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灵泉阵下灵泉眼,仙君洗尘一日升。
      
      还是说的那个绝世神人,他之所以选中扶兮山作为阵法核心,就因为山里有一眼灵泉,当年神人在灵泉洗尘得道,一日飞升上神,传为美谈。
      
      所以灵泉灵气充沛,曾经也吸引过无数修仙者光顾,大抵就同知名景点被人踩烂了般,后来的灵泉虽然还是那个灵泉,却再没出过神人那样的故事。
      
      不过作为疗伤养性滋补仙力的地方,还是相当不错的。
      
      但白梵路可顾不了这些,他此刻大脑里每一个脑细胞都在瑟瑟发抖。
      
      按照原著剧情,云湛根本就没受伤,他闯阵大获成功,受重伤的是原主。
      
      虽然师尊也提到要原主去灵泉沐浴,但原主一心要跟着云湛下山,不惜以障眼法隐瞒伤势,凌青子看得出来,但又不舍徒弟一片痴心,就随他去了。
      
      而“灵泉沐浴”的名场面,是在很久以后,云湛真在外面受重伤回来,原主才陪他一起去的。
      
      至于一起去的后果……不可描述。
      
      “为师需闭关一日,闯阵之事再寻时机,云湛就交给你了。”
      
      凌青子的声音把白梵路小飘魂儿似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尴尬抬眼,只见凌青子唇角的血痕不知何时净化了,但他肤色苍白,唇色就红得别有几分触目惊心,刚才一战显然还是伤了元气的。
      
      “……是,师尊。”
      凌青子算是为救他这个冒牌货才受伤的,白梵路问心有愧,只能硬着头皮先应下来。
      
      凌青子再次闭眼,衣袂虚浮,化烟走了。
      
      圆台上,只剩下白梵路以及那个躺在地上,状似人事不知的蓝衣少年。
      
      说来也巧,云湛伤他右肩,刚才那两个暗器也正好伤在云湛肩膀,歪打正着报了仇,扯平!
      
      好吧,就把他扔进灵泉,再出来便是。左右自己也不是原主,不存在倒贴上去替人贴身疗伤的诱因。
      
      白梵路如是想,低头打量云湛,那么直挺挺躺着,目测体格比他还高还壮,要怎么才能把人弄到灵泉去呢?
      
      看看周围,弟子们都不在了,白梵路蹲下来,抓住云湛的胳膊,心里默念瞬移术。
      
      眼前一白,下一刻他站到了一处泉水边。
      原来真的可以瞬移!
      
      可低头一瞧……手是空的,看来这瞬移的机制是不能带人。只好又移回去。
      
      既无法带人瞬移,那就带人御剑?可这距离应该挺近的。
      
      书中说灵泉就在阵后小路尽头的山洞里,他还是采用最原始的方法吧。
      
      白梵路再度蹲下来,“师弟,能走吗?”
      
      没回应,白梵路拍了拍云湛的脸,又掐他人中,确认是醒不来,才艰难地把人扶坐起,再一扛背到肩上。
      
      真沉……
      白梵路好不容易站起身,一瘸一拐迈下台阶。
      
      而在他看不到的角度,肩上本该昏睡的少年,却在这时微微睁开眼,凝视白梵路乌发下露出的一截白皙脖颈,冷淡的眸子里平静无波。
      
      相比于灵泉阵光秃秃一块圆形巨石,灵泉此地才更有仙界的味道。
      
      现下人间应正当晨时,卯阳东挂,彩霞当空。扶兮山仙草奇葩,飞鹤啭啭,轻雾浮盈,泉鸣阵阵。
      
      可这样的美妙景象,白梵路却无力欣赏。
      
      云湛实在是太重了,而且越到后面越重,白梵路肩膀本就受过伤,刚刚和魔头对打也不是虚晃的,现在完全是苦撑着一口气,慢吞吞往下挪。
      
      只能庆幸灵泉在阵下,没在上面,否则若是爬台阶,他就真扛不住了。
      
      自动吐槽心声,“师弟啊师弟,以后少吃点儿吧。”
      
      “好。”
      
      一缕溶溶热气拂过耳畔,白梵路猛一个趔趄,脚下发软,踝关节剧痛,然后身不由己地……歪了。
      
      落地前,他感觉肩膀被人用力推了一把,然后他就从仰着变成了趴着,趴在一具柔韧的身体上,然后和这具身体一起倒在石阶,再一起滴哩咕噜打起了滚儿。
      
      滚了不知多少圈,直把白梵路脑仁都晃晕了,又听咚的一声响,两人抱团儿落入台阶尽头的凉水里。
      
      很快耳朵就听不见声音,眼前白亮一片,刚刚还和他捆绑的人早像尾鱼一样轻盈上升,消失没影,而巨大的窒息感却叫白梵路一点点直往下坠。
      
      寂静,除了鼓泡泡声,四周一片寂静。
      
      糟糕!他不会游泳啊!
      
