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走,当然得走。
      
      不过也得等他把伤治好了再说。
      
      比起云湛闯阵的内外伤,白梵路总算还只皮肉受挫,又有凌青子照应在前,在灵泉泡了半个时辰就大好了。
      
      浑身通透,灵力顺畅,白梵路撂下云湛,二话不说一个瞬移,人就没了。
      
      早就想找地方隐居去的,平白被魔物耽误,现在经过与云湛那白眼狼的对手戏,白梵路更加打定主意,晚走不如早走,现在就走,立刻马上不耽误。
      
      回到原主房间,白梵路在床边仅有的小柜翻找了一番,还真让他找出一个包袱。
      
      里面有一身群演穿的那种灰布衣,还有碎银子金疮药什么的,正好拿来用,可当他包袱款款打算开溜时,外面突然又闹开了。
      
      将包袱藏进宝囊,就听门口小弟子禀报。
      
      “大师兄,魔族奸细抓到了,二师兄说,师尊与掌门师弟不在,还请大师兄出面主持。”
      
      白梵路暂且跟着去了,众弟子已经围成一圈,将魔族奸细挡了个水泄不通。但白梵路一来,弟子们纷纷给他让出一条道。
      
      走进去一看,中间是个年轻的男弟子,滚在地上抱住头,似乎是异常痛苦,一团黑气在他周身缠绕,但除此之外,表面看来与一般弟子无二。
      
      王崇羽左手执剑,右手冰锥幻成短刀浮于掌心,见到白梵路,问,“师兄,魔物已现形,是否即刻击杀?”
      
      这原本就有的剧情,是否也没得选,白梵路点头。
      
      他还记得,在别的仙侠文上有那种设定,人仙之血都是红色,象征纯净无垢,魔血则是黑色,意为浑浊污秽,而这本书中没这样写。
      
      白梵路正想着,耳边一阵冷风凌凌,那边滚在地上的弟子已被冰锥击中,血肉撕裂声中,伴随痛苦癫狂的嘶喊。
      
      仙人被仙器所伤,是疼,魔物被仙器所伤,则是极疼。
      
      想象两种完全对立的气息在身体里抗争,直到一方完全吞并另一方,漫长难捱的过程会给濒死者带来极致的痛苦与绝望。
      
      就如原主,被云湛的碧落伤过,被师尊的冰锥伤过,被仙族的灭魔大阵伤过,一次比一次疼入肺腑。
      
      白梵路低头,暗暗把手背在身后,这时那阵阵嘶喊中突然怒吼出一个名字。
      “白梵路!”
      
      白梵路心头剧震,不由地抬眼看去。
      
      那名弟子跪在地上,胸前伤处汩汩冒出红色的血液,把白衣尽皆染红,怒睁的眼睛里像蓄满滔天恨意。
      
      “你们这些伪君子,妄称什么天下正道,背地里掠夺屠戮赶尽杀绝,总有一天,你们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放肆!”
      王崇羽右手一掌,冰锥入骨三分,直从后背破膛而出。
      
      白梵路眼看着那人咽气,像一团鲜红的破布倒地,眼神中是死不瞑目。
      
      仙界的净白玉阶上,鲜血喷溅开一大片。
      
      不知为何,脑子里凌青子沾了血的红唇一闪而过。
      
      在白梵路发呆的时候,王崇羽已经迅速施展净化术,将尸身所在的地方清洗干净。
      
      “师兄?”
      
      “哦,”白梵路回神,“没什么。”
      
      王崇羽担忧地看着他,“那魔物口出狂言,不该这么给他痛快的。”
      
      痛快吗?小说里原主最后被千人围困、血流枯竭、身入魔障,与这场景何其相似。
      
      回到房间,白梵路闭上眼还能看见那魔族男子最后看他时愤恨的眼神,以及他那句让他心惊的话。
      
      目前原主魔族少主的身份还是个秘密,只有魔族长老与他唯一的亲信侍卫知道。
      
      白梵路不是原主,也体会不到真正身为魔族却要亲眼围观屠魔的心情。
      
      但无论如何,鲜活生命在眼前化为虚无,对白梵路这个寻常人来说,视觉冲击不是一般的大。
      
      这仙魔纷争,比小说想象中还要血雨腥风,而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白梵路在房中来回踱步,最后终于作出决定,手指一掐,空中现出一道符纸,随着他心念转动,纸上逐渐落了墨迹。
      
