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扶兮山,主峰为玉,山顶有一上古时期遗留的法阵,名灵泉阵。
      
      据说该法阵乃一绝世神人所构,初衷是为运转结界护佑仙界平安,后神人羽化散尽毕生修为,其创立的仙道十二山又在五百年前仙魔大战中折损大半,只剩寥寥四山八门尚存,其中以凌青子的天枢门最强,为如今仙界当仁不让的魁首。
      
      而灵泉阵因神人离世力量削弱,只剩阵眼核心仍在运转,对仙界来说基本丧失保护功效,但凌青子将之利用起来,作为高级弟子渡劫前的必经试炼。
      
      用白梵路看书时的理解,就相当于模拟考。现在这个阵已经被考官调到高级别,代任掌门云湛通过此阵后,会获得极品炼器材料,可将法器碧落化神,功力一日进境。
      
      当然这是原著剧情了。
      
      被迫赶鸭子上架的白梵路,一边适应腾云驾雾的飞翔感,一边眺望远方青光闪闪、黑风阵阵。
      
      只见两股主要力量在半空斗来斗去,难分伯仲,白衣弟子们被气流冲击得七零八落,根本连魔物的身都近不了。
      
      直面战场,白梵路心里还是一阵犯怵,原著里也没具体说这魔物是什么水平的,光讲原主如何提剑上阵、舍命相护云湛了。
      
      “好强的魔气……”王崇羽挡在白梵路面前,阻止他向前。
      
      “!”白梵路第一次御剑,飞得还比较勉强,差点没能刹住。
      
      现在知道拦着他了?
      想起刚刚才发生的对话,白梵路愈加觉得自己遇到坑队友——
      
      王崇羽:“师兄!你伤势未愈,千万别去逞能!”
      白梵路:“……师尊待我恩重如山,师弟又身处险境,我……”
      
      还故作虚弱地咳嗽两声。
      
      原主不可能明知那俩人有难还当缩头乌龟的,白梵路倒不是怕崩人设,只是这修仙世界,前后差异太明显怕是会被当成夺舍的冒牌货给拿去抽魂调查了,万一被发现是魂穿……
      
      但内心真实呼声其实是:快点,快拦住我,你只需稍微再阻拦一下,我就可以装作气血攻心,一晕了事了!
      
      王崇羽仿佛听见他的呐喊:“师兄你……也罢,事不宜迟我们这便一道去吧!”
      
      白梵路:“……”
      
      真·坑。
      
      却说这口气还没换上,白梵路脚下骤然一轻,被突如其来一股怪力拉向半空,然后像被什么向心力捕获,整个人不受控制往对战中央区域惯去。
      
      “师兄!”王崇羽本来看前面,这时也反应不及,只摸到他一角衣衫。
      
      白梵路眼看着下方的王崇羽御剑飞起,却被一道黑影冲开,那黑影宛如灵蛇有形,掉转头转瞬绕住白梵路腰身。
      
      强大的压迫力自腹间传来,白梵路感到五脏六腑都开始移位,然后那黑影一幻二、二幻三,迅速分成无数个,将视线隔绝成一片黑暗。
      
      强大的危机感将白梵路兜头打蒙。这魔物不是原主这边的吗?演戏也太逼真了吧!
      
      “墨儿!接住!”
      
      是凌青子的声音,随后手上一凉,一条青绳冲破黑雾缠上他手腕,白梵路下意识握住,手中绳竟铿泠一声,化作一柄短刀,刀锋扫过之处,黑雾随即涣散。
      
      白梵路大喜,反手一切将刀削过腰间,黑雾一分为二,像现出原形的黑色小蛇一样迅速变短、萎缩、逃离……
      
      白梵路循着看去,先看到半空悬浮的那团黑影,依稀可见人形,正是这次来袭击的魔物。
      
      “真是妄为,没了冰锥护体,看你能撑到几时。”
      那团影子发出声音,在黑雾中自带回响。
      
      白梵路听他说“冰锥”,立刻反应过来自己手里是凌青子的法器,能够净化魔气,后来原主也被它伤过。
      
      不等白梵路细想,那魔物又聚积起一波攻势,冲撞向下方圆台的凌青子。
      
      而凌青子身后的蓝衣少年发丝随劲风翻卷,端坐圆台正中,看不清面容,他头顶百会穴金光阵阵,周身也是浮光袅袅。
      
      不用猜,那就是男主云湛。
      
      白梵路心里咯噔一下。
      
      凌青子左手在胸前执印,右手翻转,一堵结印挡在二人身前,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青黑两色如短兵相接。
      
      气流散去,白梵路听见黑影似乎冷笑一声,凌青子所站已然后退一大步。
      片刻,他唇角渗出一抹红。
      
      不是吧?
      
      白梵路拼命搜刮原著剧情,并没有凌青子让出冰锥受伤这一着呀?
      这样下去万一魔物把仙尊给灭了,男主再呜呼了,那他岂不是也得跟着哀哉了?
      
      这什么魔物,怎么上来就如此厉害!
      
      白梵路想起系统那句“剧情发展有必然性”,脑子里天人交战,难道真要让他上去挡,然后魔物看在他的面子上会手软?
      
      “镇元仙尊凌青子,也不过如此。”
      
      魔物嘲讽,黑雾似飓风一样在他隐约可见的手掌聚拢成形,周遭风声烈烈,残云如墨,看那架势分明在憋大招。
      
      剧情发现必然性,必然性,必然性!
      
      好吧豁出去了!
      