      白梵路一边青蛙踢腾,一边勉强回忆这个术那个术,关键时刻却什么术也想不起来。
      
      咕咚,他嘴里冒出了一串泡泡。
      
      这时,一道身影冲破波光,朝他游了过来。
      
      白梵路惊喜过望,费力地挥舞手臂,可等那个人影近了,他惊喜的神情却变成了惊吓。
      是云湛!
      
      说实话,白梵路自己都佩服自己,这都生死关头了,他眼睁睁看着救命稻草朝他漂来,竟第一时间想到不是拼命抓紧,而是书里那段旖旎文字——
      
      “他张口,含住他柔软的唇瓣,将一股灵气和着润氧缓渡过去,却没有一触即分,不知谁暗中加重了力道,两个人宛如抵死交缠的水草,狠狠重叠在一起……”
      
      !!!
      白梵路一个天灵灵地灵灵,在云湛即将碰到他的时候,奇迹般弄出个不知什么诀的诀,整个人像离弦的箭、哦不,是跃出海的飞鱼,弹出了水面。
      
      一跟头栽进仙草堆里,白梵路惊魂甫定,咳出呛喉的水,拍胸口顺气儿。
      
      好险……好险……
      
      不怪他记忆力太好,怪只怪刚刚那段是原著里唯二两处颜色描写的其中之一。
      
      而在他出水后,紧跟着又有个人冒出了头,白梵路忙跳起来往后躲。
      
      然而某位香艳片男主角并未上岸,甚至看都没看白梵路一眼,只是缓慢游到岸边,背靠一块石头,肩膀随着呼吸起伏了一下,似乎极为疲惫似的,之后就没了声息。
      
      白梵路等啊等,不知不觉身上的仙气把衣服都蒸干了,不知不觉人间那点彩霞也飘远了,云湛还保持最初的姿势靠着,一直再没动静。
      
      白梵路很想悄猫地撤退,但一想原主和这位云湛师弟的关系,再回忆刚跌下来时这人还拉了自己一把,还是决定再多待那么一分钟。
      
      就一分钟不能再多,算合情合理。
      
      云湛好像真是伤得挺重,白梵路衣服都干了,他身上还一直湿着。
      
      据说仙人湿身要么被动仙气蒸干,要么主动仙气蒸干,白梵路想他刚刚就算被动蒸的吧,那现在给云湛主动蒸蒸试试。
      
      白梵路默念净身术,对着云湛背影一划拉,他那身蓝衣就从被水沾湿的绛蓝色重新变回明蓝色,连血迹也一并清除了。
      
      小白鼠试验成功,好用。
      
      一分钟过,白梵路准时起身就走。
      
      到得台阶,看见水流相接处有个界碑,上面题有“灵泉”二字。
      
      灵泉,乃仙界疗伤圣地。
      
      原著里说,未经凌青子特许一般是不让弟子随便泡的。当然,云湛现在是掌门除外。
      
      “……”
      
      白梵路刚过于警惕没注意,这时一琢磨,身上伤重后的不适感似乎减弱了,爬台阶时人也轻灵不少。莫非是刚才跌进水里那一时半刻的作用?
      
      他又回望一眼灵泉,觉得这么好疗伤的地方就这么走了委实可惜。
      
      而且是凌青子说了让他也在这里疗伤的,如果不把伤治好就走,遭罪的还是自己。
      
      更重要的是,不把伤治好,他想下山隐居根基也不稳呐。
      
      白梵路折返回来,选了个离云湛直线距离最远、且遥遥相对能第一时间看清对方动作的位置,也下到泉水里。
      
      啧,这水好冰。
      
      白梵路不敢完全下去,刚刚差点溺水的经历还让他后怕,他只把小腿放进去,而一接触到皮肤,这泉水就像有意识般,一圈圈迅速朝双腿吸附靠拢。
      
      先是冰寒刺骨,渐渐却感到温暖润泽,白梵路一边纳罕,一边注意到脚踝处刚才扭伤的位置青肿渐退,不一会儿就恢复如常,动作时完全没有任何异样。
      
      好神奇,白梵路默默赞叹,又见泉水清冽透底,不由弯腰,想细看看这泉水,究竟有什么妙处。
      
      他手指点在泉水上,一点灵气透指而出,在水面激起圈圈波澜。
      
      “师兄在看什么?”
      