      “师尊,经此一事,徒儿自知修行有欠,心中愧疚,特请下界历练,有所成后再行归宗,望师尊勿念。白墨留。”
      
      白墨是书中白梵路的原名,后被凌青子改为梵路,取自“菩提路净、梵音法雨”之意。
      
      奇怪的是,凌青子虽替徒弟改了名字,却从不以此名称呼。
      
      原主也因此总在师尊面前自称“白墨”,白梵路对这件事有印象,所以留条的时候特别注意了。
      
      按照原著所写,凌青子仙尊性情冷淡拒人千里,独对大徒弟青眼有加,自四百八十年前从人间带回此子,便悉心抚育,严格教养,短短一百年助其得道升仙,一百年后方收了第二个徒弟王崇羽。
      
      这等事情在以往仙界师徒间绝无仅有,因此仙界一度有传言白梵路是凌青子在人界的私生子。
      
      当然这也仅限于传言而已,因为凌青子修成净若一脉法术在前,该法术威力颇大,但断情灭性,换言之就是不可行男女之事,所以那些传言没几年就不攻自破了。
      
      不过,凌青子待他大徒弟与众不同却是真的。
      
      想起今天被魔物袭击时凌青子两度用防身法器保护他,白梵路还是心存感激的。而以凌青子对原主的放心程度,他留了这张条,应该可以避世好一阵子了。
      
      嗯,就这么做,找个没有男主的地方隐居去!
      
      白梵路又看一眼手中符咒,确认无误后五指一拢,那张漂浮的纸就化作晶莹霰粉。而他知道,这张纸此时已出现在凌青子案前,待他明日出关便可看见。
      
      做完这件事,白梵路低头,下一刻身形一转,消失在房间里。
      
      待他走后,术法带起的气流一瞬激荡,一瞬平稳,归于静谧。
      
      不过过了多久,半透明的窗纸后缓缓浮现一个人影。行走无声,最后在门前驻足。
      
      清风徐徐,门被缓缓推开,半指长的缝隙后,隐隐露出一角蓝色衣袂。
      
      “到底,惹他讨厌了吧……”
      
      脚下再接触实体时,白梵路发现自己真的已经从仙界出来了。
      
      因为他……摸到了一只水鸭子,就在头顶上,大大的脚蹼一掌拍在他额头,挡住他半边视线。
      
      白梵路大概是和水犯冲,弄个瞬移直接从水里钻出来了。
      
      好在河水浅才及腰身,他不费力站起来,把头上嘎嘎乱叫的鸭子拎住,放归河里。
      
      一得到自由,那只灰不溜秋的小毛物就扑腾红掌,忙不迭游远,看样子是吓得不轻。
      
      白梵路环顾四周,唯见荒野一条小河,幸而没人,不然被吓到的可不仅仅是那只野鸭子了。
      
      白梵路爬上岸,弄干衣服收了剑。再朝河里一照,倒有几分凡尘公子哥儿的感觉。
      
      但公子哥……貌似不太适合避世隐居。
      
      是否用幻形之术变个样子?原著里没见原主用过,白梵路不敢随便尝试,怕万一变成什么奇怪的生物,再变不回来。
      
      这时他突然深深憎恨作者的视角,害他穿来这书里,当不成上帝,只能战战兢兢求苟活。为什么要是反派呢?他其实只想当个群演啊。
      
      想到群演,白梵路摸摸下巴,有了!
      