      白梵路再不犹豫,握紧冰锥刚祭起冰盾术,那魔物离他最近,见他动作竟仿佛顿了一下。
      
      就是现在。白梵路执刃如风,脚尖凌云飞身掠起,转瞬到得魔物跟前,一手灵盾护体,一手扬起冰锥疾刺过去。
      
      浓浊乌黑的魔气迎刃破出一道隙口,露出其后一抹白霜似的肤色。
      
      可再近一寸,白梵路右手就动不了了,黑雾中不知何时伸出一只手来,把他手腕擒住,白梵路骇然,抬眼一见,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只眼睛……
      嫣红的瞳孔,宛如地狱妖鬼一样直勾勾地睨着他。
      
      白梵路倒抽口气,本能让他飞快反手抽回冰锥,千尺青绳在右手喇喇散开,呼啸着朝魔物笼去。
      
      白梵路手腕被松开了,魔物化为魔气在冰锥束缚前脱身,但同时间,有一黑色结晶样的小东西从魔气中飞出,白梵路急忙躲闪,黑晶擦过袖子的时候,他看清那是某种小镖似的暗器。
      
      不等他再多考虑,又有更多的、无数的黑色晶体从魔气中窜出,朝白梵路扑来!
      
      好嘛!不是见好就收的吗?这演戏也演过头了吧?非得让他受伤不可?
      
      白梵路凭着原主身体的反应力,以灵盾和剑招格挡,既近不了魔物的身也没有空隙后退,正在心里着急,想说这暗器怎么这么多,有两个漏网之鱼就直朝他脸戳来!
      
      白梵路一个后仰,眼睁睁看着它们擦掉自己两根睫毛,朝后方继续飞去。
      
      失去平衡,白梵路差点从天上摔下来,亏得他身体柔软,扭腰空翻落在飞剑上。顺势一个反手,铛铛两道气劲把那两个暗器打歪,以更快、更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向另一个方向。
      
      “唔呃……”
      
      听到一声闷哼,白梵路几乎忘了周围还有别人。
      
      有人中招,那魔物也停下来,大概也好奇是哪个倒霉蛋。
      
      白梵路循声向下望去——
      
      蓝衣少年原本端坐的身形微微一颤,缓缓向后倒了下去,倒下去前,貌似还不甘心地朝这边撂了一眼。
      
      白梵路本来因为干架而微微发热的身体,蓦地感到一股凛冽寒气。
      ……风中凌乱了。
      
      “大胆魔物,竟敢伤吾徒儿!”凌青子冷冷的声音。
      
      “……”白梵路假装脚底一滑,从剑上掉下去,成功脱离反派boss。
      
      旁人看来,倒挺像是力竭虚脱、不支晕厥的样子。
      
      失重感让白梵路找回自救意识,正想着怎么才能摔得轻一点,忽觉胳膊被人一把拉住,再用力一带,原来是王崇羽赶来帮他了。
      
      可还没完,身体剧烈摇晃,两个人不知怎么一起又从王崇羽的飞剑上摔下来。
      
      二·坑。
      
      这下连缓冲时间也没有了,眼看着离地越来越近,突然两人身下一道青色光轮,冰锥悬浮缠绕将之轻轻托起,是凌青子!
      
      灵泉阵被迫中断,凌青子也不必再分心去加持云湛,只见他两指在胸前一掐,喝道,“破!”
      
      青色衣袂和满头银丝随风鼓起,巨大的灵气波动缠绕上凌青子周身,下一刻诀出势成,以其为中心,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朝着四面八方汹涌撞去。
      
      白梵路刚想看个究竟,被王崇羽一把按住脑袋,然后只能感受到强大的能量冲击,在耳边猎猎作响。
      
      久久,方停。
      
      再抬眼时,周围一切都变得异常安静。
      
      白梵路坐起来,王崇羽比他更快,刚起身就立即御剑飞向圆台那边。白梵路不明所以,也跟着过去。
      
      凌青子正盘膝而坐,闭目调息。
      
      白梵路这才想起,四下里一瞧,只有弟子们七零八落,或站或坐或躺,哪里见得到魔物的半分影子?
      
      第一仙尊出马,果然非同凡响……
      
      白梵路暗暗咂舌,自己真不该来凑热闹。
      
      王崇羽抱拳,“师尊,魔物在此时闯入,弟子以为,必有内鬼。”
      
      “嗯,”凌青子仍旧闭着眼,“我方开启净魔法阵,不出半日魔物自会现形,你且带人去各处盘查,找出魔族奸细,以冰锥击杀之。”
      
      “是!”王崇羽领命而去,将弟子们聚集起来。
      
      留下白梵路,思索该说什么。
      
      净魔阵他是知道的,对原主没影响,所以他不怕自己被现形。
      
      而刚刚那个魔物,猩红瞳眸,霜白皮肤,倒很符合对某个角色外貌的描述:最终BOSS、魔界大长老。
      
      但现在剧情才在中期,他出场理应非常靠后的。白梵路又不太确定了。
      
      “墨儿。”凌青子睁开眼。
      
      白梵路回神,躬身应,“师尊。”
      
      “云湛被魔气侵袭,又兼内火攻心,你且带他前去灵泉沐浴,也好借灵泉之力修复你自身损伤。”
      
      “……”
      灵泉?沐浴?
      
      白梵路右眼皮重重、重重地跳了一下。

  • 作者有话要说:  白小路:是我弹的飞镖么?
    云狗湛:……
    白小路:有人看见么?
    云狗湛: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