      听到这问句,白梵路愣了下,而后缓缓抬头。
      
      并非是问题本身让他愣,而是这把嗓音,说出比刚刚在他背上那声“好”更多字节,着实好听得紧。
      
      得,职业病又犯了。
      
      “今日是我出手任性,误伤师兄,还请师兄莫怪。”
      
      这声音,苏,不当cv可惜!
      但……苏是一回事,催魂夺命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白梵路轻咳一声,直起身,微皱眉,回之沉默。
      
      这沉默一则是以迂回方式表达不满,莫怪?怎么可能不怪?但鉴于他也报仇了,又还有原主这层关系,所以在沉默中爆发一下罢了。
      
      二则,白梵路也在拉起警戒线。
      
      如果说原本以为的危险指数是五颗星,那云湛有这把好嗓子,直接就能上升到七星连珠去。
      
      白梵路太了解自己耳朵的劣根性,他一定肯定必须要远离这个云湛,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师……”
      
      “伤得那么重,宜专心静养,不要说话。”白梵路打定主意不让云湛多说一个字。
      
      云湛低下头,注视前方的水面,“果然还是生气了吧。”
      
      白梵路没能拦住他这句话,而这句话用这种沉郁幽怨哀而不伤伤而不腻的绝美嗓音说出来,白梵路顿时只有一个想法,这cv绝了。
      
      不过他可没忘记这人心有多黑。
      
      “我不该生气?”用种还算符合原主人设的平静语调,白梵路反问。
      
      少年还是一副落寞颓丧的样子,片刻后,身体一沉,主动潜入水中。
      
      白梵路正不知如何应对,灵识中传来一个飘渺的声音——
      
      “师兄,抱歉,你走吧。”

  • 作者有话要说:  云狗湛:走一个试试?
    白小路:试试就试试。
    狼狗牌打气筒,最擅长水下渡气,你,值得拥有。
    排雷:攻受都是彼此的初恋和唯一,关于攻和原主的关系,不存在移情别恋替身梗之类,请小仙女们放心食用。
    ————————
    强推基友的文,爬过存稿箱,超级好看~!
    《美人仙尊自救指南》by书书墨笑
    季澜一夕穿成仙侠小说中的主角仙尊,并且开篇就被杀人不眨眼的反派魔尊给小黑屋了。
    两人纠缠一百万字,过程中他数度跪下,惨烈事迹比裹脚布都长:
    --被软禁于魔头寝殿,和对方夜夜同榻。
    --魔头用鞭用剑,在他身上留下花式伤痕。
    --最终两人相杀,结局是他身心半残,双腿被活生生扭断。
    季澜:这令人跪下的结局!就泥马离谱! QAQ
    喔不是,原著里他还没有腿可跪了。
    于是季澜忍辱咬牙,决定以一己之力扭转be人生!
    *
    怎知抢救未完成,大杀四方的某人开始不对劲了。
    --每晚同榻时,夜宇珹轻柔地替他盖上被子。
    --当夜宇珹五指握住他颈,竟是用指腹在上头轻缓磨蹭。
    --原著中扭断他双腿的强健胳膊,改为牢牢环在他腰后。
    再后来……
    季澜眼睫震颤,望着满室上千朵的花,强行冷静道:“这、这些是什么?”
    夜宇珹一身狂狷,道:“本座特别到极寒之地摘回赠你,不必道谢。”
    季澜:? ? ?
    呵,魔头送花,十分可怕。
    夜宇珹顿时挑眉,神情仍是邪魅张狂,可语气却带上宠溺,“本座送媳妇儿的,有意见?”
    季澜:…? !
    ……媳、媳妇儿…?
    夜宇珹胳膊一个收紧,勾唇道:“对,就你。”
    【邪魅狂狷.占有欲爆棚.魔尊攻 × 外表仙姿淡雅.内心万马奔腾.仙尊受】
    #沙雕甜文,快乐泉源。嗷。
    #正文于2021.04完结,甜甜番外掉落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