮喝了……”这难吃得要命的东西连她自己都嫌弃,亏他还能笑着喝完,天赋异禀,指的难不成还有局部麻醉五感之能?

      闻言,梦锦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声问道:“妳还给王爷喝了?!”

      “嗯,他还说好喝呢。”

      梦锦眉头轻蹙,嘀咕着:“好喝?我们家王爷没有味觉的啊!”

      “哈?”风文汐为之愕然,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梦锦一脸认真的再次重复了刚刚说的话:“二王爷没有味觉。”

      见风文汐满腹狐疑,梦锦悄悄告诉她,李若白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自此五感便失去一感,食之无味。不过,宫里也有流言蜚语,指他的“病”与皇后有关,说是皇后下毒不果,结果夺去了李若白的味觉。

      当然,议论嫔妃是为大不敬,被宫里的人知道,可是会降罪的,所以王爷也不喜府上的人多言。王爷府上人人皆知他并无味觉,所以平日在王爷用膳前,瑾然都会先把饭菜都试一遍,确保膳食味道,同时试毒。

      风文汐若有所思,忆起方才他竟没让瑾然先试她的汤,直接就喝光了,兴许自己贸然送汤反而不妥,但求王爷肚子争气点,可别喝坏了。

      这时窗外一道金光闪过,只见不知道去哪儿游转完回来的天凤,缓缓降落在窗边,对着风文汐眨着金眸。

      “都怪你嘴馋。”风文汐不悦的嘟哝道,“我把话说在前头啊,要是他肚子疼,我可要拔你两根五彩羽作赔礼!”

      听见她的话,天凤喊了一声表示不妥协,随即一个华丽转身就飞上天了。风文汐那是抓也抓不住,跑到窗边,已不见牠踪影,只剩她对着半空呼喊:“哎!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回来!”

      才两根羽毛而已,又不是要把牠那身五色羽毛拔清光,飞得倒快!要是她会御剑,看牠往哪儿飞!

      说起御剑术,她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双眼一亮,她回头对梦锦说:“梦锦,能不能帮我准备一份枣泥糕?”

      “妳想吃啊?我现在让膳夫去做。”

      风文汐莞尔:“不是我吃,我只是想验证一件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