      怎么把那件衣服给忘了?他从宝囊里取出包袱,拿那身灰色布衣罩在白衣外面,再把放大的包袱斜跨在肩膀。
      
      对还有发型,头发全部束上去,披着太娘。
      
      转眼间,刚刚的浊世翩翩佳公子,成了市井游民小浪子,果然还得人靠衣装。
      
      白梵路沿河岸走,人间不同于仙界,时间时令一见便知,太阳高挂当空是晌午,草坪青青嫩嫩是初春。
      
      不远处炊烟袅袅,提示白梵路有人聚居。
      
      他加快脚步往那边走去,只觉心情无比畅快,走在路上每一步都是踏实的,天上虽好,可还是比不得人间烟火实实在在啊。
      
      不多会儿,白梵路看到前方出现个高耸的木牌坊,上面写着“河关镇”。
      
      书里没见过的名字,估计是哪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
      
      白梵路施展瞬移时,因为没有明确标的,就想的传送到一个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小村镇,这一瞧还挺符合的。
      
      脑中突然滴滴两声——
      “恭喜,隐藏地图‘河关镇’达成,奖励‘读者的脑洞’残片。”
      
      白梵路这才猛然想起,这个“读者的脑洞”是什么鬼?刚穿来系统就说奖励,那时他光顾着关注怎么回家,完全把这茬给忘记了。
      
      滴滴:“‘读者的脑洞’残片是分散于本世界中的能量碎片,完成特殊事件或达到隐藏地图均有机会获得。”
      
      白梵路心问:有什么用?
      
      滴滴:“碎片收集到一定数量,将开启神秘副本,不仅可以体验别样剧情,还能收获绝世神兵。”
      
      白梵路嗤之以鼻,心道我都打算隐居当咸鱼了,还要神兵作甚,拿着孤芳自赏吗?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大概因为推销失败,系统觉得怪没面子。
      
      白梵路迈步从木牌坊下走过,进到了这个所谓的隐藏地图“河关镇”。
      
      本来还有所警惕的,但很快他发现这就是个普通的人间小镇,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迎风舒展的店面布召,以及时不时传来的小贩叫卖,都让白梵路新奇无比。
      
      他按捺着激动的心情,走到一处包子摊前,老板一见他,赶紧掀开下层的蒸屉,又白又圆的大包子排列整齐,像可爱的小娃娃在朝白梵路招手。
      
      “真香啊!”
      
      白梵路馋得不行,他还是穿书前一晚吃了点面包,折腾到现在,肚子早咕咕叫了。虽说仙人辟谷,但他长了颗凡心,怎可不吃东西。
      
      白梵路买了俩大包子,兜着牛皮纸袋边走边啃。
      
      啃着啃着,想到一个问题,他忘了仙人要辟谷这回事,那今天在去灵泉的台阶上,他抱怨云湛重让少吃点儿那时,云湛怎么完全没怀疑他,甚至回答了好?
      
      还是说,他其实已经怀疑了?故意说好的?
      
      白梵路浑身一激灵,算了不想了,管他怀不怀疑,反正他已经跑路了,爱咋咋地吧。
      
      现在先让他好好享受享受肉包子带来的幸福美好。
      
      嗷呜!又咬一口。
      
      咦?怎么身后还有人嗷呜嗷呜吃东西的声音?而且仿佛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谁这么——
      白梵路正要转身,突然被人重重带了一下,一个挑扁担的老汉扔下扁担就跑,扁担砸在白梵路脚面,紧接着越来越多人开始跑,又哭又叫又喊的。
      
      “快跑啊!妖怪来啦!快跑啊!”
      
      妖怪?什么妖怪?
      
      白梵路傻站在路中间,没看清就又被撞得一个趔趄,手里的包子也被撞掉了,滚出去老远,还被踩了两脚。
      
      这时有个小乞丐发现了,穿过人群往回跑去,正要匍匐着捡起包子,却被后面跑来的男人重重一撞,抬腿将他踢到路边。
      
      白梵路眉头一皱,完全是下意识的,他手掌暗处微动,小乞丐轻轻落地,没摔到头。
      
      然后,白梵路觉察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力,转身看去,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刚刚还布召摇曳的酒楼被一个硕大的东西压塌了。
      
      尘雾散去,露出了妖怪的面貌。

  • 作者有话要说:  白小路:辟谷乃修仙之本。
    云狗湛:师兄,吃这个肉包子~
    白小路:……香(吃)
    云狗湛:……我尝尝(舔)
    要什么辟谷,肉它不香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